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昆仑金阙 第四十一章 霸王蜥

作者:君不贱字数:3412更新时间:2016-04-10 15:53:51

对付根本数不清的冰原蜥我们已经疲于奔命,如今面对犹如庞然大物般的霸王蜥我们彻底的怔住,我都感觉双腿在轻微的发抖,就连一直处变不惊的韩晋如今都呆若木鸡。

这还不是最麻烦的,要离开冰窟的出路上方悬满了尖锐冰锥,这些摇摇欲坠的冰锥一旦全部砸落下来,所有人必死无疑。

我们完全是被困死在冰窟之中进退两难,一时间大家都面面相觑完全不知所措,我抬头看了一眼头顶上的冰锥,心一横与其被这群怪物生吞活剥,还不如赌一把,即便被冰锥刺死也不至于太痛苦。

我拉住宫爵和田鸡,大声提醒其他人用最快的速度跑出冰窟,我们刚一跑身后的万千冰原蜥在霸王蜥的统领下蜂拥而至。

我边跑边回头,霸王蜥异常狂暴凶猛,完全在冰窟横冲直撞,它全身鳞甲相当坚硬,下落的冰锥根本无法刺透它的身体,它身后那条长长的尾巴摆动,势大力沉的击打在四周,厚厚的冰柱顷刻间纷纷碎裂。

霸王蜥的异动速度太快,加之体型巨大,很快就追上我们,再这样下去,我们根本跑不到出口就会被它残杀。

我刚转回头,就看见韩晋边跑边侧身,他手中枪口正对着我,田鸡应该也是发现,手中的枪还没来得及抬起,就听见两声枪响。

然后身后传来撕心裂肺的哀嚎,我惊愕的回头,冷酷无情的韩晋竟然开枪击伤跑在最后两人。

他是用这样的方式在为自己逃命争取时间,可对于他这样草菅人命的做法,实在令人义愤填膺,跟着这样的人,永远也不会有安全感。

我心有余悸的回头,那两个倒在地上的人,还试图挣扎着爬起来,刚直起身,就被赶到的霸王蜥一脚踩在冰窟上,张开布满尖牙的嘴一口咬住那人的头,轻微用力那人便身首异处,从撕裂的断颈处鲜血犹如泉涌般喷射而出,汹涌而至的冰原蜥如同潮水般瞬间淹没了那两人。

我远远听见霸王蜥仰头发出令人胆寒的咆哮,像是在宣泄被惊扰的愤恨。

前方终于看见光亮,距离出口已经不远,冰窟的出口并不大,大约能容下两辆车同行的宽度,我突然大声对田鸡说:“有没有手榴弹?”

田鸡在身上摸了摸,找到一颗递过来:“干嘛?”

“冰窟的出口太大,我们能出去,里面的这些冰原蜥还有霸王蜥也能出去,到了外面冰天雪地的,一旦被它们包围就只有死路一条。”我拧开手榴弹的保险盖,把拉环套在手里。

“你想炸毁这冰窟?!”宫爵反应过来,担心的看着我。

“必须把它们堵在冰窟里。”我点点头。

“手榴弹给我,这东西你没使过,你们先走我来封路。”田鸡伸过手坚定的说。

“别争了,还是那句话,咱们是盗墓的,你当不了英雄。”我大声说。

我们终于一鼓作气跑到冰窟的出口,我停在里面,突然发现当英雄并不是件简单的事,扪心自问我胆子挺大,可如今手还是抖的厉害,看着眼前那庞然大物的霸王蜥和万千冰原蜥,同时汹涌而至多少都有些慌乱。

就在它们快要冲到出口时,我拉响手榴弹重重扔了出去,巨大的爆炸声震的我耳膜隐隐作痛,随着爆炸声不断的回荡,我从地上抬起头,看见冰窟上面的冰锥彻底松动,犹如万千箭雨般飞射下来。

那些来势汹汹的冰原蜥根本没有留意到头顶的冰锥,等到反应过来为时已晚,冰锥犹如暴雨梨花般急射在冲袭的冰原蜥之中。

顷刻间万千冰原蜥仅仅片刻功夫便消亡殆尽,冰窟之中此起彼伏的传来惨叫声。

我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冲出冰窟,刚一离开完全坍陷的冰锥彻底封堵了出口,田鸡和宫爵把我从地上扶起来,我才发现浑身都是之前被激出的冷汗,被外面刺骨凛冽的寒风一吹更加冰冷。

我气喘吁吁的喘息,回想起刚才独自面对那么多冰原蜥的场景,依旧还心有余悸,抬头看见韩晋回头打量我,目光有些奇怪,估计在他眼里我这样的人就是炮灰,因为他永远也体会不到什么叫同舟共济。

我直起身发现暴风雪已经停止,阳光透过冰山的缝隙落在我们身上,可没有丝毫温暖的感觉,我原本以为冰窟能让我们穿越高不可攀的冰山,谁知道放眼望去,另一座高耸入云的雪峰屹立在我们面前。

砰!

