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昆仑金阙 第七十一章 最后的土司

作者:君不贱字数:2514更新时间:2016-04-10 15:54:28

第七十六章最后的土司

“青铜面具的工艺是苗族人特有的。”温儒意味深长的淡淡一笑,把面具放在茶几上,望向廖凯。“廖先生是从什么地方得到这面具的?”

“温先生确定面具是苗族的?”廖凯端起茶杯漫不经心的问。

温儒很确定的点点头,对我们心平气和的说,苗族信仰万物有灵,崇拜自然,祀奉祖先,青铜面具上的图案是远古苗族的一种祭祀图案,苗族崇迷鬼神、盛行巫术。

在苗疆久远的历史中,巫术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苗族人虔信巫术,主要的有过阴、占卜、神明裁判、祭鬼和如今闻之色变的蛊术等。

在苗人的信仰中,巫术其实是一种对鬼神最虔诚的信奉,而掌握巫术的人被称为祭司,在苗疆有着极其崇高的地位。

这些祭司除了熟悉祭祀方法外,大多还能讲述本宗支的谱系、本重大历史事件和迁徙来源的路线,熟悉各种神话传说、古歌古词和民间故事。

“所以说,祭司是苗疆文化的重要的传承人,而这个面具上的图案是苗族早期的一种祭祀图腾,其价值不可限量。”温儒侃侃而谈。

“看见没,这才叫底蕴和专业。”叶知秋在旁边得意洋洋。“哦,忘了告诉你们,温老在苗族历史研究方面是首屈一指的权威。”

“不是说已经失传了吗,既然失传你又是怎么知道的?”田鸡不以为然的问。

“我在江西参与一次考古挖掘的时候,发现过类似的图案,苗族的先民发源地在今四川的四水流域,在第一次大迁徙时,一部分苗族先民在江西地区定居下来,当时我在江西发现的苗族古遗迹,是一个很久远的苗族部落,出土的文物中我也发现了和这青铜面具上一样的图案。”温儒从容镇定指着桌上的面具说。“但从出土文物的时间推断,并没有这个青铜面具久远,我推测这个苗族部落应该和青铜面具的苗人是同系分支,还保留着最原始和古老的宗教文化,这是苗族先民早期最高规格的鬼神图腾,能带上这面具的人在苗族地位极其崇高。”

温儒探墓的本事我是瞧不上眼,但这些理论知识的确比我们要丰富的多,能混到他现在这个地位,我相信他还是有些本事的。

旁边传来廖凯心悦诚服的掌声,看廖凯的表情和反应,就知道温儒对青铜面具来源的阐述是正确的。

“温先生才高八斗一语中的,果然是不同凡响,说实话我追寻探访这面具的来历时间也不短了,温先生还是第一个说出面具根源的。”廖凯起身客气的给我们倒茶。

“听知秋说,廖先生是台湾人,苗族先民虽然经历过几次大的迁移,但据我所知并没有涉足台湾。”温儒似乎对这青铜面具的来历十分在意。“不知道廖先生从什么地方得到青铜面具的?”

廖凯坐回到沙发上,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表情凝重的沉默片刻:“不错,这青铜面具是属于苗族人的,而我并不是台湾人,我也是苗族人,解放前才去的台湾,我之前住在云南,关于这面具的来历要从我爷爷说起……”

看得出廖凯犹豫了很久才打算为我们讲述面具的来历,我们都望着他,等廖凯放下茶杯深吸一口气慢慢告诉我们。

“我出生在云南苗族土司世家,亲眼见证并亲历了云南廖氏土司最后的荣光与衰败。”

我们一怔,怎么也没想到身边这位儒雅的中年人,身份竟然如此特殊,土司的地位在古时候可是一品的封疆大吏,元朝始置,用来封授给西北、西南地区的少数民族部族首领,并且可以世袭,指的就是世有其地、世管其民、世统其兵、世袭其职、世治其所、世入其流、世受其封。

廖凯说他爷爷廖高古,是有名的白岩土司,白岩是地名,位于现在的云南省澜沧江畔,廖高古的辖区都在澜沧,是第三代白岩土司,廖高古儿孙满堂,廖凯是男孙中最小的一个,廖凯说他爷爷风光的时候,他还在襁褓之中。

廖氏全族主要的经济来源就是种植鸦片,廖凯说在当时汉人不允许种鸦片,但白岩旁边是阿佤族,非常凶悍,没有人敢管他们,廖凯回忆后来听他母亲将,说当时云南都督唐继尧曾派一个营,佩戴日式步枪装备精良去围剿阿佤族,结果全军覆灭,以后就不再管阿佤族。

廖高古和阿佤族交好,占了很多好处,即便是到了后来改土归流,意思是改土司制为流官制,土司的官职不再世袭,而是由国民政府委派,云南大多土司最后慢慢都被汉化,但廖家和阿佤族在一起,国民政府控制不到,也不想过多干涉。

所以廖氏一族几乎垄断了整个地区的鸦片种植,在白岩大片的土地都用来种植罂粟花,所产鸦片品质在整个云南为最佳,这让廖家赚到难以想象的财富。

除了鸦片,白岩土司领地内,还有一个很大的金矿,产出都归廖氏,在当时可以说白岩土司廖家积累了难以想象的财富,即便称为富可敌国一点也不为过。

廖高古的属地虽然并不大,属民却有三万余,廖高古在白岩俨然是土皇帝,所有的人对其都言听计从,不过廖高古并非贪得无厌横征暴敛,他对属民极其宽容和善相当爱民,因此深受拥护爱戴。

廖凯说廖家就是在廖高古的带领下鼎盛,到解放前,廖家高楼大厦犹如皇宫,实力在当时首屈一指,家里还有专门的军火库,光机枪都有两三百挺,廖凯还记得碉楼上还放着山炮,这些都是用鸦片换来的。

可惜后来廖家和阿佤族交恶,失去这个靠山后,廖家渐渐江河日下,加之那个时候年年战乱民不聊生,等到解放前廖氏一家已经大不如前。

“云南主席卢汉不战而降,我爷爷廖高古就知道大势已去,他审时度势立刻让全家人把所有的财富都集中在一起……”廖凯说到这里眼睛透着光芒,犹如忆起当年的荣光。“那个时候我还小,并不知道全族人搬运的是什么,只记得在我家的高楼大坝里堆积如山,等我长大知道哪些全是金条、银锭还有我记不起的古董。”

廖凯在我们面前用手比出茶几宽的距离,告诉我们当时廖家把金条全熔成这么宽的金块,银锭也熔化成大大的银块,因为这样方便搬运,这些金银块足足装满了四五百头骡马,直到现在廖凯也无法计算出那批金银的价值。

“等金银块熔化好以后,爷爷挑选了族里直系的子孙和一些信得过的属民,一共有上百人,连夜将这批黄金运到一处只有他知道的地方藏匿,当时我的父亲廖海清便在其中。”廖凯面色惆怅黯然。“爷爷是想留着这笔价值连城巨大的宝藏静观其变。”

“这都过了多久,小四十年了吧,那您咋不去挖出来,那么多金银块得值多少钱。”田鸡问。

“没人知道那处宝藏的位置。”

“为什么?不是你爷爷藏匿的吗,难道他没有把藏宝的地点告诉后人?”我疑惑的问。

廖凯默默的摇摇头说,当晚去埋藏金块的一共百来人,打着火把驱赶四五百头骡马进入深山,他看着那些火把消失在视线中,没有谁知道他们去了什么地方,可是等了很多天,也没见一个人从深山里回来。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