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昆仑金阙 第四十二章 甲骨文

作者:君不贱字数:2511更新时间:2016-04-10 15:53:51

雪峰终年落雪,久而久之这座气势磅礴的宫殿完全被积雪所覆盖,若不是田鸡那颗手榴弹引发雪崩,恐怕我们即便擦肩而过也无法发现。

我看着霸王蜥充满畏惧的退回冰窟,听见那边韩晋的人兴奋的喊叫,他们在山底发现雪崩中露出的入口。

我们走过去的时候,韩晋已经带着剩下的人先进去,我抬头看着昆仑金阙入口的巨大冰门,晶莹剔透坚不可摧,可这扇巨大的冰门竟然开启了一个缝隙,足够容纳一个人进出。

“在我们找到这里之前,应该已经有人进去过。”宫爵小声在我耳边说。

“多半是四十年前到过这里的那群人。”田鸡一边给换弹夹一边说。

“既然有人进去过,这四十多年外面竟然没有任何传闻,唯一的解释,这群人的确找到了昆仑金阙。”我忧心忡忡的深吸一口气。“恐怕也再没离开过这里,进去后留点神。”

“探墓你有经验,这么大一座宫殿,你看看是什么时期的?”田鸡好奇的问。

“你也知道我是探墓的,这里是宫殿,又不是陵墓,哪有那么容易就能看出来。”我摊着手摇摇头。

“陵墓也好,宫殿也好,建筑的纹饰和特点在同一时期都差不多。”宫爵应该也想确定这令人震撼的宫殿是什么时期的。“你就把这宫殿当陵墓看。”

其实我一直在留意巨大的冰门,在两边各有一个埋首半跪,双手按在剑柄置于身前的武士冰雕,造型浑厚而凝重,神态栩栩如生恭敬而虔诚,但武士身上的穿戴以及剑的款式我从来没见过。

冰门上的纹路更是让我诧异,那些雕刻的叶脉纹饰简洁有力、古雅朴素,虽然简单阙造型雄奇,花纹绚丽令人叹为观止,透着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

这些纹饰我倒是有些眼熟,赵阎教我鉴定文物时,我接触过商周时期的青铜铭文,上面的纹饰和冰门上的相似,但这冰门上的似乎年代还要更加久远。

在冰门最上方有三个线行的纹路图案,不像是纹饰,宫爵偏着头看了半天:“我怎么看着像是字啊?”

“这字也写的太难看了吧。”田鸡仰着头说。“这好像和我们之前发现的金文挺像啊。”

“这不是金文!”我往前走了一步,望着那三个线行图案。

“那是什么文字?”田鸡和宫爵异口同声的问。

赵阎教我辨识过最早的文字是甲骨文,其文字起笔多圆,收笔多尖,且曲直相错,富有变化,不论肥瘦,皆极雄劲,最早发现的甲骨文是在殷商晚期。

而我从封承那儿学到,比甲骨文还久远的文字是陶文,有据可查是河南洛阳二里头遗址里出土的陶文,字体以以直线为主,横平竖直,结构有序,很有可能是甲骨文的起源,而这些陶文是在夏朝时期的遗址中发现。

可是这些文字甚至比陶文还要繁琐,类似于象形文字,就是说时间可能比夏朝还有久远。

文献中有文字可考的朝代始于夏朝,而被发现的古墓遗址中,商周时期已经是凤毛麟角,而到了夏朝更是极为罕见,再往前追溯完全是空白。

我基本可以肯定这座昆仑金阙修建于夏朝之前,这已经超出我认知的范围,在当时生产力落后的情况下,很难想象是怎么修建这座金碧辉煌鬼斧神工的宫殿。

昆仑山向来不乏神话和传说,这里是天帝居住的地方,我甚至有那么一刻真的相信,除了神我实在想不到还有谁能完成规模如此浩大的工程。

天色渐渐阴沉,呼啸的雪风开始变得凛冽,昆仑山里的气候难以捉摸,看样子暴风雪又要来临,韩晋在冰门里招呼我们进去,我递眼色给宫爵,他心领神会去查看冰门,韩晋的手合力才将其关闭。

