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昆仑金阙 第五十一章 华夏共主

作者:君不贱字数:2699更新时间:2016-04-10 15:54:3

宫爵和田鸡都愣住,他们的表情比我还要震惊,黄帝是始祖,相当于我们所有人的祖先。

“这他妈罪孽大了,我把自己祖宗的墓给刨了。”田鸡重重一巴掌抽在脸上。

“你确定这是黄帝的陵墓?”宫爵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你可看好了,要真是的话,咱们这次就玩大了。”

之前我肯定不敢相信和确定,可现在我绝对可以肯定,一直都传闻黄帝的轩辕古国在昆仑,被称为中央之国,看来这个传闻并非是空穴来风。

我们之前看见的旗帜上,那有四足的蛇,和勾云玉佩上的蛇纹一模一样,我终于想起来,轩辕黄帝在传说中是人首蛇身,四足蛇在当时其实就是龙的象征,这也是黄帝的图腾,而勾云蛇纹玉佩在当时相当于黄帝生前君临天下的权杖!

黄帝号轩辕,而轩辕即天鼋,墓主双手握的玉龟,传递出此人身世非凡的上古信息。

而且周穆王曾经到过昆仑,据说是他是幽会西王母,那是传说中的女神,显然这个说法不靠谱。

周穆王的国都在长安,距离昆仑有千里之遥,而且还是不毛之地,可周穆王依旧以七萃之士可以引路,八骏天马得以远行,不远千里到此,原因在简单不过,在汲冢出土的穆天子传中明确记载:

升于昆仑之丘,以观黄帝之宫,而封丰隆之葬,以昭后世……

周穆王知道黄帝之宫在昆仑,文献中提及的黄帝之宫应该就是昆仑金阙,他来这里是祭拜先祖。

而且冰宫中那些冰雕图案,虽然没有文字描述,但我已经知道讲述的是什么内容。

第一幅画中,描绘的是黄帝和蚩尤旷日持久的大战,传闻中蚩尤骁勇善战勇猛无匹,身高七尺面如牛首,铜头铁额刀枪不入,和冰雕中刻画的一模一样,想必当时蚩尤是头戴牛角,面罩青铜面具,他的士兵全都穿戴青铜盔甲所以才会刀枪不入,这也是黄帝在战争初期节节败退的原因。

整幅冰雕里记载着很多神话和传说,可惜现在已经无法辨知真正的原因,比如第三幅中所出现的女子以及交给黄帝的书卷,传闻中,蚩尤不但勇猛无匹而且还会呼风唤雨,甚至还能在战场上制造迷雾。

黄帝不敌溃败,某天夜里有九天玄女从天而降,交给黄帝一个玉匣,打开后里面是天篆文册龙甲神章,里面除了记载兵器的打造方法之外,还记载了很多行军打仗遣兵调将的兵法。

龙甲神章被后世演绎成千古奇书,奇门遁甲。

黄帝根据书里面的记载,制造了指南车,终于打败了蚩尤。

这本来是一个传说,可我回头看看冰宫中那个保存完好的指南车时,惊愕的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些虚无缥缈的神话,在这金阙中被一一的证实。

再后来黄帝于逐鹿之战终于打败蚩尤,平定天下成为华夏共主,修建昆仑金阙的事一直没有传闻和记载,不过黄帝铸鼎倒是有据可查。

据传黄帝天下一统后,便命人采来首山的铜共铸铜鼎三座,以便昭告天下,分别命名为天、地、人,鼎成之日,有巨龙从天而降垂着胡须迎接他,黄帝骑上龙背登天成仙。

这个传闻中半真半假,冰宫中摆放的三鼎想必就是那个时候铸造,我看了一眼冰棺中长眠的黄帝,终究还是一个凡人,即便是五帝之首,华夏始祖也难逃寿终正寝。

“难怪有那么多人想要当神仙,连黄帝都落了俗套,何况是一般人。”田鸡端详冰棺中的黄帝。“搞了半天兴师动众修建这么大的陵墓就是为了想成仙。”

“谁不想长生不老,真有机会估计你小子比谁都想。”我白了田鸡一眼。

“这话你还真别说,我这个人活在当下,宁可今朝纸醉金迷,明天的事我都不愿意去想,就更别说长生不老了。”田鸡重重叹了口气一脸惋惜。“好歹也是帝王,而且来头这么大,能修建如此庞大的宫殿当陵墓,居然舍不得放些值钱的东西陪葬,也太小气了。”

