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昆仑金阙 第三十七章 了如指掌

作者:君不贱字数:2946更新时间:2016-04-10 15:53:45

韩晋说过我们不可能见到金主,除非金主想见我们,看来叶九卿猜的没错,根本不用做什么,自然会找上门的。

上车后我们三人被蒙上头套,不知道要被带到什么地方去,大约一个多小时后车才停下来,被人带下车跌跌撞撞往前走,透过黑布感觉有光亮。

我听见关门的声音,这里应该是一处房间,可关门声在回荡,这房间想必不会太小。

“韩晋说你想见我?”声音传来我整个人立刻清醒,这才是那晚坐在车里的金主。

“我们兄弟三人当下苦,就图靠棵大树发财,你出手大方跟着你怎么也有口饭吃。”我说。

“这么说起来,你们三人是想入伙?”金主漫不经心的问。

“你要瞧得上眼,我们三兄弟愿意肝脑涂地。”

房间里回荡起金主意味深长的笑声,然后我听见他向我们走过来,步伐沉稳脚步声却很轻,有这样的脚步声,一般都是步步为营心思缜密人。

“叶九卿在四方当铺用十年时间打磨你,真可谓十年磨一剑,北邙山的时候我还真当你是下苦,没想到我也有看走眼的时候,我就说叶九卿是无宝不落的主,这么大的事居然还能沉住气,原来是派了你出面。”金主站在我面前遮挡了透进来的光。“都说叶九卿两双招子毒,看人一看一个准,看起来他还真没挑错人。”

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在四方当铺那十年的底应该全被这帮人摸清楚了,不过相信对面的人已经认不出我是谁。

“宫羽是你师傅。”我听见金主已经走到我旁边,正在对宫爵说。“千机匠很少和盗墓行当里的人往来,却把嫡传弟子留下,这架势宫羽和叶九卿是打算联手啊。”

就连宫爵的身份也查出来,突然心里有些慌乱,这般人到底是干什么的,似乎无所不能。

“你……”金主的声音从我右边传来,他如今应该是站在田鸡的面前,声音停顿了片刻。“你既然想当苦力,那就继续当下去吧。”

金主说完我听见他脚步声又走回去,头套被人取了下来,有些刺眼下意识用手去遮挡,指缝中我看见一个人坐在对面的椅子上,他身后的强光照射着我们,阴影中我完全不看见他的脸,韩晋毕恭毕敬的站在那人旁边,环顾四周,这是一处宽敞的仓库,不知道是用来存放什么,空荡荡的,周围大约有三十几个人时刻警戒着我们。

如今我们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宽敞的仓库。

“我再问你一次,你最好想清楚再回答。”金主坐在椅子上,声音变的阴沉冰冷。“你为什么想见我?”

我们三人对视一眼,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如今对方把我们底细全查清楚,可我们连对方是谁,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更不可能随便编一个理由搪塞过去。

“咱也不藏着掖着,我们从一开始就知道随侯珠藏在北邙山,但没想到你们也在找随侯珠,说到底咱们在找的都是月宫九龙舫。”我深吸一口气,目前的情况保命都困难,更不用说报仇,首先得让金主相信我们的意图。“随侯珠被你拿去,我们的线索也就中断,所以我才想见你,看看能不能找到其他线索。”

“我还是比较喜欢像这样开诚布公的交谈方式。”金主的声音透着满意。“这样说起来,你们想见我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寻找月宫九龙舫?”

我点点头。

金主在阴影中沉默,然后慢慢抬起手,旁边的韩晋心领神会立刻递上烟,点燃的那刻,我终于看见金主的脸,可惜被韩晋手遮挡,只看见他的眼睛,那是一双明亮睿智的眼睛,却透着一种不怒自威的威严。

金主在椅子上抽了一口气,烟雾从阴影中腾起,我看见他身子向前靠了一些,语气有些奇怪:“你真相信月宫九龙舫的存在?”

