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昆仑金阙 第七十四章 神的诅咒

作者:君不贱字数:2784更新时间:2016-04-10 15:54:34

第二天我们随同廖凯去山后的苗寨,这里四面环山,重峦叠嶂,梯田依山顺势直连云天,苗寨四周竹林青翠,流水潺潺宛如世外桃源。

我们停在一处简陋的木屋前,开门的人黝黑的脸透着山里人的憨厚和质朴,廖凯客气的上去打招呼,拿出象征廖家土司的木牌。

“这是啥?”中年人茫然的盯着廖凯,脸上并没有热情。

廖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从屋里走出的老妇浑浊的目光落在木牌上,瞬间震惊的拉开门口中年人:“廖老爷是你什么人?”

这些上了年纪的人都是这样称呼廖高古,听到廖凯说是他爷爷,老妇人佝偻着腰感激涕零的请我们进去,门口的中年人是老妇的儿子,被招呼去端茶倒水,那架势如同是皇亲国戚登门,看老妇人的样子,就差没给廖凯跪下去。

山里人质朴,到如今对土司的敬畏并没有随着时间推移而怠慢,我们走进屋里,在天井的木椅上看见一个迟暮的老人,头偏在肩膀上,一动不动晒着太阳。

我们走到老人的面前,他嘴角还流淌着口水,双手无力的低垂,空洞的眼睛混沌无光,即便我们站在他面前,老人丝毫反应都没有。

这就是当年跟随廖高古进山的人,也是如今唯一一位还活着的人。

“一点心意,当是廖家的补偿。”廖凯把一摞钱客气的放在老妇人手中。

老妇人顿时老泪纵横,用手背抹着眼角一个劲道谢,我在旁边看着心里不是滋味,这他妈也太假仁假义了,当年廖高古可压根就没想放这些人活着回来,如今变成这样也都是因为廖家,如果我是这老人的家人,恐怕早把廖凯打的爬都爬不起来。

看老人的样子和廖凯对他父亲的描述差不多,那无神的目光中依稀还透着惊魂未定的惧怕和恐慌,我深吸一口气,到底要受到多大的刺激才会变成这样,四十年前那浩浩荡荡去埋宝藏的百多人到底遭遇到了什么?

“一直都是这样的吗?有没有好转过?”廖凯看了木椅上的老人一眼,和气的问老妇人。

“去的时候还好好的,说是过几天就回来,谁知道会变成这样,这都几十年了,还和当时回来的时候一样,一到晚上就大呼小叫,必须开着灯否则就把头往墙上撞。”老妇人抹着眼泪摇头。“廖家走的时候留了钱给我们,这才能熬到现在,前前后后找了很多人来看过,都不知道怎么会这样,说是冲撞了鬼神,一直就没清醒过。”

“那个时候我还小,当年发生的事也是后来从家人口中得知,他回来以后有没有说过什么?”廖凯仔细的问。

老妇人确定的摇头,说当年老人回来的时候就是现在这个样子,四十年时间唯一变化的就是衰老,而且极其害怕黑暗,一到天黑就害怕的要命,嘴里含糊不清的大声喊叫,但从来没有说出过一句完整的话。

“怕黑……”宫爵在我们耳边小声说。“说明当时出事的时候应该是在晚上,老人受到惊喜和刺激后什么也记不起来,唯一还能记住的就是黑夜。”

“难道是遭遇到袭击?”将军眉头一皱说。“那么大一笔财富,难免有人会铤而走险。”

“应该不是,如果是遭遇袭击,应该会发生冲突,不是说过回来的人身上并没有伤害。”我摇头说。

老妇人听到我们的对话也跟着摇头,她说老人年轻的时候孔武有力而且胆子很大,当时廖家和阿佤族发生冲突,老人上阵杀过人砍过头。

“绝对不会是人,真要是人他也不会被吓成这样,而且如果廖老爷遭遇袭击的话,他就是拼死也不会后退。”老妇人说到这里目光里也透着畏惧。“深山里多鬼神,廖老爷带着人擅闯怕是惊动了鬼神。”

