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昆仑金阙 第三十章 杀人灭口

作者:君不贱字数:3303更新时间:2016-04-10 15:53:38

从来没有感觉沁入心扉的夜风吹拂在脸上和呼吸到清新空气的感觉这么好,我探出头发现如今我们身处北邙山北峰的悬崖上,姬渠把退路留在这里也是煞费苦心,这里人迹罕至根本不可能被发现。

田鸡和宫爵拉着我身体,我在山岩的杂草中看见被开凿可以攀爬的石槽,田鸡系上绳索先爬到山顶,再把我们拉上去,刚离开悬壁上的通道,随着一声沉闷的轰鸣声,通道彻底的塌陷,感觉整个山体都随之震动了一下,想必那古墓再也不可能重见天日。

我们三人躺在山顶的草丛中,瘫软的没有丝毫力气,气喘吁吁的喘息大家都没有说话,忽然我们三人不约而同笑起来,有一种劫后余生的轻松。

宫爵手里的随侯珠彻底黯淡,他递到我手里,我举着眼前透过月光看着这颗神奇的珠子,我已经不惊讶随侯珠匪夷所思的能力,很好奇这颗珠子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南门外筑台曾拜祭,把将军官封三齐王。

田鸡四仰八叉躺在草地里,双手捧着金睚眦,得意忘形扯开嗓子吼了一段高亢的秦腔,收了声用指头敲敲金睚眦说:“别琢磨这珠子,还是这东西实在,回头寻处地方卖了,咱哥三人好好吃一顿。”

“生不带来死不带走的东西,瞧把你嘚瑟的,来,刚才那秦腔好听,再吼一段听听。”我收起随侯珠慵懒的笑了笑。

田鸡一点头,刚要开口,我们就听见后面草丛中有动静和摇晃的光亮,从地上坐起来就看见刘天和七八个黑衣人走出来,算时间我们已经在古墓里呆了两天。

“其他人呢?”刘天样子很惊诧。

“都埋墓里了。”宫爵回答。

“你们怎么出来的?”刘天估计是没想到进去二十来号人,就我们三人出来。

“命不该绝。”田鸡看刘天气就不顺。

黑衣人让我们跟着去见金主,这两天险象环生疲于奔命,我都忘了报仇这茬事,听到金主也到了,立马站起身,让黑衣人带路。

我们跟在身后,我压低声音让田鸡把匕首给我,他应该知道我要干什么,磨蹭了半天不肯拿出来,我瞪了他一眼,生拉活拽从他身上把匕首抢了过来藏在腰后。

“见到金主,我会让你们先走,离开后去见叶九卿,把墓里的事告诉……”

“我是跟着你发财的,不是带信的,要说你自己去说。”田鸡乘人不备成地上拾起一块石头唱在兜里,打断我的话。“一起来的一起走,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

“榆木疙瘩。”我骂了一句,转头压低声音打算和宫爵说。

还没等我开口,宫爵看都没看我:“我说过,你没死之前我都得跟着你,这是我师傅的意思。”

我知道现在说什么他们也不会听,就一把匕首,真动起手来我是真把命豁出去,可他们两人怕是会被牵连。

跟着黑衣人到了山下汇合的地方,我又看见那辆车,而车外一个背身的男人在抽烟,一个黑衣人快速走到他身边,低声说了几句,夜色中明灭的火光勾画出那人的侧脸,然后慢慢转头看向我们。

那人大约三十多岁,一双虎狼之眼,目光锐利狡黠,透着阵阵寒意,神情冷傲喜怒不形于色。

这张脸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十年前来找我父亲的三人中就有他,也是他向我父亲开的枪,我手指一抖义愤填膺慢慢紧握起拳头。

“我叫韩晋,东西可带出来。”他走过来,话语很简短,单刀直入绝不拖泥带水,在这样的人心目中结果永远比过程重要,而且这样的人也相信做事比说话有用。

我终于知道仇人的名字,而且近在咫尺对我毫无防备,以我和他的距离,我有把握一击命中,把匕首刺入他胸口的要害。

“你不是金主,我们兄弟三人玩命才逃出来,不见金主不交货。”杀他容易,可从当年的情形看,真正的主使并不是韩晋。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金主?”张晋目光如电反问。

“那晚给我黄条子的金主不是你这声音。”我随机应变,为了不让对方有所察觉。“这圈里黑吃黑的事不是没有,我兄弟三把命都豁出去,无非是求财,见到金主既然会交货。”

“想见金主也可以,就要看看你们够不够分量。”韩晋也不否认,吸了一口烟漫不经心的说。

他的意思我懂,先见金主先亮底,看看我们到底从古墓里带出什么货,我朝田鸡点点头,他把用衣服包裹的金睚眦拿出来,旁边的刘天一看这东西眼睛都直了,估计是后悔没进去,打开手电照在金睚眦上,满脸贪婪用手敲了敲。

“实心的,这少说也有十斤啊!”

