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妙笔阁 >  幻世彼岸 >  第2297章 万全之策

虚空前线大伙儿处理事情的速度非常快,经常提到的三十秒钟集合干架也可以套用在这种情况上:三十秒钟完成调度处理任何事情……除非事情太复杂太麻烦,就比如上次折腾那道概念级光柱的事儿……为了精准安抚到被影响到的所有人,需要将人员详细分配到每一个世界里,甚至要具体安排到世界内每一个生命聚集地……就……任务繁重程度超乎想象,就没办法半分钟完事了。

此次安排的是概念级造物,不过把前面三个字去掉,留下的便是核心:依旧是造物的事儿而已,按照以前制造的那些造物的流程安排就好。将那个罐子安排到造物之间和起源神殿等地不费多少功夫,端着罐子走个两三趟就完事了,剩下的,交给造物之间和起源神殿就行。再加上这次没办法人为调整什么,更是省去了具体人员调动的安排,处理起来也许三十秒都不需要。

话说小青子怎么也收到消息了?他刚刚喊出去的灵魂传讯又不是对着虚空前线所有人喊的——那小伙子该不会是到了晚上就会偷偷摸摸看看虚空前线的情况吧?绕过他和枫从别的伙计们那里获取消息?或者干脆就是从起源神殿记载的信息里知道了他们现在在做什么?也许还打算偷偷摸摸加班?

好你个敬业的二号劳模,老老实实度你的蜜月去啊混蛋,你这么敬业、勤勤恳恳……让他怎么摸鱼嘛?!

“怎么?小青子闹腾?”云诺星端着茶看向面露疲惫、眼神放空的辉,微微蹙眉。

“没什么……嗯。”辉回过神来,看着他深吸了一口气,微妙地偏过了视线:这个一号劳模更要命,跟他们说了一个下午的“去世”和“去死”——折腾这个神经病的事情确实挺累人的,尤其是在交谈阶段,随时可能会听到他语出惊人,随便几个字扎一堆就能对他们的精神造成极其强大的冲击效果,没几个回合就能让他们精神憔悴、精神紊乱、神经过敏……文姐姐现在都趴在桌上表示筋疲力竭了。

万幸的是,枫家里的几个丫头都从宿醉中醒过来了,现在正坐在他旁边看住他,那些启明星的疯言疯语当即就减少了一匹布那么多:刚说出口就被压制了——果然对付枫还是得看他家的女孩们,其他人都不好使。虽然他家丫头偶尔也……起不了作用……嗯,偶尔。

也不知道是不是事关“史上最大当量烟花”的原因,枫在谈论这些事的时候格外激进和亢奋,恨不得现在就把丫拽出来给点了,轰隆一声一了百了,还有什么屁事就统统都留到“下一次”再说。

只可惜,他们现在还处于燃放准备阶段……呸,这都还没制造好呢,准备个屁……也不是,这东西压根就不用他们制……啊,总之就当成燃放准备阶段就行了,别纠结这个问题,纠结太多容易头大——“虚空动荡毁灭浪潮”什么的,事儿太复杂,他只管看守和燃放,其他的统统都交给概念……嗯。

嘛,准备阶段里最重要的东西就是那些概念级造物了,说准确点是概念级力量——需要量级未知的概念级力量……不知道要积攒到何时才能正式燃放这颗烟花。这个阶段的持续时间居然是三个“?”,怎么看怎么让人心慌。

表面上看是未知时间,但他心里其实有一个能稍微估算这个时间的标准,这个标准……他相信同样也存在于枫他们心里:准备阶段从现在开始,它能一直算到终战结束之时。这句话同样也可以这样说:持续到他们全体陨落之时——他说另一个核心吧,也是与这颗“最大号烟花”燃放计划有关的核心:枫必须要留存到最后,目前的秩序虚空里,只有他可以引导虚空动荡。

虚空前线和秩序虚空里所有人都可以被拆成残渣消融在源初里,但,唯有枫不行,他必须活着,一直坚持下去,在秩序虚空崩溃之前,他不被允许阵亡,他必须要让那颗“烟花”升空,点燃这片大元界——他是这个计划的核心。

为了“枫”这颗核心……唔,为了应对那天到来时可能会出现的一切意外,他们这边得提前做足准备才行:让一让、让一让,起源一系的盾又要开始打造自己啦——具体怎么做嘛,还是要找秦哥商量商量,也得和文姐姐她们唠几句,毕竟都是起源一系的前辈,知道的事儿肯定都比他多。

“‘守护’力量的提高方法……吗?”某国字脸青年挠了挠鬓角,看着一脸诚恳盯着自己看个不停的辉弟弟,脸颊跳了跳,“你是不是又在想捷径之类的事情了?——压力太大?”

