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昆仑金阙 第六十八章 青铜面具

作者:君不贱字数:2558更新时间:2016-04-10 15:54:22

我们跟着叶九卿和将军回四方当铺吃饭,刚到门口就看见封承从里面迎了出来。

“郭瞎子在后院等了半天,说非等你回来。”

“郭瞎子?他来干什么?”叶九卿问。

“说是来给你贺寿。”

“扯淡,我不过寿的规矩他又不是不清楚。”叶九卿眉头一皱。“进去瞧瞧。”

后院的屋里郭瞎子坐立不安双手背在身后来回走,进到叶九卿和我们进去,脸上立马堆满笑意:“哟,叶哥总算是回来,今儿您大寿……”

“得了,客套话就别掰扯,你郭瞎子是无利不起早的人,能在我这儿等半响,怕不是给我贺寿那点破事,说吧,什么事?”叶九卿坐到椅子上挥手打断他的话。

“瞧叶哥您这话说的,真是许久没见到叶哥,加上今儿您大寿,特意过来走动走动。”郭瞎子一脸赔笑坐到叶九卿旁边。

“咱们都认识多少年了,你我之前还需要客套,无事不登三宝殿,圈里谁不知道你郭瞎子消息最灵通,你到我这儿,难不成是有买卖?”叶九卿端起茶漫不经心的问。

“我这点消息哪儿能入叶哥的眼,我不过是小打小闹赚点辛苦钱,怎么也不能和叶哥您比。”郭瞎子说完把一个瓷瓶小心翼翼送到叶九卿面前。“一点心意,还望叶哥赏脸。”

叶九卿没正眼瞧,旁边的赵阎在身后推了我一把,估计是想看看我功底,我走上去拿起瓷瓶看了半天,翘嘴一笑。

“哟,郭叔大方啊,一出手就是定窑黑釉梅瓶,这都叫一点心意了,那郭叔要认真起来还得了。”我转身朝叶九卿笑了笑。“这东西怕不好收,绝对有大事要求您。”

“怎么说话呢,你一回来就把我绿背的买卖搅黄,这笔账都没给你算。”郭瞎子一急把我拉开。“一边呆着别捣乱。”

叶九卿放下茶杯,把梅瓶推还到郭瞎子面前:“咱们也不是认识一两天了,也算是同气连枝,都是这圈里的人,用不着来这个,有什么事你就言语,我能帮的上忙定不推托。”

“叶哥仗义,今儿真是给您贺寿,还有一件事想请叶哥指点。”

“一条街认识几十年的人,指点个屁啊,有事说事,别墨迹。”将军估计是听的着急。

郭瞎子连忙从身上拿出一个木盒子,打开后取出一个青铜面具,双手送到叶九卿面前:“叶哥见多识广,您给上一眼,看看这物件是什么来历?”

桌上的青铜面具呈椭圆弧形,两耳直立,悬鼻突起,透雕獠牙,脸壳外凸内凹,五官位置与人的面部相近,形状凶煞,可戴在面部。

从这些面具的形制、特点看,可能是一种战争面具。

“人戴的青铜面具出土很少,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有据可查记载战争时所带青铜面具的要追溯到春秋时期的中山国,所以我估计这面具八九不离十也应该是春秋战国时期,但不敢确定,所以请叶哥指点。”

叶九卿明显是被这青铜面具所吸引,拿在手里看了很久,最后慢慢摇头。“不是春秋战国时期的古器,这青铜面具的年代久远的多。”

“不是春秋战国的?”郭瞎子一愣。

叶九卿把青铜面具交给赵阎,他端详片刻也摇头说不是春秋战国时候的器物,赵阎说青铜器发展到春秋战国时期,器物上的线条较细而密集,而这面具上的线条极其粗犷。

而且上面用繁密的雷纹,这是浮雕附饰线条轮廓有浑圆感,和春秋战国时期的青铜纹饰峻直锐利的风格截然不同。

“但这青铜面具造型很独特,不像是中原地区的古器,不过至于年代一时半会我也推断不出来。”赵阎看的很仔细。

“什么来头?”叶九卿有些感兴趣的看看郭瞎子。“为了一个面具的年代,你不惜下血本送黑釉梅瓶给我。”

