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昆仑金阙 第五十二章 龙骨

作者:君不贱字数:4438更新时间:2016-04-10 15:54:03

指南车的木人一直指着扇形的冰墙,就是我们之前看到那些冰雕图案的地方,田鸡留下看着木人为我们指引方向,我和宫爵重新走回到冰墙边。

最终田鸡让我们停在最后一幅冰雕图案下,如果我们没猜错的话,这幅冰雕中应该还隐藏着什么我们没发现的东西。

冰雕的画面和黄帝乘龙升仙的传说有关,我和宫爵从这个传闻故事中并不能看出什么端倪,宫爵忽然往前走了一步,抬手指着画面最上面,巨龙低垂龙首的地方。

“黄帝归迎巨龙,好像手里拿着什么东西。”

我抬头仔细看了半天,顿时震惊的张开嘴,传闻中黄帝应该在这里骑上龙背的,但画面中黄帝是跪拜,并且态度虔诚恭敬的埋首低头伸出双手,像是在接什么东西。

我再往前终于看清楚,巨龙的口中叼着一个圆球一样的东西交到黄帝的手中。

“你还记不记的,韩晋在死前说过,金主让他来昆仑金阙,是为了一个青铜球。”我兴奋的指着画面说。

“记得,当时没多想,金阙既然是黄帝的陵墓,里面的任何一样东西都价值连城,不过金主明显不是为了钱,要找的青铜球应该非比寻常。”宫爵点点头。

“这画里巨龙嘴里就叼着一颗球,并且交给了黄帝。”我深思熟虑看着冰雕图案。“这颗球很可能就是金主要找的那颗。”

按照传说黄帝最后是乘龙飞升,可在这冰雕图案中黄帝并没有乘骑到龙背上,我突然反应过来,昆仑金阙或许并非是黄帝的陵墓,黄帝建造这里是为了迎接巨龙,确切的说是巨龙嘴里衔着的那个圆球。

想必这个球对于黄帝来说至关重要,以至于他会不遗余力,动用难以计算的人力在昆仑山中修建这座冰宫。

宫爵说这九幅冰雕图案中,真实和神话传说相互交替穿插,也分不清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构,不过任何杜撰的传说都有根据,很明显黄帝是得到某种帮助之后才能打败蚩尤。

那是谁传授黄帝打造兵器和制造器械,并且还赠与了黄帝龙角神章,河图洛书也不可能是黄帝真从龙马和乌龟身上得到的,还有那条从天而降的巨龙,这些冰雕的图案几乎记载了黄帝丰功伟绩的一生,但很多地方我们依旧无法看明白。

宫爵犹豫了一下,手慢慢伸向图案中巨龙嘴里的圆球,稍微触碰了一下,发现竟然能动,我和宫爵惊讶的对视,宫爵用手轻轻转动,然后把耳朵贴在冰雕上聆听了片刻。

“好像这圆球是机关,能开启什么。”宫爵露出欣喜。

听宫爵这样说,我更加仔细的查看圆球,发现在圆球四周有一圈文字,这些文字和我们在最下面冰门看见的象形文字一样,这些文字是黄帝时期的,估计就算叶知秋在这里也无法认出来。

这圈文字间隔均匀的分布,看上去像是刻度,宫爵在圆球上发现一个像是指针的地方,宫爵肯定这一定是一个机关,只有指针指向正确的刻度才会被开启,宫爵一言不发静气凝神的来回转动圆球,耳朵一直紧紧贴在上面,良久后宫爵慢慢转动。

咔嚓一声,冰雕的巨龙龙嘴竟然张开,里面一颗四周刻有纹路的青铜球呈现在我们眼前,这应该就是金主千方百计想让韩晋带回去的东西,也是图案中巨龙衔给黄帝的那个圆球。

藏匿的如此隐蔽,这应该是昆仑金阙最至关重要的东西,四十年前到过这里的人竟然没有找到这颗青铜球,我很好奇这颗青铜球到底有什么用,以至于黄帝会藏匿在自己的陵墓之中。

我伸手从龙嘴里把青铜球拿了出来,发现并不是太重,很轻盈,上面的纹路极其精美,不像是一般青铜器上的纹饰,似乎有其他的含义。

还没等我们看仔细,突然听见龙嘴里放置青铜球的石台沉了下去,然后扇形的冰墙里发出低沉的轰鸣声,我们一惊下意识连忙往后退,那雕刻这图案的冰墙竟然从中间一分为二,向左右两边慢慢移动。