偏过头偷偷摸摸瞄了一眼在与自家女孩们小声聊着的枫,辉把视线扭回来,对秦哥他们摇摇头:“没,不是捷径……不,也算是捷径,不过具体来说,是想让你帮我找找还有哪个地方有问题,你们来找比我自己找要快——我是说起源的路。”

他双手撑在桌上,把身体微微往前探,压低了声音对哥哥姐姐们说道:“这不是眼看最终时间快到了……得趁着还有时间赶紧搞点事儿,查漏补缺,能补啥就补啥——冥界杀上来的时候,总得有个人专门看着枫,免得他被对面一轮集火给带走了。‘虚空动荡毁灭浪潮’只有他一个人能引导,咱们这些人,统统都给他拖延时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更精彩!“秦哥……呃算了,秦哥你看好虚空前线的整体防御就行了,我和枫怎么说也配合了好几个纪元,还是我帮他扛着就行。”

“哦。”一代们纷纷露出恍然的表情:是这么回事,难怪辉弟弟忽然焦急了几分——如果只是指出还能提升和还可以更改的方向的话,倒也不会有什么影响,直接提出来就行了。

“你们现在最重要的,依旧还是补上起源神纹落下的课程。”燕哥把手里的毛笔朝着辉弟弟丢了过去,“我看了你们所有人的情况,除了云弟弟对毁灭神纹的掌握程度稍稍贴近自己的境……呃,贴近自己的……算了不说云弟弟——除了他以外,你们对起源神纹的熟练与掌握程度可以说是相当的低,完全不能与你们现在的境界以及起源之路所获成果相比。”

“嘛,不过你们的事情我们也知道,是因为那个时期没有更多选择……确实,那个时候,把起源能量的层级玩命往上拉就是效率最高的路,不过后面,该补齐的还是需要慢慢补齐的,就像现在这样:玩命补课。”

“也就是说……”辉听完挠了挠头,“我现在就按照正常情况,补齐起源规则、起源神纹就行了?暂时不要去管别的……”

“对,就这样。”秦哥点点头,“其实你早该把‘守护’神纹给憋出来了,它的存在,能让你更好地抵御混沌能量,让你在面对混沌概念体的攻击时可以轻松一些。如果对付冥界时你就有‘守护’神纹,混沌领域砸下来的时候,你应该还能站着,也能减轻战士们受到混沌侵蚀影响的程度。”

“起源的路,起源神纹就是这条路上一阶段一阶段所得出来的‘结果’,阶段性的结果,每一阶段都需要用部分精力去应对……以免全都堆到最后把自己给累死。”

辉:“……”挤一堆再处理把自己给累死可太真实了,他们现在不就是这样么。

要不是一路走来都急急忙忙的,他倒也想慢慢走慢慢处理,但是目前在虚空里发生的事儿不允许他们慢慢来啊,他们只能不断压榨自己的精力,玩命往前跑,还需要对自己的路进行取舍,没办法做到“全都要”的程度——枫是最倒霉的,直接被迫放弃了本身的境界大路,剩下的精力全都丢去了攻克起源一系的路上,这也是他的起源之路比他们都要完善的原因。

嗯……把他们和枫加一块再平均平均,应该就是理想状态了……呵呵……呵呵……

“好吧好吧……”辉双手捧着杯子,嘀咕着吹着泡泡回应了这个问题,“反正现在就在处理起源神纹——前面铺垫的路差不多都已经搞定了,再过段时间就可以正式把‘守护’神纹给摸出来了,就现在来说,应该还不算太晚。”

燕哥转过头看向云弟弟:“把云弟弟给喊来吧,有关最终计划的道事情也得跟他说说,毕竟他是核心,要跟他提前说好以后遇事的处理方……”

“诶诶诶诶……”辉赶紧挥手把燕哥喊停,紧张地扭头看了眼还乐呵中的枫他们,见他们没有半点反应,应该是没留意这边的情况,便松了一口气,“这事儿可没法和枫说——你想对一个开战冲在最前头的人说,‘你是核心,你要缩在最后头,你不能上阵’么?”

