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昆仑金阙 第三十五章 青铜龙马

作者:君不贱字数:2667更新时间:2016-04-10 15:53:44

温儒慢慢把目光收了回去,迟缓的走出祭坛,我们躲在石像后面看着下面那些考古队员清理和标注文物,原本想着等他们休息的时候我们就下去,谁知道为了防止泥石流对这里造成摧毁,考古队员分为三批,日夜不停的抢救性挖掘。

我们在石像后面腿都快站麻了,如今骑虎难下不知道该怎么办,半夜的时候温儒又回来,让所有考古队员都去休息一下,等所有人离开后温儒径直向我们藏匿的石像走来。

虽然是弯腰驼背,可他步伐完全看不见苍老的迟暮,感觉他整个人突然精神百倍,眼睛里透着期盼的光芒,我们把头往后缩了些,以免被温儒发现,他显得有些激动和兴奋,以至于最开始看见他时的从容如今完全看不到。

温儒走到石像前面,警觉的回头张望片刻,确定没有其他人后,单膝跪在地上,一只手伸入到石像的下面,他一抬手我心里猛然一惊,温儒的手法是盗墓贼才会用的,而且温儒运用的极其熟练,这下墓摸宝的本事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学会,内行看门道,一出手就知道斤两,看温儒如此老练,少说也得有几十年的功夫。

这个考古界德高望重的泰斗居然用的是盗墓贼的本事。

哗的一声,温儒像是开启了什么机关,在石像前升起柱子,上面摆放着一个玉匣,温儒神情激动,双手都在发抖,想必吸引他到这里来的就是这个玉匣。

温儒颤巍巍的打开玉匣,我们藏匿的角度刚好能居高临下看清楚,当玉匣被打开的那刻,温儒眼角抽搐了一下,兴奋和激动瞬间荡然无存。

玉匣里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想必温儒要找的东西已经被人捷足先登拿走,不过看得出玉匣里面的东西对温儒来说很重要,他现在面色阴沉眼睛里透着溢于言表的失望。

温儒重新半跪到地上,关闭石像下面的机关,我们本以为他要离开,可温儒站起身后,围绕祭坛走了一圈,从他随身携带的包里,像是掏出什么东西在安放。

等了好久温儒才走出祭坛,我对他们说,这温儒恐怕不简单,会的都是盗墓贼的路子,宫爵也有这种感觉,而且温儒似乎对机关术也很精通,还真没想到考古队里还有这样的人物。

“有人故意引我们来这里,会不会想让我们发现的东西,就是温儒在找的?”田鸡指了指下面刚才被开启的机关。“东西已经被人拿走了,我们还是先撤吧。”

“温儒是考古界的泰斗,知道月宫九龙舫传闻也在情理之中,可温儒是怎么知道这石像下面有机关的?我挠挠头喃喃自语。

半天没有听见宫爵的声音,转头发现他在石像上来回张望,问他怎么了,宫爵说总感觉这祭坛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探墓你是好手,你好好看看这祭坛有没有不对劲的地方。”宫爵说。

我重新打量这祭坛,很典型的秦代风格,坐南朝北在中轴线上左右对称修建,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不对劲的地方。

“左右对称……”田鸡眼睛一亮拍着石像说。“这石像的这只手要是不抬起来就对了,那就真是左右对称。”

