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昆仑金阙 第五十五章 逃出生天

作者:君不贱字数:2740更新时间:2016-04-10 15:54:09

昆仑金阙的时间太久远,我们已经不可能从冰室中仅存的一些破碎冰块,几具被破坏的冰棺来推动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唯一能确定的只有,埋葬在这五口冰棺中,身份尊贵的死人如同鬼魅一般离奇的消失在这神秘的冰棺之中。

田鸡说只要不突然跑出来吓人就好,他动作麻利的把五口冰棺中陪葬的玉器珠宝全都扫荡干净,我们重新退回到安放黄帝冰棺的冰室。

田鸡肩背手提气喘吁吁的拖着背包瘫软在地上,我把最后的干粮拿出来,递到他手中的时候,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吃完这一顿咱们就断粮了,你认为还有可能把这些东西带出去?”

“别说丧气话啊,四十年前的人不就出去了,何况还有五个死人都能爬出去,吃完了好好找找,天无绝人之路啊。”田鸡的样子很乐观。

“就算运气好找到出口,可我们弹尽粮绝,你背着这些不能当饭吃的玉器珠宝,冰天雪地里能走多远。”宫爵咬了一口压缩饼干摇头苦笑。

田鸡一愣,一脸焦急迟疑了半天,依旧没放下身后的背包:“不管,万一走不出去,或者死在外面,你们记得把这些东西和我一起埋了,生前我没发财,死后怎么也得腰缠万贯。”

“你都死了,还要这些东西干嘛。”我乐呵的笑起来。

“有钱能使鬼推磨,到了下面还能用来打点,阎王爷一高兴,指不定下辈子让我投胎寻个好人家。”田鸡一本正经回答。

“你到底有多恨你爹妈啊,把你养这么大也不容易,怎么一提到你爹妈,你怨气这么大。”我躺在地上无聊看着冰室的顶部,上面汇聚的冰水像瀑布一般落在中间的水池中。

“我妈是好人,我爹是老顽固,什么都得听他的,从小我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没一样我能做主,都是他安排好的。”田鸡也躺在地上,吃完手里最后一块饼干。“总之一句话,他什么都是对的,我做什么都错的,到后来我就专门和他对着干。”

“不孝的东西,你就是生在福中不知福,你还有爹妈疼,我和宫爵……”我重重叹一口气。

“你爹干嘛的?”宫爵好奇的问。

“我爹……不说了他了。”田鸡欲言又止神情有些愧疚,在旁边小声自言自语。“他如果知道我找到黄帝的陵墓,他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我踢了田鸡一脚,懒洋洋的把水壶递给他,让他去接点水,田鸡爬起身,把水壶放在中间的水池平台中,冰室顶上的水刚好落在水壶里。

“你说这里风水好不好?”田鸡回来躺在我身边。“万一咱出不去,里面还有现成的棺材,一人选一个躺里面。”

“你埋里面,别人也不知道你是谁啊。”宫爵慵懒的回答。

田鸡一怔像是想到什么,连忙拿出刀蹲到水池边,我们听见刀刻在冰面上的声音,我懒得起来躺着问他在干什么,田鸡说得把咱们三人的名字和发现这里的经历刻下来,万一以后这里被人发现,咱们三人也能名垂青史。

“我们是盗墓的,你还指望千古留名,亏你想得出来。”宫爵无力的苦笑。“别把我名字刻上去,丢不起这个人。”

“对,要留就留你一个人的,以你的文采,我建议留四个字就足够了。”我跟着浅笑。

“刻什么?”田鸡在前面问。

“到此一游。”我话一出口,宫爵和我大笑出声。

没听见田鸡的声音,一般情况下他多半会骂回来,我懒得理他,偏头对宫爵说,如果昆仑金阙有出去的通道,应该就在这里,得想办法尽快找到,宫爵点头从地上撑起身体,整个人僵住,然后慌乱的四处看。

“怎么了?”我抬起头疑惑的问。

“田……田鸡不见了。”宫爵声音惊慌。

我惊讶的爬起来,整个冰室里如今只剩下我们两个,刚才还在地上刻字的田鸡已经没有了踪迹,我们连忙站起身,在冰室里边喊边走,开始还以为田鸡在和我们开玩笑,等我们找完所有地方,才意识到田鸡真的消失在冰宫之中。

