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七章 风华绝代高挑靓丽

作者:林洛U字数:4143更新时间:2015-04-23 01:25:04

我说道,“恩,希望指导员多多批评教育。谢谢。”

“你说你要是一开始就这么懂事多好,我的身体和心里都舒服。好了你回去工作吧。”

真是钱花在哪地方哪地方舒服,送她礼的第二天,她就把我叫去她办公室,吩咐我一个好事。

她刚来电话的时候我还郁闷了一下,还以为是又叫我去给她降火,心想这女人这火也太旺了吧。

没想到去了那里以后,她跟我说,自从李洋洋调走后,有两个管教因为各种原因离开了,组织上觉得我这心理咨询辅导的工作挺轻松,想让我兼任一份管教的工作,至于工资嘛,当然是兼有的。

什么组织上,这里所谓的组织上还不是你们几个说了算。但获得了兼任的工作,而且还加工资,我可在那个郁闷的办公室闷出病来了,再闷下去我自己都要去找心理医生。当然我是不会推辞的,可我没想到我的投入回报来得那么快,心里虽然高兴,按照z国千年文化的影响,假装推辞一番掩人之口是必不可少的:“指导员,我是新来的,很多规矩都不懂,自己也没什么本事,我怕以我的能力无法胜任。这个职位还是希望留给别人吧。”

“怎么,你不想做?”指导员肯定感到奇怪。

“是我怕自己无法胜任。”我继续演戏。就那么个工作,难道我还真不能胜任了?看不出来老子在假装推辞吗。

老奸巨猾的狐狸从我这句话就看出来我的真实意思了,她也演戏一样顺口而出:“这是组织上的意思,你就不要再推辞了。”

我再三推辞她就再三要求,我总算谢过指导员:“谢谢组织上不嫌弃我愚蠢能力低微,让我在充数管教职位。谢谢指导员,我一定尽心尽力,不辜负组织和指导员对我的期盼。”

“行了行了,前段时间像一块又臭又硬的石头,现在突然那么懂事,转变还真挺大的。不过我可要再三警告你,不该知道的事就别多嘴多眼多疑,别到时候惹出一大堆麻烦事,可别怪我没先提醒,有些事你犯了不是让你走了就算的。”指导员警告我道。

“是!”

“不用那么严肃,小张,以后呢你乖乖听话就好,康姐这里有的是好处给你。”她凑近过来。

那双眼睛春意盎然。

我把门带上,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套,她惊讶的看着,我说:“保险还是好点。”

衣服都懒得脱了,把她转身过去扒下裤子就直接开始。

没想到短短的时间,我也历练得跟她一样,床上一个人床下一个人,上一秒我们可以是严肃的上下级关系,下一秒就可以变成xx关系,然后穿上裤子,我们又如同路人。

心照不宣吧。

我还没结束,她就不行了,喘着气趴下去了。

那就结束吧,我穿好裤子,说指导员,如果没什么吩咐,我先走了。

“对了,等下。”她有些有气无力,叫住我。

她也穿好裤子,然后打开小柜子,从里面拿出两个盒子,塞进一个黑色的塑料袋。然后拿给我:“这个你拿去。”

“这是什么?”我问。

“特地向一个老中医那里帮你买的好东西,这两瓶,价值一千块钱,你拿回去开了就知道了。”

“谢谢指导员。”

告辞了她,我急急地回到办公室,拆开了这个她嘴里所谓的好东西一看,两瓶药酒,上面写着上面补肾什么什么的。

靠,她给我送这个,还以为是什么好东西,让我喝这个,结果还是为了她。

不过我倒是想试试,真的有那个效果吗?

一个疗程十八天,一天喝一点。

试试吧。

下午的时候出办公室楼外场地走走,走到铁丝网拦起来的场外,看着里面。

我以后也是个管教了,敢问路在何方。

空荡荡的铁丝网放风场内,有几个身影,那个那个!