我和宫爵一怔,不约而同看向石像抬起的手,果然如同田鸡说的那样,这个祭坛里格局本来是固定好的,可惜这石像却抬起一只手,难怪宫爵始终感觉这里格局怪怪的。

祭坛讲究庄重,如此的石像完全就是败笔,会破坏整个祭坛的风格,这祭坛是秦始皇祭祀用的,绝对不可能出纰漏和差错,除非……

“除非这石像的手是有意抬起。”宫爵慢慢把目光和石像的手放在一条线上,然后看向祭坛的一处地方淡淡一笑。

我们从石像上爬下去,按照石像手指的方向,我们找到祭坛外围的一口井,这样的井一共有十二口,均匀的分布在祭坛四周,应该是用来代表时间的。

而我们站立的那口井刚好是石像手指的位置,井的旁边是其中一根支撑祭坛的柱子,上面雕刻着精美的图案,倒影在井水中活灵活现。

宫爵的目光慢慢从井移到旁边的柱子上,很快就从雕刻的图案中发现一处四四方方凹陷的地方,上面分布着黑白双面的珠子,这些珠子可以拨动,黑白分明能组合出不同的图案。

石像的手指所暗示的地方应该就是这里,宫爵把耳朵轻轻贴在柱子上,稍微拨动一颗珠子,脸色顿时大变,把珠子小心翼翼退回到原位:“这些珠子不能乱动,支撑祭坛的柱子里面有机关,一旦触发整个祭坛会瞬间坍塌,除非用这些黑白珠子摆放出正确的图案。”

这祭坛应该还藏了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宁可毁掉要确保秘密不会泄露,可是用黑白珠子能摆放出很多图案,在没有提示的情况下根本没人知道正确的开启方式。

突然发现田鸡不知道跑什么地方去了,我们从石像下来就再没见过他,现在是争分夺秒,也没工夫去管他,既然石像指着的是水井,这两者之间应该有联系,我站到水井边,柱子上那些雕刻精美的纹路又倒影在里面。

纹路中有一只奇异动物,体形像马但却是龙的头、龙爪、身上有鳞片、看上去没有暴戾之气像是祥瑞之兽。

那动物在水波中若隐若现栩栩如生,宫爵在旁边看的出神,忽然喃喃自语:“龙马?”

“是河图!”我和宫爵异口同声说出来。

之前墓门上的机关宫爵说是根据连山易演变而来,连山易失传已久,可不管是连山、归藏还是周易,这些都是从龙马身上的河图演化而来。

柱子上的龙马雕像倒影在水井之中,刚好暗喻了龙马负图出水,宫爵学机关术河图洛书早已烂熟于心,很快便在凹槽中摆放出黑白分明的河图图案。

当拨动完最后一颗珠子,完整的河图图案被一分为二,在柱心中露出一个玉匣,和之前温儒打开的那个一模一样。

我从柱心把玉匣拿出来,打开后里面除有一个巴掌的大青铜龙马,剩下的事一处半圆的凹槽,里面应该放过什么东西,可惜已经不在了,除此之外别无他物,有人故意引我们到此,想必就是让我们发现这青铜龙马,至于处于何种目的就不得而知。

我收好青铜龙马,宫爵担心我们走了以后,考古队员不小心触发机关,导致祭坛坍塌,从柱心把机关给关闭。

“这下好了,这祭坛不会崩塌了。”

“谁说的,赶紧些走。”田鸡终于露面,一脸惊慌失措的样子。“你们恐怕做梦都猜不到温儒在这祭坛里放了什么。”

“他放了什么?”我和宫爵好奇的问。

“我就看着老东西有问题,刚才我去他停留的地方检查了一圈,居然让我发现了这个。”

田鸡手里拿起一捆帮着计时器的炸药,上面设定的倒数时间还剩下五分钟不到,田鸡说这种炸药的威力一旦在祭坛里爆炸,冲击力会让土层瞬间松软塌陷,从而引发更大规模的泥石流,要毁掉这个祭坛,一个炸药就够了,可温儒居然在祭坛里安置了五个!

我们谁也没想到,被誉为德高望重考古泰斗的温儒,居然想把这里给炸毁!

刚想到这里,考古队员已经陆陆续续进来,我看见疲惫不堪的叶知秋,心里顿时一惊,从定时器的时间看,温儒为自己安全离开,留下了充足的时间。

可他除了想毁掉这座祭坛之外,还打算让所有参与这次考古挖掘的人都保守秘密,最好的方式就是随同祭坛一起毁灭。

“时间不多了,救人要紧,我们先让这些考古的退出去。”田鸡一脸正气。

我一把抓住田鸡的手,摇了摇头很沉稳的说:“这祭坛必须得炸,咱们即便知道这里即将要爆炸,也不能告诉其他人。”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