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昆仑金阙 第二十八章 白玉壁画

作者:君不贱字数:3003更新时间:2016-04-10 15:53:32

传闻中随侯珠是稀世之宝,璀璨浩亮能可烛室,可田鸡手里拿着的这颗珠子黯淡无光,和传闻相去甚远。

“这是随侯珠?”田鸡的样子有些不相信。“我差点把老命都搭上,就得到这破玩意?金不是金,银不是银,怎么看都像一颗玻璃,这玩意能值几个钱。”

“一块和氏璧能换十五座城池,随侯珠与和氏璧并称春秋双宝,你说能值几个钱。”我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回答。

“可和氏璧好歹也是一块上好的白玉,但这珠子……”宫爵都不称随侯珠,很明显他也不相信。“会不会搞错了?”

田鸡估计是以为这珠子有特别的功效,重新放到已经变成干尸的姬渠手中,没有任何的变化,我被他们质疑的也有些动摇,拿过随侯珠仔细看了很久,明珠纯白色,通体透明,别说光如皓月,暗淡的没有丝毫光泽。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姬渠保存几千年的尸身一瞬间枯萎干瘪,唯一的改变就是田鸡拿走了姬渠手里的随侯珠,但还回去却再没反应。

重明环中的线索提示随侯珠就藏匿于此,姬渠到死也不肯放手的珠子,按理说应该就是随侯珠才对。

“给我看看这珠子到底凭什么被称为春秋双宝。”宫爵说。

我把随侯珠递过去,刚放到宫爵手中,忽然间那珠子开始慢慢明亮,散发出绚丽夺目的光芒,宫爵吓了一跳,手一抖随侯珠掉落到棺椁之中。

里面的干尸一触碰到光亮的随侯珠,干瘪的尸身立刻恢复了之前栩栩如生的鲜活,我们三人震惊的注视着眼前发生的事。

“我的乖乖……这还真是个宝贝啊。”田鸡喜笑颜开,伸手把随侯珠拾起来,可奇怪的是,珠子一离开尸身,姬渠立刻枯萎变成干尸,而之前还光彩照人的明珠,顷刻间黯淡无光。

宫爵的手好像充满某种魔力一般,随侯珠只有在他手里才会重新散发出璀璨的光芒,我和田鸡一触碰立刻失去光亮,而且宫爵握在手里的时间越长,随侯珠的闪耀的光越明亮,到最后那颗小小的珠子把整个宽敞的墓室照的如同白昼。

“完了,这随侯珠就是再金贵,也就只有你拿着才有用,别人拿着就一颗破珠子,谁还买啊,你还是自己留着吧,以后下墓都不用带火把了。”田鸡重重拍着头上,搓揉了几下脸苦笑的对宫爵说。

宫爵早已惊讶的说不出话,看样子他也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我突然发现棺椁四周的地面上,忽明忽暗有光芒在闪耀,随侯珠的光亮越强烈,地上那些光芒像是被引发共鸣,也随之明亮。

我围着棺椁走了一圈,依稀发现地面的汉白玉中有纹路出现,但在火光中若隐若现,我连忙让田鸡和宫爵扑灭墓室里面所有的火。

等到火都熄灭后,我们重新回到棺椁旁,地面上的纹路果然渐渐开始清晰的显现,想必这些汉白玉下镶嵌了吸光的夜明珠,在吸取随侯珠的光亮后开始闪现,而那些纹路是雕刻在汉白玉的下面,没有光亮的情况下无法看见这些纹路。

我们等待了片刻,那些纹路逐渐连贯,在我们脚下的汉白玉中勾画出七幅图案。

第一幅图案上全是文字,可惜是金文,根本看不懂,田鸡脱下外套,宫爵用石块沾染上从上面墓室滴落的人血,把地面上的金文抄录下来,我收好打算回去让叶知秋翻译。

第二幅图案中,有人在高殿之上把一颗明珠敬献给一个君王打扮的人,高殿外飘舞的旌旗上有清楚的随字。

那明珠应该就是宫爵现在拿在手中的随侯珠,高殿上的君王应该是姬渠,这才是随侯珠真正的来历,由此可见随侯珠的第一个主人并非是姬渠。

第三幅图案中,一座连绵起伏的群山中,君王打扮的人统领大军驻扎山下,君王和另一个人站在山中某处地方,君王双手捧起的明珠发出耀眼的光芒。

“第二幅图里随侯珠是没有光亮的,第三幅随侯珠却亮若皓月……”宫爵眉头一皱看看在自己手中明亮的随侯珠诧异的问。“这是什么原因?”

