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昆仑金阙 第二十九章 睚眦必报

作者:君不贱字数:2626更新时间:2016-04-10 15:53:32

叶九卿说过羽龙图案是月宫九龙舫的标志,也隐藏着那条匪夷所思龙船的秘密,如今从墓壁上显现出来,我更感觉这羽龙像是图腾,至少在姬渠的心中,这羽龙图腾代表着神。

墓室里的光亮在逐渐暗淡,我看见宫爵手中的随侯珠散发的光芒越来越微弱,棺椁四周的汉白玉图案和墓壁上的羽龙图腾也随之淡化。

从壁画上记载的内容看,随侯珠如果失去光芒和普通珠子无异,至于宫爵为什么拿在手里会让其发光,现在还不得而知,不过很明显,宫爵也无法让随侯珠持续的闪耀。

“这都是命,费这么大的劲,命差点都丢这儿,到头来就找到一颗破珠子。”田鸡重重叹口气一脸无力的苦笑。“早知道我就不用金器去砸女尸了,活该我发不了财。”

“你傻啊,什么叫破珠子。”我指了指棺椁中的姬渠说。“他靠这玩意可活了七百多年。”

“那也得亮才行,不亮有屁用,说出去谁信啊。”田鸡不屑一顾。

“随侯珠的光芒能让汉白玉下面的夜明珠吸收光芒,然后投射出图案,那八幅图案交代了随侯珠的来历和秘密,可墓壁上巨大的羽龙又是什么意思?”宫爵面色冷峻,看了看手里愈发黯然的随侯珠说。“得抓紧时间了,我估计这珠子亮不了多久。”

我连忙走到墓壁前,忽然看见之前我们发现的解放鞋印也是往这个方向延伸,最终消失在羽龙图腾的墓壁前,我有些大为不解,姬渠的棺椁并没有被打开,随侯珠也没有离开过姬渠的手。

也就是说三十年前到过这里的人,根本无法看见墓壁上的羽龙图腾,可这人又是怎么找到这里,我慢慢站到鞋印上,这个人当时刚好站在羽龙图腾的正下方,玉璧里的光线越来越微弱,我让宫爵拿着随侯珠走近些,我在汉白玉镶嵌的墓壁上仔细查看,突然在一处地方发现手掌的纹路,想必那人当时在这里探寻过什么。

宫爵张开左手五指轻轻的覆盖在墓壁上,然后用右手的食指逐个敲击左手五指的指甲,动作有点像中医的叩诊,宫爵的手柔软而敏感,他用这样的方法敲击,使之振动而产生声音,根据振动和声音的音调的不同,他能感知到墓壁后面的密度和间距以及任何细微的变化。

听叶九卿说这是宫羽的绝活,能被称为千机匠,全靠她那双并非浪得虚名的双手,不过看得出宫爵已经青出于蓝。

他慢慢移动双手,静气凝神的不断敲击,当手掌停留在羽龙图案的额间时,宫爵突然停了下来,用力重重按下去,他手下的那处墓壁竟然是活动的,这是一个隐藏的机关,墓壁上的汉白玉一分为二,露出一个巴掌大的暗格。

里面有一个拉手一样的东西,除此之外别无他物,可宫爵说这暗格的空间似乎不协调,应该还放过什么东西才对,他拿着随侯珠仔细查探,果然发现暗格中的尘埃分布厚薄不同,隐约能看出中间有一个长方形的痕迹,而且我们在暗格里还看见一处留在灰尘上的手印,和我们之前在墓壁上发现的手印一模一样。

很显然这暗格之中曾经放过一个长方形的东西,不过被三十年前到过这里的人取走,这古墓之中最大的秘密应该就是随侯珠以及匪夷所思的月宫九龙舫,姬渠到底在那长方形的东西里还藏匿了什么,如今我们不得而知,不过藏匿的如此隐秘,想必这东西非同小可。

更让我吃惊的是,我们是阴差阳错让随侯珠重新闪耀,才能看见羽龙图腾从而发现这暗格,可三十年前到过这里的那人,根本没有开启过棺椁也没拿到随侯珠,但这人却准确无误的找到并带走暗格里的东西。

