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五章 神秘人物

作者:林洛U字数:3320更新时间:2015-04-23 01:24:31

到了市里,给王大炮打电话,说请他吃饭,这货二话没说,说马上到。

十分钟后两人就在一家小馆子里聚头了。

进去后,我先点红烧肉,再来一个红烧猪手,又点一个红烧鱼。

刚要点一个火锅鸡,王达拦住我:“行了行了,都是荤菜。我点几个素菜。你在里面,没吃过肉吗?”

“我要请你吃饭,怕你吃不好才点的。不过话说回来,我在里面,想吃到这样的肉餐,还真的挺难。”

王达一副可怜我的样子:“你在监狱里受苦了哥们。”

王达后面桌的三个姑娘回头看着我。

我急忙捂住他的狗嘴:“靠你小声点!老板上半箱百威!”

王达马上跟着喊:“不要百威,要珠江的!”

“没有珠江,没有百威,只有青岛!”老板回话。

“什么!”王达霍的就站起来,“只有青岛!只有青岛你还开什么店!为什么只有青岛!”

我拉着王达坐下来,劝他说:“青岛就青岛吧。”

“什么青岛就青岛,不行!我只喝珠江,珠江才好喝!你这个叛徒,老子搞珠江的,你偏偏要喝青岛,是要替老子的情敌压住老子是吧?”

我这才想起来,这厮是推销珠江的,抢他马子的他兄弟是这个城市的青岛啤酒总代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忘了。老板!上二锅头!”

上了两瓶北京二锅头。

火锅上了,菜上了,满酒了,我劝他说:“大炮,你媳妇那事,忘了算了,你看都过去那么久了,随便找个女的,把她给忘了吧。”

“你说得轻巧,哪能说忘了就忘了!你能忘了你那个吗?”他把桌子拍的震响。

我举起酒杯:“当我没说。”

他也举起杯子:“看在你请我喝酒份上,暂时忘了吧。”

两人胡侃了起来,我问他工作的事,他问我监狱的事,我比较好奇他怎么开拓了那么大的几个市场,他好奇我监狱里的各种女人们的事。

在王达的努力下,他们牌子的啤酒在这个城市的啤酒销量份额翻了一番,这厮的月收入不下于两万。老板都笑的合不拢嘴。

“把你那工作辞了,跟我做吧,我最近发现了一种利润比这个还高的啤酒,还是本地的啤酒厂,味道真的是好,价格不高,广受广大群众低消费者的喜爱,如果我能把代理拿下来,我就辞职。你跟着我干,吃香喝辣!”王大炮目光坚毅。

“不好吧,你现在一个月几万块钱,你去干那个,能不能干得起来的?”

“要是做得起来,这一个月一两万的算个屁。你辞职吧,跟我干吧。”

我摇头。

“胆小鬼,行,等我把业务做起来了,你再辞职过来跟我干!有钱大家赚。”他举起杯子。

我的手机响了,我一看,是洋洋给我打的。本想和王大炮聚完再找她的。

急忙出饭馆门口接了,洋洋问我在哪,当我说我在市中心和朋友喝酒时,她有点埋怨我没先找她。我让她过来市中心,她开心的嗯了。

回到桌边,王大炮斜眼看着我问:“情人打来的?”

“你怎么知道?”

“靠!看你走路鼻孔都翘到天上去了,一边走还一边笑,不是情人难道是敌人?”

“哈哈,是是是。”

“监狱里面搞的?”他还没完没了了。

“你怎么知道?”

“猜的,就你那样,除了监狱搞还能在哪里搞。叫她过来了是吧?”

“这你也知道?”

“老子刚才悄悄跟在你后面偷听了,哈哈哈哈。”他无耻的大笑。

我等他笑完,说要跟他借钱的事。

他问我为什么要借钱,我说要送礼给领导。他说好,吃完饭给我转两万过来。

他老板给他打来了电话,王达挂了电话后跟我说,原本想看看你新马子长啥样的,可没办法了老板叫他过去跟一家餐厅的老板对账收尾款,钱一会儿转给我,如果很快忙完就今晚聚,忙不完就下周聚。我表示理解。

他就先走了,我送他送到了门口。

不多时,李洋洋来了,小姑娘打扮得真是漂亮,长发乌黑闪着光白白净净的脸蛋,笑容可人,一颠一颠跳到我面前抱住了我,然后假装打了我两下:“出来也不找我,出来也不找我。”

我高兴的拉着她坐下来,洋洋看着桌上的两瓶只喝了一点的二锅头,皱起眉头问:“你们中午就喝这个了呀。”

“怎么了洋洋。”

“不要喝烈酒呀,伤身体。”她关心的说道,坐下来双手握住我双手。

我问她要吃什么,她说她都已经吃过了。

我也吃饱了,看着这一桌大鱼大肉,有点腻反胃。

叫老板买单,洋洋忙拿钱包,我拦住她说我自己来。

老板说刚才你那个一直喊着要喝珠江的朋友已经买过了。

靠,王大炮这厮什么时候偷偷买单了。

我给王大炮发了个短信:说了我请客,你还偷偷买单,老子日死你。

他马上回信息:咱两谁跟谁,钱打了。

我回:好的,如果今天还有空喝酒,记得给我信息。

王达:OK。

出了饭馆,洋洋问我去哪。

像一只小鸟逃出牢笼一般心情大好的我手一挥:“走!奢侈一番,看电影去!”

