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昆仑金阙 第五十四章 诈尸

作者:君不贱字数:2697更新时间:2016-04-10 15:54:04

比起青铜球,田鸡更在意触手可及的玉器和珠宝,整整一个背包全被他装满,沉甸甸背在背上,步伐没有丁点沉重。

“你们两个傻站着干嘛,多装点啊,出去了咱可就一夜暴富了。”田鸡把我和宫爵往回拉。“这才一个耳室就放了这么多宝贝,去另一看看。”

我也好奇另一个耳室里会放什么祭祀的东西,转身走到右边的耳室,在里面看见的东西让我们三人呆滞的一怔。

里面没有左边耳室堆放的珠宝玉器,可却让我们更加震惊。

宽敞的耳室中,五口冰棺呈扇形的整齐摆放在冰室中间。

我们诧异的对视,昆仑金阙即便是月宫九龙舫的船坞,同时也是黄帝的陵墓,除了黄帝的冰棺之外,怎么在金阙之中还有其他的冰棺。

这里的五口冰棺和黄帝的一模一样,由青铜镶嵌四周密闭,棺盖也是用坚厚的冰块封闭,这样的冰棺和我们之前接触到的传统棺椁有所不同,由于冰块与冰块之间严丝合缝的凝固,因此想要撬开冰棺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

但现在的问题是,这五口冰棺全都是开启的,碎裂的冰块混乱的散落在冰棺周围,我们走过去发现里面并没有尸骸。

“这里除了我们之外应该没有人来过。”宫爵一脸惊讶。“是谁破坏了冰棺,并盗……”

宫爵说到一半就停住,田鸡的手从冰棺中抬起,手里拿着一枚晶莹剔透温润的古玉佩,这样造型独特年代久远的高古玉其价值难以估量,田鸡指了指冰棺让我们看,里面竟然堆放了很多各种各样的玉器,每一件都堪称绝世珍宝。

宫爵估计看到冰棺破碎,第一个反应是这里被盗过,田鸡摇头认真的说,冰棺里陪葬的玉器虽然凌乱,但都完好无损,如果是盗墓找该被洗劫一空。

“这里应该没被盗过,唯一不见的只有五具应该长眠安睡在冰宫中的尸体。”田鸡随手把玉佩放在身上。“我想没有谁大老远跑到这里,这么多值钱的东西不拿,偏偏搬走五具尸骸。”

“那就奇怪了,除了我们之外没有其他人进来过,可冰棺被破坏,陪葬品都还在,可尸体不见了,这……这是怎么回事?”宫爵惊愕的一筹莫展。

“首先应该想想,谁会埋葬在黄帝的陵墓中才对,而且这里有五口冰棺,就意味着这里曾经埋葬过五个人。”我蹲在地上查看破碎的冰块。“黄帝在建造昆仑金阙的时候已经一统天下,他是最有权势的人,没有谁可以与其平起平坐,何况这里才算是昆仑金阙真正核心的地方,葬在这里的人地位甚至比黄帝还要尊贵……这不可能啊。”

“黄帝的冰棺中也才陪葬了几件玉器,而这五口冰棺中的陪葬品远远多于黄帝的。”田鸡也很疑惑。

“你们仔细看看,这五口冰棺中的陪葬品并不是一样的,也有轻重多少之分。”宫爵说。

我们查看每一口冰棺,果真如同宫爵说的那样,五口冰棺之中,最中间的冰棺里陪葬品最多,规格也最高,而其余四口的陪葬品与之相比少了许多,但也远远超过黄帝。

玉器的种类和数量代表着权势和地位,很显然曾经长眠在中间这口冰棺之中的主人在当时,身份甚至比黄帝还要崇高,既然拥有这样的地位,而且还凌驾于一人独尊的共主黄帝之上,按理说这个人的冰棺应该埋葬在极其尊贵的位置。

夏商周时期合葬的形势不是没有,但从来没有这样平起平坐不分尊卑的合葬方式,一时间我们不但搞不清楚这五个人的身份,也不明白这些人之间的关系。

“这是什么?”

