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昆仑金阙 第三十四章 人外有人

作者:君不贱字数:2668更新时间:2016-04-10 15:53:38

我听见叶知秋和其他考古人员讨论,为了防止渗进墓门的水损坏文物,叶知秋当机立断决定马上开启墓门。

宫爵走到我身边,压低声音说,在墓门上有机关,开启方法不当会触动机关,恐怕会有伤亡,让我去提醒叶知秋,我刚想对她招手,就看见一辆车停在山坳上面。

叶知秋和其他考古人员都迎了过去,从车上走下一个六十多岁的瘦小的老人,满头白发,样子看上去很慈祥,目光透着睿智,老人一直弯着腰,走近我才看见原来是一个驼背。

这老头的驼背还和一般人不一样,长在靠近他左肩的地方,远远看上去感觉这老头有两个头,样子挺滑稽。

看得出叶知秋和其他考古人员对这个老头很尊重,叶知秋把这里的情况一五一十告诉老头,这里是她主持考古挖掘,看起来这老头身份不低。

我们三人在旁边观望,老头听完后细细想了半天,也点头赞成叶知秋现在就开启墓门的提议,我想提醒叶知秋,可她一直都站在老头的旁边,又不能贸然说出来,否则暴露的身份,估计我们再没机会进去。

“墓门可不敢随随便便挖,弄不好有暗器哦。”田鸡用地道的陕西话吼一嗓子,都当他是胆小,没人留意他。

不过那老头似乎有所触动,弯腰驼背走到墓门的前面,动作虽然迟缓但却老练沉稳,那双迟暮浑浊的眼睛似乎突然敏锐起来,一言不发站在墓门前仔细的查看。

墓门上除了羽龙的图案之外,还有一些圆形的纹路,乍一看像是圆形的八卦,但却比我见过的八卦要复杂很多,宫爵在我耳边小声说,墓门的机关很精妙繁琐,是按照连山易的卦象原理设计的机关。

“连山易是什么?”田鸡问。

宫爵告诉我连山、归藏和周易,是古代的三部卦书,这三部书合称三易,但连山和归藏失传已久,只有周易流传于世,卦书的精髓和精奥都在连山和归藏两本书中,而从这两本书里演变成的机关更是千变万化,防不胜防。

“说的这么厉害,你能不能解的开?”我问。

“能解开墓门上连山易机关的,除了我师傅宫羽外,就只有我……”

咔!

墓门那边传来机关被启动的声音,刚才和宫爵谈话,都没留意发生了什么事,那其貌不扬的老头竟然在我们谈话的片刻功夫,正确的破解了墓门上的机关。

宫爵眉头一皱,我们都重新打量那个岣嵝的老头,真是人不可貌相,这么繁琐的机关竟然能轻而易举的开启。

“你不是说这机关只有你和你师傅能开吗?”田鸡有些幸灾乐祸的冲着宫爵笑。“现在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吧。”

“其他不敢说,可连山易的机关除了我师傅,别人不可能知道怎么破解,这驼背的老头到底什么来历?”宫爵有些惴惴不安的样子。

墓门被开启后,负责搬运清理石头的民工不允许再进入,先进去的考古人员说,里面有不同程度的积水需要清理,老头让叶知秋挑选几个民工进去。

我和叶知秋对视,她应该懂我的意思,来这里就是为了进去,她从我们三人面前走过,挑选几个负责清理积水的民工,丁大点的事叶知秋已经来回走了好几圈,我知道她现在心里很犹豫,她想放我们进去,可让三个盗墓贼进入古墓,无疑是引狼入室。

她最终还是选了我们三个,走过我身边的时候听见她无奈的声音:“我用前途来成全你,该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

“答应你的事,我有哪一件没做到,我们就进去看看,保证不会动里面一草一木。”我感激的笑了笑。

宫爵跟在叶知秋后面,找准机会问那驼背的老头是谁,叶知秋告诉我们,老头叫温儒,人如其名温文儒雅,他是考古所所长,也是叶知秋的老师,考古界德高望重的泰斗,叶知秋都得管他叫温老。

