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昆仑金阙 第四十五章 机关钥匙

作者:君不贱字数:2885更新时间:2016-04-10 15:53:57

我和田鸡几乎同时拍在宫爵头上,心理素质太差,也就这点出息,居然给吓傻了,韩晋在前面催促我们,通道的尽头是向上的台阶,而且还是旋转的,应该可以通往最上面的金阙。

一路上在手电光的照射下,果然和我猜想的那样,整个宫殿全是由冰块建造而成,相互之间严丝合缝像是经过严密的计算,甚至没一阶台阶的宽度都分毫不差。

从冰门和之前通道的机关看,修建这里的人并不希望有人打扰这座宫殿的沉寂,因为担心沿途还有其他的机关,宫爵和我们走在最前面,一路上宫爵全神贯注留意每一处可疑的地方,并不高的台阶我们足足走了一晚。

当宫殿慢慢变的晶莹剔透,应该是阳光照射在没有被积雪覆盖的缝隙中,折射的光线让整个冰宫变的明亮。

我隐约听见前方有水流的声音,越是往前走越是清楚,当我们走完最后一阶台阶,视线中出现一间宽阔的冰室,但却空无一物,我们沿着冰室一直往前走,最后停留在一个硕大的水池边,目测应该有十多米宽,里面的水并不是静止,从我们目前的方位来看,应该是从西向东流淌。

水池两边各有一个青铜兽首,头生双角赤目而怒,悬口露牙面目狰狞,两股水流从兽嘴中喷涌而出注入水池。

看着青铜兽的造型,应该是传说中昆仑山的上古神兽,白泽。

山海经中对这神兽的描述很清楚,浑身雪白,能说人话,通万物之情,很少出没,除非当世有圣人治理天下,才奉书而至,常与麒麟或凤凰等,视同为德行高的统治者治世的象征,是一种吉祥之兽。

要到对面必须穿过这个水池,这里应该和冰川下面的暗河相连。

韩晋点了一下头,旁边的人立刻放下行囊,取出绳索系在腰间,这里的水流不是很急,而且水池也就十多米,看样子韩晋是让这人先游过去,固定好绳子方便其余人通过。

那人准备妥当跳入水池,刚游出不到三米,突然听到短促的惨叫,声音甚至还没完全发出来,水池中清澈的河水顿时变成一片血红,那人瞪着眼睛们面无表情的在水池里翻滚,整个人像是被什么在吞噬,快速的往下沉。

田鸡和其他人立刻把枪举了起来,那水池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没过多久,在血红的水池里,我们看见那人重新漂浮起来,不过不再完整,身躯支离破碎的断成一截一截。

韩晋让人把残缺的身躯从水池里拉上来,残骸上有明显的切断面,但切口处异常光滑平整,像是被极其锋利的东西一刀切断,我开始以为这水池里又有什么怪物,那人是被撕咬成这样,可从切口看绝对不是撕咬留下的痕迹。

“水下有机关,应该是某种极其锋利的刀刃,而且数量还不会少,在水流的带动下会一直旋转,犹如一把不断切割的刀,这些靠水流转动机关就像一个巨大的绞杀器,任何掉进去的人都会四分五裂。”宫爵看着地上的残骸切口说。

“这水池是用来阻止进入宫殿的人到对岸的。”田鸡不由自主蠕动一下喉结。“既然下面的机关是靠水流推动,切断这里的水就能停止机关。”

“你们不感觉这昆仑金阙很奇怪吗,修建这么大的宫殿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如果是居住为什么要设置这么多机关?”我皱眉思索了片刻喃喃自语。“很明显这里的主人并不想有人进入,那这宫殿里到底有什么?”

“这里有东西。”有人在角落喊叫。

我们过去看见是一个绞盘,宫爵说这绞盘应该就是控制水流的,一旦没有水流的冲击,河道里的机关就会停止。

韩晋立刻让人合力推动绞盘,机关设计的很巧妙,绞盘柱在他们推动下慢慢转动,从左右青铜白泽嘴里发出低沉的声音,兽首嘴里的水流也随之慢慢变小,直至彻底的停止。

水池里不断翻滚的河水也渐渐平缓,透过清澈的水面我们终于看清整个水池里面的设计,里面安装了无数像齿轮一样锋利的刀刃,在水流的冲击下,这些刀刃快速的旋转。

即便是过了上千年,这些刀刃并未见有锈蚀的痕迹,依旧在河水中发着动人心魄的寒光,而且这些刀刃分布也明显是精心设计过,整个水池没有丝毫的死角,任何人掉落在里面都不可能侥幸的生还。