燕哥一怔:“啊,啊这……”

辉翻了个白眼:“你反应过来了吧,让一个专职冲锋冲在最前头的人缩在最后头什么的……你想想毁灭尊神,如果混沌概念体大军压境,让她老人家先在起源大陆里歇两天,让其他人先打两天……”

文姐姐抬头嘀咕:“她老人家会把说出这个话的人扔出去。”

辉耸耸肩:“就是这意思——枫依旧会冲最前头,这是不用想的,我们也不需要和他商量这个问题,只需要我们帮着注意着,注意别让他出事就行。为此,需要用上一切可用的条件……”

可用的条件啊可用的……他双手支着桌子,双手交叠脸色凝重,沉思着,自言自语:“虚空前线……众神界……现有的条件……唔……”

他想了三秒钟就猛的一摊手,摆了个稀奇古怪的颜艺随后立刻开始暴风般挠自己的脑袋:“&*!@%……!@*”

一代们:“……”这家伙没十秒钟就弃疗了。

话说众神界有那么多复杂的条件么?居然能让他想到脑袋冒烟什么的……他们之前看云弟弟处理和思索与众神界有关的事时好像都挺轻松的啊?

辉结束了发神经的状态,捋了捋自己的一头鸡毛,翻着白眼长出一口气:“早知道以前就不摸那么多鱼了……啊,众神界的事……没想到终有一日需要自己去思考众神界的事情,我本来可是以为,有枫在处理就行了,我也就打个下手……天知道……天知道……”

一代们:“……”摸鱼怪……怕是把以前就已经知道的重要信息都给摸过去了,以至于现在需要恶补……看他现在这苦恼得完全无法思考的样子,不知怎么就想送上“自作自受”四个字呢。

辉双眸呆滞望着前方,停止了思考:“啊,众神界的力量什么的,我不去管也行吧,反正……以枫的强悍程度来说,在我死之前他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儿,他能处理好众神界的,嗯……是的,我对此相当有信心。”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更精彩!一代们:“……”摸鱼怪选择了停下脑子,继续摸鱼……嘛,虽然他们觉得辉弟弟说的确实是真实情况……不过……不好说,万一那个神经病弟弟在拖到最后一刻前,忽然脑子一热,上头了,把自己给点了……那,咋搞?

……没得整,相信他吧。

“我们能安排的事儿也就这么多了吧。”辉掰着手指看了一圈,轻叹一口气仰头凝望着虚空,“现在就看冥界那边的情况了,看看他们,是打算一波流直接推到众神界来,还是说,被上次的烟花炸得天灵盖都在哆嗦,疑神疑鬼不敢放手一战,打算继续打持久战……我个人倒希望是后者,反正我们也在拖时间,就拖嘛,谁怕谁啊。”

“不过,在终战到来之前,现在还有点安稳的小时间,咱们可以安生过过平静的日子。”辉点着头继续自言自语,想到哪说到哪,现在就立刻做了个决定,“这两天出去逛逛吧!”

文姐姐俏脸一跳,用无语的表情对着辉弟弟:“你到底想做多少事儿?”

“嗐,能做多少做多少,不要急嘛,毕竟……”辉双手撑着桌子站起来,对着文姐姐她们苦笑一声,长舒一口气,“这可是……最后一段安稳的时间了……最后……”

“也不知,此次一去,等待日后再归来,已是何时——轮回之事,无法控制,无法预测,也无法看透……”他叹息着,捂着半张脸轻摇头,“我只知道,我们所处的此时此刻,即是最真实的现实……我没有那种远大的看法,没办法预测十几二十个纪元后的事,我所能看到的、所能触及的,顶多也只有现在,以及近未来的一段时间而已,那种遥远的,遥远到能让虚空都过期的事情……对我来说就太不真实啦。”

“比起那些,我更想老老实实过好现在的时间——若无今天,又谈何以后?”

铸星姐姐听了沉默了一会:“你此时说的话,与云弟弟……很像。”

“毕竟枫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就和我说过类似的话了,我已经听了很多很多次咯,听多了,自己的想法也在不经意间就被影响、改变了吧。”辉扯了扯嘴角,“只是,随着时间越来越近,随着结局的大刀逐渐贴近脖子,对那些话的了解就越深,深到让我自己都觉得:啊,本应该就是这样,我早就知道了——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觉得,理所当然。”

“总而言之……”他拍了拍手收敛好略显低沉的情绪,对着哥哥姐姐们咧嘴笑了笑,“路呢,咱们得正常地走,日子呢,也得正常地过——终将到来的离别,距离现在还有一段时间,在那天到来之前,我们还能过一段时间的小日子。”

