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昆仑金阙 第三十二章 青木川

作者:君不贱字数:2720更新时间:2016-04-10 15:53:38

回到城东的宅子已经是晚上,田鸡四仰八叉躺在我床上,宫爵宁愿打地铺也不想和我们挤在一起,这段时间险象环生加之舟车劳顿,真是有些精疲力竭的感觉,回到这里总算稍微踏实轻松些。

我挤上床倒头就睡,可是怎么也睡不安稳,一晚上都心绪不宁迷迷糊糊,像是陷入一场冗长的梦,在梦里我总感觉有一双眼睛不怀好意的盯着我。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我和田鸡挤在一张床上,憋屈的连手脚都伸展不开,起床时腰酸背痛,可我还是能看到那双眼睛。

顿时从睡眼惺忪被吓的清醒,叶知秋如今就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翘着腿一言不发的盯着我。

“你怎么回来了?”一睁眼就看见她,好半天没平静下来。

“这话该我问你才对。”叶知秋声音冷淡,嫌弃的看着我两边。“我认为有必要和你好好谈谈。”

田鸡的手还放在我胸前,压的我喘不过气,我一脚把他踢开,这小子晚上打鼾不说,还流口水,我肩头湿了一大片,脖子上还有,我嫌弃的擦在宫爵身上,很茫然的问:“你和我谈什么?”

“你带两个人回来睡……你认为合适吗?”

“合适……”我完全听不懂叶知秋在说什么。“这有什么不合适的?这房里就一张床,我们不睡一起,难道睡地上?你要真不计较,我倒是想去你房间挤挤,我都快憋屈死了。”

哐!

椅子被叶知秋起身的时候推倒在地,我很茫然的看着她,叶知秋一脸愤恨,双目溅火,样子似乎想杀人。

“这谁啊?”田鸡被动静惊醒。

“哟,青梅竹马发火了,你得哄哄才行。”宫爵从地铺上坐起来,他已经见过叶知秋,知道她脾气,在旁边幸灾乐祸。

“你这脸跟翻书似的,怎么说变就变,我今天也没招惹你,好好的又怎么了?”我从床上下来穿好衣服认真的问。

“你好自为之,希望你检点和约束一下自己的行为……”叶知秋的声音透着怨气,愤愤不平扫视我们一眼。“我事情还多,回来收拾几件衣服就走,暂时不会回来,眼不见为净。”

我在门口堵住叶知秋,好歹也认识十多年,我们两人抬杠从来没有输赢,谁也没让过谁,反正我是习惯了她如今这幅横眉冷对千夫指的样子。

我拿出从姬渠古墓汉白玉画像中抄录回来的文字,让叶知秋帮忙看看翻译出来,这些文字事关重大,封承被叶九卿派出去收集消息,除了他之外我认识的人里面就只有她懂。

叶知秋对考古的痴迷远大于对我的不屑一顾,接过那些文字整个人立马变的兴奋,坐到桌边像是如获至宝激动不已。

叶知秋追问这些文字是从什么地方抄录,我随便找了一个借口搪塞过去,叶知秋完全被那些文字所吸引,也没在意我的回答。

我找来纸笔放在她面前,一个早上她就翻译出五个字,我留意到叶知秋不时在看手表,心里有些奇怪,像她这样痴迷考古的人,要是往常得到这些文字,估计天塌下来她也没反应,可今天我感觉叶知秋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

“这些文字太多,我一时半会也翻译不出来,而且文字之中很多我也不认识,金文从出现到灭绝一共存在了一千多年,如今有记载的金文才三千多个字,可以辨别的两千左右。”叶知秋把文字收好样子有些焦急。“我最近事很多,我尽量抽空翻译出来,不过我还要翻查典籍核对,估计得用很长时间。”

“成,这事你放在心上,不过这文字的内容你千万不能让其他人知道。”我点点头再三叮嘱,看叶知秋急匆匆的样子随口问。“后山那古墓屁大点,到现在还没清理出来,看把你忙的。”

“城东西汉墓已经清理完毕,我最近忙的不是这事,我们在川陕交界的青木川又发现一处古墓遗址,那边的考古工作由我在主持。”