我一时语塞,说真的,到现在我还是有些不能接受和相信,毕竟关于月宫九龙舫的传闻太离奇,有一种虚无缥缈的感觉。

“事实上我也不相信,不过很多事总得经历一次才能体会。”金主的身子又重新缩回到阴影中,意味深长的对我说。

“我们的底细你都摸清楚,把我们带到这里来,该不会只是问我们相不相信月宫九龙舫吧?”宫爵冷傲的问。

“你们在青木川闹的动静不小,最后还把地下祭坛给炸了,想必里面的东西你们已经得手了吧。”金主不慌不忙的抽烟。

果然对我们的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不过听起来,金主把炸祭坛的事算到我们身上,这么说起来温儒和这帮人不是一伙的。

“在里面找到这个。”我让田鸡拿出青铜龙马,在上面敲了敲指着自己头说。“这里面有一卷丝锦,不过被我烧掉了,上面的东西全在这里。”

我意思再清楚不过,上面的内容如今只有我知道,既然对方对月宫九龙舫趋之若鹜,这个藏匿在地底祭坛中的线索必定非同小可。

“上面是不是有断连的线条和一些不规则无法辨识的图案,还有就是残缺的文字。”金主并没有太多反应,甚至身子都没移动一下。“那丝锦一共有两份,你找到其中一份也无济于事。”

“你……你怎么会知道上面的内容?”我原本是想用丝锦上面的线索在制约金主,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谁知对方根本不在乎。

“我有你们无法想象的资源和线索,你们有探墓的本事,既然都是为了月宫九龙舫,我们双方不如考虑一下合作。”金主欢愉的声音传来。

“你是打算拉我们入伙?”田鸡有些反应不过来。

“不,你们应该是没明白我的意思,你们首先得确定你们有用,然后我们才能接着谈后面的事。”金主在阴影中气定神闲的摇头。

“怎……怎么才算有用?”宫爵诧异的问。

“我需要你们帮我探一个地方,如果你们还能活着回来,我们就可以谈入伙的事。”金主慢慢站起身,韩晋为其披上大衣。

“什么地方?”我问。

“你们能活着回来自然会知道,韩晋会带队和你们一起。”金主的声音透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那要是我们不去呢?”田鸡扬起头问。

金主已经转身向出口走去,我依旧没有看见他的样子,只是他的笑声令人不寒而栗。

“从来没有活人可以拒绝我……”

这话的分量我当然懂,看得出金主根本不信任我们,想要接近他必须按照他说的做,何况我们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

“就算我们要去,总得给几天时间准备吧,反正我们也跑不了。”我冲着金主的背影大声说。

哐!

三包结结实实的行囊扔在我们面前,我们三人对视一眼,打开发现探墓所需的东西应有尽有,除此之外还有压缩饼干已经罐头和水,看样子这次行程不会太短。

“你什么都不肯说,我们怎么探,你总得告诉我们去什么地方吧?”我抬头看着已经走远的金主大声问。

金主拧开出口的门,高亢沉稳的声音从门边传来。

“昆仑山!”

关门的声音回荡在宽敞的仓库中,我们从地上拾起行囊,叶九卿说的一点也没错,金主没在北邙山除掉我们,果然是因为还有利用的价值,不过这金主知道月宫九龙舫的事,似乎比我们多很多。

想要复仇恐怕只能继续等机会,我看见韩晋和其他人也在背起行囊,好奇的问:“什么时候出发?”

“现在。”韩晋惜字如金的回答。

“现在?现在凌晨3点,出去撞鬼啊,等天亮再坐车吧。”田鸡烦躁不安的说。

“不用坐车。”韩晋说。

“不坐车?去昆仑啊,难道我们走着去?”田鸡惊讶的问。

韩晋已经没有再理会我们,和仓库中其他三十几个人背上行囊向仓库大门走去,我们茫然的跟在后面,当大门缓缓开启,我们听见震耳欲聋引擎发动的声音,走出才发现仓库的外面竟然是一个机场。

一架银灰色双发涡轮螺桨运输机正在跑道上轰鸣,韩晋和他带着的人畅通无阻登上飞机,田鸡把背上的行囊往上提了一下,压低声音说,这飞机是苏联的安-24,属于军用运输机,这里也不是民用机场,这伙人能擅自调动飞机,恐怕有军队背景,而且权利绝对不低,要知道当时航空管制,任何一架军机起飞都得层层上报。

“有军队背景?军队的人干嘛要盗墓?”宫爵惊讶的问。

如果换做别人也不会相信,可我并不感觉到奇怪,毕竟我父亲也是军人,同时他也可能也涉及盗墓,或者还有更深的秘密,我突然感觉距离那些真相又近了一步。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