“而且……”他看向文姐姐和铸星姐姐,“比起我们……你们才得更加珍惜现在的时间吧——我们的轮回是什么情况尚且不提,但是你们,往后的时间可依旧得与混沌概念体纠缠,得用尽一切力量去对付它们,一刻都不能放松,那种情况,每分每秒都是煎熬。”

姝寒稍稍一愣,食指在桌上无意识摩挲着,意识飘走了片刻才回过神来:“是……啊。解脱的日子……尚不可知……你们,我们,未来,也仍然只是一片无法看穿的黑雾,伸手可及的范围内能触及的,也只有‘今天的真实’……吗。”

“所以,在牵挂未来的同时,老老实实过好当下也相当重要的。”辉左手叉腰,右手竖起一个大拇指,面带能释放出恒星级光辉的灿烂笑容,“我不知道你们的心态是好还是坏,意志力足够坚挺还是比较脆弱,我唯一知道的就是:那段时间熬着熬着会感觉永远都等不来终结——被放逐在永远不会有人造访的‘遗忘之地’,与‘永恒’互相熬着,在无尽的黑暗中支撑,煎熬,这对心灵来说可是用刀子来来回回扎几百万个窟窿的伤痛——让你们留下多一点比较轻松与美好的回忆,说不定就能让你们心底那一缕‘小火苗’燃烧得更旺盛呢。”

“综上所述,肘!我们玩去!”

一代们:“……”所以你只是想说最后一句话是吧?!你说那么大一段话真的不是为了骗感动的吗?!——你是宿醉后还没完全恢复好吧?!

云诺星笑着回应了霜霜她们几句话,趁着话题从他身上挪开,脑袋偏过微不可察的一点角度,挪着眼珠子斜视着姝寒她们所在的地方,眼睑微垂,在心里暗叹了一声:“我……只被允许在最后才‘放弃’吗?”

走在最后,可是会看见很多……他不想看到的场景……也许,这是对提出此等计划的他的惩罚吧?因为,他二话不说就放弃了整个秩序虚空,因此反过来给予他惩罚……呵,狗屎。

他才不信什么惩罚和报应什么的,只不过是自己选择了这条路,所以必定会面对此种情况而已——早在提出之时他就知道自己要面对什么了,就算硬要说惩罚,也是他自己给予自己的惩罚:因为无法应对混沌的力量而对自己降下的……责罚。

反正……到了那天,就算要死,也不过只是先后问题而已……差不了太久……差不了太久的——他尽力让大伙儿一块走就行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更精彩!时间快速流逝状态……不,这会儿就不进入这个见鬼的状态了,本来就没剩多少时间,还主动进入快速流逝状态,纯粹是嫌命长了赶着投胎。就如他偷听辉他们所说的话——其实他们那种程度的窃窃私语,真是随便竖起耳朵就能听得见——过好当下倒也挺不错,毕竟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还能一起制造记忆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是啊……时间已经……说着说着就走了——再说一次,时间会在一次又一次提到“还有时间”、“时间还早”等话语时“偷溜”一大截,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台词就已经在不经意间变成“没有时间了”。

这么想着的时候,他忽然有几分恍惚,下意识看着坐在身边的五个女孩,视线从她们五人美丽的面容上一一扫过,心中传来了几分暖意,心脏也忽然强烈地跳了几下,整个人都被那几下心跳给跳得哆嗦了一下,脑子一懵,鬼使神差说了一句话:“要不,我们去结个婚?”

“???!!”冰原上所有人的脑袋上都冒出了一个硕大无朋的问号和感叹号,皆是惊恐地瞪大了眼睛望向那个神经病启明星,看他无比认真的表情,一下子就傻了,姝寒她们手里的杯子茶壶能量球等统统都掉在了地上,滚落一地。

辉赶紧从滑溜的冰面上爬起来,二话不说摸出大剑大盾和起源领域,一个箭步朝着枫发起秩序冲锋,嘴里不住地嚷嚷:“哪来的妖魔鬼怪?!吃我一剑……诶诶诶诶诶!!!不吃!不吃!我错了别这样!”

