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昆仑金阙 第四十九章 杀父之仇

作者:君不贱字数:3963更新时间:2016-04-10 15:53:57

劫后余生让我们不再向之前那样谨慎,也没打算远离这个地方,事实上谁都没有气力站起来,就在通道后面生火,吃了些干粮后休息一晚,我依旧在睡前把遭遇到的事记在笔记里。

第二天被韩晋踢醒,他已经整装待发催促我们继续前行。

“这么急着去死啊。”我爬起来淡淡一笑。

韩晋站在原地没说话,表情很阴沉,向他这样贪生怕死的人,如果不是我们三人还有利用的价值,估计他早一个人跑的没影。

前面是一条很高的台阶,远远看上去,台阶的尽头有一个竖立的冰柱,一直通向冰宫的上面,看样子这里距离金阙已经不远。

我们收拾好东西开始继续往上走,唯一让我们有点安全感的就是手里多了一把枪,田鸡从那两个被射成刺猬的人行囊中找到七个手榴弹。

“我还剩半匣子弹,要是再遇到什么东西,就无能为力了。”田鸡一边走一边打趣。“要真到最后,咱们抱团死,我拉了手榴弹图个痛快。”

“能不能想点好的。”我白了他一眼。

“就是,别说丧气话,别人能出去,我们也能。”宫爵说。

“不划算啊,大老远跑这么远,找到这么壮观的宫殿,还指望着里面怎么也有些宝贝,结果到现在连块破铁都没看见,更别说金银珠宝了。”田鸡提到钱就一脸的市侩。“话说,上次的金条和金睚眦还没卖呢,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卖了好好享受几天。”

“我看你别指望在这里找到什么金银珠宝。”我笑了笑说。

“为啥?”田鸡急切的问。

“昆仑金阙建造的年代太久远,大约在夏朝之前,甚至跟久,商朝才出现铜币,金银流通是到战国时期,在此之前最值钱的是贝币,就是贝壳。”我一本正经的偏头看看田鸡,幸灾乐祸笑着。“那个时候金银不好使,你指不定能在这冰宫中找到一大堆贝壳。”

“贝壳!?”田鸡一愣眉头皱起脸色难看的很。“妈的,早知道我就拿把青铜剑走了,好歹还算青铜器。”

我们一边闲聊一边往上走,终于走上台阶,然后震惊的抬起头,一根巨大的冰柱矗立在我们眼前,上面一圈圈向上盘旋而上的台阶看不到尽头,像是通天的冰塔好不壮观震撼。

顺着冰塔上的旋转台阶往上应该就能到达金阙,按照昆仑金阙的建造构架,这根冰柱应该是整个冰宫的核心支柱,宫爵说到了这里应该能放心些,这样核心支柱的地方一般不会设置机关的,因为担心机关会破坏支柱的牢固,可以放心大胆的走。

但韩晋并没掉以轻心,依旧让我们走前面,我意味深长的看了韩晋一眼:“冰柱这么高,一不留神很容易掉下去,你这么怕死,可要小心点。”

韩晋默不作声拉动枪栓,意思在警告我,他让我们走前面有两个原因,除了防止路上有机关外,更担心我们在背后开枪,以他的性格断不会让我们手里拿着能威胁到他安全的东西,不过这冰宫中潜藏的危险太多,单靠他一个人手里的枪,韩晋也不确定能应付的过来。

我还是淡淡一笑走在最前面,宫爵和韩煜跟在后面,韩晋全神贯注的戒备紧跟其后,冰柱上旋转的台阶在外面,不但陡峭而且还很狭窄,开始的时候还没注意,越是往上越感觉双腿发软,冰柱太高在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情况下,犹如站在悬崖的边上,稍微不留神踩滑就会跌落,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结果不言而喻。