“你脑子装的是浆糊吧,这可是黄帝的宫陵,里面任何一样东西拿出去都可以让你富可敌国。”宫爵摇头苦笑。

“这地方对咱来说还真没啥用,要是叶知秋在这里,估计整个人都傻了。”我环顾四周感慨万千。“这绝对能让她名垂青史,难怪四十年前那十二个人不顾一切要来这里,教授在笔记中说这里是有史以来最神奇和最伟大的考古发现一点也不为过。”

“说到这里,我有些想不明白,四十年前的那批人应该已经找到了昆仑金阙,并且还活着离开,可为什么这么大的秘密没有公布出来呢?”宫爵冷静的看着我。

我眉头一皱也想不明白,其他的人我不了解,叶九卿我还是知道的,以他的性格,昆仑金阙里的东西非搬的干干净净不可,这里面任何一样东西拿出去,就足够叶九卿打断手脚躺着吃喝几辈子也用不完。

“他们傻,我不傻,这么多好东西,我非要带几样回去。”田鸡一听眼睛又在闪光。

“得了,这可是你祖宗的东西,你咋是个不孝子呢。”我拉住正在琢磨去抱青铜鼎的田鸡。“你可是有三不盗的,这些东西你还是瞻仰的好,何况冰天雪地的,就咱三个人,你指望能把这么重的青铜鼎抱出去。”

“话可不能这么说,好不容易才来这里,差点没死在里面,总不能打空手回去,何况你都说了这是我祖宗的墓,我拿我祖宗的东西,这……这不算盗啊。”田鸡胡搅蛮缠放弃了青铜鼎,走向旁边的指南车。“这个轻,拆了咱们背出去咋样。”

我和宫爵无语的对视一样哭笑不得,看着田鸡毛手毛脚摆动着指南车上的木人,毕竟是几千年前的宝贝,我生怕被他弄散架。

“你轻点,那可是第一辆指南车,要是毁在你手里,你可就成了千古罪人。”我在旁边看着心惊胆战。

“这不对啊。”

田鸡围绕指南车走了一圈,一脸迟疑,从身上拿出指南车,反复对比了几下抬头说:“这东西不好使,根本不指南。”

我心里咯噔一下,第一个反应是这应该是有史以来最珍贵的文物被田鸡玩坏了,我和宫爵连忙走过去,田鸡指着指南车,然后举着指南针说,不管他怎么动指南车,上面的木人的确只会指向一个地方,但并不是南方。

“叫你别毛手毛脚的,这下你舒坦了。”我没好气的瞪他一眼。

“天地良心,我什么都没动,既然是指南车好歹也要指南吧。”田鸡一脸委屈。

宫爵小心翼翼推动指南车,还真是田鸡说的那样,上面的木人所指的方向并不是南方。

“昆仑金阙里面的机关巧夺天工,精妙至极,这指南车是黄帝宫陵中少有的陪葬品,应该不会有错才对。”

“对啊,这里好歹也是帝陵,金银珠宝一样没看见,放三个青铜鼎还能理解,鼎为立国重器,放在陵墓中象征身份。”我疑惑的挠挠头。“可放一个指南车又是什么意思。”

“纪念呗,你不是说了,黄帝可是靠这个指南车才打败蚩尤的。”田鸡冒了一句。

“我给你一辆指南车,你去打败蚩尤看看。”我叹了口气都不想理他。

“指南车是用来指方向,不一定非要指南……”宫爵慢慢蹲下身子,端详了很久。“这木人所指的方向要么是错的,要么……”

“要么就是指出这昆仑金阙里最重要的方向!”我眼睛一亮兴奋的说。

田鸡一拍大腿兴高采烈,连忙跟着蹲下身去看木人所指的方向,声音激动不已:“指不定这木人所指的就是昆仑金阙的出口,我就说不该这么短命,赶紧找找是不是有离开的路。”

我在心里摇头,这座令人震惊的金阙之中,不会仅仅是一座帝陵那么简单,昆仑金阙中真正隐藏的秘密,到现在我们或许并没有触及到。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