“哟,你都能主持考古工作了,不简单啊。”叶九卿晚上带着一帮土耗子打洞,亲闺女白天带着人挖墓,真不知道叶九卿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想到这个我一脸苦笑。

“别瞧不起人,那古墓遗址可是我发现的,别以为就你会探墓。”叶知秋说。

我在心里哭笑不得,叶九卿心疼自己亲闺女,说到底也是知道叶知秋有几斤几两,说到考古研究她可能还是好手,但真要探墓什么的,就叶知秋那几把刷子,估计一辈子也被想找到一处墓。

这也不能全怪叶知秋,叶九卿压根就没想过让她干这行,叶知秋第一次拿探铲还是我教的,叶九卿后来知道大发雷霆,但凡和盗墓有关的事绝对不让叶知秋沾染。

谁知道事与愿违叶知秋长大居然学的是考古,就她从书里学的那点本事,拿出来还不让人笑掉大牙,叶九卿这些年变着方把刨出的墓让人通知叶知秋,这事她一直还蒙在鼓里。

“瞎猫总有撞到死耗子的时候。”我嬉皮笑脸的靠在椅子上。“你都能找到墓了,该是多好的运气,说来听听,你怎么跑到青木川发现墓的?”

叶知秋一脸傲气,得意洋洋说前段时间她收到一个包裹,里面有一封信和一些破旧的砖石碎片,信中提及地质考察队在对青木川考察时,从土层中发现了这些碎片,因为上面有纹路,所以寄到考古所核实。

信中还有发现砖石碎片的详细地点,叶知秋找到那处地方,经过清理没想到真的发现有古墓遗址。

听到这里我嘴角翘起,这流程太熟悉,叶九卿让封承给她透露消息都是用这样的方式,估计月宫九龙舫重现,叶九卿担心叶知秋搅和进来,多半在青木川找了一个古墓引叶知秋过去,目的是想把她支开。

“对了,刚好还有事要问你。”叶知秋一边说一边从包里拿出一叠照片。“这是从青木川古墓遗址现场拍摄的,你盗……你看的墓比我多,这个纹路你见过吗?”

宫爵和田鸡都围到我旁边,我翘着腿翻看叶知秋递过来的照片,心里嘀咕,叶九卿能让她去碰的墓,里面多半也没什么好东西。

翻了几张照片,从清理出来的砖瓦纹路看,粗狂生动而且古朴厚重,上面有秦朝时期特有的兽面纹饰。

“这有什么好看的,你好歹还是学考古的,秦朝的纹饰你没见过,这古墓是秦朝时期的。”我把照片漫不经心的还回去,心里琢磨,这一次叶九卿还真是大方,看那些砖瓦的纹路,绝非是一般人能享用,居然为了支开叶知秋下这么大血本。

“谁不知道那是秦朝的纹饰。”叶知秋一把将照片拿过去,在里面翻找了半天,然后拿出一张放在我们三人眼前。“帮我看看这一张,上面的纹路很奇特,从以往出土的秦代器物中没有发现类似的,这还是第一次发现,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我的笑容瞬间凝固在脸上,宫爵和田鸡如今和我一样,瞪大眼睛慢慢张开嘴。

那照片上是一处被清理干净紧闭的墓门,而在墓门的中间有清晰的龙纹,和秦代简洁矫健的龙纹颇有出入,墓门上的龙纹细腻传神,特别是那双从龙脊上展开的翅膀,让这条石龙活灵活现出神入化。

我们在姬渠墓室里也看到过这样的龙纹,而且和我项链中的一模一样,那是传闻中隐藏着月宫九龙舫秘密的羽龙图案。

怎么也没想到叶知秋发现的古墓遗址里竟然有羽龙图案,我们三人震惊的半天不知道说什么。

“你们……你们见过这纹饰?”叶知秋应该是看我们如此震惊,试探的问。

我们三人不约而同的摇头,叶知秋估计见我们反应不对劲,来回在我们脸上扫视了半天,泱泱不快收起照片说马上要赶回青木川,我问包裹是谁邮寄给她的,叶知秋说没有名字,她也很好奇。

但我可以肯定,绝对不会是叶九卿,恐怕现在连他都不知道叶知秋发现了什么。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