宫爵下意识转头看向右边的耳室,看他惶恐的表情我猜到他在想什么,这冰室中和田鸡一样消失的还有五个自己爬出冰宫的死人,之前还没感觉到什么,现在回想起来多少有些毛骨悚然。

我和宫爵回到田鸡消失前蹲过的地方,他居然真把我们的名字歪歪扭扭刻在冰面上,最后一个名字是他的,田器的器字还剩下最后一笔没刻完,就是说田鸡在消失前还在刻这些名字。

“水壶?”我瞟见田鸡之前放在水池中间的平台。

我诧异的走到水池边,脑子里一片迷糊,田鸡在消失前曾把水壶放在这里,可如今平台上什么都没有,瞬间功夫田鸡和水壶怎么会就这么突然消失呢。

我伸手接些水洗脸,试图用冰凉的雪水让我清醒些,当我的手阻断从顶上流下的水柱,惊讶的发现水池中的水面立刻下沉。

“宫……”

我转头打算去提醒宫爵,然后整个人惊恐的张开嘴,冰室之中如今只剩下我一个人,刚才还蹲在我身后的宫爵也不见了。

突然感觉头皮发毛,不由自主蠕动一下喉结,甚至都不敢大声去喊他们的名字,感觉溢于言表的寒意透彻心扉,我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细细思索我到底忽略了什么。

我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突然抬起头,田鸡是用水壶接水后消失的,宫爵是我接手洗脸的时候消失的,我连忙看向从墓顶流淌下来的那股水流,想起刚才我接水的时候,水池的水面在下降。

这说明冰室里有排水的地方,否则这些冰水会满溢淹没整个冰宫,我们在昆仑金阙最下面看见过连通的地下河,这些冰水最后应该汇入到暗河之中,可冰宫全是由冰块建造而成,一路上我们并没有发现用于排水的通道。

我的目光再一次落在水池上,既然水面能下降,排水道或许应该在水池中,我立刻拿出另一个水壶,放在水池中间的平台,水流刚被阻隔水池的水面马上缓缓下沉,我往后退站到田鸡刻字的地方,

嚓!

听见脚下传来声音,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身体像是从空中掉落,整个人瞬间在环形冰道里快速的旋转下落,我完全出于害怕大声的喊叫,光滑的四壁根本没有可以抓牢的地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当我透过冰块看见外面时,发现我如今正在那高高的通体冰塔内部,忽然反应过来,那巨大而且高耸的冰柱是昆仑金阙核心的支柱,黄帝冰棺所在的冰室刚好在冰柱的上面。

这冰柱中间有通道,便是昆仑金阙唯一的出路,那水流被阻隔,水池里的水面下降到一定程度,通道的机关就会开启,田鸡接水的时候,阴差阳错刚好站立在通道上。

随着快速的下落,没过多久我就听见水流湍急的声音,前面隐约还能听见田鸡和宫爵大呼小叫惊恐的喊声,心里顿时长松一口气。

噗通!

我从通道中掉落到寒凉刺骨的河水中,等我游出水面,四周一片漆黑,这里应该是昆仑金阙地底的暗河,我随着水流被冲向前方,我一边在冰水了哆嗦一边暗暗骂,谁会修建这样变态刺激的通道。

漂流了很久忽然看见前面有微弱的光亮,那应该是暗河的出口,有一种重见天日的感觉,越是往前越明亮,我终于看见冰河中的田鸡和宫爵,他们两人抓在河里一截断树上向我挥手,看见他们安然无恙我很庆幸的松口气。

前面的水流突然变的湍急汹涌,我看见田鸡和宫爵一边挥手一边对我说着什么,他们的样子有些激动,可惜水流声越来越大,完全听不清,我心里多少有些欣慰,这才多久没见,瞧他们多惦记我。

等我被冲到他们身边,稳稳的抓住树枝,这才发现他们两人的脸上并不是劫后余生的喜悦,也没看见对我的担心,我终于听清田鸡和宫爵对我喊的话。

千万别过来……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