“这东西够不够分量?”我没有理会刘天,直视韩晋问。

韩晋把烟掉在嘴里,瞟了金睚眦一眼,上千年的金器,而且重达十斤的纯金物件,他仅仅是瞟了一眼,目光甚至都没在上面多停留丝毫,反而是上下打量我一番,弹着烟灰冷冷一笑。

“都说叶九卿是叶九凤,他可是无宝不落的贼凤凰,老狐狸不露面就派一个小狐狸来,叶九卿好歹也是见过世面的人,进去二十号人,出来你们三个,也算是九死一生,就拿出一个金器……就是说,你们三人的命加在一起就值这十斤黄金?你拿着这东西问我够不够分量,你也不怕丢了叶九卿的脸?”

我一怔,我们一直隐瞒身份,没人知道我和叶九卿的关系,可韩晋竟然一口说出来,我突然意识到一件事,当时我交出有贝土的探铲,按道理第二天就可以开探墓,可金主却安排在三天之后。

我原以为金主是要准备筹划,现在看起来,金主是用三天时间摸我们的底,仅仅三天就能探察到我和叶九卿的关系,这群人到底是什么来历,有一种能只手遮天的感觉。

盗墓行当里的人,都知道叶九卿的手段,不管是当面还是背地里,从来没有谁敢直呼他的名字,而眼前这帮背景神秘的人似乎压根没把叶九卿放在眼里。

十多斤的黄金在韩晋眼中不值一提,很明显这群人的目的并非是冲着钱来的,金主想要找什么我再清楚不过,我下意识摸了摸放在身上的随侯珠,这个细小的动作没逃过韩晋的眼睛。

“看来金主之前说的话你没听太明白,不要紧,我再告诉你一次,首先是赏罚分明,其次是说一不二,前者的意思是说,你收了金主的钱,就得做你该做的事,金主包坑,出了货都得归金主,若是夹带藏私中饱私囊的话,这北邙山是埋人的好地,虽然没闲土,但我可以保证能给你三人找出块空地来。”韩晋用夹烟的指头戳着我胸口一字一句的说,然后继续吸了一口烟,声音有些缓和。“你想见金主总得拿点诚意出来,你是不是还有什么忘了……”

韩晋的眼睛意味深长的落在我刚才下意识摸的地方,看情形想隐瞒随侯珠是不可能,即便我现在动手杀了他也无济于事,幕后主使依旧会逍遥法外。

“值钱的就这金器,其他东西倒是还有一件,不过不是什么金贵的东西。”宫爵走上来把话接过去,然后顺手从我衣兜里拿出随侯珠。“就一个破珠子,其他的真没有,就记得逃命,没时间带东西出来。”

宫爵故意说的无所谓,是不想引起韩晋察觉,当随侯珠拿出来那刻,我分明看见对面的韩晋手一抖,烟灰掉落在他手背,很明显他知道这珠子是什么。

“值不值钱都是金主的。”韩晋很快恢复了镇定,拿出四根金条丢在我们面前。“这四根金条再加上金睚眦算是你们的酬劳,珠子给我!”

宫爵在身后拉我衣角,应该是示意审时度势来日方长,千万不要意气用事,他的意思我懂,可如果把珠子交出去,我担心和仇人失之交臂,再想复仇就没那么容易了。

田鸡从地上连忙拾起金条,抱着金睚眦给韩晋道谢,转身瞪了我一眼,在我耳边说:“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先忍着别硬拼,今儿把命搭上不值当。”

我深吸一口气,从宫爵手中接过随珠看了片刻,抬头和韩晋对视。

“真人面前不说假,大家也别藏着掖着,古墓里墓主是谁想必你也清楚,咱哥三搭上命才得到这颗春秋双宝之一的随侯珠,你就用四根黄条子加一个十来斤的睚眦打发我们,未免有些不地道,何况按照规矩,这么贵重的东西,得亲手和金主交接,你带我去见金主,我自然当面交货。”

“随侯珠?!”旁边的刘天一听瞠目结舌眼睛瞪的跟铜铃大。

我说完把随侯珠一握,山下就是洛河,相信韩晋明白我的意思,若是不答应我就把随珠扔到洛河之中。

“你们知道这是随侯珠……那就有意思了。”韩晋表情有些怪异,扔掉烟头踩灭后,脸上浮现出意味深长的浅笑。

他的笑容我看不懂,可他的动作快的我也看不懂,韩晋扔烟头到开枪完全是一瞬间的事,呯的一声枪响后,刘天眉心多了一个洞,他直挺挺的倒在地上,我们震惊的看着地上刘天的尸体,回头时那七八个黑衣人的枪口已经对准了我们。

“我来和你说说什么是规矩。”韩晋把枪递给旁边的人,重新点燃一支烟,深吸了一口冰冷的看着我们。“规矩是人定的,在这里我就是规矩,现在的规矩是,要么你们把随侯珠交出来,我再考虑杀不杀你们,或者我现在杀了你们,自己从你们尸体手中拿随珠,哦,不要想着把珠子扔到河里,我可以给你保证,你手还没抬起,已经和地上躺着的这人一样了。”

……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