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昆仑金阙 第四十六章 洛书

作者:君不贱字数:2510更新时间:2016-04-10 15:53:57

青铜龙马是在刻有羽龙图案的地底祭坛找到的,羽龙是月宫九龙舫的标志,这座昆仑金阙和月宫九龙舫又有什么关系?

我还在试图想明白这些事之间的关联,可脑子里越来越迷糊,宫爵说这冰宫中的秘密恐怕只有到了金阙才能知道,田鸡也点头说时间不早先穿过水池再说。

韩晋为了确保安全,让人先从乌龟走过去,看那人安全的到达对面之后,韩晋才让我们过去,不是韩晋有多在乎我们安危,估计在他心里,只要我们安全,他才会安全,这也应该是金主对他的交代。

我们走上乌龟通道,这冰雕的乌龟活灵活现,上面的龟纹雕刻的细致精湛栩栩如生,走到中间我看见龟背上,除了龟纹之外还有其他的图案。

在龟背最中间有五颗白色的点,由十字刻纹连接,其上是九颗白色的点,呈现一字型排列,中间同样用刻纹连接,最下面是一个单独的白点。

“九、五、一……”田鸡数了数疑惑不解。“这些白点是什么意思?”

我再看看其他地方,在龟背上这样的图形按照四方形分布,在四角的圆点为黑色,其余都是白色,我越看越惊讶,站在原地转了一圈。

“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为肩,六八为足,以五居中,五方白圈皆阳数,四隅黑点为阴数!”我惊讶的说不出话。

“你在说什么?”田鸡茫然的问。

“洛书?!”韩晋眉头一皱,从对岸走了回来,低头看了一圈,第一次看见他也会惊讶。

这里图形的排列的确是传说中的洛书,这是阴阳五行术数之源。

传说中有神龟龟甲上刻有此图象,浮出水面由一位圣人得到,因此被称之龟书。

“这个我知道,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听我家老头子说起过,相传大禹时,有神龟浮出背驮洛书,献给大禹,他依此治水成功,遂划天下为九州,又依此定九章大法,治理社会。”田鸡说。

“可那仅仅是传说而已啊。”宫爵一脸惊诧。

“传说大禹得到神龟背上的洛书……”我看着地上龟纹上的图案。“这……这不是传说,这是真实存在的!”

“大禹到过这里!”田鸡眼睛一亮。“难道……这昆仑金阙是大禹修建的?!”

“不对,传说大禹在龟背上发现了洛书,说明大禹到此之前,昆仑金阙已经存在,大禹是夏朝时期的人,就是说昆仑金阙建造的时间更加久远。”我说。

“大禹不是治水吗,怎么会出现在昆仑山中?”韩晋都有些好奇。

很庆幸封承逼我看的那些书现在终于有用,在古籍中指出河出昆仑,而夏禹又导河积石。

“淮南子一书中有提及,禹以息土填洪水以为名山,掘昆仑墟以下地。”我冥思苦想终于记起书里的原话。“意思是说大禹治水到了昆仑山。”

而且这并非是无从考证,我从小被逼着熟读全国县志,在《西宁府续志》中曾有记载。

禹贡,导河积石,考其地在今西宁。

西宁的地理位置距离昆仑山并不远,足以说明大禹真到过昆仑山。

宫爵揉了揉下巴,蹙眉不语,好半天才摇头说,文史中对大禹治水是有记载,一般来说治理的应该是长江和黄河两条流域的洪泛,可这些洪灾区域都远离昆仑山脉,大禹治水为什么会到人迹罕至的昆仑山?

“这个,就有点玄乎了,我在古籍中看到过,原话是:禹学于西王母国……”我一边回想一边说。“意思是说大禹见西王母,在其帮助下学得治理洪水的办法。”

“西王母?”田鸡一脸惊讶。“那是神仙啊,你的意思是大禹见到神仙了?”

宫爵也诧异的看着我说:“虽然是有些玄乎,不过也有关联,西王母是传说中的女神,住在昆仑山的瑶池,山海经中称昆仑山在西方,又叫西昆仑,故称西王母。”

“那这样说起来,大禹到昆仑找西王母,然后西王母把洛书给了大禹……”田鸡挠了挠头一脸愕然。“难道这昆仑金阙是西王母修建的?”

我双手揉了揉脸,我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冰宫越来越有意思,从一开始我就很诧异,什么人能修建工程如此浩大的冰宫,如果是神……

“别胡思乱想,真是神的话何必还弄什么机关,咱们这些凡人又怎么能到这里。”我重重叹口气拍拍田鸡肩头,不让他引导我乱想。

“如果不是神仙,那又是谁把洛书留在这里?”宫爵居然也钻牛角尖。

“想知道还不简单,咱上到冰宫顶上,看看这金阙的主人到底是谁。”我指了指上面淡淡一笑。“真是西王母的话,瑶池估计就在上面,园里种有蟠桃,食之可长生不老,咱们也不用怕饿死在这里。”

韩晋一脸不屑,走到对岸催促我们继续前行,穿越水池后再往前,又是旋转向上的台阶,随着冰宫里的光线越来越黯淡,我们已经在冰宫中走了一天,宫爵依旧走在最前面,拐角的时候宫爵突然停住。

我抬起手电看见台阶两边已经多了两个持剑的武士,光线照射在上面晶莹剔透,走进看清楚是两个冰雕,和我们在冰门看见的冰雕武士穿着一样,不同的是,这里的武士威风凛凛的站立,左手持剑右手举旗。

我站到武士的下面,展开旗帜上面有一条象形的动物,辨认了半天我确定那应该是一条蛇,但这条蛇却有四足,这应该是一个图腾

可我思前想后也记不起这个图腾代表了什么,不过很明显,这图腾是属于昆仑金阙的主人,图腾的形成有很多原因,但都是基于对陌生和未知事物的崇拜,相信这种图腾能保护自己或者可以获得图腾的力量。

但图腾的认可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就是说当时有很多信奉这个图腾的人深入到这里,并且修建了昆仑金阙,继续往上走台阶间隔均匀的站立着这样的冰雕,他们应该是守护这里的武士。

好不容易走到一个稍微宽敞的地方,韩晋让在此休息一晚,为了以防万一,韩晋在前后各设置了警戒线,点燃篝火后我们各自吃了干粮,睡觉之前我拿出那本笔记本,把在冰宫中经历的事都记录在上面。

第二天我们继续出发,在旋转的冰块台阶上前行,慢慢变成一种枯燥乏味的事,足足走了一天所有人都疲惫不堪,最麻烦的是,天黑的时候我们终于看见台阶消失,走上去发现是一处平整的冰台。

这里很宽敞,手电的光线被远处站立的东西所阻挡,我们驻步查看了片刻,因为相隔太远看不清到底是什么,但可以确定数量很多,韩晋让他的人走前面,田鸡手里的枪已经握紧。

没走几步最前面的人手抬了起来,那是示意停止的意思,韩晋和其他人慢慢警觉的靠近,我们在后面看着他们蹲下身体,围着什么在查看。

我们走过去看见地上躺着一具男性的尸骸,韩晋带着他的人散开,负责警戒四周,走的时候转头对我说:“看看这人是怎么死的,以防万一。”

我们蹲到尸骸旁边,这具冰尸和我们在冰窟看见的不一样,尸骸虽然保存完好,但肌肉和皮肤虽然完全干瘪,看穿着很老旧,我拿出笔记本里找到的照片,和上面的人对比终于确定这具冰尸是四十年前那十二个人之一。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