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昆仑金阙 第五十章 金阙冰棺

作者:君不贱字数:2939更新时间:2016-04-10 15:54:3

韩晋虽然不是主谋,但等了十年我总算是给父亲报仇,可惜从他身上探听不到金主的任何消息,还有他最后掉落下去时说的那些话,让我有些迷糊。

他到底明白了什么?

而我又有什么不明白的?

田鸡和宫爵把我从台阶上拉起来,怕怕肩膀让我别想太多,这口气憋在心里十年,今天总算是发泄出来,有一种莫名的畅快。

没用多久我们终于走完冰柱上的台阶,我们终于到了昆仑金阙,那是一个诺大的圆形宫殿,里面一圈一圈由很多环形的水池组成,中间有一条通道,最中间有一个圆形的平台,从顶上有一股水流如同瀑布般落下,哗哗的水声让死寂一般的宫殿充满了生机。

我们上去的时候,阳光照射在冰块中,折射出金光灿灿的光芒,宛如天上金碧辉煌的金宫,

站在宽敞明亮的冰宫中,唯一的感觉就是空荡,诺大的金宫之中一览无余什么都没有,我们三人在原地愣了好久,千辛万苦才走到这里,一路上我曾经不断设想这里会有什么,可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往前走在金阙的正中,我们看见一辆青铜车,双轮独辕,车上立有一个木人,一手伸臂直指。

“这是什么东西?”田鸡围着走了一圈。

“指南车?!”我皱起眉头有些惊讶。“这东西又叫司南车,不论车子转向何方,木人的手始终指向南方。”

“有病吧,建造这么大一座宫殿,就为了放一辆指南的破车?”田鸡应该以为这上面堆满宝贝,如今的表情好失望。

“快过来。”

宫爵在前面兴奋的大喊,我和田鸡走过去,看见宫爵停在一个精美硕大的冰棺,外面用青铜镶嵌,极其庄重肃穆,透过冰棺我们看见一个仰身直肢,头向东的老人,形体完整全身润泽,皮肉纹路清晰尚有弹性,安详的长眠在里面犹如刚刚熟睡一般。

让我吃惊的是,冰棺里随葬的还有很多玉器,其中勾云形玉佩置于墓主人右胸部,为竖直,背面朝上,下压一箍形玉,右腕上套一玉镯,头部两侧各置一大型玉璧,尤其是墓主两手各握一玉龟,极为罕见。

这箍形玉是墓主与神灵沟通的中介神器,是墓主神权地位的象征。勾云蛇纹形玉佩注意证明墓主生前一人独尊、王权显赫。

老人双手各握一玉龟旨在祈福增寿,此玉龟,非至尊王者不可僭越使用。

田鸡下意识的把枪握紧,神情很紧张。

“你干什么?”我看了他一样诧异的问。

“干什么,跟你们在一起,哪一个躺着的死人没爬起来过,这人估计都上千年了,指不定都成精了,再爬起来老子就把剩下的子弹全招呼到他身上。”田鸡有些抓狂。

“这么厚的密闭冰棺,你认为他还爬的出来。”宫爵白了他一样。

“和你们在一起,我就没遇到一件正常的事。”田鸡的样子犹如惊弓之鸟。

我懒得理他,看见这冰棺也证实了我之前的推测,昆仑金阙其实是一个陵墓,工程如此浩大的陵墓即便是纵观千年也绝无仅有,可在金阙里没看见一个文字,如今最让我好奇的便是这陵墓的主人到底是谁

我仔细查看这气势磅礴的金阙,整个宫殿呈扇形架构,最中间的冰棺和之前我们看见的指南车在一条直线上,冰棺的前面我们看见三个青铜鼎。

鼎的形状像龙腾云一般为方腹四足,口上铸双立耳,耳上浮雕四足的蛇纹,和我们在下面旗帜上看见的图腾一模一样,这纹饰和后世的夔纹很相似,鼎身四面以百神螭兽,非常壮观。

整个鼎线条雄浑流畅,造型古朴无华但透着庄重和精美。

“这东西值钱了,你那么贪财的,把这个抱回去够你吃几辈子。”我拉了拉身边的田鸡笑着说。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值钱,可问题太重抱不动。”田鸡一脸惋惜爱不释手的摸在鼎上。“这东西是我的了,等有机会我下次回来取。”

“你还打算再来一次?”我摇头苦笑。

田鸡一时语塞,估计是想到一路上遭遇的事,还有那现在还让他双脚发软的通天冰塔,惋惜的重重叹口气。

“你想开点,西周以后出土的鼎器基本都是国宝,这青铜鼎的年代还要久远,就算你抱出去了,也是有价无市,谁也不敢收你这货。”我宽慰的笑着说。“这是要掉脑袋的事。”

