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昆仑金阙 第六十一章 约定

作者:君不贱字数:2715更新时间:2016-04-10 15:54:15

薛心柔说这是代号鸢尾花计划的近地静止轨道卫星,向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发回的同步照片,核爆五分钟后,卫星受到强烈干扰,在发回最后一组照片后和航天局失去联系坠毁。

照片的分辨率在当时来说已经很高,第一张照片中可以清楚的看见荒漠中的建筑轮廓,其中一个用红笔标注圆圈的地方,薛心柔说是试验塔。

第二张上腾起的沙土大范围扩散,之前的建筑轮廓瞬间烟消云散,这是核爆成功时的照片。

第三张照片的画面有些模糊,薛心柔说是近地卫星坠毁前发回的最后一张,抖动的照片中,渐渐开始消散的沙土中,若隐若现出现密集的蔚蓝色斑点,在这些斑点的周围依稀能看见一个古建筑的轮廓,而轮廓的中心我们模糊的看见一个图案。

叶知秋从包里拿出放大镜,我们围过去,放大的图案中出现……

一条长有双翅的飞龙!

那是羽龙的图案,我一眼就认出来,和我项链中的一模一样,我们震惊的完全说不出话来,为什么在核爆的中心会出现月宫九龙舫的标志,更让我们吃惊的是,那出现的古建筑轮廓又是什么,而且,这么大的爆炸破坏力中,这些东西怎么会完好无损。

田鸡说能把当量2.2万吨tnt的爆炸冲击波精确禁锢在两平方公里范围内,就必须需要比这个当量更大的力量。

“这些蔚蓝色的斑点是什么?”叶知秋问。

“是水!我父亲告诉我是大量的水从地表出现。”薛心柔不慌不忙的解释。“这个倒是还能说的过去,我翻查过资料,罗布泊曾是国内第二大内陆湖,后来因为河流量减少,周围沙漠化严重,才会迅速退化完全干涸,但罗布泊下面应该有暗河,核爆试验导致暗河外涌。”

“羽龙是月宫九龙舫的标志,为什么会出现在核爆的中心?”宫爵惊愕不已。

“可能是巧合,罗布泊的核爆试验无意中发现了隐藏的月宫九龙舫下落。”田鸡说。

罗布泊茫茫戈壁面积大的惊人,我不相信神秘的羽龙图案会不偏不倚出现在核爆的中心,而且薛心柔一直没有说话,看我和她对视,她才深吸一口气:“根据中情局和航天局汇总的数据和情报推断,红色王朝的596工程恐怕不仅仅是简单的核爆试验,但具体是什么到现在也无法得知,直到现在鸢尾花计划从未终止过,就是为了查清这次离奇核爆和出现的这些图案以及古建筑轮廓之间的联系。”

“你们说的月宫九龙舫到底是什么?”叶知秋虽然听的入神,但还是一头雾水。

“这些应该都是绝密,你是怎么知道和得到这些照片的?”田鸡谨慎的问。

薛心柔告诉我们,卫星传回这些照片后,中情局和美国航空航天局都无法破译照片中图案的反应,因此召集当时最权威的考古学家,薛心柔的父亲便在其中,那也是她父亲不辞而别离开薛心柔的时间。

这些消息的确被列为机密,而参与的人根本不准与外界联系,如果不是薛心柔父亲肝癌晚期被送到医院救治,恐怕薛心柔这一辈子也不会知道他父亲参与的是什么。

可惜即便是汇聚顶尖的考古学家,同样也无法解释清楚照片中的东西,但薛心柔的父亲一眼就认出那是月宫九龙舫的标志,他从薛书桥那里知道过月宫九龙舫,但从来都没有真正相信过,并对父亲薛书桥终其一生浪费在一个根本不可能存在的传说中感到不理解。

薛心柔的父亲当时很震惊,那个图案足以说明薛书桥探寻的东西的确真实存在过,但她父亲并没有把这个秘密透露出去,因为近地卫星坠毁,再无法同步传回照片,中情局急于想知道事态的进展,不惜一切代价派出u2侦察机,可因为红色王朝对该区域严防死守,根本无法靠近。

