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昆仑金阙 第七十九章 神之禁地

作者:君不贱字数:2550更新时间:2016-04-11 16:58:36

我相信温儒所说的话,因为像他这样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既然能不辞辛劳跟廖凯来这里,如果不是他相信青铜面具所代表的九黎族神存在,他也不可能大费周章。

现在最激动的莫过于廖凯,如果在深山里真的存在祖神之殿,那这地方相信距离那批消失了四十年的宝藏不远,可如今的问题是,在茫茫林海中找寻一处神殿,而且是一座几千年来都没有任何传闻的神殿,无疑是大海捞针。

九黎祭司骨子里还根深蒂固保留着对我们的仇恨和敌视,他甚至都不愿意告诉我们九黎族的祖神是谁,将军扔掉烟一边踩灭一边在我耳边极小声说:“祭司不会平白无故坚信祖神会苏醒,这支九黎族后裔留在这里一定有原因,估计祭司应该是知道祖神之殿的位置。”

廖凯在旁边听见,连忙从身上掏出钱送到祭司的面前,数量还不少,或许在廖凯心里,钱足以解决任何事,可他却忽略了一个问题,祭司的眼睛是瞎的,再多的钱祭司也看不见。

“如果您能告诉我们一些线索,我定当重谢,来的时候充满也没带太多,这点您先收下,我随后再给您送来。”

旁边的男子把廖凯的话翻译给祭司,我们看见祭司缓缓抬头,干瘪的手伸出来,终于摸索到面前的那些钱,廖凯的脸上露出欢喜的神情,但很快那种得意就凝固在脸上,祭司的脸上没有丝毫欲望,把整整一摞钱随意的扔在火盆之中。

然后祭司的脸慢慢靠向廖凯,那煞白的眼睛透着令人胆寒的冷傲,嘴里发出嘶哑的声音。

“他……他在说什么?”廖凯应该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在他心里钱是万能的,可有时候信仰比命都要重要,又岂是钱财能收买。

温儒和叶知秋相互对视,半天没有回答廖凯。

“他到底说了什么?”廖凯有些急加重语气问。

“他说……他说你亵渎祖神,必……必死无疑!”叶知秋惶恐的回答。

廖凯文质彬彬的脸渐渐便的阴沉,双眼透着寒光,那应该才是真实他,慢慢从祭司面前站起来,很显然我们不可能从祭司嘴里探知到丁点和祖神之殿有关的事。

“先回去,留在这里也问不出什么,人善被人欺,看来我得换一个人来问他……”廖凯转身边走边说。

我瞟了他一眼,廖凯的意思我懂,他是想让刀疤那伙人来逼问,看起来廖凯是不惜一切也有从祭司口里知道祖神之殿的下落,我想劝阻廖凯,这些信奉鬼神的祭司,早已看淡生死,就是血洗这里也无济于事。

将军从后面一把拉住我,表情严峻的摇摇头:“不平的路太多,你一个人管不过来,别把自己搭进去。”

“这里都是与世无争的人,不能为了他一己私欲,任凭他胡作非为。”宫爵压低声音说。

我们还在争执,忽然听见房间里传来高亢低沉的声音,盘坐在地上的祭司顿时脸色大变,恭敬的跪拜在身后的木桩上,样子虔诚而卑微,头重重磕碰在地上。

那回荡在房间里的声音厚重深沉,但我确定并不是房间里的人嘴里发出来的,我和将军还有田鸡连忙冲到屋外,祭司的吊脚楼四周都是一览无余的矮坡,月色下我们可以确定屋外根本没有任何人。

声音就是从屋里发出,可我们惊讶的返回时,所有人的嘴都是紧闭,可那声音依旧没有停止,我的目光慢慢看向祭司虔诚膜拜的木桩,上面凶神恶煞的鬼神怒目圆瞪,威严肃穆的俯视着房间里所有人。

