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昆仑金阙 第七十章 捷足先登

作者:君不贱字数:2973更新时间:2016-04-10 15:54:28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去见郭瞎子,听到我说让他把定窑黑釉梅瓶给叶九卿送去时,郭瞎子把鼻梁上的老花镜往下拉了拉,挑着眼睛来回打量我们一番。

“你们来晚了,这笔生意有人已经接了。”

“接了?你昨儿才把青铜面具拿给叶掌柜,今天你这店铺刚开门,鬼来接的这笔生意啊?”田鸡疑惑的问。

“该不会是不想让我们接吧?”宫爵说。

“说真的,我还真不敢交给你们,好心给你们指条路,结果你们倒好,三言两语自己把人给劝回去,一万绿背就这么飞了。”郭瞎子重新把眼睛推上去。“你们这叫拆台,煮熟的鸭子从你们手里都能飞,谁还敢让你们接活。”

“郭叔,你是不是没听明白,是掌柜要接这笔活,我们三个顶多就是跑跑腿,可是你死皮赖脸去求掌柜帮忙的,其他的不说。”我靠在柜台上把头探过去。“掌柜可是给你面了,你不兜着怕是说不过去吧。”

“别拿叶哥来压我,实话给你们说,接这笔单的人,就连叶哥都招惹不起。”郭瞎子无可奈何的摊开手。“我就一个卖消息的,别为难我。”

我眉头一皱,其他地方不敢说,在这鬼市上但凡叶九卿要的东西,别说没人碰,就是有人碰了也得乖乖给送到叶九卿手里,我来鬼市十年时间,还头一次听到还有叶九卿招惹不起的人。

“哟,还有来头这么大的,这位爷必须得会会。”我直起身好奇的笑了笑。“是郭叔别为难我才对,你也知道掌柜交代的事我总得有个交代,你教教我,回去我该怎么对掌柜说。”

“这个好办,我把这人是谁告诉你,你们自个谈。”

我一愣,这完全不像是郭瞎子为人处世的习惯,他虽然市侩精明,但干这行最重要就是守规矩,绝对不会把接活的人透露出去,郭瞎子之所以生意好,就是因为他这个人嘴紧的很。

“谁接的?”我诧异的问。

“知秋,昨晚跑到我这儿来,说她知道青铜面具的来历,让我把客人引荐给她,这活算是她的。”郭瞎子眯着眼睛有恃无恐的看着我。“顾小爷,你和知秋大小就一起长大,她个性你应该最清楚,鬼市里连叶哥都得对她惟命是从,你说我还能怎么着。”

我张着嘴,万万没想到是叶知秋,难怪郭瞎子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鬼市里谁不知道叶知秋是叶九卿的冤家,郭瞎子眼睛瞎,可心不瞎,事交给了叶知秋就如同是交给叶九卿,而且叶九卿还会更上心。

“郭叔,这事你闹大了,掌柜有多稀罕叶知秋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让她在你这儿接活,万一有什么事。”我抬头看看郭瞎子的店铺,一本正经的说。“你还能在鬼市安身立命?”

“叔吃的盐比你吃的饭还多,就你还能吓住我,知秋说了,事她一个人挑,和叶哥没关系,要是叶哥归罪下来,让叶哥亲自找她说去。”

“搞了半天,原来是找到靠山了。”宫爵忽然瞪我一眼。“你这个青梅竹马这样嚣张跋扈,是跟你学的还是被你惯的?”

“好好的扯到我身上干嘛,掌柜就她这一个闺女……”我推了宫爵一把,明明是来办事的,和他搅和这些干嘛,转头看郭瞎子。“叶知秋没事什么都好说,万一出了事,郭叔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掌柜,你认为他会给您讲理?”

“又不是上刀山下火海的事,不就问一个面具来历,能出啥事。”郭瞎子多少有些忌惮。

“您也不想想,真要是路子正也不会找到您这二来,到你郭叔这儿打探消息的人能有几个简单了。”

“那……那咋整?”