“我的任务就是把你们三人带到这里,剩下的就交给你们。”韩晋一边让人查探四周,一边声音低沉的对我们说。“拿到昆仑金阙里面的东西,否则谁也别想离开。”

“拿什么?这里面到底有什么?”我冷冷的问。

“这不是你该操心的事,知道太多对你没什么好处。”韩晋的声音比这冰雪还寒凉。

我环顾四周,这是一个完全用冰块堆砌的冰室,四壁的契合相当完整,严丝合缝极其规整,我突然明白这里的一切是怎么修建而成,昆仑山脉建筑材料极其匮乏,修建这里的人便因地制宜就地取材,先用火融化冰雪,然后在浇灌成厚厚的冰块。

这里的冰雪取之不尽,相当于修建的材料也用之不竭,而且还能轻而易举修建出想要的构造,同时极其坚固,常年在昆仑山脉的极低气温中,这座宫殿可以永远的保存下去。

也就是说我们之前在外面看见的并不是雪峰,而是一座完全有冰块建造而成的宫殿,我们仅仅只看见了最高处,难怪这里别称之为昆仑金阙,若不是被冰雪所覆盖,当阳光照射在这座完整的冰宫之中时,那该是多么绚丽和震撼的景象。

但眼前这间冰室的格局,和整座气势恢宏的昆仑金阙比起来,显得有些狭小,整个冰室颜色暗淡各不相同,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冰室的正中悬挂着七个青铜钟,除此之外冰室里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冰门上有机关,而且极其精妙,在冰门上没有发现别强行撬动的痕迹,冰门是被人从外面用正确的方法开启。”宫爵查探回来冷静的说。“不过遇到麻烦的事。”

“有机关就对了,至少说明这里是人修的,我还一直担心这里是什么神仙住的地,那咱可得罪不起。”田鸡揉了揉肩膀样子有些轻松。

“你刚才说遇到什么麻烦的事?”宫爵的表情不对,我很担心的问。

“这冰门的机关只能从外面开启,一旦关闭里面是无法打开的。”宫爵叹了口气。

……

我和田鸡呆滞的望着宫爵,这就意味着我们没有退路,不管遇到什么情况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

“还有,这里是昆仑金阙,那我们在冰窟遭遇的冰原蜥就不应该是偶然。”宫爵心思缜密的望着我和田鸡。

“你意思是说,有人故意把冰原蜥留在冰窟里?”田鸡吃惊的问。

我点点头,也赞同宫爵这个想法,冰原蜥灭绝前生活在气温极低的冰原,这昆仑山脉如此辽阔浩大,一直都有昆仑龙的传闻,可见冰原蜥存在的时间不短,可冰原蜥偏偏只出现在冰窟里,那是通往昆仑金阙唯一的通道。

而且我们看见的霸王蜥,不知道要经过多少年才会长那么大,估计从这座昆仑金阙修建完成开始,这群冰原蜥就一直存在,目的是守护这里,不让任何人靠近。

“那霸王蜥有多厉害你们又不是没见到过。”田鸡心有余悸的舔舐嘴唇。“谁能有那本事控制冰原蜥留在这里守护昆仑金阙?”

问题又回到了原点,这绝对不是人能做到的事……

刚说完我看见韩晋的人留意到拿七个青铜钟,其中一人刚想伸手去触碰,就被宫爵大声喝止:“冰门上有极其精密的机关,想必这昆仑金阙里一定机关重重,想要活命就别乱动。”

那人手悬停在钟前,一脸惶恐转头去看韩晋,这些人好像只听从他一个人的命令。

“听他们的,什么都别动,今晚就在这里休息,明天一早出发。”韩晋点点头阴沉的说。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