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昆仑金阙 第三十一章 只手遮天

作者:君不贱字数:2595更新时间:2016-04-10 15:53:38

我突然有些后悔,高估了自己同时也低估了对面的韩晋,这帮能只手遮天的人连杀人都习以为常,还有什么是他们做不出来的。

韩晋当我们面枪杀刘天,我猜除了刘天听到随侯珠,必须要灭口之外,另一个原因就是韩晋用这样的方式警告我,他开枪的速度绝对比我扔掉珠子要快。

有一点他是真没说错,规矩是由人定的,而如今韩晋就是规矩。

我迟疑了一下,还是把随侯珠扔给了韩晋,倒不是贪生怕死,只不过无论我怎么选择,结果似乎都是一样的。

韩晋接过随侯珠仔细端详了片刻,慢慢走过来,一边抽烟一边围着我们三人走了一圈。

“金主不是你们相见就能见,你们还没那资格,按理说今晚我不该放你们走,不过金主说过,谁要是从墓里带出随侯珠,他倒是想见见,先回去,金主想见你们的时候知道上什么地方找你们。”

韩晋说完和七八个黑衣人转身上车离开,我重重的长出一口气,摸了摸额头全是冷汗,旁边还躺着刘天的尸体,而且北邙山的墓室坍塌,这么大动静势必会引起注意,留在这儿很容易被牵连进去。

我们连忙赶回成都,发生这么多事,似乎已经超出我能控制的范围,当务之急必须让叶九卿知道这一切。

回去已经是两天以后,韩晋和那神秘的金主既然已经查到我底细,也不用遮遮掩掩欲盖弥彰,我让宫爵带着田鸡回城东的宅子,我直接去了四方当铺,后院的房间里,叶九卿面色阴沉看着一份报纸,封承忧心忡忡坐在旁边,来回走动的是将军。

见我推门进去,将军的表情应该是想笑,但硬生生憋了回去,骂骂咧咧的说:“王八犊子,这么多天没音讯,老子以为你死在外面了。”

边说边一巴掌拍在我头上,被他打了十年早已习以为常,不知道将军是不是真的老了,打我的时候动作越来越没力。

“我死了,谁给你这老东西送终。”我不以为然的回了一句。

“平安回来就好,掌柜都担心好些天了。”封承的表情有些舒展。

“这才多长时间,平日里也没发现你们对我有多好啊。”我坐到叶九卿旁边,还是习惯的端走他面前的茶。

叶九卿一言不发把手里的报纸递给我,很少看他这样阴沉的样子,我接过报纸,上面头版刊登一则新闻。

盗墓团伙猖獗,在北邙山用炸药盗墓,导致局部山体坍陷,经勘查已排查险情,军警随即展开搜捕,并在北邙山当场击毙一名负隅顽抗的盗墓贼,据核实,该名盗墓贼叫刘天……

我眉头一皱,我知道韩晋那帮人只手遮天,可没想到竟然到了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地步,北邙山发生那么大的事,居然三言两语就粉饰的干干净净不留丝毫痕迹,我在心里倒吸一口冷气,若是那天韩晋真杀了我们,这新闻上不过再多三个名字而已。

叶九卿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把事情的始末一五一十全说了出来,屋里的三人听完半天没有说话。

“昨天才得到的消息,陈文上吊自杀了,给出的结论是畏罪自杀。”封承的声音透着焦虑。

“那都是屁话,陈文性子多刚烈,作奸犯科的事他是没少干,从来没否认过,他要是会畏罪自杀,我这头砍下了当尿壶。”将军瞪着眼一巴掌拍在桌上。

“那帮人不是善茬,三天时间不到就查到我和你的关系,回来就是想告诉你,恐怕要做打算了,陈文和刘天就是前车之鉴,指不定哪天就动到四方当铺。”我看了叶九卿一眼说。

“打算,怎么打算,是祸躲不过,你当陈文是傻的,他不知道打算,结果有用吗?”叶九卿深思熟虑了半天处变不惊的说。“既然能查到你和我的关系,没有杀你也没有动四方当铺,我看暂时也不会有事。”