那个不就是那个新来的风华绝代高挑靓丽的女校花一样漂亮的女囚吗!靠。真的是好高挑,很像韩国那种美女,顺滑长发飘飘,腿长小腰细,时尚又美丽。

果然是有特权,其他的囚犯都没有这样的特别对待,她倒是好,一个人在放风场上走猫步。

妈的,老子要是能上校花,多好!在大学里,那上过杂志封面的高挑靓丽大学女校花就是我心目中至高无上的女神。

每当在大学里看到她们,我自己都感到惭愧,说话走路都不自在起来,我是读心理学的,产生这种心理当然知道是自己自卑的原因,可没办法,人都是感情动物,我哪怕是装着面上无表情,心里还是自卑,自卑有自卑的原因,家穷人丑穿的差,人家自傲有她自傲的资格。

校花,校花。

就这么样的,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她又是什么身份,让徐男警告我除了这个,谁都可以动呢?

我决定找找徐男了解了解她。

徐男曾经送给我一条芙蓉王,原本就已经顺便想着要回送她什么的。况且我现在是管教了,被安排到了B监区,那就是徐男的同事了,以后就要多多麻烦她,这就更要送礼了。

跑去找康雪请假,说出去拿MP4去修一修,出去两个小时就回来,她也没说什么,给我签字就是。其实我哪来的mp4,就是个借口罢了。

我临出门去找副监区长签字的时候,她问我说那个酒喝了吗。

我说喝了,口感不是很好。

她骚骚的一笑,问,有什么感觉。

我说又不是什么春药,哪能一喝就有感觉。

在上次烟酒店买烟票的时候,拿了一张两条中华烟的烟票。

借王达的两万块钱就这样的差不多灰飞烟灭。

晚上,我去找了徐男,当我到了徐男的宿舍门口,却听见里面异样的声音,这种声音就像当时我听见小朱在房间自己一样的声音。

我靠徐男也如此。

不对劲啊,是两个声音,有个声音柔弱一个声音粗的,粗的一定是徐男,柔弱娇嫩的声音就不知道是谁了。

这女的声音那么动听,会是谁呢?

听见里面走动的脚步声,我找了一个走廊的位置躲了起来,不一会儿,门开了,一个长发的靓丽女孩出来,还穿着管教的衣服。

这个,这个不就是谢丹阳吗?谢丹阳,我们女监的管教之花,据说以前进过文G团的,我和她并不熟,听过她的大名,和她有半面之缘,那还是前段时间开会的时候路上看到的,当时就觉得好漂亮,挺狐妖的模样,最要命的是穿上制服后还如此高的胸,样子可去搜索饰演一路向西的女主w李丹妮。

真是一山还比一山高。

这个地方人才济济龙藏虎卧,我喜欢。

没想到的是,管教们口中的女汉子,和管教之花,竟然是一对的。而且还是拉拉。

实在是想不通。

谢丹阳走后十分钟,我才敲了徐男的宿舍门。

“哪位?”她在里面粗里粗气的问道。

“我,张帆。”

“哦,等我收拾一下。”过了一会儿,她才叫了我进去。

我进去后,跟她打招呼,她让我找地方坐下,我四处看着,看她的床铺,心里想两个女的是要怎么搞?

手指?舌头?还是?

“你在看什么!”徐男给我倒杯水后,突然大声道。

我吓了一跳:“我靠你那么大声干什么!”

“你贼眉鼠眼的看什么看?”她盯着我审问一样。

“随便看看,随便看看。”我端起水杯。

“有什么好看的!还不是和你女朋友一样?”

