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昆仑金阙 第六十三章 画皮

作者:君不贱字数:2526更新时间:2016-04-10 15:54:16

房间里安静的连第一根针也能听清楚,我茫然的看着手里高低不同的鞋,转身和宫爵还有田鸡对视,他们表情和我一样吃惊和疑惑。

跟在叶九卿身边十年,扪心自问我以为很了解他,可现在发现我不知道的事其实太多。

叶九卿给我讲过很多足够他脑袋的事,所以我相信叶九卿在我面前没有任何保留,可他却从来没告诉过我,他去过昆仑金阙,也没告诉过我,他自始至终都是知道月宫九龙舫的存在。

我以为他对我推心置腹,可我却从来不知道,叶九卿居然是一个瘸子,比起那些可以让他掉脑袋的事,是不是瘸子似乎无足轻重,可叶九卿偏偏在我面前片言未提。

这本是根本不用隐瞒的小事,可我想此刻宫爵和田鸡恐怕和我想的都是同一件事,在北邙上的姬渠古墓中,我们发现的那个神秘的脚印,深浅不一的脚印说明在我们之前进去的人是一个瘸子。

我缓缓的坐到椅子上,下意识舔舐一下嘴唇,细细把所有的事连贯起来,忽然发现很多我之前忽略的事。

叶九卿第一次见到我时,我不过是一个十三岁的孩子,叶九卿仗义但绝对不是宅心仁厚的那种,他收养我并不是因为见我孤苦伶仃,是项链!是他看见了项链中的羽龙图案。

四十年前他和我父亲一起去过昆仑金阙,叶九卿肯定是认识我父亲的,我记得当时他看见被打开的项链时,第一个反应是问我父亲是谁,由此可见这项链之前一直被我父亲戴着。

到现在我还能记起叶九卿看见项链中羽龙时震惊的表情,这才是他要把我带回四方当铺的原因,他用了十年时间逼我学和探墓有关的东西,却从来不让我和他去探墓,现在我才明白,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他要我探的事月宫九龙舫!

我认识宫爵是因为这宅子后面的古墓,同时我在里面得到揭开月宫九龙舫秘密的重明环,叶九卿一直都在探寻这艘神秘宝船的下落,而月宫九龙舫下落的关键线索居然在叶九卿宅子的后面。

多么巧合的事,可偏偏叶九卿从小到大教我最多的,这世上的巧合大多都是人为的。

“你是说……姬渠古墓中的脚印是……是叶掌柜的?!”宫爵蠕动一下喉结显得很吃惊。

“如果真是叶掌柜,那这事就复杂了,他干嘛不直接告诉你。”田鸡神情焦灼。“叶掌柜有意隐瞒,这事说不通啊。”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也不知道。”我重重叹口气。“恐怕只有当面问他。”

屋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重重的敲门声让我心烦意乱,心里暗骂谁这么没教养,打开门看见小四扶着门沿气喘吁吁,小四是程千手的徒弟,没想到他突然到我这里来。

“老爷子……出……出事了,现在还在医院……迷迷糊……糊,嘴里一个劲念叨你的名字。”小四一边喘息一边说。

“程叔出事了?怎么……怎么回事?”我吃惊的问。“念……念叨我名字干嘛?”

“说你有……有危险,让我通……通知你。”小四断断续续的说。“让你赶紧找个道士做场法事,否则必死无疑。”

……

我皱着眉头微微张开嘴,半天没反应过来,程千手说我有危险还能理解,干这行的谁没危险,可让我找道士做法事……

“程叔脑子没出问题吧,他向来不信鬼神之说,好好的怎么说这些稀奇古怪的话?”我让小四进来先喝口水慢慢说。

小四摇头,甚至都不让我的手碰到他,表情嫌弃惶恐的往后退,小四说程千手说我阴魂缠身,身上阴气太重早晚要死于非命,小四估计是怕沾了我身上的晦气。

“老爷子说你撞了鬼,身边有不干净的东西。”小四恐慌的远远看我。“不是大白天的我还不敢来。”

“胡说八道什么,我不是好好的嘛,撞鬼……我能撞什么鬼?”

宫爵和田鸡也走过来,很诧异的看着我,小四摇头说不清楚,只是昨晚程千手在后院屋里做事,凌晨两点左右,小四忽然听见程千手在屋里惊恐的大喊大叫,小四连忙跑过去,推开门看见程千手倒在地上,神情惊慌像是被什么吓到,程千手本来心脏就不好,应该被惊吓的不轻导致心脏病都犯了。

“房里有什么东西吗?”宫爵吃惊的问。

“什么都没有啊,老爷子当时在干活,我进去的时候好多东西被打翻在地,老爷子就指着桌子,嘴里一直含糊不清的说出两个字。”

“什么字?”田鸡问。

“画皮!”小四惊慌失措的说出来。

我眉头皱的更紧,怎么越听越瘆的慌,程千手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居然会被吓成这样。

“画皮……难道是我们交给他的那些皮脂。”田鸡突然反应过来,心有余悸的说。“那可是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难不成程叔真见鬼了。”

我一时半会脑子里混乱的完全没有头绪,接二连三的破事全让我赶上,我连忙让小四带我们去程千手出事的地方,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程千手在店铺后面有一间宽大的房子,那里是他制造赝品的地方,平常除了程千手外任何人都不允许进去,我们赶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房门还敞开着,小四站在外面不敢进去。

我开灯发现也是坏的,小四颤巍巍拿来蜡烛交给我,然后找个借口像逃命似的躲出去,我点燃蜡烛走进房中,里面一片狼藉,被打翻的东西支离破碎的散落一地。

房间里堆满了琳琅满目的文物,分不清真假,最多的是大小不等的人像和神态各异的人俑,昏暗的烛光中这些惟妙惟肖的人像阴森森注视着我们,想到程千手那样胆大包天的人都被吓的心脏病突发,我觉得后背隐隐发凉,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继续往里面走,田鸡脚下踩到破碎的陶片,碎裂的声音回荡在死寂般的房间里,我们不约而同真被吓到,小四说他看见程千手时,他一边捂着胸口一边抬手指着桌子。

那是程千手制作泥塑的地方,普通的黏土在他手里会被捏造成活灵活现的人像,桌上并排摆放着三个人头的泥塑,昏暗的烛光中看上去就像是真的人头。

左右两边是佛头,中间的那个背对着我们,我伸出去慢慢转过来,触摸在上面有皮肤的感觉,那应该就是我们交给程千手的皮脂,他一定是用黏土来填充,最后再覆盖上皮脂,这样皮脂上的五官能和黏土紧密的贴合,加之程千手足以以假乱真的本事……

当那人头完全转到我们面前时,我手里的蜡烛一抖,蜡油滴落在手背,可我完全感觉不到疼痛,震惊和惶恐完全让我全身都在发麻。

那人头五官清楚逼真,就如同真是一个人头摆放在我们面前,棱角分明的脸颊透着不可一世的冷峻,两道浓秀的剑眉蕴藏着锐利的黑眸,特别是那薄薄的嘴唇,我想如果翘起的话,会像一弯皎洁的上玄月。

我终于明白程千手为什么会说我撞鬼,也知道他所说画皮是什么意思,更清楚程千手那样不信鬼神的人,为什么会被吓到心脏病突发。

我不由自主蠕动一下喉结,身体僵硬的向后退,同时在后退的还有田鸡,然后我们惊恐的眼神不约而同看向宫爵。

在这昏暗的房间中,我们看见两个一模一样的宫爵!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