由此可见这人探墓的本事以及对机关术的掌握让人惊讶,我们三人加在一起也未必能望其项背,唯一的线索,这人是一个瘸子。

宫爵拉下暗格中的拉手,从墓壁中传来低沉的轰鸣声,我们退后一步看见羽龙图案龙嘴的地方开启一处暗门。

随侯珠的光芒照亮了暗门,那是一条不知通往何处的通道。

“这还有完没完,既然这里是主墓室,怎么还有通道?”田鸡心有余悸,看了看漆黑的通道说。

“姬渠深信自己一定可以起死回生,你如果是他,复活以后会干什么?”我看着通道慢慢翘起嘴角问田鸡。

“这不是废话嘛,当然是离开这……”田鸡说到一半才反应过来,眼睛一亮兴高采烈的说。“难道这是姬渠给自己留的后路?”

我点点头,姬渠当然很清楚这墓室里有怎样的怪物,他不可能返回上面的墓室,经过墓门从墓道离开,从修建这里开始,他一定首先给自己留好了出去的路。

不过有一点我很肯定,这条通道恐怕是这古墓之中最安全的地方,在通道入口的地方有一个石台,上面摆放着一尊小臂高的金器,在随侯珠的光芒中闪耀着绚丽夺目的金光。

我们走近才看清楚,那金器是一只嘴衔宝剑,怒目而视的纯金睚眦。

睚眦在传闻中是龙之九子,因为能克煞,在风水堪舆中多把睚眦放在墓中镇煞。

这纯金睚眦造型威严,工艺精湛堪称珍宝,先不说是几千年前的器物,就是给熔化了当黄金卖,少说也有十斤,田鸡眼睛都被金光闪的眯成缝。

“还是天道酬勤啊,这就是命,总算是没白折腾,随侯珠说起来金贵,拿出去也不能当饭吃,还是这金子实诚,不管啥年月都好使。”田鸡兴高采烈把金睚眦从石台上拿了起来。

金睚眦一离开,石台突然缓缓沉入地中,我本想阻止田鸡,可已经来不及,宫爵和我对视一眼,他应该也觉察到不对劲。

“你们这表情,几个意思?”田鸡有些茫然的问。

“你如果是姬渠,万一真死而复生,虽然可以从这通道离开,可这古墓里埋藏了那么多秘密,你会怎么办?”我看着田鸡很无力的问。

“这还用说,当然是毁了这古墓啊。”田鸡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你说的对,而且你现在已经做到了……”宫爵拍拍田鸡肩膀叹气。

睚眦可以镇煞,不过关于睚眦还有一句话。

睚眦必报!

意思是说即便极小的怨仇也要报复。

我猜在姬渠心里,这个通道绝不应该出现除了他之外的任何人,如果还有其他人进入这通道,那只说明这古墓已经被侵入,所以姬渠在通道里放置这个金睚眦,进入的人见到势必会见财起意拿起。

姬渠是要报复擅自闯入到此,打扰他起死回生的人,最简单的方式就是毁掉这座古墓以及我们发现的这条通道。

“这哈怂也太不地道,拿他一件东西,还想把我命留这儿。”田鸡大吃一惊骂了一句,把我和宫爵拖着向通道里跑。“也不早点说,赶紧些跑,我还不想被埋这儿。”

“早晚有关系?我说了你就不拿了?”我一边跑一边没好气的问。

“呵呵,拿肯定要拿,十多斤的金货,留这儿也白瞎了,进来之前就想好了,没打算空手出去。”田鸡居然还笑的出来,紧紧抱住怀里的金睚眦,生怕弄丢了。

身后的古墓和这通道开始剧烈的震荡和摇晃,我已经能听见墓室塌陷的声音,这古墓是从上到下修建,主墓室一旦坍塌,整个古墓会随之轰然崩塌,掩埋在乱石之中。

通道的入口已经塌陷,地动山摇中我们头顶不断有松动的土石掉落,宫爵手里的随侯珠已经快要失去光亮,通道的尽头被一块石头阻挡,宫爵在下面发现凹槽,我们三人合力推开石头,一缕月光和清新的空气透了进来。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