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昆仑金阙 第三十六章 神龙负图出洛水

作者:君不贱字数:2931更新时间:2016-04-10 15:53:44

田鸡和宫爵都愣住,时间已经所剩无几,田鸡甩开我的手一身正气说,人命关天,祭坛里考古队员和负责清理挖掘现场的民工,少说也有三十多人,一旦爆炸,这些人都会被掩埋在里面,而且引发的泥石流瞬间会覆盖整个祭坛,里面的人根本没有生还的可能。

“你打算过去怎么说,告诉其他人这里有炸药?”我再次拉住田鸡问。

“本来就有炸药啊。”田鸡拿起手里的定时炸弹。

“谁安放的呢?”我继续反问。

“温儒那个老东西。”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的?”我加重语气。

田鸡应该是想回答我们躲在石像上看见的,那问题就来了,我们三人为什么要躲在石像后面,别忘了我们三人是盗墓贼,如今要指证考古界德高望重的泰斗,而且还是安放炸药毁墓杀人这样大的罪名。

“你说,其他的人会相信咱,还是相信温儒?”我慢慢松开田鸡的手。“到时候温儒一口咬掉是我们放的炸药,咱们本来就是乌骨鸡,怎么洗也洗不白的,何况追查下去,叶知秋也会被牵连,她相信我,我绝对不能做对不起她的事。”

“也是这个理,时间还够,这些定时炸弹我还能拆除。”田鸡点点头认同我的说法。

“朝歌说的对,这祭坛看来非炸不可。”宫爵阻止田鸡面色冷峻。“你就算今天把炸弹拆除,我们不可能一直留在这里,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他早晚还会再炸一次,而且我们如果阻止这一次的爆炸,温儒一定会有所察觉,这个人下手如此之狠,万一被他发现我们,事情就复杂了。”

“那咋整,再想不出办法,里面这三十几号人就没时间退出去了。”田鸡心急如焚。

“你们先出去,在外面想办法闹出动静,阵仗越大越好。”我说。

“那你呢?”宫爵问。

“我身上有青铜龙马,这东西必须带出去,我们出去的时候要被检查的。”我看看田鸡手里定时器上时间所剩无几。“我有办法,你们先走。”

他们两人出去时,门口的叶知秋认出了他们,转身看见我,疲惫的脸上透出一丝放松,快步走过来,还没等她开口,我拿出青铜龙马塞在她手心。

“这东西帮我带出去。”

叶知秋低头一看,脸上刚浮现的欣喜瞬间凝固,气愤的盯着我:“你答应过我,不会动这里面的东西。”

“我答应过叶掌柜,无论如何要护你周全,这祭坛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我把叶知秋的手合上,从来没有这样认真看着她。“等有时间我会给你解释,不过你现在必须把这东西带出去。”

叶知秋估计没见过我这样的表情,迟疑了一下,还是把青铜龙马放进包里,然后瞪我一眼:“记住,你必须给我一个解释。”

外面传来人声鼎沸的嘈杂声,有考古队员冲进祭坛,说外面有民工因为工钱带头闹事,和考古队发生冲突,让大家出去帮忙。

我们出去就看见田鸡和宫爵带着一帮民工,田鸡怀里还抱着一个青铜器皿,煽动民工要求加工钱,穷山恶水出刁民,被田鸡带了头立刻起哄响应。

田鸡抱着青铜器皿往后退,意思是不加工钱,就拿走青铜器,其他的民工都蠢蠢欲动,考古队员身旁青铜器皿有是损伤,一边好言相劝一边被田鸡带着远离祭坛。

叶知秋认出田鸡,估计猜到又是我主意,在旁边问我到底打算干什么,我不经意瞟向山坳上,温儒站在车前注视着一切,不时看着表。

嘣!

身后的祭坛在轰鸣声中倒塌,同时山体滑坡造成的泥石流瞬间掩埋了整个祭坛,现场顿时一片混乱,好在祭坛里的人都及时退出来,没有造成人员伤亡,我看见山上的温儒已经上车离开。

考古队员一拥而上还想要去抢救文物,叶知秋刚想走,就被我抓住手:“别去了,你人没事就好,祭坛的支柱被炸坍塌,冲击力会波及四周的土层,很容易再次引发泥石流。”

“被炸……”叶知秋瞠目结舌看着我,思前想后应该把所有事连贯起来。“你让你的狐朋狗友在外面故意闹事,就是想把祭坛里面的人引出去,然后你把祭坛炸了?”