“啊!烫到我了!”我大叫一声。

“哈哈活该,我叫你进来了乱看。”

“我看什么看,你这里又有什么给我好看的?”我擦着烫到的嘴。这水是刚烧开的,怪自己大意。

“是啊,没什么好看的,那你别看,别贼眉鼠眼的。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有什么事。”她拿了一张凳子紧挨着我坐下来。

我吹了吹水,然后喝了一口。

急性子的徐男等不及了:“喂,说,什么事。”

“你猜。”我说。

“是不是女朋友离开了,不开心,找我聊天?没关系,我帮你介绍新的,我们这里什么都没有,就是没有男朋友的光棍女多的是。”她大方的说着。

我想了想,决定开她一把玩笑:“哼,一般的女人老子还看不上眼,你也别老是拿身份配不上我的女人来糊弄我,我觉得吧,那个管教之花,谢丹阳,好漂亮,好像那个什么李丹妮啊。”

徐男一听谢丹阳的名字,脸色为之一变,然后说话都有点不自在了:“她,她不会,她不会看上你的。你又以为你是什么身份!啊呸!”

我假装一往后仰着头看她:“我就是随便说说,你要不要那么激动。”

“哥们不是我激动,可我要跟你讲清楚,那个女的眼光那么高她不会看上你的。”徐男一边说一边激动的比划。

“看不上就看不上,你还那么大声。我就是随便说说,你要不要那么伤我自尊。”

“反正她不是你的菜。”徐男盯着我的眼睛。

“不是她的菜?我是男的她是女的,怎么就不是我的菜。介绍介绍嘛,万事皆有可能,你想想看,这偌大一个地方全是女的,万一我这个男的刚好让她看上也不一定。哈哈除非她喜欢女的!”我继续开玩笑,仔细的盯着徐男脸上的变化。

“反正她不会喜欢你的。你省省吧。”徐男自信的轻松道。

“她不喜欢我,难道喜欢你啊?”我笑着说。

“她当然不会喜欢我,她怎么可能喜欢我,我说的是她看不上你这种?丝。”徐男反复强调,然后说完又摸了一下鼻子。

瞧她说话的这个劲,而且还脸红了,这明显的就是撒谎的样子。

按平时她说话的方式,应该就直截了当的来一句:“草,少废话!”

这两人果然有一腿,而且用情还不浅,徐男我倒是无所谓,可惜了谢丹阳那么个大美女。

算了,不扯那么多,我从口袋里掏出烟票,给徐男看:“这就是传说中的烟票吧。”

徐男点了一支烟掩饰自己的不自然,然后给我一支烟,接过烟票去看了一眼:“是的,就是这样。那几个店都有烟票。”

“两条中华。我可以问问送谁吗?”她吐出一口烟雾,问我。

“你猜吧。”我笑着说。

“你还能送谁,康雪指导员?”

“不是。”我摇头。

“监区长?”

“不是。”

“难道是,监狱长?肯定不是监狱长。哦我知道了,送同事的?哪个的?”

我说:“不是让你猜嘛。”

“靠,不猜了,你爱说就说不说拉倒。”她把烟票递回给我。

我把她的手推回去:“你啊。”

“我?”她还是疑问。

“是啊。你。”我点头。

当她确定我不是开玩笑后,急忙又递过来给回我:“哎嗨,你这开什么玩笑呢哥们,我这里有的是烟抽,不要你送我。”

“你不也送我烟抽嘛,男哥,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你一定要收下,不然我在这里接受了你那么多帮助和照顾,心怀愧疚呐。”我又推回去。

“你什么愧疚什么你,是哥们就不要那么客气。”

“既然是哥们,那你还不收下啊!”我装作生气道。

一番推辞后,她收下了:“客气什么呢你。”

“谁打算和你客气了啊,忘了和你说,我现在不只是心理辅导还是B监区的管教。以后希望男哥多多指教。”我从她桌上拿了一支烟,自己点上。

“你,B监区管教?”

我把我转为管教的事跟她说了一遍。

她听完大大咧咧的拍拍我的肩膀:“哈哈这样好,那以后咱两互相照顾。”

“男哥,想和你打听一个人。”

“谁?”她警惕的问。

怕我问谢丹阳吗?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