“你告诉我们叶知秋在什么地方见面具的主人,这事算我们接了,知秋不懂事,您老总不会也跟着胡闹吧。”

郭瞎子权衡了半天,这轻重他应该还是能掂量出来,连忙把面具主人的地址说出来,走的时候郭瞎子惴惴不安追出来,估计是担心万一叶知秋真有事,他负不起责,他要亲自带我们去见面具的主人,郭瞎子心里怎么盘算的我心知肚明。

估摸时间叶知秋还在和面具主人见面,他把叶知秋交到我们手里,不管结果怎么样,叶知秋就和他没关系了。

我们连忙赶到锦江宾馆,开门的是一个大约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来的路上郭瞎子已经告诉过我们,面具的主人叫廖凯。

“郭先生怎么来了?”廖凯文质彬彬很客气的问。

“廖先生的事咱得重新议议,我寻思了很久,您这是大事,既然收了您的钱就不能糊弄,所以我给廖先生找了这几位更有经验的。”郭瞎子满脸堆笑。

“可……之前介绍给我的。”廖凯先客气的请我们进去,然后为难的看看屋里。

“你怎么来了?”叶知秋从沙发上站起来,吃惊的看着我。

“我还没问你呢,这是你能掺和的……”

我说到一半就停住,温儒从叶知秋的对面站起来,温文儒雅的向我们点点头,没想到他居然也在,宫爵和田鸡一时间在我身后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几位是?”温儒客气的问。

“你们慢慢交涉。”郭瞎子明显不想掺和进来,估计看见叶知秋安然无恙,把我们解释给廖凯。“我哪儿还有事,就不打扰各位。”

当着温儒的面很多话不能直说,廖凯请我们过去坐,我在心里寻思温儒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爸说这事他亲自接手,你还是先回去吧。”我站在叶知秋面前表情很严肃。

“你讲不讲道理,什么事总得有一个先来后到吧,凭什么你们一来就得让我回去,既然我在郭叔哪儿接的活,按照规矩你不能插手,何况这事对我的考古研究很重要。”叶知秋执拗的盯着我。

“有什么事等回去说。”

“顾朝歌,我给你讲,我是在工作,请你尊重我的工作,事情没搞清楚前,我是不会回去的。”叶知秋态度强硬。

“是不是有什么误会,看样子你们和知秋应该认识,事情是这样的,知秋从鬼市上看见一个青铜面具,她感觉不寻常,就把面具的样式画下来问我。”温儒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面具的图案很罕见,所以我摆脱知秋带我来看看。”

“别站着,大家都是为青铜面具来的,人多主意也多,坐下来慢慢聊。”廖凯一团和气请我们坐下。

当着温儒的面也不能发作,更不能把事情说破,温儒能心狠手辣不惜炸墓杀人,这个人身上一定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叶知秋说过温儒已经不参与考古挖掘,一个青铜面具能让他亲自来,想必这面具上肯定有温儒在意的东西。

越是这样我越是不安心,叶知秋和温儒在一起一点防备心都没有,我和宫爵还有田鸡对视一眼,无奈的坐下。

温儒一脸客气祥和的微笑,看着他口蜜腹剑的样子,我心里瘆的慌,温儒说想看看青铜面具,没办法我只有把面具拿出来。

“各位都是郭先生介绍的,我是做古董生意,郭先生的名声一直都由耳闻,他推荐的人一定不同凡响,既然大家都对青铜面具感兴趣,不如集思广益大家一起探讨。”廖凯一边说一边给我们客气的倒茶。“不知道各位知不知道这面具的年代和来历?”

“廖先生,面具造型和上面的纹饰都很奇特罕见,大致推断是春秋之前的古器,但绝对不是中原的青铜器,至于来历还不清楚,不知道这青铜面具廖先生从哪儿得到的?”我认真的问。

“我还以为你通天彻地了,说了半天也是模棱两可,青铜面具的来历都不清楚,你还让我回去。”叶知秋在旁边幸灾乐祸。

“你知道,你知道你说说看。”宫爵又和叶知秋杠上。

“他也没说错,这古器的确是春秋时期以前的。”温儒看着手里的面具不慌不忙的娓娓道来。

温儒说面具的工艺炉火纯青极其精美,上面的纹饰工艺相当先进和精湛,不过已经失传很久,温儒说的有模有样,双手把面具熟练的合拢,三眼麒麟的图案出现在面具上,那一刻我瞟见温儒的眼神中一丝惊喜一闪而过。

青铜面前的制作很精妙,可温儒却轻而易举合拢,就如同他知道这面具的奥妙,叶九卿他们看见三眼麒麟时脸上的震惊,和此刻温儒表情中的淡定形成鲜明的对比。

以温儒的学识和阅历,在这行当摸爬滚打几十年,什么传闻他应该都耳熟能详,关于的传闻他必定也清楚,三眼麒麟就是的标志,这么大秘密和发现落在他眼里反应却如此平淡。

只说明温儒从一开始就知道,而且远比叶九卿他们还要熟悉,否则他绝对不应该是这样的反应。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