我们万万没想到冰墙的后面竟然还有隐藏的地方,随着冰墙完全分开时,我们三人目瞪口呆看向冰墙里面,我手中的青铜器掉落在地上。

那一刻我们完全被眼前的景象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冰墙后一个巨大的羽龙图案映入眼帘,这里的空间比之前安放黄帝冰棺的冰室还要大,呈长方形的暗室富丽堂皇,地面和四周全用玉石和青铜镶嵌。

我们走进去的时候,凛冽的寒风从我们头顶呼啸吹过,漫天冰雪纷纷扬扬飘散在我们身上,抬头看见久违的天空,这是整个昆仑金阙最高的地方,被冰块堆砌的冰墙上面并没有封闭。

我站在羽龙图案下久久说不出话,这是月宫九龙舫的标志,可我怎么也没想到会出现在几千年前黄帝的宫陵之中,也就是说和月宫九龙舫有关的线索,早上几千年前就已经存在。

按照整个冰宫的构造,这里才是昆仑金阙最核心的地方,我想不明白明明是黄帝的陵墓,为什么最重要的位置却没用来放置冰棺。

冰室中有一个开放的平台,一直延伸到外面,我们走出去时,整个昆仑金阙如今已经在我们脚下,放眼望去莽莽昆仑群山连绵起伏,银装素裹,雪峰突兀林立万仞云霄,山腰白云缭绕美轮美奂,神秘而雄壮,昆仑山不愧被尊为万山之祖。

冰台的左右两边便是那两个巨大威武冰雕巨型武士的头,各有一条大约十米长的冰桥和金阙相连,桥下的是万丈深渊的冰岩绝壁,俯身鸟瞰桥下深邃险峻令人望之目眩,闻之丧胆。

“桥……”我来回看了一眼,嘴角蠕动一下。“昆仑桥山,传说中一步天险的昆仑桥山,原来说的是这里!”

“什么是昆仑桥山?”宫爵问。

“黄帝是华夏共主,一直以来后世之人都在试图找到黄帝的陵墓,在史记的五帝本纪之中唯一的记载只有短短六个字。”我指着连接两边的冰桥。“黄帝崩,葬桥山。”

“桥山!”田鸡看看四周顿时恍然大悟。“昆仑金阙远眺就是一座山,上面有冰桥相连雕像,桥山指的就是这里,这真的是黄帝之陵!”

远处的轰鸣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们看向远方,天际中雷霆叱咤电闪冥冥,雷电轰鸣的方向应该是我们之前穿越的死亡之谷,从这里远眺能看的更清楚,电闪雷鸣犹如一把把利剑从云层中雷霆万钧的飞落,密集的阻隔在通往昆仑金阙的道路上。

这样的雷区并不只有一处,几乎围绕昆仑金阙的四周都有这样令人惊恐的雷区,很显然昆仑金阙修建的地点是经过精心挑选,在这些雷区的保护下根本没有人能深入到这个地方。

黄帝不愿意有人惊扰这座气势磅礴的宫阙,但我更相信,他是不愿意有人发现这里真正的秘密。

“昆仑金阙里最重要的应该是黄帝的冰宫,可为什么会把这间巨大的冰室隐藏起来。”宫爵转过头看向那青铜和玉石镶嵌的房间。“而且这冰室为什么没有封闭起来呢?”

“这个还不简单,根本没有人可以从外面爬上昆仑金阙,开个天窗还能透气。”田鸡一本正经的说。

“人死就是阴阳相隔,入土为安,按理说陵墓必须要封闭,虽然你说的也对,黄帝不用担心有谁能爬上来。”宫爵摇摇头。“但留着顶部不封闭应该有其他原因。”

“我更想知道,这里为什么会有月宫九龙舫的羽龙标志。”我一边说一边走回去,停在巨大的羽龙图案下。“难道几千年前就有月宫九龙舫的传闻,而且黄帝还深信不疑?”

“为什么不换一个思路,从外面冰雕的图案中,黄帝在这里跪拜巨龙,在当时对一些自然现象无法合理的解释,加之那时候信奉鬼神之说,既然有黄帝乘龙飞升的传闻,为什么就不能有月宫九龙舫。”宫爵低头若有所思。

“你是说,所有的传闻根源都是来自于这里?”我也有些认同宫爵的想法。

宫爵点点头深思熟虑的说,昆仑一直都是华夏神话的起源,从黄帝的图腾看,四足的蛇很可能是后世龙的雏形,就是说在几千年前就有对龙的崇拜,这也可能是黄帝乘龙飞升传说的根源。

不过当时的人无法解释龙为什么会飞,所以给设想出来的龙加上了翅膀,那应该是对天空最原始的崇拜,当时的人认为在他们遥不可及的天上住着神,出于对神的向往,黄帝想要飞升到天上,因此构想出马车一样可以乘坐人的工具。