“声音……声音是从木桩……那边传来的?!”宫爵擅长机关术,说有他的听觉异常敏锐。

“装神弄鬼。”田鸡脸一沉冲到木桩旁,绕了一圈回头惊愕的看我们,那木桩是由一整颗大树雕刻而成,但宽度绝对藏匿不下一个人。

我不由自主的蠕动一下喉结,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木桩上鬼神的图案,大家不约而同开始向后退,我们现在可以确定,那庄严低沉的声音是从神像的嘴里传来,难怪祭司会如此惶恐,他供奉的神竟然显灵。

随着声音戛然而止,我震惊的问身边的叶知秋:“说的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不……不知道,这些语言我没听到过。”叶知秋茫然的摇头。

“是九黎族祭司之间的语言,是神和他们沟通时说的话!”温儒瞠目结舌的看着阴森的木桩,一脸震惊的愕然,对于搞考古的人来说,神灵显灵是多么荒唐无稽的事,可如今竟然真的发生。

声音终止后,祭司还久久的跪拜在地上,过了好久才直起身,颤巍巍的从地上站起来,对着我们又说着听不懂的话。

“他……他说告诉我们祖神之殿!”叶知秋听完后惊喜的说。

我一愣,之前不管廖凯如何威逼利诱,祭司都片言不提,他对我们这些炎黄子孙的仇视根深蒂固,这才片刻功夫,祭司却要主动告诉我们祖神之殿的秘密。

“他,他为什么要告诉我们?”宫爵疑惑的问。

“祭司说祖神显灵,告诉他,我们是被选中供奉祖神的人,让祭司听从我们的吩咐。”温儒在旁边回答。

这房间里发生如此离奇诡异的事,我相信除了祭司和那个九黎男人外,屋里没有一个相信鬼神的人,可现在谁也解释不清那神秘的声音从何而来。

“真不敢相信,祭司说九黎的祖神真的复活过,这也是他们这支九黎后裔一直留守在这里的原因。”叶知秋吃惊的说。

“问他祖神之殿在什么地方?”廖凯激动不已。

连温儒这样处变不惊沉稳的人现在也有些慌乱,他和祭司交谈了片刻后告诉我们:“祭司说,他的确不知道祖神之殿的位置,祖神让他转告我们的也并非是和神殿有关的事。”

“那……那让他转告我什么?”田鸡问。

“祭司说,他知道的只有一处用来祭祀祖神的地方,我们是被九黎祖神选中的人,祖神要我们去那个地方,其他的祭司也不知道。”温儒回答。

“让我们去什么地方?”我诧异的问。

“神之禁地!”叶知秋声音迷惑的说出来。

“这又是什么地方,和祖神之殿又有什么关系?”宫爵神情焦急。

“祭司说,神之禁地是属于祖神的圣地,除了祖神,就算九黎族后裔也不得擅自靠近,那是一个充满死亡的地方。”叶知秋说。

“这……这意思是让我们去送死啊。”田鸡苦笑一声说。

“其他的祭司也不清楚,刚才那些声音,祭司说是祖神在传达神旨,供奉祖神都是自愿的,不会强迫我们一定要去,不过如果我们想要找寻祖神之殿的话,就必须要去神之禁地。”温儒在旁边深吸一口气。

“为什么?这两个地方有关系?”将军问。

“不清楚,不过祭司说,祖神苏醒后去过禁地,并且从禁地里带走了一样极其重要的东西,然后祖神就再没出现过。”温儒说到这里抬起头,停顿了片刻激动的说。“再没出现过……从时间上看和我在江西听到的祖神传闻刚好吻合,难道真有祖神,而且在苏醒后远离此地去了江西雷山!”

祭司说如果我们愿意,他会带领我们去神之禁地,事情发展到现在,完全超乎我们的想象,祖神不但真的存在,而且还从禁地带走一样东西,不过既然是神的禁地,又岂是我们这些凡人能僭越的,何况祭司说的很清楚,那是一个充满死亡的地方。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