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昆仑金阙 第五十三章 六瑞玉室

作者:君不贱字数:2863更新时间:2016-04-10 15:54:3

到现在我终于真的相信月宫九龙舫是真实存在的,而且远在几千年前就出现过,黄帝曾经亲眼目睹过这艘离奇的宝船,之前我们的推断其实是错的。

并不是黄帝和当时的人凭空想象创造了月宫九龙舫,流传后世的那些神话传说其实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事,黄帝乘龙飞升,应该是他见到了月宫九龙舫,并修建昆仑金阙这座庞大的船坞让其停靠。

这恐怕是有史以来最高也是最大的船坞,谁能想到在昆仑之巅的宫殿中停靠着一艘巨大的船。

我现在开始意识到教授在笔记中所写,称昆仑金阙是最伟大和最神奇的考古发现,我想他指的并非是黄帝的陵墓,而是这座宫殿真正的用途。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黄帝看见有龙从天而降也不是想象的……”田鸡瞠目结舌。“他……他是真看见了龙了!”

这个问题我不敢确定,不过抬头看看没有封闭的冰室顶部,以及分开的船坞龙骨,曾经停靠在这里的宝船已经离开,是什么能让一艘巨大的船凭空翱翔在天际,我想到冰雕图案中出现的龙……

那艘匪夷所思只会在月夜出现的宝船,难道真是由九条飞龙拉行。

我记得叶九卿说过,月宫九龙舫真正让那么多人趋之若鹜想要找到的原因,并非是船上装满的宝藏,而是登上龙船会得到意想不到的东西,倒不是叶九卿说的阴晦,连他也不清楚月宫九龙舫上到底有什么。

黄帝的冰棺就在一墙之隔的外面,很明显黄帝是希望自己死后能登上这艘匪夷所思的龙船,可结果却事与愿违,到底是什么原因让黄帝如此崇拜和敬畏这艘龙船,以至于会为其修建这么庞大的船坞。

更让我想不明白的是,金主很显然从一开始就知道昆仑金阙的秘密,不过这船坞除了我们绝对没有其他人来过,否则外面藏匿的青铜器早该被人取走,最早一次到这里的应该就是四十年前那十二个人。

可他们并没有发现昆仑金阙最核心的秘密,昆仑金阙的线索应该是从这些人身上流传出去,但是金主怎么会知道这里有青铜球?

“前面有光亮。”田鸡抬手说。

那是之前我转动四足蛇青铜机关时候,和船坞龙骨一起被开启的门,左右对称各有一扇,我们走向左边的门,看见一个悬空在冰室和巨型冰雕之间的通道,那是我们在平台上看见的冰桥,这个通道一直通往冰雕武士的头。

从金阙的建筑结构看,冰室船坞是最核心的地方,这左右两边的巨型冰雕武士头就如同耳室,所谓耳室一般位于房间两侧,恰如两耳在人脸的两侧,因而得名,耳室一般作为仓库使用,在陵墓中耳室都是用来放置墓主人生前的用品以及陪葬品。

听见陪葬品三个字,田鸡二话没说大步走了过去,这冰桥是用冰块连接,在中间凿出的通道,虽然距离不长,但透明的冰块可以清楚的看见下面万丈深渊。

田鸡畏高可如今却步伐轻盈,脚都没抖一下轻松的跑过去,我和宫爵在后面对视摇头苦笑,果然是应了那句话好,人为财死,田鸡挖墓当然知道耳室意味着什么,眼睛里如今只有陪葬品,再没看不见脚下的深渊。

啊!

田鸡的尖叫很快从对面传来,接着听见枪掉落在地上的声音,我和宫爵一惊,连忙冲了过去,走进巨型冰雕武士的头,看见他呆若木鸡的愣在原地,嘴角不断蠕动脸上浮现起诡异的笑容。

事实上田鸡的表情,我和宫爵脸上或多或少都有些,我想任何人站在这里估计都不会正常到什么地方去。

左边宽敞的耳室中,地上零散的堆放着琳琅满目的宝藏,我记得关于昆仑的记载中曾有这样一段话。

……上有木禾,其修五寻。珠玉树、璇树、不死树在其西,沙棠、琅玕好在其东,绛树在其南,碧树、瑶树在其北……

写下这段文字的人一定也到过这里,满屋的树木上垂吊着各种不同的珍宝,这些树都是用青铜铸造,在枝干上悬挂着数之不清的玉石、玉璧、玉琮以及青金和珊瑚以及水晶。

站在这里感觉身体都僵直,难怪田鸡会兴奋的像白痴一样傻笑,我走到一颗青铜树下,上面悬满了六瑞之一的小玉璧,这些玉璧线条自然流畅,动造型柔美,上面雕琢精美凤纹,凤凰被称为朱雀,因为能浴火重生因此也叫不死鸟,这颗挂满凤凰纹饰玉璧的青铜树想必就是传闻中的不死树。