特别是对田鸡这样有恐高症的人来说,在这冰柱上每往上走一步都是煎熬,我回头看他时,田鸡把头偏在里面,眼睛几乎快闭着,他根本不敢往下看,手扶着冰柱上脚抖的厉害。

还没看过田鸡怕成这个样子,我把头伸出去往下看,已经走了快一天,冰柱上根本没有可以休息的地方,除了短暂坐下来停歇,唯一能做的只有一鼓作气爬上去,我们如今所在的地方已经看不见下面,昏暗的光线吞噬着冰柱,看下去犹如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

“光线太暗,这样往上走太危险,把绳子拿出来,每个人都系在腰上,万一谁有事还能相互照应一下。”我回头说。

宫爵拿出绳子,按照我说的绑在身上,韩晋当然是求之不得,如今就剩下他一个人,随时随地都提防着我们,绑上后我们就如同一根绳上的蚂蚱,谁也跑不掉。

绑好后继续往前走,我抬头依旧看不到冰柱的尽头,体内透支的厉害,我看田鸡实在不行,停下来让他休息一会,瞟了一眼最后面的韩晋,看表情也累的够呛,不过手里还是紧握着枪,神情没有丝毫松懈,从下面抬头和我对视,目光里充满了狡黠的警惕。

“你走前面带着田鸡,我在后面盯着他,看他这样子万一腿一软,搞不好要摔下去。”我折返回来对后面的宫爵说。

台阶的宽度最多能容纳下两个人的距离,我从田鸡身旁走过去的时候,他比我还紧张,身体抖的像一个筛子。

“有点出息好不好。”我拍了拍他肩膀,田鸡整个人松软的蹲在地上,我和宫爵看着摇头苦笑。

“赶紧走,别磨蹭。”韩晋在后面厉声催促。

“慌什么,赶着投胎啊。”我不热不冷的回了一句。

夜晚的冰宫异常的寒凉,手电光照射在冰块上反射出刺眼的光,加之一圈一圈的盘旋上行,搞的人头昏眼花。

“田鸡,把水壶给我,好渴。”走了个把小时后,我对前面的田鸡说。

田鸡一路上几乎是牵着前面宫爵的衣角在走,发抖的手把水壶递了过来:“这么冷你还喝水。”

我笑了笑没说话,拧开水喝了几口,转身递给韩晋,他阴沉着脸摇头,我没有理会,拿出登山锹又递了过去:“你在最后面,万一滑到就得连累我们所有人,拿着这个以防万一。”

“不用。”韩晋决绝的回答。

他知道他不肯要,对于韩晋来说,枪永远比登山锹让他有安全感,我依旧没理会,转身自己把登山锹拿在手里。

“看!”宫爵在前面兴奋的说。“快到顶了。”

“总算到头了,要是能回去金条和金睚眦你们都别想要,全是我的,走这个冰柱我少活十年。”田鸡牙齿打着磕碰。

我和宫爵乐呵的笑起来,宫爵在前面加快了步伐,田鸡不停在后面催促慢点,我悄悄拿出刀隔断了身上和田鸡绑在一起的绳子。

没走几步就听见身后踉跄的声音,随之是韩晋的惊呼,我连忙举起登山锹重重插入冰柱,紧接着感觉身后被韩晋的重量拉扯,整个人从台阶上滑落下去,幸好我还握在登山锹上,韩晋已经悬吊在深不见底的半空中。

田鸡和宫爵惊慌失措的回答,见到绑在一起的绳子竟然断了,田鸡即便腿都发抖,也不顾一切的冲过来,一把抓住我的手,他和宫爵吃力的把我拉上来。

韩晋和我绑在一起,现在还摇晃的吊在外面,手里的枪已经掉落,双手死命的抓着绳子,脸上露出恐慌,不停喊着拉他上去。

“你怎么把绳子隔断了?”宫爵问。

“我自己的事,不想连累你们。”我坐在台阶上喘气。

田鸡好像意识到什么,他的手电照到我身后的台阶,上面湿漉漉全是水:“你把水倒在台阶上……”

韩晋一听惊恐的盯着我:“你想害我!”