“月宫九龙舫!”我下意识点点头,宫爵的这个说法虽然很新颖,但是并不是没有道理。“一艘承载黄帝飞升的船,并且由长着翅膀的龙拉动,黄帝是帝王,河图洛书中以九为尊,因此需要九条羽龙……这就是月宫九龙舫传闻的根源。”

“这样看起来,月宫九龙舫并不是真正存在的。”宫爵点点头。

叮叮当当的声音打断了我和宫爵,抬头看见田鸡拿着探铲,呲牙咧嘴像是吃奶的劲都用上,在地上挖什么。

“你干什么呢?”我问。

“这他妈也太奢侈,这么好的玉拿来铺地,我得挖几块带回去,这东西不重也不会掉脑袋,别傻站着赶紧过来帮忙。”田鸡表情很认真,满头是汗指着冰室深处。“你们别琢磨什么龙拉的船,先看看这些木头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田鸡说的是分布在冰室中的两竖排被青铜包裹的木头,木头大约有碗口那么粗,呈弧形但弧度并不到,有点像是上弦月,在冰室中从头到尾间隔均匀对称整齐的排列。

外面包裹的青铜让木头更加坚固,木头的中间是一个基台,里面有一道很宽的凹槽,一时半会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飘落的冰雪覆盖在上面,白茫茫的一片,从侧面看过去宛如一具骨架,宫爵看了很久还是一团雾水:“这里面怎么稀奇古怪的,按道理说这里算是昆仑金阙的核心区域,从隐蔽的程度看也是最重要的地方,怎么只放着这些木头。”

“这里的规格明显比安放冰棺的地方还要高,夏商周这段时期的古墓,都奉行唯玉为葬,意思是说陵墓中一定要有玉,这是身份和地位的体现,堂堂华夏共主的冰棺之中只看到一些零散的玉。”我环顾四周疑惑不解。“可这间冰室竟然以玉石铺地,可见等级和规格相当重要。”

“既然是最重要的地方,为什么就放了这么多弧形的木头?”田鸡气喘吁吁,敲了半天也没得手。“我刚才看那些木头外面包裹的青铜上有摩擦的痕迹。

听田鸡这样说我连忙去检查,发现果然是这样,而且不是一两根,而是每根都有这样摩擦的痕迹,同时这些痕迹相当深刻,像是被某种重物挤压造成的。

“这里有一个四足蛇的图腾,你们过来看看。”宫爵在旁边打算喊。

冰墙上的四足蛇是用青铜铸造的,头朝下和我们之前在旗帜上看见的刚好相反,我用手摸了摸发现竟然可以转动,迟疑了一下我用力把四足蛇的头转到上面。

轰!

一声整齐的声音从冰室里传来,那些上玄月般的木头忽然缓慢的向上合起,直到在我们面前形成一个双手合捧的形状。

我越往后退越惊讶,看着变化形状的那些木头,忽然心里一惊,嘴角蠕动几下:“你们看这些木头合捧起来像什么?”

“像……骨架。”田鸡指着墙上的青铜四足蛇说。“想一条大蛇的骨架,不过放反了,骨架的话开口应该向下,这些木头开头向上。”

“瞧你这点想象力,大蛇的骨架,亏你想的出来,你直接说龙骨多贴切。”宫爵笑着挖苦他。

“龙骨……”我震惊的继续向后退,直到停在这些木头的最前面。“对,就是龙骨,而且我还知道这些龙骨是用来放什么的!”

“用来放东西的龙骨?”宫爵和田鸡诧异的看我。

我之前就想到这些木头上曾经应该放过什么重物,才会在青铜上造成那样深刻的摩擦痕迹,当这些木头合拢起来,从我站立的角度能很清楚的看见这整齐的龙骨架。

这是船的龙骨!

这冰室建造的目的是用来停靠一艘庞大的船,当船停靠在冰室之中的时候,这些木头的龙骨架会支撑住船,那应该是一艘极其沉重的大船,从龙骨架的长度和大小就可以看出来,而当船离开的时候,这些龙骨架会分开。

我抬头看看飘舞着冰雪的天空,这也是为什么,昆仑金阙中最高处的这间冰室没有封闭顶部的原因,因为这是那艘巨大的船出入的地方。

我双手用力的搓揉着脸,试图让自己能平静下来,用颤抖的声音告诉宫爵和田鸡。

“月宫九龙舫并不是杜撰的传闻,而是真正存在的,曾经就停留在我们眼前的冰室之中,而且,建造昆仑金阙真正的目的并不是黄帝的陵墓,而是……月宫九龙舫停靠的船坞!”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