因此中情局打算派出人员偷偷深入罗布泊探查,那已经是距离第一次核爆一年之后,在出发前却得到情报,红色王朝对该区域进行了第二次空投核爆试验,而从卫星传回的照片显示,靶区位置的经纬度正是第一次核爆出现异常图案的中心。

而且从中情局掌握的情报显示,第二次空投核爆试验的时间比预计的提前。

“北纬41.43、东经n88.44……”听到这里我下意识舔舐一下嘴唇。

“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坐标?”薛心柔吃惊的看着我。“这个坐标就是卫星传回的第二次核爆靶区位置。”

我当然知道,就在这一天我父亲就在靶区之中,我一直不明白父亲为什么会出现在核爆试验的靶区,现在我总算是清楚,他是为了探查出现的羽龙图案。

四十年前父亲去过昆仑金阙,他是知道月宫九龙舫存在的,而在当时,能靠近这个区域的绝对不会是一般的人,薛心柔说第二次空投核爆试验的时间提前,这也解释我父亲为什么会出现在靶区的中心,因为他并不知道当天会进行的核爆试验。

“第二次核爆试验后,从卫星传回的照片显示,出现双翅飞龙图案的区域一片漆黑,那是核爆后地表玻璃化的颜色,可是那些图案和古建筑轮廓却随之消失,在后面长时间的监测中,再也没有出现过。”薛心柔说。

“说不通啊,第二次空投核爆的当量更大,在靶区就是钢铁也会被瞬间气化,更别说是人,周围的一切都会灰飞烟灭,你父亲绝对不可能会活下来……”田鸡吃惊的看着我。

我搓揉着脸,我何尝不知道,可我的的确确是被父亲拉扯大,我想过很多种可能,但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可以解释,父亲是怎么从核爆的中心存活下来的。

薛心柔说他父亲临死前把这一切偷偷告诉她,并把藏匿的资料交到她手中,直到现在鸢尾花计划都在进行,但知道其中内容和机密的不超过十个人。

“原来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你才想去罗布泊。”田鸡恍然大悟。

“不!”薛心柔摇摇头表情不确定。“那么多顶尖的考古专家耗费二十多年都一无所获,我一个人又怎么可能探查出什么,我去罗布泊其实是因为另一个原因。”

“什么原因?”宫爵问。

“你们还记不记得,我之前说过,我爷爷从国内反回后,曾经毫无征兆的清醒过一天。”

我们点点头。

“开始的时候我并没有在意爷爷是那一天清醒,直到后来我看的父亲留给我的这些资料才发现,爷爷清醒的时间很古怪。”

“你爷爷是什么时候清醒的?”叶知秋好奇的问。

“1964年10月16日。”薛心柔沉稳的回答。

……

我和宫爵还有田鸡吃惊的对视一眼,这个时间正好是红色王朝第一次核爆试验的时间,也是羽龙图案出现在核爆中心的时间。

“我之前就已经确定爷爷的神志不清或许和月宫九龙舫有关,得知父亲告诉我的秘密后,才意识到爷爷的精神失常没那么简单,为什么那么巧合,羽龙图案出现在罗布泊的时候,我爷爷会突然清醒。”薛心柔点点头喝了一口水。“所以我才打算去罗布泊,看看能不能找到点线索,解开困扰我很久的谜团。”

“反正咱们现在也没事,既然罗布泊这个地方,牵扯到你和薛心柔,而且还有月宫九龙舫的线索,不如我们陪薛心柔去一趟。”田鸡说。

我摇摇头,罗布泊被称为死亡之海,出现羽龙图案的坐标我在地图上早就核对过无数次,那是荒漠的深处,而且至今都是军管区,想要靠近没那么容易,即便潜入但就我们几个人,在茫茫黄沙之中什么也做不了,这事得和叶九卿商量,需要大量的人力。

“我最开始只是想去罗布泊查探,没想到会这么复杂,我的签证时间也快到了。”薛心柔惋惜的叹息。“我得先返回美国,要去罗布泊也只能等下一次。”

我们和薛心柔约定好时间,她下次回国的时候,还是到这里找我们。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