我拿过水壶开始就一直悄悄往地上倒水,冰面本来就滑,水滴落在上面就更加湿滑,我故意把登山锹给韩晋,知道他不会要,但我拿在手里他也不会起疑。

“现在我来和你说说什么是规矩。”我向田鸡要来刀,放在腰间的绳子上,第一次见到韩晋时,他也是这样对我说的,我用同样的口气重复他说过的话。“规矩是人定的,在这里我就是规矩,现在的规矩是,我问什么,你答什么,不回答或者答错,我就……”

一边说我一边在绳子上割了一刀,提醒韩晋后果。

“你敢杀我,出去他们也不会放过你。”韩晋在下面嚣张的叫嚣。

“看来你还是不懂规矩。”我不以为然的再割一刀,绳子被割开一道口子。“进来三十多人都死了,也不差你一个,这冰天雪地的就咱们四个人,谁会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韩晋见我来真的,顿时慌了神,口气变的怯怕:“你想问什么,我回答就是了。”

“金主是谁?”我冷峻的问。

“不知道。”韩晋回答的很干脆。

我割的也很干脆,可韩晋在下面歇斯底里的大骂,说他真不知道金主是谁,他只见过金主但不知道叫什么和是干什么,只知道那是一个很有权势的人,他和我们一样,不过是替金主办事,他很明白知道太多并不是好事,所以只做事其他什么都不问。

看韩晋的表情,他应该没说谎,向他这样贪生怕死的人,断不会在这样的时候还敢隐瞒,看来金主的身份从他口里是得不到答案的,我继续往下问,但凡和金主以及月宫九龙舫有关的事,韩晋丁点都不清楚,他甚至连月宫九龙舫都没听过。

算起来韩晋在金主身边至少十年,居然对金主一无所知,一个把自己能隐藏这么好的人,才让人感到可怕。

“金主让你带我们来这里是想找什么?”

“一个球,一个上面刻有纹路的青铜球。”韩晋不敢隐瞒全说出来。

“青铜球?”我眉头一皱,大老远来这里就为这东西。“干什么用的?”

“不知道。”

“十年前,你可记得杀过一个人。”我的声音透着愤恨。

“十年前……我杀过那么多人,怎么能记得起来。”韩晋不时的看着身下的漆黑,声音都在发抖。

“那我提醒你,川西金锣沟。”我握刀的手青筋暴露。

韩晋回想了一下,顿时惊讶的看着我:“顾……顾五!你……你怎么知道我去过川西金锣沟……顾五?!”

“为什么要杀他?”我冷冷的问。

韩晋惊恐万分,说当时金主带着他和另外一个叫姜鹏的人去的川西金锣沟,在此之前他根本不认识顾五,也不知道金主为什么要杀他,他只是奉命行事,至于姜鹏在那次以后就不知所踪。

“我记起来。”韩晋生怕我继续割,连忙惊恐的说。“当时他好像让顾五交出一样东西,顾五一言不发到死也不肯说。”

“什么东西?”我问。

“不知道,听他们谈话,好像他和顾五之前是认识的,他们去过一个地方,而顾五从里面带走了一样东西,并且隐姓埋名躲在金锣沟。”

“带走一样东西?”我眉头一皱,能让金主千方百计要找回来的东西一定价值连城而且非常重要,可记忆中,小时候家徒四壁全靠父亲给人抬棺维持生计,没什么值钱的。“就因为这个你们就可以杀人!”

“我只是奉命行事,和我没关系。”韩晋在下面挣扎。“知道的我都说了,你要守规矩,拉我上去。”

“我从来都不是守规矩的人……”我一边冷冷的回答一边快速的切断绳子。

“我和你无冤无仇,知道的我都说了,你为什么要杀我?”韩晋惊慌失措的大吼。

“你听好了,到了下面想报仇记得我是谁,我叫顾朝歌,十年前你杀的顾五是我父亲,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我今天替我父亲报仇,你可听明白。”

韩晋突然不说话,他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目光中的恐惧荡然无存,当我割断绳索韩晋掉落下去的那刻,我惊愕的发现他竟然诡异的笑了,我听见他声音越来越远。

我明白了,我可你什么都不明白……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