一个滑铲停在枫面前,看到他淡定举着墟冥剑对着自己,辉干笑了一声,赶紧往后蹦出去两步恢复正常:“呃……所……所以你为什么忽然……忽然就说了——你看你说了什么话啊,这地儿现在就没一个‘人’。”

云诺星脸皮一抽,环视一圈看着冰原上忽然多出来的二十几个冰雕,甚至连霜霜都被吓得愣住了,忍不住苦笑挠着头发:“好吧好吧,就是心血来潮忽然提了一句——嘴巴太快,话没过脑子,不用在意。”

“当我瞎说就是了。”

“呼……”大伙儿统统都松了一口气,抹着额头的冷汗拍了拍胸口,确认胸腔里那玩意儿还在活动后,又松了一口气:这家伙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理论上来说,他现在这种情况下说这句话的可能性,不比起源天神们忽然降临的概率高——天知道他刚刚脑神经跑哪去了,为什么会忽然提出这句话来。

“虽然我是很高兴能听到这话……”霜霜摇头甩了甩刘海上的冰渣子,声音都带上了几分颤抖,“但是……这个场景和这个情况……忽然觉得这句话听起来很惊悚。”

“小天使”她们连连点头:太吓人了。

云诺星脸颊抽了抽:他觉得也是——可能是一个月前小青子的婚礼场面还在脑海里徘徊不散的缘故吧,所以让他忽然就想到了……惹,赶紧散去。

姝寒哆嗦着喝了一口茶恢复冷静,立刻扯开话题:“对……对了云弟弟,概念级造物情况如何?用得还顺手吗?”

“顺手不顺手什么的……”云诺星低头看着手中的银白色罐子,吐了下舌头,“就是控制它将概念级力量释放出来,然后进行储存而已,没什么障碍。”

辉搬了张椅子坐在旁边,趴在椅背上看着他:“我记得枫你之前说过,你没办法控制被你释放后的概念级力量对吧?你怎么解决了这个问题?”

“没解决,只是换了个处理方法。”云诺星摇摇头,指了指自己的心脏,“用概念级空间、最初之光以及源初的力量,就能把释放出去的概念级力量给放在一起,予以……封冻。”

“顺带一提:攻击型概念级力量如我所料,冻不住——那股力量攻击性太强,无法束缚。”

“封冻?”文姐姐歪头看了他一下,也挪着椅子凑了过去,司雨她们听到这立刻就知道要说正经的事情,就赶紧往旁边稍稍让开,让文姐姐能凑过去,“封冻是什么意思?先冻住,到时候再把概念级力量给挖出来让它生效?”

云诺星点点头:“是啊,就是把引导‘虚空动荡毁灭浪潮’的概念级力量暂时给冻起来了而已。”

“打个比方。”他稍加思索,转过头看向旁边的冰湖,“你看那座湖,我往里面丢石头,现在,先把石头从半空飞过去的过程给暂停一下,继续往湖里丢石头,把第二颗也都停在半空……然后,等到我丢够一千颗石头了,再一次性让它们一块砸进湖里,然后‘咚’的一声——就这样。”

“听是听明白了。”辉使劲点头,“但是不明白用意何在。”

“用意也很简单:石子掉进湖里会溅起涟漪……你想一下虚空不停溅起涟漪,传遍整个已被观测的秩序虚空的动静就晓得了。那所谓的‘涟漪’,对活在虚空中的我们和所有人而言,可都是‘滔天巨浪’啊,你想一刻不停听着‘海浪声’吃喝拉撒么?”

大伙儿:“……”很他娘清楚的解释。

云诺星抿了一口茶,轻叹:“扰民还只是不怎么重要的原因,最主要原因还是在冥界那边,怕他们能从这种动静里知道什么,然后不管不顾朝着我们杀过来。那毕竟是概念级事件的波动,真要传出去了可掩饰不了,他们本身又正面挨了上一次的虚空动荡,天知道他们会不会感觉到这种波动就回想起什么了。”

“再顺便一提,这是经过上次概念级事件后得出的结果——忽略中间一个月的过程,总之我摸索出了这种堪称万全之策的做法。”