看了一部外国的超人系列之类的片子,外国人很有意思。

外国人的英雄和泱泱大z国的英雄各有各的特点,z国的英雄就更注重和自然的和谐,和自然融为一体,自身就能玩转宇宙。外国人的拯救地球英雄是靠着科技机械,或者强化细胞之类的,以现代科学为根本幻想着未来超越如今。

要是老子有那么厉害的话。

算了不胡想了,我连个康雪都搞不定,还说什么要是。

从电影院出来,一阵冷风吹起,我裹紧了衣服的领口,小洋洋则是可爱的斜着头看着我:“冷冷呀。”

“是的,冷冷呀。”

她抱抱我,然后嘻嘻笑着。

我打趣说道:“你出狱后心情好了很多嘛。”

洋洋嘟起嘴:“什么嘛说这么难听。”

我趁她不注意,在她嘴唇上咬了一下,她呀的叫一声。

我搂紧她:“走吧,我们去逛逛小吃街。”

这儿离小吃街并不远,去了小吃街,我们找了一个茶屋坐下点了两杯热饮,然后在茶屋的门口点了一些小吃。

我问洋洋调到新岗位工作开心不开心。

李洋洋说,她原本就不喜欢沉闷的监狱,到了监狱管理局虽然也还是沉闷,但终究都比在监狱好很多。可是她父亲有些不高兴。

我问她是不是因为被人栽赃的事。

洋洋说她爸爸听到她被人栽赃的事,确实是不高兴,但更不高兴的是,监狱把她给调走了。

我纳闷道:“奇怪,如果有地方去,谁愿意去监狱那个地方,你爸到底怎么想的。”

“我爸说我性格太单纯,让我去监狱磨练。”

李洋洋是独生子女,她父亲看着自己女儿性格柔弱单纯天真无邪,把她弄到监狱去历练历练,让她知道什么叫人间险恶。

她父亲真是个极品,去哪儿历练不好非要去监狱。

“我爸说,一个人如果到了监狱工作,能让罪大恶极的囚犯既感到害怕又感到尊敬,而且还能让监狱里每个同事和领导都喜欢,那他到了社会的哪里,都是个人才。”李洋洋端起饮料喝了一口。

我细细琢磨着这句话,能让罪大恶极的囚犯害怕又尊敬,还要让每个同事和领导都喜欢,教教我这要怎么做?

“你爸爸是要你做到监狱长的位置吗?估计是希望你成为神吧。”

“他说我太善良,让我去看看恶人们。我爸常说,人的心比山川还险恶。”李洋洋看着我说。

这话确实是孔子说的,原话是,“凡人心险于山川,难知于天。天犹有春秋冬夏旦暮之期,人者厚貌深情,故有貌愿而益,有长若不肖,有顺怀而达,有坚而缦,有缓而?。”

“你爸那么仇恨社会啊?我可是听古人说,一个人觉得全世界都是坏人,那他多半个坏人,如果他觉得全世界都是好人,那他一定是好人。”我惊讶的说道。

“他不仇恨,他是个好人,可是他觉得我太善良了。”

“那你觉得监狱里都是坏人吗?”

她掰着手指头数给我听:“不是呀。她们都有她们的苦衷,你看,丁灵啦,薛姐姐啦,还有死去的屈大姐啦,还有。”

我打断她的话:“屈大姐和丁灵苦衷我知道,可是薛姐姐,是不是说的薛明媚?”

“对呀。”

薛明媚犯的什么罪进的监狱我还不清楚,我就问洋洋,洋洋也不知道,只说有人说薛明媚是被人害的。

被人害的?

具体李洋洋也不知道,她只不过听监牢里的人说薛明媚是被人害。

我之前问过薛明媚,她也没和我说过为什么,一问起她犯的罪,她脸色都不好了。

“你要一直在监狱管理局做下去吗?”我问李洋洋。

李洋洋告诉我,她爸已经在安排她去别的单位了。

李洋洋劝我,让我不再去掺和监狱里那些麻烦事了。

我说我不掺和了。

她说要不然你别在监狱做下去了,在外面随便找个工作都比去那里好。

我表面说看看吧,心里想,哪有那么容易啊小姑娘,我要是有你这样的家庭背景,我还愿意跑监狱里去干什么工作啊。

唉,该拿什么拯救你,不谙世事的小女孩。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