“叶哥说笑了,前些天我那儿来了一位客人,出手很阔绰,拿出这青铜面具向我打听来历。”郭瞎子笑了笑回答。“说是只要打听出消息,酬金不是问题。”

“你向来精明,这笔账你没算对啊。”叶九卿淡淡一笑,指着桌上的黑釉梅瓶。“这可是定窑的东西,你就是放到我当铺,我也得给你六位数,你就这么送给我,仅仅为了一个面具的来历,真让你打听出来,一个消息能让你赚六位数的酬金?”

郭瞎子笑而不语,一脸市侩的精明显露无疑。

“哟,郭叔这是遇到大买卖了,六位数的物件拿来投石问路眼睛都不眨一下,这位客人怕是向你许诺了什么吧。”我笑着问。

“客人说了,这青铜面具和一个宝藏有关,若是找到了分我一成。”郭瞎子笑的油滑。

“那要是没打听到,你岂不是白白损失一个黑釉梅瓶?”田鸡问。

“亏本的买卖当然不能做。”郭瞎子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客人给我的酬金也差不多就这梅瓶的钱,反正我也不亏,打听不出来,就当是借花献佛给叶哥当寿礼。”

“你这脑子里真是把什么都算的清清楚楚……”

咔!

封承摇头苦笑,他刚接过赵阎手里的青铜面具,没想到面具是可以活动的,在封承手里合拢在一起,封承低头看着青铜面具,脸色立刻大变:“找你的人什么来头?”

“和咱也算同行,做古董生意的,不过是台湾那边的人,回来探亲的。”

旁边站立的赵阎目光落在封承手里,表情也立马凝重,看他们反应我就知道这青铜面具有问题,两人同时看向叶九卿,都是在一起风雨同舟几十年的人,相互之间的默契不言而喻。

“梅瓶你带走,面具就留这儿,给我几天时间,我帮你打听打听。”叶九卿端起茶轻描淡写的说。

郭瞎子连忙起身道谢,这行当里如果叶九卿都不知道的东西,估计也没人能知道,何况叶九卿向来一言九鼎,只要他答应的事,绝对会不遗余力去做到。

郭瞎子离开后,叶九卿连忙问封承怎么了,封承把合拢的青铜面具送到叶九卿面前的桌上,我看了一眼顿时愣住,震惊的发现,青铜面具合拢以后变成了另一个图案。

我连忙掏出那个女人交给我的纸张,折叠起来后,出现的图案和面具上的一模一样。

三眼麒麟!

“这东西是金主让那个女人交给你的?”叶九卿眉头一皱严峻的问。

我点点,宫爵和田鸡走上来也大吃一惊,为什么青铜面具上会出现我手里纸上的图案。

“这图案是什么?”我抬头看叶九卿,从他们的表情看,很显然知道这青铜面具上图案的来历。

“难道那事真的存在?!”叶九卿和他们吃惊的对视。

“到底什么事啊?这三眼麒麟到底是什么东西?”田鸡焦急的问。

“这图案不叫三眼麒麟。”赵阎在身后说。

“那叫什么?”宫爵转头问。

“!”叶九卿掷地有声的说出三个字。

我眉头皱在一起,疑惑了半天,对于来说我并不陌生,第一次看见这本书是在我父亲的藏书中,这是一本北宋葬书,传写数百年,秘之已久,被堪舆家视如珍宝的阴宅风水全书,不管是贩夫走卒还是帝王将相,只要按照风水堪舆下葬,熟读此书都能找到陵墓的所在。

“这……这是?”我茫然的张着嘴,转身看向封承。“可明明是一本书啊,小时候你不是还逼我学过,怎么会是一个三眼图案。”

封承一言不发看着我,神情很严峻,好半天才听见他低缓的声音。

“我什么时候告诉过你,是一本书?”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