在往前这样的青铜树比比皆是,最让我们啧啧称奇的是一颗挂满碧绿色珠子的青铜树,上面的珠子色泽斑斓,宛如翡翠,碧光粼粼质地光洁,一触欲滴,若用手捂住碧珠会立刻熠熠发光。

据传昆仑的西王母有夜光杯,犹如皓月星辉,想必说的便是这些夜光宝石,要知道一颗夜明珠已经价格斐然,而我们眼前足足有满满一树。

田鸡终于清醒过来,一言不发把背包和身上所有东西全掏出来,然后穿梭在这些青铜树之前,像摘果子一样,手脚麻利的往背包和身上塞,神经病一样自言自语:“算命的说我富贵双全,我就知道没骗我……”

就连一向淡泊冷静的宫爵也按耐不住,从青铜树上取了一颗夜光珠爱不释手,我看看四周,这些青铜树山,几乎古人礼器的玉璧、玉琮、玉圭、玉璋、玉璜、玉琥,这六瑞一样不缺,这些都是用来祭祀的礼器,其中以苍璧礼天,以黄琮礼地,剩下的玉圭、玉璋、玉璜、玉琥各祭四方。

“这里所有的玉器和珠宝并不是用来陪葬的。”我渐渐意识到这耳室的用途。“而是用来祭祀!”

宫爵一听也看看四周:“我也发现不对,这里东西虽然多,可相对于这么大的耳室来说就显得很少,而且这些青铜树并非是整齐摆放,同时地上还散落着大量的玉器,说明这里的东西被搬走过。”

“谁?谁搬走过?”田鸡一本正经,感觉他已经把这里所有的东西全当他自己的了。

“既然是祭祀,这里能祭祀的当然只有月宫九龙舫,难怪叶九卿说那是一艘装满宝藏的船……”我深吸一口气站在原地看了一圈。“这么大的耳室里该有多少宝物,全都被装上了龙船。”

“从这里遗留和地上散落的玉器珠宝看,当时月宫九龙舫应该离开的很匆忙,所以还有一些剩在了这里。”宫爵点点头。

“我懂了!”田鸡突然直起身,一脸兴奋的样子。

“你懂什么?”我好奇的问。

“这根本不是祭祀,这明明就是进贡好不好,我知道黄帝用这么多玉器珠宝干什么。”田鸡得意洋洋的笑了笑。

“进贡?亏你想的出来,黄帝给一条船进贡能有什么好处?”宫爵摇头反驳。

“你咋就这么笨呢。”田鸡白了宫爵一眼。“这是大买卖,黄帝还指望着乘龙升天呢,不买船票能让他坐?这些玉器珠宝都是用来买船票的……不过话说回来,那什么龙船也太不地道,既然收了黄帝的钱,却没给他留座,带着满满一船宝贝就这么走了,这不仗义啊。”

“你这脑子……我是跟不上你的思维。”宫爵估计被田鸡的想法搞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田鸡或许说的对。”我在旁边认真的说。

“他疯,你该不会跟他一起疯吧。”宫爵一脸惊讶瞪着我。

“黄帝用这些玉器珠宝的确是向月宫九龙舫交换一样东西,但并不是登上龙船。”

“那是什么?”宫爵追问。

我从身上拿出之前我们找到的青铜球,冰雕图案中不难看出,黄帝在修建完昆仑金阙后,毕恭毕敬在金阙上跪拜恭迎的就是这颗从巨龙嘴里交给他的青铜球。

巨龙应该是暗指月宫九龙舫,这颗青铜球是属于月宫九龙舫上的,黄帝用一座庞大的冰宫船坞以及堆积如山的财富供奉,就是为了得到这颗青铜球,可见这东西对于黄帝来说有多重要。

“就为一颗青铜球,劳师动众倾家荡产的,这买卖不值得啊。”田鸡继续往包里装玉器。

我慢慢摇头,随侯珠也和月宫九龙舫有关,足足让随侯姬渠活了七百多年,这颗青铜球一定有很重要的作用,才会让黄帝如此看重,这也是金主为什么会让韩晋无论如何要带回去的原因,只可惜现在我们还不清楚这青铜球的用途。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