我们无言以对,实在想不出到底发生什么事,才能把老人惊吓成这个样子,廖凯后来又问了一些事,都没得到有用的答复,廖凯多少有些失望,起身打算离开。

哐当。

我转身的时候,一样东西从身上掉落出来,回头看是一个半指高的青铜圆柱,我从地上拾起来,青铜柱上有不规则的凹陷圆孔,当我把青铜柱竖立起来,看见顶上竟然也有三眼麒麟的图案。

“这东西你从哪儿搞到的?”宫爵吃惊的问我。

其他人也都疑惑的望向我,但我比他们更震惊,这东西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但我却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我身上,温儒走过来看了片刻,确定的说,青铜柱和青铜面具是同一时期的古器,两样东西上都有三眼麒麟,想必两者之间是有联系的。

廖凯用审视的目光看着我,似乎在等我解释,我皱着眉头想了很久,到白岩之前我确定身上不可能有这青铜柱,应该是到白岩之后有人放到我身上。

……

“花山节!”我忽然想起来。“昨天花山节村里很热闹,当时我被人撞倒在地,那个时候我以为是无意的接触,现在回想,青铜柱应该就是那个时候被人放到我身上。”

“为什么要给你青铜柱?”叶知秋好奇的从我手里拿过去。“这东西有什么用?”

我一把夺回来,青铜柱和面具既然有联系,那这东西就不简单,我想不出谁会给我这东西,但至少另有用意,一百多人有去无回,这些青铜器似乎并不是祥和之物,我担心叶知秋拿在手里会有危险。

噶薄亚咯易……

就在我们看着青铜柱疑惑不解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苍老惊恐的声音。

廖凯面色顿时大变,他震惊的看着我们身后,我们转过头去吃惊的发现呆傻了四十多年的老人,竟然颤巍巍站了起来,目光涣散恐惧的盯着我手里的青铜柱,嘴里一直反复念叨着那句话。

这句话我们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廖凯说过他父亲临终前曾短暂的清醒过,说的唯一完整的话便是这一句。

噶薄亚咯易!

如今我们再一次从老人的嘴里听到,温儒说过这是苗族先民祭司的语言,已经消失千年,一个没有文化的属民绝对不可能掌握如此艰深的语言。

几十年没活动,老人的肌肉已经萎缩,他基本是扶着木椅才站立起来,渐渐我意识到老人是在畏惧我手里的青铜柱,一个连杀人砍头都不怕的人居然会对一个小小的青铜柱惧怕成这样,我低头看了一眼,发现青铜柱上的三眼麒麟图案清晰可见,顿时反应过来,老人惧怕的并不是青铜柱,而是三眼麒麟!

老人向往后退,可腿根本没力,离开木椅老人跌倒在地,惊恐的望着我手里青铜柱,缓缓抬起手,蠕动着嘴角喊出断断续续的话。

“不要……不要去噶薄亚……咯……易……”

听老人的话,噶薄亚咯易应该是一个地名,没想到神志不清呆傻了四十年的老人会突然清醒,老妇人和儿子连忙搀扶住老人,廖凯蹲下身急切的问当年廖高古和那一百多人到底去了什么地方,发生了什么事。

可老人自始至终都没有去看廖凯一眼,目光死死的盯着青铜柱上的三眼麒麟,然后我们听见老人颤抖和恐惧的声音。

不……不要去噶薄……亚……咯易……惊扰神……

老人越说越激动,胸口起伏很大,大口的呼吸眼睛也随之瞪大,抬起的手抖动的厉害,然后老人的声音突然停止,随着老人的手低垂,我们听到最后一句清晰连贯的话。

你们都得死!

老人断气的时候眼睛依旧瞪的很大,涣散的瞳孔变成混沌的漆黑,始终畏惧的看着我手里三眼麒麟的青铜柱,老妇人和儿子痛哭的声音回荡在房间,我们噤若寒蝉的相互对视。

老人最后的话如同是诅咒,而且在四十年前已经应验过,廖高古和那百多人难道真的因为擅自闯入,触怒了不该惊扰的东西。

噶薄亚咯易。

那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会和的三眼麒麟有关?又是谁把青铜柱交给我?而且那个老人为什么会看见青铜柱后突然清醒?

我看着手里青铜柱上三眼麒麟的图案,渐渐有些后悔,不该让叶知秋卷入进来,廖高古四十年前遭遇的事,恐怕超乎我们想象。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