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昆仑金阙 第三十三章 借花献佛

作者:君不贱字数:2513更新时间:2016-04-10 15:53:38

叶知秋急匆匆的走后,田鸡关上门,我坐在椅子上双手搓揉疲惫的脸,宫爵很纳闷,月宫九龙舫的传闻甚少,而且销声敛迹几百年,怎么突然之间全都冒出来。

“你说咱是不是撞大运了。”田鸡坐到我身边兴奋的说。“这羽龙图案和月宫九龙舫有关,姬渠的墓里找到随侯珠和十斤重的金睚眦,如今羽龙图案又出现在青木川,那墓里多半还有好东西,指不定还有月宫九龙舫的线索。”

我放下双手皱着眉头看看田鸡和宫爵,这事有些不对劲。

田鸡问什么地方不对,我用指头敲击着桌子深思熟虑的说,青木川的确是一个好地方,我虽然没有去过,可从小封承就逼我熟读全国所有的县志,记载中那地方物华天宝,地上茂林嘉禾,地下堆金藏玉。

面积大约有二十万亩,这么大的一处地方,一个地质勘探队发现古墓遗址的可能微乎其微,当然也不排除机缘巧合,但问题是,挖出的砖瓦碎片却匿名邮寄给考古所。

考古所里那么多人,不管是资历还是阅历,比叶知秋有本事的大把人在,可这个包裹却唯独寄给了叶知秋。

然后她根据包裹里面的线索,甚至还有详细的地点,再一次巧合的找到古墓遗址,更离奇的是,这个古墓居然有羽龙图腾。

“你意思是有人故意在引导叶知秋发现这古墓?”宫爵冷峻的问。

“说不过去啊,叶知秋又不知道这些事,让她发现古墓有什么目的?”田鸡一脸疑惑。

“叶知秋不知道,可我们知道……”我看了看他们肯定的点点头。“让叶知秋发现古墓的目的,就是借花献佛,想让我们知道。”

不管给叶知秋寄匿名包裹的是谁,这个人对我们了如指掌,知道我又回到城东的宅子,早晚会和叶知秋碰面,是想通过叶知秋让我们发现这古墓。

“把我们底摸的这么清楚,你们说会不会那个金主?”田鸡问。

“我看不会是,在北邙山刘天就因为知道随侯珠,被韩晋当场灭口,想必这也是金主的意思,羽龙图腾隐藏着月宫九龙舫的秘密,如果是金主,断不会大张旗鼓让考古所介入。”宫爵摇摇头否定了田鸡的猜测。“何况金主知道我们在这儿,何必要让叶知秋传消息,这未免画蛇添足,有意引导我们知道这古墓的应该另有其人。”

叶九卿一直担心月宫九龙舫重现的秘密传出去,势必会引起轩然大波,现在叶九卿不用担心了,他亲闺女把刻有羽龙图案的墓门清理的那么干净,但凡是盗墓圈里的都知道这个图案意味着什么,用不了多长时间,月宫九龙舫重现的消息就会传遍这个行当。

既然有人刻意让我们知道这个古墓,应该是想引我们进去,事不宜迟我们立刻动身赶往青木川。

到青木川已经是晚上,倾盆大雨让山路变的泥泞难行,我们走了很久终于看见山坳里的灯火,从上面往下去,很多人冒雨在忙碌,四周已经搭建起防水的帐篷,好几个探照灯把整个山坳照的灯火通明,外围居然还站有荷枪实弹的军警,看架势是在保护这里。

这里应该就是叶知秋发现古墓遗址的地方,没想到动静会这么大,竟然还惊动了军警,我在上面借助灯光环顾一圈,秦埋岭汉埋坡,这秦代的古墓怎么会埋在山坳里,而且从周围的格局看,我甚至都不敢确定这是不是陵墓。

我们趁黑悄悄摸下山,军警在四周严密的巡逻,想要靠近那处地方根不可能,忽然看见不远处有好多人从密闭的帐篷里往外搬运石头,旁边的考古人员不断催促加快节奏。

“他们在干什么?”田鸡压低声音问。

我从地上拾起一把稀泥搓揉,青木川的土质松软,遇到暴雨很容易渗透到地底,而发现的古墓遗址在山坳里,估计是因为泥石流堵住了之前清理出来的墓门,看那些搬运石头的人不像是考古人员,应该是在山里征召的民工。

如果不及时清理出墓门防止雨水灌入,以青木川的土质,这墓恐怕还没被挖掘就会坍塌,所以那些考古人员才会不断催促加快速度。

“咱三个混进去民工里面去,这么大的雨也没人注意。”田鸡说。

我和宫爵点点头,猫着腰摸过去,快要走到古墓的时候,突然听见旁边大喊一声:“干什么的,出来!”

严厉的声音中还伴随着枪栓被拉动的声音,三个穿雨衣荷枪实弹的军警发现了我们。

“搬石头的,和我两个伙计去方便。”青木川在川陕交界处,田鸡一开口地道的老陕话。

“姓名!”两个军警持枪对着我们,另一个拿出一个小本,用手电照在上面,掷地有声的核对。

我们三人面面相觑,哪儿想到搬石头还得登记姓名,如果答不上来就要露陷,见我们半天没回答,军警立马警觉起来,加重语气再问了一次。

“墓室已经开始渗水,让你们三个去找桶,磨磨蹭蹭这么久,还杵这里干什么?”声音从我们身后传来,我心里长松一口气。

叶知秋一脸焦灼紧张的站在身旁,冲着我们大声呵斥,那三个军警当然认识叶知秋,见她这样说也没再继续盘问,转身继续巡逻。

叶知秋见军警走远,把我们拉到旁边的帐篷中。

“你们三个到这里来干什么?”叶知秋沉着脸问。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说我想你,来看看你,你相信不。”我嬉皮笑脸的回答。

“少胡扯,你们也太猖狂了吧,没看见外面多少军警,这里的东西你们也敢动?不要命了?”叶知秋瞪了我一眼。

“瞧你这话说的,我大老远冒雨来看你,你怎么把我想成那样。”

“别贫了,没工夫听你掰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算盘,你是无利不起早,能让你跑这么远,怎么?看上这墓里的东西?”叶知秋看我完全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顾朝歌,我警告……”

“别警告了,你也知道没工夫,再不清理出墓门,你主持考古挖掘的第一个古墓就到此为止了。”我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冲着叶知秋笑了笑。“先清理泥石流,其他的事后面说。”

叶知秋应该也知道轻重,如今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希望,她犹豫了半天还是点头,不过拉着我胳臂一本正经的说,不能打这古墓的主意,我笑着点头,叶知秋让我认真点,我伸出小拇指在她面前:“你要不相信,咱像小时候那样拉钩,你知道我向来答应的事绝不反悔。”

叶知秋一愣,眼神有些闪烁,好像不习惯我这样看着她,不自然的避开我目光,犹豫了片刻,抿着嘴冷冷说:“我当你是来帮忙的,天亮后你们必须离开这里。”

我笑着点点头,叶知秋这才带我们进入到古墓外围,情况比我想的还要严重,不过天公作美,大雨已经慢慢停歇,淤泥和碎石覆盖了整个墓门,整整用了一天的时间才清理干净,好在墓门闭合严密,没有太多的水渗透进去。

我们三人浑身泥泞,站立在墓门前,田鸡抹去上面的淤泥,那个威严庄重的羽龙刻纹呈现在我们眼前。

有人故意把我们引到这里,分明是想让我们进去,这墓门后面到底隐藏着什么,又是谁在引导我们到此,看着这墓门我脑子里充满了疑惑。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