大伙儿:“……”忽略思考过程可还行,可他们有点好奇啊。

喜欢幻世彼岸请大家收藏:(www.zongcaiwenxue.com)幻世彼岸妙笔阁更新速度最快。

妙笔阁推荐阅读: 从不灭神体开始神级选择洪荒祖龙!苟到成圣玄幻:开挂从千倍修炼加速开始千山独行诅咒之龙造化之主诸天尽头中的一道光开局炼化地球志怪世界的旁门道士洪荒:我祖龙,开局选择龙族退隐!巫师主宰玄幻:开辟四十亿世界蒸汽朋克下的神秘世界超越狂暴升级洪荒:签到成神我!执掌青丘阁,开局嬴政当徒弟写书成神:开局挖坑逼疯百万修士灭仙神尊玄幻:我!收徒就变强!东白山情第二部运朝:从执掌锦衣天卫开始人在神国,刚成人间收容物极道武夫:从横推聊斋开始无敌师姐,请自重啊我修仙全靠被动我有一座天地钱庄洪荒:龙族无敌老祖宗!我,守陵官,皇陵签到六十年玄幻:开局垂钓先天圣体道胎全球帝国时代:我能召唤历史名人洪荒:从鸿蒙走出的至强者玄幻:我!天命大反派洪荒:求求你,创建截教吧!灵气复苏:我的武功能合成玄幻:从无上宗门开始无敌玄幻:肉身无尽强化!灵气复苏:缔造神话!玄幻:开局签到千年修为洪荒始祖:我囚禁了盘古玄幻:反派大枭雄宝莲灯:逆天杨戬封神:这纣王惹不起啊!全球凶兽:我有无数神话级宠兽武炼巅峰霍格沃兹之马尔福崛起霹雳布袋戏:签到成神我有一尊造化炉横练无双女尊世界的白莲花锦衣武帝,北镇抚司签到五十年
妙笔阁小说收藏榜: 从不灭神体开始神级选择洪荒祖龙!苟到成圣玄幻:开挂从千倍修炼加速开始千山独行诅咒之龙造化之主诸天尽头中的一道光开局炼化地球志怪世界的旁门道士洪荒:我祖龙,开局选择龙族退隐!巫师主宰玄幻:开辟四十亿世界蒸汽朋克下的神秘世界超越狂暴升级洪荒:签到成神我!执掌青丘阁,开局嬴政当徒弟写书成神:开局挖坑逼疯百万修士灭仙神尊玄幻:我!收徒就变强!东白山情第二部运朝:从执掌锦衣天卫开始人在神国,刚成人间收容物极道武夫:从横推聊斋开始无敌师姐,请自重啊我修仙全靠被动我有一座天地钱庄洪荒:龙族无敌老祖宗!我,守陵官,皇陵签到六十年玄幻:开局垂钓先天圣体道胎全球帝国时代:我能召唤历史名人洪荒:从鸿蒙走出的至强者玄幻:我!天命大反派洪荒:求求你,创建截教吧!灵气复苏:我的武功能合成玄幻:从无上宗门开始无敌玄幻:肉身无尽强化!灵气复苏:缔造神话!玄幻:开局签到千年修为洪荒始祖:我囚禁了盘古玄幻:反派大枭雄宝莲灯:逆天杨戬封神:这纣王惹不起啊!全球凶兽:我有无数神话级宠兽武炼巅峰霍格沃兹之马尔福崛起霹雳布袋戏:签到成神我有一尊造化炉横练无双女尊世界的白莲花锦衣武帝,北镇抚司签到五十年
妙笔阁最新小说: 从不灭神体开始神级选择洪荒祖龙!苟到成圣玄幻:开挂从千倍修炼加速开始千山独行诅咒之龙造化之主诸天尽头中的一道光开局炼化地球志怪世界的旁门道士洪荒:我祖龙,开局选择龙族退隐!巫师主宰玄幻:开辟四十亿世界蒸汽朋克下的神秘世界超越狂暴升级洪荒:签到成神我!执掌青丘阁,开局嬴政当徒弟写书成神:开局挖坑逼疯百万修士灭仙神尊玄幻:我!收徒就变强!东白山情第二部运朝:从执掌锦衣天卫开始人在神国,刚成人间收容物极道武夫:从横推聊斋开始无敌师姐,请自重啊我修仙全靠被动我有一座天地钱庄洪荒:龙族无敌老祖宗!我,守陵官,皇陵签到六十年玄幻:开局垂钓先天圣体道胎全球帝国时代:我能召唤历史名人洪荒:从鸿蒙走出的至强者玄幻:我!天命大反派洪荒:求求你,创建截教吧!灵气复苏:我的武功能合成玄幻:从无上宗门开始无敌玄幻:肉身无尽强化!灵气复苏:缔造神话!玄幻:开局签到千年修为洪荒始祖:我囚禁了盘古玄幻:反派大枭雄宝莲灯:逆天杨戬封神:这纣王惹不起啊!全球凶兽:我有无数神话级宠兽武炼巅峰霍格沃兹之马尔福崛起霹雳布袋戏:签到成神我有一尊造化炉横练无双女尊世界的白莲花锦衣武帝,北镇抚司签到五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