身后猛烈的撞击声让我刚放下的心猛然提了起来,那声音是从被封闭的冰窟出口传来,所有人都快步向后退,田鸡和其他人紧握着枪,目不转睛的盯着冰窟的出口。

我似乎已经意识到什么,可最坏的结果还是出现在我们面前,那只体型巨大的霸王蜥,竟然安然无恙的撞开被冰锥封堵的出口,发出愤恨的低吼慢慢向我们逼近。

不知道是谁先开的第一枪,紧接着所有人都朝着霸王蜥随意的开火,子弹准确无误的击中霸王蜥的身体,它除了身子晃动几下外,根本没受到伤害,想必它那身鳞甲坚硬的足够抵御子弹的穿透力。

韩晋应该也意识到子弹对霸王蜥没用,挥手示意停止射击,而通体雪白的霸王蜥身上所有鳞甲全都竖立起来,应该是被彻底激怒,它游弋在白茫茫的雪面上,像是一条狂暴的白龙。

田鸡从身上摸了半天,终于找到一颗手榴弹,他距离霸王蜥最近,二话没说拉了环就向霸王蜥扔过去,毕竟是野兽看着吱吱冒烟的手榴弹也不躲闪,一脚踩在上面,轰的一声炸响,那霸王蜥身体一歪半跪了下去。

霸王蜥左边的前爪竟然被田鸡炸出一个拳头大的伤口,鲜血不断从里面涌出,霸王蜥仰头发出一声痛苦的低吼,田鸡转头冲着韩晋,一脸兴奋:“这畜生只要还能见血,就能杀的死,把剩下的手榴弹全招呼过去,就不信炸不死它。”

韩晋应该是想这么做,可等其他人拿出手榴弹时,都呆傻的愣在原地,田鸡还在焦急的催促,我慢慢抬手示意他转头,等到田鸡回头去,相信他应该和我们一样噤若寒蝉。

霸王蜥伸出长长的舌头舔舐受伤的地方,我们竟然发现那伤口神奇般的慢慢愈合,这霸王蜥和石龙子长的很像,都知道石龙子受到威胁可以断尾逃生,而断裂的尾巴会重新长出来,可见石龙子又再生自愈的功能。

想必追根溯源这霸王蜥还是石龙子的先祖,但随着演变石龙子的再生自愈功能逐渐退化,仅仅留下尾部还能再生,而眼前这只霸王蜥身上鳞甲刀枪不入,又有自愈再生的能力,这根本就是一只我们杀不死的怪物。

田鸡应该是意识到危险,慢慢退到我们身边,霸王蜥的伤口仅仅片刻功夫就完好如初,它那粗大的尾巴重重拍击在雪地上,卷起漫天飞舞的积雪,猛然冲着田鸡张开血盆大口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嘶鸣。

哗……

我听见头顶传来低沉而厚重的奔腾声,抬头看见那高耸入云的雪峰泛起云雾,随着声音的清晰,那些云雾逐渐变得快速和汹涌向我们袭涌而来。

“雪崩!”我大吃一惊,应该是之前手榴弹爆炸的声音,引发了山顶积雪的崩塌。

翻滚的落雪犹如滔天骇浪一般从我们头顶排山倒海的压下来,所有人都往有山岩的地方躲避,我们三人躲在一处岩石的后面,而对面的霸王蜥根本不在乎什么雪崩,突然犹如离弦之箭一般向我们冲袭过来,我们几乎快要绝望的时候,雷鸣般的呼啸声从岩石后面传来,只看见头顶一道铺天盖地的雪浪,势不可挡的把霸王蜥推到远处,瞬间遮天蔽日把我们淹没其中。

我们三人紧紧抱在一起,感觉身上的积雪越压越多,到最后都快喘不过气来,终于外面又恢复了宁静,我们用力直起身,幸好有岩石般我们抵挡雪崩,否则现在我们已经葬身厚厚的积雪之中。

挖掘了好半天我们才爬出去,陆陆续续有幸存的人从积雪中爬出来,韩晋竟然命硬逃过一劫,但剩下的人已经不足十个。

我们刚站起身,就听见不远处积雪中剧烈的翻动,霸王蜥依旧安然无恙的从雪地中站起来,我瘫软的坐倒在雪中,嘴角挂出一丝无奈的苦笑,不是惧怕而是无能为力的放弃,看样子我应该是走不出这片冰山。

可是霸王蜥这一次不在向我们逼近,在原地抬着头死死盯着我们发出急促的低吼,我眉头一皱,渐渐意识到霸王蜥看的并不是我们,而是我们身后。

我下意识转过头去,什么也没看见,等我抬头的那刻,我嘴角不由自主蠕动一下,拉扯着田鸡和宫爵的衣角,所有人都被我的动作吸引,跟着我看向同一个方向。

我们身后那座高耸入云的雪峰,左右两边站立着两个戴着头盔,身穿铠甲的武士,双手按在一把巨大的剑柄上,威严的眼睛直视着前方,像是这座雪峰的守护者。

那是我见过最大的雕像,站起这两个武士的前面,我才知道什么叫渺小,这两位武士完全是依托山体雕刻而成,举世闻名的乐山大佛放在这里,仅仅只有武士的膝盖那么高。

而在两个武士的头之间,一座气势恢宏富丽堂皇的宫殿屹立在山巅,阳光下那宫殿折射出闪闪金光,宛如天上金碧辉煌的宫阙。

昆仑金阙!

我承认那一刻是真的激动了,我不由自主握住田鸡和宫爵的手,他们两人的反应和我差不多,毕竟谁站在这样的宫殿面前都会被彻底的震撼。

昆仑山相传是天帝所居的地方,除了神人我实在想不出谁还能在这里修建如此庞大而且精美的宫阙,但很快我又想起另一件事,我们身后还有一只穷凶极恶的霸王蜥。

等我转头的时候,那霸王蜥竟然缓缓的退回到之前的冰窟,我微微皱起眉头,这昆仑金阙中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秘密,或者里面还有什么东西,能令霸王蜥都如此畏惧以至于不敢靠近。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