即便停止了兽首嘴里的水流,可是水池中那些锋利的刀刃并没有停止转动,宫爵趴在水池边看了很久说,水池大约有十多米深,两边有通道连接地下河,除非堵住西面的通道,不让河水进入,否则这些转动的刀刃不会停止。

兽首嘴里的水流溅落在水池中,让本来清澈的水面涟漪不断,无法看清下面的机关,是误导擅自闯入这里的人中计而已,和关闭水池里面的机关并没有关系。

“这里是什么?”我目光落在宫爵的手上。

他手指的缝隙中露出一个凹槽,宫爵移开手,我们看见青铜铸造的水池边一个四四方方的孔,宫爵把手慢慢探进去,孔的四周中间各有一条竖片,感觉好像能活动,应该有什么东西放在这孔里,和这些竖片重合才对。

“这或许才是关闭水池机关的地方。”宫爵站起身冷静说。“不过不知道该放什么在里面。”

韩晋听说可以转动,叫人用工具试图强行拧动,可凹槽纹丝不动,宫爵连忙阻止,那是唯一可以通过水池的机关,一旦被损毁以我们现在所携带的装备永远也别想过去。

“你们难道没有发现这冰宫的建造规律,冰门必须从外面开启,封闭通道的冰墙也必须借助青铜钟震碎。”宫爵说。

“就是说,一旦进入冰宫就是一条只进不退的路,我们经过的地方已经不可能返回。”我恍然大悟点点头。“如果不能通过水池,我们会一直被困在这里,直到饿死……”

“这些凹槽应该放……”田鸡蹲在那四四方方的孔旁边,偏着头自言自语。“我怎么感觉好像有一样东西和这里挺吻合的。”

“什么东西?”我走过去问。

“想不起来,不过应该也是一个四四方方……”

田鸡说到一半停住,慢慢抬头眼睛转动了几下,手放进衣服里,再拿出来的时候,已经多了一个青铜龙马。

我和宫爵都愣住,这是我们在青木川地下祭坛找到的那个青铜龙马,当时找到时我就感觉,这青铜龙马应该还是放在什么东西上的才对,而青铜龙马底座上的凹槽刚好对应孔里的竖片。

我把青铜龙马慢慢放下去,竟然大小刚好一样,握住上面的龙马用力一拧,居然真的拧动。

水池里传来轰然一声,我们连忙向后退,水池里的水面快速的下降,那些锋利转动的刀刃也随之下沉,一个硕大的冰雕乌龟从水池底部浮上来,刚好连通水池的两边。

这青铜龙马竟然是关闭这里机关的钥匙,可我很快意识到另一件事,宫爵说过,一旦进入冰宫就只进不退,我们一路并没有发现尸骸,那就意味着四十年前到过这里的那些人,已经通过了水池。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们当时一定带着这青铜龙马,可是青铜龙马是我们在地下祭坛发现的,青铜龙马是机关钥匙,这样的东西不可能有两个。

这足以说明两件事。

第一,有人活着从昆仑金阙离开。

第二,离开的人还把青铜龙马放回到地下祭坛。

但我实在想不明白,建造年代更加久远的昆仑金阙中的机关钥匙,为什么会出现在秦朝的祭坛中,得到青铜龙马的人为什么还要再放回去。

“有人知道我们会来昆仑金阙!”田鸡表情惊讶。

我和宫爵对视一眼,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我之前一直想不通,引我们去青木川发现地下祭台的人,到底是出于何种目的,现在看起来,这人应该是知道我们会到这里,是想让我们提前得到青铜龙马。

“难道是那个神秘的金主?”宫爵压低声音。

我摇头,绝对不会是金主,如果是他根本不用劳师动众,看的出金主迫切的想要得到冰宫里某样东西,而且刘天仅仅是听到随侯珠就被灭口,可见金主并不想让秘密泄露,就更不会利用叶知秋让青木川地下祭坛公之于众。

引导我们去青木川的另有其人,现在唯一能知晓的只有,这个人对昆仑金阙很了解,一定到过这里!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