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昆仑金阙 第四十四章 青铜钟

作者:君不贱字数:2732更新时间:2016-04-10 15:53:51

第二天一早。

我们醒来时,韩晋和他的人已经整装待发,等我们收拾好东西,其他人还是一动不动,想必是宫爵昨天警告过他们,不要乱动这里的任何东西,金主让韩晋带我们来这里,主要的原因应该就是靠我们带着其他人登上昆仑金阙。

“这里的格局和整个金阙不协调,想必有被封堵的通道,如果是砖土结构的古墓我还能判断出来,而且这里年代太过久远,年代我都无法推断出来,更别说修建的风格。”我背上行囊转身对宫爵和田鸡说。“这里就看你们了。”

“挖墓我在行,可是这三面冰墙都一模一样,而且整个冰室的冰块颜色暗淡各不相同,又不像墓还能辨别方位和进出的通道。”田鸡一筹莫展的摇头。

“我试试。”

宫爵说完,走到三面冰壁前,手轻轻按在厚厚的冰面,然后拿着探铲敲击在冰面上,宫爵闭目凝神一言不发,我只看见五个手指不断轻微的触动,当走到右边的冰墙上,宫爵反复敲击了两次,眼睛忽然睁开。

“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冰墙中的杂质各不同,这冰墙后面的震感比其他两面要微弱一些,说明冰墙的后面是空心的,通道就在这冰墙的后面。”宫爵肯定的点头。

“在这冰墙上凿开一处可以通行的路。”韩晋对手下的人吩咐。

其余的人立刻拿出工具,对着那面冰墙开始挖掘,整整一个上午,凿开的深度不到二十厘米。

“这样下去不行,这些冰墙都是恒古不化的寒冰,异常的坚固,按照这样的进度,没十天半月估计都凿不穿。”我摇摇头让其他人都停下来。

“我通过震荡大约能感觉到这冰墙绝对超过五米以上,别说十天半月,就是半年恐怕都凿不穿。”宫爵确定的说。

“那就干脆别挖了,反正也是浪费时间,我们剩下的干粮,节约点撑死还能坚持十来天,冰墙还没凿开我们都已经饿死了。”田鸡坐靠在冰墙边拾起被凿下的冰块,无聊的抛投到对面。

“取炸药,无论如何也要把通道炸出来。”韩晋吩咐手下的人。

“不能用炸药!昆仑金阙是用冰块建造而成,犹如搭积木一样层层叠加上去,你炸开冰墙会波及其他的冰块,这是最下层,都是承重的冰块,一旦碎裂整个昆仑金阙都会随之坍塌。”我连忙阻止。

峥!

一声尖锐刺耳的声音突然在冰室中回荡,紧接着我们听见冰块深处碎裂的声音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来。

那声音刺痛耳膜,我们转身才看见田鸡抬着手,表情僵硬呆滞的看着冰室中间那七个青铜钟。

“我……我不是有意的,没想这钟声音这么大。”田鸡一脸无辜的样子。

我们的目光都落在那七个青铜钟上,进来的时候我有留意,可上面既没有文字也没有纹饰,工艺断代也不清楚,所以没怎么在意。

宫爵慢慢走到青铜钟前,来回查看了良久,问身后的田鸡:“你刚才击中的是哪一个青铜钟?”

“不知道,我随便丢的。”田鸡站起身摇头。

我回头看看三面冰墙,忽然恍然大悟,这冰室所有的机关方式是采用共振的原理,所谓共振,简单点说,当一个物体发生振动引起其他物体的振动,在共振频率下,很小的周期振动便可产生很大的振动,所产生的力量惊人。

这些冰墙因为里面的杂质各不相同,因此导致颜色暗淡不一,其中的共振也不同,当敲击青铜钟时,产生的声音和其中一面冰墙共振相同时,会直接震裂冰墙。

“那还不简单,挨着把青铜钟敲一遍,就能震碎堵住通道的冰墙。”其中一人大声说。

“有七个青铜钟,就意味有七种不同的共振,敲错了其他地方的冰墙碎裂,整个昆仑金阙都会轰然倒塌。”韩晋阴沉着脸瞪了那人一眼。“七个青铜钟之中只有一个可以开启通道,而且也只有一次机会。”