看来考古里面也是藏龙卧虎,这温儒能被称为泰斗,想必并非浪得虚名,宫爵还是愁眉不展,心事重重的样子。

进入墓门以后,在打开的灯光中,整个墓室被照亮,我果然没有猜错,这里根本不是古墓,而是一个埋在地下的祭坛,规模并不大不到三百平米。

祭坛呈上下两个圆形,四方有台阶,祭坛周围均匀的摆放着用于祭祀的青铜器,典型的秦代器物,纹路古朴厚重,粗狂中透着端庄,每一件都堪称珍品,美轮美奂令人目不暇接。

叶知秋完全被祭坛所震惊,似乎已经忘了她带了我们三个盗墓贼进来的事,小心翼翼端详每一件令她爱不释手的青铜器,这么大的发现,让其他考古人员也兴奋异常。

温儒显然要淡定的多,应该也是见过世面的人,走进这里在他脸上看不见丝毫激动,从容不迫的样子颇有几分大家之气。

还没见过修在地下的祭坛,也不知道是用来祭谁,我们趁着清理水的功夫四处查探,在祭台最上层有一尊石像,穿着打扮都是秦代很常见的服饰,但这石像足足有十米多高,放在这祭坛中显得有些不协调。

按理说祭坛是用来祭祀的地方,而眼前这祭坛分明是祭祀那石像,可看服饰并非王侯将相,从青铜器的纹路可以推断,这祭坛修建在秦统一六国之后,按照砖石规格以及上面的龙纹,这里应该是帝王级别,就是说这祭坛是秦始皇用的才对!

越是这样我越感觉疑惑,嬴政一统六国,称为始皇,权操天下不可一世,一个相信自己德兼三皇、功盖五帝,可见嬴政有多自负,天下都是他的,为什么偏偏要在这里祭祀一个寻常的石像。

我们绕到石像的前面,十米多高的石像我们得抬头仰视,那石像一手低垂,一手平伸与肩齐,双目传神犹如俯视众生,面容凝重肃穆,整座石像气势磅礴令人叹为观止。

“羽龙图案怎么会出现在祭坛里,而且怎么又和秦始皇扯上关系?”田鸡小声说。

“别忘了,史书可记载,随侯珠最后是落到秦始皇的手里,不过现在看起来,秦始皇得到的随侯珠应该是假的。”我仰视着石像总感觉有些眼熟,但却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有人故意引我们到这里,绝对不会仅仅是让我们知道这个祭坛是谁的,应该还有别的原因……”

我话还没说完,祭坛下传来嘈杂声,温儒说这里已经不需要清理,让军警把不相干的人都带出去,这要是出去了,估计就再没机会进来,我看看面前的石像,给宫爵和田鸡递眼色,示意他们爬上去。

考古队员都忙着清理祭坛四周的青铜器,以他们的进度没十天半月清理不到石像这边来,我们攀爬上石像,躲在上面刚好可以看到整个祭坛,我看见被挑选进来清理积水的民工都被一一带出去,叶知秋在下面四处张望,样子很紧张和焦急,多半是没看见我们,心里有些慌了神。

这个时候我突然看见,弯腰驼背的温儒,站在祭坛下面正目不转睛的和我对视,我心里咯噔一下,以为是被发现了,可突然意识到,这里是背光,温儒站在下面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看见我们。

他看的是这尊石像,那些美轮美奂的青铜器,他压根没多瞟一眼,却如此全神贯注的看着这石像,进来的时候,叶知秋还自言自语嘀咕,说温儒年老已经不参与考古现场的挖掘,这一次也不知道怎么了,叶知秋把现场照片送给他时,说温儒看到墓门纹饰的时候震惊不已,非要亲自来。

看起来温儒应该也知道月宫九龙舫的传闻,这祭坛中足以堪称珍品的文物他似乎根本没放在眼里,我越来越对这个老头感到好奇,这祭坛中应该还有更重要的东西吸引着他。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