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十九章 发狂

作者:一吨大苹果字数:2548更新时间:2018-03-13 19:59:49

对于皇甫青松这样的故意找事,江华是真的气的发抖。她指着着皇甫青松的鼻子说到:“这里还轮不到你来管理,皇甫青松!”

江华现在已经懒得给皇甫青松任何客气和面子了:“我做什么不需要和你交代。你去找你的上级去,不要忘了,你只是个外派特勤组的队长。还不是特侦部的最高领导人,我没有必要听你的指挥。”

“特勤组只是检查部门,现场指挥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你真以为你带着什么尚方宝剑吗?!”江华对着皇甫青松丝毫不给面子,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直接挂落了他的面子。

而原本打算调和矛盾的黄刚还是晚了一步,江华已经和皇甫青松吵上了。黄刚忍不住拍了拍额头,早就知道江华和皇甫青松的矛盾一定会爆发的。

这两人是有私仇,不对,对于江华来说不是私仇而是一次公务。但是对于皇甫青松来说却是私仇。皇甫青松这个人能坐到现在的位置自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但是当仇恨足够大的时候他就自然而然的会偏向于自己的私人仇恨。

其实公允的讲,皇甫青松在特勤组内部和特侦部的风评都不错,是一个官风很正的人。但是他就是仇视江华,原因很简单,皇甫青松已故大哥的儿子,也就是皇甫青松的当成亲儿子养大的侄子就是死在江华手上的。

当年发生的事情太多也太复杂了,就算两年之后的现在,黄刚都无法评价当时江华做的对还是不对。强杀皇甫青松的亲侄子,皇甫青松当时跪下来求江华放他侄子一条生路,哪怕去坐牢他都认了。但是当时江华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动了手。

而这仅仅只是开始,江华在之后短短的两天内又抓了或者是杀了好几名有背景牵扯的人。

之后皇甫青松和江华爆发了一场激战,最后的结果就是皇甫青松脸上留了一道疤,而江华也被撤了职,只留下了行政级别。从首都调到了淮海。

这其中是否还有其他的隐情?黄刚参与的不深,所以他也难以置喙。他知道江华是个过于刚正不阿的人,这种人太少去思考利益站队,总有一天是会捅出篓子的。犯了罪就该伏法,话虽然一直是这么说没有错,但是实际情况中总是会有很多弯弯绕绕的。

如果不是上面有大领导保她,否则江华当初哪里那么容易脱身。所以黄刚对江华确实羡慕嫉妒恨,同时也不喜欢江华过于刚正不知变通的性格。但是同样因为江华这种刚正的性格,所以黄刚知道自己不可能会和江华结下什么私人仇恨。因为性格和理念不合,两人会有很多矛盾,但是这些矛盾从来没有上升到不可调和,非要死一个的地步。

江华当年得罪的人太多了。现在一直压在自己手下其实就是上面有人有心在照顾她。

其实特勤组派谁来巡视淮海都好,黄刚弄不明白为什么要派皇甫青松下来。杀子之仇可是没那么容易忘的(皇甫青松把那个侄子当成亲儿子一样养大的)。说不定

而在更远的地方,张桐也注意到了包围三个犯罪嫌疑人的现场好像有点不太对。江华好像在和谁闹矛盾了,一个脸上有疤的家伙在对江华大呼小叫,两人看上去随时都会打起来的样子。

唔,这家伙是谁啊?张桐对这个长得不好看,甚至可以说面目狰狞的家伙上了心。现在可是犯罪现场啊,你不去抓人什么的,居然在为难江华,你的脑子里面是进水了吧!

张桐觉得这个人是不是来捣乱的啊?他决定稍微利用电磁信号偷听一下他们的谈话。

“这里我才是指挥官!”黄刚还是在江华与皇甫青松两人把事情问题扩大化之前插了进来。

“皇甫队长,希望你不要忘记。在这里,有指挥权的人是我。即便你的级别比我高,但是在这里就是归我管。地方事务,你无权干涉!”黄刚的这番话说的非常痛快,让江华对黄刚有点刮目相看了。

但是之后黄刚又转过头来对着江华说到:“江华,你今天请假病假出来逛街,无组织无纪律!自由散漫!并且还和上司顶嘴,你是第一天当值吗?扣罚本月所有奖金,并且全系统(注)通报评批一次!并且写一份检讨,不少于八千字。”

喂!明明病假是你让我请的啊!江华知道黄刚这样其实在帮她,但是这个惩罚有点重了吧?扣奖金也就算了,但是全系统通报评批一次?而且还要写一份八千字的检讨?八千字啊!把自己的脑袋挖空也不知道什么样的检讨道歉书要写这么多字啊,这怕不是要把自己贬低成霍比特人了?!

而黄刚面上表情严肃的对两人说到:“现在,你们两个都闭嘴。我要的是现在把对面的家伙抓住!”

黄刚内心暗爽:皇甫青松,让你这些天在我面前给我装X。首都来的了不起啊?你有种现在就动手打我啊,我忍你很久了!

还有你个江华,有事没事就给我摔脸子,说我什么溜须拍马。这叫处事圆滑!你以为每个人都要和你一样傻乎乎的才叫正直?傻!这一次不让你写出一份声泪俱下的检讨道歉书的话,那么就算我输!

黄刚算是把这些天憋得恶气都给出了,一时间居然觉得身心畅快而愉悦。

因为黄刚这一段官腔打的有理有据,皇甫青松和江华两人一时间都说不出话了。现在桥面已经被清空。

两头都被特侦局的人给堵死了,把焦恩等三人围困在中间。除非他们准备做困兽斗,拼死杀出重围,不然的话就只能依靠自己手上的这个人质了。

廖耀坤抓着田毅对着包围三人的特侦队员施压:“闪开一条路,不然我就准备杀人了!”

站在远处的张桐皱了皱眉头,他可不想田毅在这就死了。说起来这家伙今天算是倒霉了,而且这个倒霉还和自己多少有点关系。张桐已经打算救下田毅了。

他也听到了皇甫青松打算不顾及田毅的死活强行抓人的说法。这让他对这个脸上有疤痕的家伙越发的讨厌了。

你TMD的是有病吧!还没有确定田毅是犯罪分子好吗?他撑死了也就是杏山凶案的嫌疑犯,而且杏山凶案很有可能不是他做的。要是这三个家伙丧心病狂的真的杀人以后困兽斗呢?那么田毅不是白死了?

张桐觉得先帮江华解决掉面前的麻烦之后在询问关于这个疤脸男人的事情。如果有必要就一起帮着解决了,当然不是杀人了,自己是好公民嘛。不犯法的办法有的是,张桐眼珠子一转已经想到了一些办法了。

而就在桥上三人和特侦部门僵持不下的时候,原本一直懵的田毅忽然脸上有了表情,一开始是脸上的肌肉微微颤抖,然后是止不住的全身开始抖动。抓着他的廖耀坤都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这么激动。

而当田毅的情绪到达巅峰之后,他整个人变得异常的狂躁,他开始疯狂的撕拽廖耀坤。他看上去一点都不害怕把自己抓着的这三人,他只是声嘶力竭的喊着:“我爸爸妈妈死了!我爸爸妈妈死了!是不是你们杀的!是不是你们杀得!”

田毅双目通红,状若疯癫。

注解:全系统内部通报批评指的是在全单位内的批评。比如谁农行系统内部的通报评批,指的就是农行内部进行通报批评。铁道部门就是单指铁道部门。这个全系统批评和网络游戏无关,不要想歪。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