“不是我干的。”我回答的很干脆,我和她认识十年,彼此什么品性相互都清楚,根不不用给叶知秋解释。

“那到底是谁要损毁这里?”叶知秋和我对视,痛心疾首的问。

“这事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等有时间了我肯定会告诉你,上次交给你的金文要尽快翻译出来,千万不能告诉任何人。”我很认真的对叶知秋说。

她点点头,迟疑了一下还是把那青铜龙马还给我,我朝宫爵和田鸡使眼色,示意趁乱赶紧离开,现场一片混乱军警也无法控制局面,我们三人轻而易举溜进草丛中。

回到青木川古镇已经是第二天清早,我们三人浑身都是稀泥,像是从山里窜出来的野人,找了一家有澡堂子的旅店,打算舒舒服服泡个澡,宫爵说他实在太累倒床就睡。

我躺在温度适中的水池里,澡巾搭在脸上,舒服的都不想说话

田鸡还在旁边捣腾从祭坛里带出来的青铜龙马,一个人自言自语小声嘀咕,在姬渠墓里好歹还带走了一个金睚眦,可祭坛里怎么就只藏了一个这么不起眼的物件。

我拿下脸上的澡巾,看了一眼青铜龙马,下面是四方底座,龙马立于上,龙马造型古朴久远,不管从纹饰还是工艺看都早于秦代,底座的四面光滑,每一面都有一个细细的凹槽,有摩擦的痕迹,似乎这青铜龙马应该是放在另一样东西里的才对。

我也感觉奇怪,突然一下涌出这么多势力,暗流涌动目标似乎都是冲着月宫九龙舫来的,最让我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要千方百计引我们去青木川,如果说田鸡手中的青铜龙马就是青木川地下祭坛的核心秘密,那这青铜龙马到底有什么用?

田鸡拿在手里晃了晃,说龙马里面好像有东西,可惜宫爵没来,真有机关就简单了,应该难不住他,田鸡说想试试,刚拧了一下龙马,只听见嗖的一声,电光火石间我就感觉脸颊有些轻微的刺痛,用手一摸全是血。

距离我头半寸的澡池墙上多了三个小孔,这青铜龙马里藏有细如牛毛的暗器,胡乱开启会触发机关,射出的针几乎是贴着我脸颊过去,好在只伤了点皮肉,当时田鸡的手若再偏丝毫,估计现在我脑门心上已经多了三个孔,

田鸡看我见血,手一哆嗦青铜龙马掉进澡池子里,我用澡巾捂着脸上的伤口,白了他一眼:“好玩不?”

“不好玩,这阵仗太大,还是留给宫爵去琢磨。”田鸡一脸憨笑过来掀我的澡巾。“让我看看,有没有破相。”

“滚一边去。”我一把推开田鸡,正打算到澡池里去拿青铜龙马。

可让我和田鸡震惊的是,那青铜龙马竟然自己浮出水面,犹如一只脚踏汪洋的神兽,而且青铜龙马的背部分开一道缝,我小心翼翼的从里面拿出一卷薄如蝉翼的丝锦。

神龙负图出洛水,彩凤衔书碧云里……

这是烟波钓叟歌中的一句话,而在这个青铜龙马身上应验了,我们误打误撞居然找到开启机关的办法,只需要把青铜龙马放在水中,当浮出水面时,机关便会被开启。

我立马来了精神,小心翼翼展开那卷丝锦,上面全是断断续续的线条,或者不规则的图案,也有一些诸如地名的文字,但大多都残缺不全。

一时间我完全不明白这丝锦里记载的是什么,如此隐瞒的藏匿在地下祭坛之中,想必也是非同小可的东西,我连忙让田鸡穿好衣服去找宫爵,刚出澡堂就看见一辆车停在对面的车,车窗慢慢摇下来,韩晋那张阴冷的脸透了出来。

“你们上后面的车。”他说话依旧很简短,不是商量,而是命令。

韩晋说过,想要找我们的时候,自然知道去哪儿找,看来他这话还真不是装模作样,我们三人的一举一动都没有离开过他的视线。

我说要收拾一下,韩晋也不理会,重新摇上车窗,好像在他眼里,根本不用担心我们会逃跑,上楼我叫醒宫爵,告诉他我和田鸡解开了青铜龙马的机关,可惜里面的东西残缺不全。

我让田鸡收好青铜龙马,重新拿出丝锦认真再看一遍,然后找来火柴点燃了丝锦,瞬间埋藏千年的秘密被付之一炬,不过,我有过目不忘的本事,丝锦上的所有线条和文字如今都清清楚楚刻在我脑子里。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