韩晋这一次说对了,田鸡扔出的冰块幸好是击中了青铜钟,若是击中下面的钟摆,撞击到青铜钟上从刚才碎裂的声音看,我们恐怕已经被埋葬在冰山之下。

这属于机关术的范畴,我和田鸡都看向宫爵,他揉了揉额头说,用音律做机关术也是常见的一种方式,他对音律的掌握倒是炉火纯青,可是这种机关术已经超出了他所学的范畴。

“这冰墙完好无损,就意味着没有人进去过。”田鸡走到我们旁边压低声音。“他师傅都做不到的事,就别逼宫爵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宫爵白了田鸡一眼,他的傲气又上来。

“你这人咋不识好歹。”田鸡眼睛瞪的更大。“你行,你来。”

“他不是不行,他是不敢,敲错所有人都会埋葬于此,他是不敢拿我和你的命去赌。”我淡淡一笑,拍了拍他肩膀。“你说过的,听你师傅话和我生死与共,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剩下的干粮也别想回去,你担心个啥,就是要死,我宁愿也死在昆仑金阙的顶上,指不定还能遇到神仙呢。”田鸡无所谓的笑笑。

宫爵无奈的摇摇头,深吸一口气从地上拾起冰块,用探铲敲打成冰锥,走到青铜钟前,小心翼翼握住下面的钟摆,然后停顿了片刻,静气凝神用冰锥的尖轻轻敲击青铜钟。

细微的声音模糊不清,所有人都甚至刻意的屏住呼吸不去打扰宫爵,他完全是用自己从小锻炼出来的听令,在辨识青铜钟和那一面冰墙在产生共振。

他足足用了整整三个小时才敲完那七个青铜钟,我们脚都站的发麻,也没人敢动一下,宫爵回头看我们的时候,有一种快要虚脱的感觉,这么寒冷的冰室里,他额头上全是汗水,我知道他其实承受的压力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要多。

“第四个。”宫爵的声音犹豫不决。

“你肯定是第四个?”韩晋应该也看出来,阴沉的问。

“不确定,但已经不敢再尝试了,我能听见这些冰墙内部的碎裂声,一旦加剧蔓延后果不堪设想。”宫爵慢慢的摇头。“只有第四个我隐约听到通报冰墙那边传来的碎裂声音。”

“那就第四个,你犹豫啥。”田鸡问。

“可我敲击二、四、五这三个青铜钟,都听见那边传来的声音,只不过第四个要明显一些,我不敢确定。”宫爵心力憔悴的舔舐嘴角。

“就这么定了,咱兄弟三人今儿就赌一次命。”

我淡淡一笑,知道宫爵不敢去敲青铜钟,拉着田鸡和宫爵站在一起,想都没想伸手敲响第四个青铜钟,就在快要敲响的那刻,宫爵突然把我手拉了下来,自己敲响了第五个青铜钟。

峥!

厚重而低沉的钟声在冰室回荡,巨大的破裂声随即响起,通道前面的冰墙上出现一道明显的裂痕,咔嚓的声音一直不停的蔓延,瞬间宽厚的冰墙四分五裂碎成一地。

那些碎裂的冰块快速的向下沉没,我听见湍急的流水声,往下一看竟然是流动的地下冰河,我连忙让所有人立刻从还未下沉的浮冰中过去,穿过碎裂的冰墙时,发现顶上犹如珠帘般向下流淌着水。

宫爵走过去后惊讶的说这里机关简直巧夺天工,虽然冰墙被损毁,可会随着冰河被冲走,而那些从上面滴落的水流,慢慢会在冰室的低温中重新凝结成冰块,直至封闭上面的流水,用不了多久,又一道坚不可摧的冰墙堵住通道。

“这样看起来四十年前那些人未必没有通过这里。”田鸡啧啧称奇的说。

“我能做到,师傅她当然也可以。”宫爵点头。

“对了,你明明说是第四个,怎么最后会敲第五个?”我还心有余悸的喘息,好奇的问。“你不是说不确定嘛?”

“我真不确定……”宫爵的表情从之前的犹豫,变成了惊讶。

“不确定?”我和田鸡对视一眼。“不确定你还敢敲?”

“我感觉是第五个……”宫爵揉了揉额头神情茫然。“我……我好像……曾经敲过这些青铜钟……”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