“冰墙上有图案。”宫爵在前面喊。

我们连忙走过去,在扇形的冰墙上看见九幅冰雕的图案,阳光的照射下透着金光异常清晰。

第一幅图案上是战争的场面,其中长眠在冰棺里的男子率领的大军,和一个身材高大,头生双角面目狰狞的人统领的兵卒刀戈相向,画面中杀的天昏地暗,血流成河。

想必这场战争一定很惨烈,从画面上看,身材高大面目狰狞的人勇猛无比,越战越勇不死不休,而长眠在冰棺中的男人却节节败退。

看得出这个统领大军被战败的男子便是昆仑金阙的主人,这些冰雕的壁画犹如一幅长卷的画轴,在为我们讲述一个久远的故事。

我们走到第二幅图案下,金阙的主人所率领的大军屡战屡败,损失惨重只能苟延残喘无力再战,画面很凄惨,有一种穷途末路的感觉,里面尸横遍野哀鸿四起。

第三幅冰雕是在夜晚,昆仑金阙的主人远离军帐,一人独自来到河边,一位婀娜多姿,衣裙飘曳面容祥和的女子从天而降,悬停在昆仑金阙主人的面前,将一卷书文赠于他,金阙的主人垂首埋头双手抬起,表情表情恭敬虔诚的接过。

第四幅图案依旧还是在这河边,昆仑金阙的主人带领众人在河边跪拜,并将很多青铜器和玉璧沉入河底,旁边还有人在宰杀牛羊,应该是在祭祀,河面雾气腾腾大雨不断,接着龙马和乌龟自河而出,身上五色毕具分别铭刻河图洛书。

我心中一惊,按照冰雕图案的记载,河图洛书最早是由昆仑金阙的主人得到,这样说起来大禹真的来过这里,他是从昆仑金阙中得到的洛书。

我当然不相信一个龙马和一个乌龟会给昆仑金阙主人这两样东西,我目光落在第三幅画中那个飞舞在空中的女子身上,想必是她把这些交给金阙的主人。

我们慢慢往旁边走,看到第五幅冰雕图案,金阙的主人看着手中的书卷,那是河边的女子交予他的,图画中很多人在打造各种各样的兵器和制造不同的东西,我们在里面看见冰宫中那辆指南车。

“生产说明书啊,这人就是靠这书卷发家致富的吧。”田鸡语出惊人。

我们继续往下看,第六幅图案中,金阙的主人再一次与之前那个骁勇善战的人交战,这一次战局大变,金阙的主人利用新的兵器和器械,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势如破竹直捣黄龙彻底打败对方。

金阙的主人最终手刃敌人,他高举那头生双角面目狰狞敌人的人头,身后大军欢呼雀跃庆祝胜利。

第七幅冰雕的图案中我们看见的是祥和,再没有了征战和杀戮,天下始归一统,一片太平盛世。

走到第八幅图案下面时,我们终于看见比较熟悉的东西,画面里讲述的是昆仑金阙的建筑过程,图案里很多人不遗余力修建这座气势恢宏的宫阙,有人在雕刻冰宫两边令人震撼的巨型武士冰雕,有人在堆砌冰块构建金阙的主体,画面中昆仑金阙已经初具规模。

而在图案的另一边,还有很多人在山里挖掘,把挖来的东西放入锅中熬制,最后铸造出三个青铜鼎,便是我们在冰棺前面看见的那个。

最后一幅冰雕里,昆仑金阙已经修建完成,金碧辉煌的冰宫在画面里也让人感到震撼无比,金阙的主人登上冰宫的最高处,铸好的三个青铜鼎并安置在冰宫之中。

一条龙从天而降,冰宫下所有的人虔诚的跪拜,金阙的主人跪在最前面,依旧埋首低头双手恭敬的上举,触摸这龙须犹如膜拜一般。

……

冰雕的画面到处全部结束,当我看到那条翱翔在天际,垂首俯视众生的龙时,整个人如同被电击一般,瞠目结舌的往后退,重新看着面前这九幅冰雕图案,再回头望向那指南车、青铜鼎以及冰棺。

我缓慢的走到冰棺前,颤抖的手触摸在冰宫上,看着里面长眠的金阙主人,嘴角蠕动的厉害。

“我……我知道昆仑金阙的主人是谁了!”

“是谁?”宫爵和田鸡兴奋好奇的问。

我声音有些颤抖和激动,好半天才说出来。

“华夏的共主,五帝之首的……轩辕黄帝!”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