“是啊,我也感觉奇怪,按理说他们杀刘天就是为了灭口,不想有人知道随侯珠的秘密,为什么却放我们走呢?”我疑惑的喃喃自语。

“你说的这个金主,身份背景虽然神秘,不过想必也应该非富即贵,你们闹着这么大动静也能掩饰干净,怕不是咱们在行当里的人。”封承喝了一口茶若有所思的样子。“自古民不和官斗,黑面上的事咱们还能解决,这白面上的道道恐怕就不是我们能掌控。”

“你意思是说这帮人是白道的?”叶九卿问。

“师爷可能说的对,田鸡说那些人拿的枪外人搞不到,而且应该都是在军队受过训练,不像是圈里的人。”我点头说。

“咱黑道讲道义,白道就是讲利益,这些人不杀你们,唯一的原因就是你对他们还有可以利用的价值,金主是冲着随侯珠去的,如今已经得手,还留着你们……”叶九卿站起身来回走了几步。“看来这金主怕是有心招揽你们,想必后面还有大墓,金主在挑选人手。”

“那我现在该做什么?”如果是叶九卿说的这样那就最好,我没有告诉他们,金主和韩晋是杀我父亲的仇人,他们知道一定会阻止我,如果金主还要找我,那就是我复仇最好的机会。

“什么都不用做,安心等着就成,你既然对他们还有价值,在他们找你之前你都是安全的。”

“古墓的墓主是随侯姬渠,随侯珠并非一颗普通的夜明珠,能让人长生不老,可如今已经落入金主手中,还留着我干什么?”我问。

封承心思缜密,细细想了片刻说,我们在古墓里看见羽龙图腾,据说这图腾和月宫九龙舫的下落有关,壁画中又证实随侯珠和月宫九龙舫也有牵连。

由此可见金主在找寻的恐怕不单单只是一个随侯珠。

“月宫九龙舫!”将军声音低沉。“他们也在找传说中的船。”

有些事我还是没明白,如果说金主的真正目的是月宫九龙舫,那随侯珠在北邙山的消息又是谁透露给金主,我们从墓室里的发现,似乎有人设计引人开启古墓的原因是为了饲养那些邪恶的吸血怪物。

进入古墓本身就是一个圈套,但设置这个圈套的应该不是金主,有人并不想古墓中的秘密被泄露,也就是说在金主的背后还有一个我们不知道来历的神秘人。

“这人应该是利用了金主,故意把古墓的方位透露给金主,可没想到你们居然死里逃生,拿到了随侯珠,由此可见知道月宫九龙舫秘密的人并不在少数。”叶九卿重重叹了一口气面色更加凝重。“我原以为这个传闻早已销声敛迹,没想到一直以来暗涌不断。”

叶九卿说完让我先回去,他让封承想办法能不能查探这帮人的来历,告之将军未免招人话柄,暂时不要轻举妄动,吩咐完后叶九卿送我出去,临别前再三叮嘱要小心。

“对了,在古墓中我们还发现一个鞋印,三十年前还有人进入过古墓,并且从中带走了一样东西。”我突然想起鞋印的事,转身问叶九卿。“鞋印一深一浅,进去的人应该是个瘸子,而且还是探墓高手,这圈里你可听说过这样的人?”

“瘸子……”叶九卿迟疑了一下,思索了半天。“没听说过,月宫九龙舫非同小可,销声敛迹几百年,如今重现势必又是血雨腥风,若不是因为和你父亲的死有关,我真不希望你趟这滩浑水,现在卷入的人越来越多,事情也越来越复杂,你知道的这些事千万别轻易说出来。”

我点点头,叶九卿说会让封承查探一下我说的这个人,走的时候我也提醒叶九卿自己多加小心。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