宫爵从一个冰棺中拿起一些油滑轻薄的东西,在上面还有一些凹凸不平的纹路,田鸡接过去看了片刻,慢慢放在脸上,我和宫爵惊讶的发现,那些凹凸竟然和田鸡五官重合在一起。

“人皮?!”宫爵震惊不已。

田鸡一听吓的丢在地上,一脸厌恶的在身上擦手:“死人还会蜕皮?这也太恶心了。”

我从地上拾起来,手感和触摸皮肤差不多,上面还有干硬的皮脂,不过这并不是人皮,没有这么薄的人皮,这些皮脂上有人面容的五官,以及皮肤的纹路,我猜应该是这五个人在被安放到冰宫之前,被人用油脂涂抹在全身,冰棺之中极其寒凉,这些油脂可以让尸体长时间保存鲜活。

油脂长年贴合在尸体的身上,因此和尸体的五官严丝合缝的粘连,久而久之便印出尸体的面容,冰棺被人破坏,带走里面尸体时,从尸体上撕下上面的皮脂遗留在冰棺里。

“太他妈晦气,我居然把死了几千年人的皮贴在脸上。”田鸡一边擦脸一边嫌弃的看着我。“死人的皮你还拿着干什么,赶紧扔掉啊。”

“你们难道就不想看看曾经埋葬在中间这口冰棺中的人长什么样吗?”我把薄薄的皮脂小心翼翼的收好。

“尸体都不见了,怎么看啊?”田鸡问。

我在小关庙鬼市认识一个人,专门造假做赝品,那手艺真是登峰造极,但凡从他手里做出来的赝品都可以以假乱真,有时候连赵阎都有打眼的时候。

这个人最擅长的就是仿制各自人像,经过他手里做出来的人像简直堪称一绝,冰棺之中的皮脂都被损毁,唯独中间冰棺里的皮脂还完整的保存好五官面目,我把这个皮脂带回去,指不定能复原出几千年前被埋葬在此人的样子。

“有件事得给你说说。”一直没说话的宫爵蹲在地上抬头看我们。

“什么事?”

“我想我知道是谁撬开了这些冰棺。”宫爵站起身神情严峻。

“谁?”我和田鸡异口同声的问。

“你们在冰棺之中有发现破碎的冰块吗?”宫爵答非所问。

我仔细看了看,还真没有,忽然一愣惊讶的张开嘴,如果是有人从外面撬开破坏冰棺的话,那破碎的冰块一定会掉落进冰棺之中。

可五口冰棺里竟然没发现碎裂的冰块,那唯一的解释,冰棺是里面向外被撬开……

“你……你的意思,埋在冰棺里的人又活了?然后再撬开冰棺爬出来?!”田鸡目瞪口呆盯着我。

“虽然听起来是有些不正常和离奇,但事实的确是这样,我们可以确定这里除了我们没有其他人来过,我虽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冰棺里的死人真的应该是自己破棺而出。”宫爵点头表情很肯定。

“集体诈尸啊……这场面也太壮观了。”田鸡的思维我们好像永远也跟不上。“五个人诈尸爬出来,那……那这些人去什么地方了?”

右边的耳室除了五口冰棺之外别无他物,而且在其他地方我们也没看见过有人的痕迹,昆仑金阙的设计是只进不退,这些自己从冰棺里爬出来的死人怎么会不翼而飞消失在冰宫。

“唯一可以从这里离开的只有曾经停在外面的月宫九龙舫。”宫爵思索了片刻。“你们说这些死人会不会是和月宫九龙舫一起离开的?”

“从冰棺看,这些人和黄帝应该是同一个时期埋葬在这里的,我倒不认为这五个死人是被月宫九龙舫带走,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不带走黄帝呢?”我摇摇头并不赞同。“别忘了,从昆仑金阙消失的人,并不只有这五个死人。”

“还有谁?”田鸡一怔。

“还有四十年前曾经到过这里的那批人!”宫爵应该是明白我的意思。

叶九卿、宫羽还有我父亲,以及其他的七个人,他们虽然没发现这里真正的秘密,可很显然他们最终从冰宫全身而退,他们是怎么离开的我们并不清楚,不过说明昆仑金阙一定有出去的通道,四十年前的那批人安然无恙从这里离开……

“你该不是想说,五个死了几千年的死人,不但自己从冰棺里爬出来,还……还从这里离开了?!”田鸡接过我的话,一脸惊恐。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