“随侯珠在宫殿之中不亮,在山中闪耀,是不是说这珠子要在室外才有效果?”田鸡一本正经的回答。

“现在是室内还是室外?”我没好气的反问。

田鸡一时语塞摊着手说:“那我就不懂了。”

“应该是说,随侯珠会在特定的地方才会发出光芒,这处山应该是某一个地方,姬渠应该是找到了某处能让随侯珠发挥作用的地方。”我看了看被宫爵握在手里的随侯珠,依旧还是很诧异。“或者随侯珠在特定的人手中也会发挥效用。”

第四幅图案中,描述的是一个规格极高的殡葬,声势浩大的把一个棺椁埋葬在陵墓之中,可那棺椁里空无一人,而在旁边的山顶上,一个人站立山巅,目睹整个殡葬的过程,那人的手中赫然一颗晶莹光亮的明珠。

看到这里我大吃一惊,站在山巅的人和之前的君王一模一样,那便是姬渠,他手里依旧拿着随侯珠,文献中记载姬渠早逝,看来完全是姬渠掩人耳目,但我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一个国君宁可放弃王位装死,至高无上的权利都能舍弃,又为什么不肯放弃手里的那颗随侯珠。

第五幅图案里,一座气势磅礴的宫殿上,站着一位帝王打扮的人君临天下站在城楼之上,下面黎民百姓心悦诚服的朝拜,而宫殿两旁迎风招展的旌旗上赫然是一个小篆的汉字。

在那些朝拜的黎民百姓远处,唯有一人站立不拜,远远看着这一切,而他的手中那颗明珠光芒闪耀,但比起之前几幅画,那明珠的光芒黯淡了很多。

“春秋……汉代!那已经是七百多年后!”田鸡声音有些惊讶,半天才说出后面的话。“拿着随侯珠的人却还是姬渠,而且样貌都没有改变过,怎么……怎么会这样?!”

“这……这随侯珠能让他长……长生不老!”宫爵目瞪口呆。

还有什么比权利更重要,我现在终于想到,是生命,是永不衰竭的生命,难怪姬渠如此对起死回生深信不疑,原来他早已体会过长生不老的,这也是他的棺椁之中没有一件陪葬品的原因,比起长生不老来说,财富又算的了什么,何况姬渠似乎十分肯定自己一定能重生。

当时群雄并起,随国势弱,姬渠得到随侯珠,应该是发现能让其长生不老的秘密,姬渠应该是一个很聪明的人,知道自己长生不老早晚会被发现,群雄势必伐随,亡国是早晚的事,姬渠审时度势这才以假死瞒天过海。

姬渠心思缜密,假死之前多半提前藏匿好财富,供他日后享用,他即便不当国君,依旧富贵荣华逍遥的活了七百年。

第六幅图案中,姬渠站在一处山上,旁边有人在为其指点,旁边有很多人在挖掘修建如今我们所在的这座贝墓,这幅画中姬渠似乎比之前老了一些,他手中的随侯珠愈发黯淡。

“这是北邙山,他们站立的地方正是玄武挂印之地。”我一眼就认出图案中的山。

“姬渠旁边的人应该就是为他挑选这里的风水师,这个陵墓也是此人为姬渠一手修建。”田鸡说。

“你们发现没有,后面几幅画里,随侯珠的光芒越来越微弱,而姬渠也在变老,这也是他为什么要开始挑选地方修建陵墓的原因。”宫爵一脸冷峻的说。

“这随侯珠虽然有长生不老的功效,可似乎并不是永久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效用也会消退,随侯珠应该还有其他的秘密才对。”我说。

第七幅图案中,姬渠和现在一样,长眠在陵墓的棺椁中,而他手中的随侯珠已经彻底失去光亮。

第八幅!

当我们看见第八幅图案的时候,震惊的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眼睛,依旧是第七幅画中的陵墓,不过在陵墓上方赫然出现一条金碧辉煌美轮美奂的船,由九条长着双翅的龙牵引悬停在上方。

月宫九龙舫!

而陵墓中姬渠已经从棺椁中站立起来,他虔诚的跪拜,双手高举捧起的随侯珠再次闪耀出璀璨夺目的光芒。

我惊讶的完全说不出话来,看着棺椁里已经干瘪的姬渠,他在纸卷中提及鬼神会让他再次重生,难道那艘离奇的月宫九龙舫上真有仙人或者是神佛?

旁边的宫爵轻轻拉扯我衣角打断我的思绪,他和田鸡都看着我身后,我迟疑了一下,慢慢转过头去,之前一直在专心致志看地面上这些图案,等我看向身后的时候,再一次被震惊。

身后的汉白玉墓壁上投影出一条双开双翅,体态矫健,气势威严骁悍龙的图案,我蠕动一下喉结,慢慢打开我一直戴着的项链,项链中那条展翅的羽龙和墓壁上的一模一样。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