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昆仑金阙 第二十七章 十二章纹

作者:君不贱字数:2651更新时间:2016-04-10 15:53:32

从地上起来,整个墓室一片狼藉,我撕下衣角给宫爵包扎好伤口,我们三人相视一笑,有一种劫后余生的瘫软,实在没想到宫爵居然一直背着三颗手榴弹到这里,他说原本是担心我报仇,对付人多势众我会吃亏,有这东西紧要关头还能应急,没想到真救了我们的命。

炸死鬼蛭女王这墓室应该是真的清净了,好在手榴弹是从鬼蛭女王身体内爆炸,虽然威力巨大但并没有波及炸毁墓室,鬼蛭女王靠着的那处墓壁损毁最严重,从里面露出厚实的封条,居然没被炸裂,可见这墓室修建的有多牢固。

我现在开始对这墓主越来越感兴趣,刚往前走了一步,余光瞟见地上被掉落碎石遮挡的地方露出半截鞋印,我拨开碎石看见一双沾染鲜血遗留的鞋印。

但这个鞋印的纹路和我们之前在下来通道中看见的不一样。

“看来我们估计错了,到过这里的人还不止一批,最早一次距今不会超过三十年。”田鸡蹲下来看了半天很肯定的说。

“你怎么这么肯定?”宫爵好奇的问。

“这鞋底的纹路我太熟悉,这是解放鞋的纹路,我当兵时就是穿这鞋,足足穿了四年,这种鞋最早一批是建国时候,算起来到现在刚好三十年。”田鸡看看我们胸有成竹的回答。“不过穿这种鞋的人很多,很难判断身份。”

“差不多应该有三十年,从鞋印下血迹颜色可以推断。”宫爵点点头。

我往前搜索,鞋印越来越浅,最终消失在一处墓壁边,我让宫爵和田鸡四周留意,并没有发现其他的鞋印,三十年前到过这里的也是一个人。

“这鞋印左右深浅不一,说明这个人的脚高低不齐。”我看看他们确定的说。“这人应该是一个瘸子。”

“按照我们之前的推断,来这里的人主要是喂食饲养在墓室中的怪物,三十年前……那个时候这些怪物还没苏醒,应该不是来喂食的人,那这个瘸子来这里干什么?”宫爵表情疑惑。

田鸡在一边招呼我们过去,他在一处角落找到一个草绿色挎包,,看款式很老旧,里面装着探铲和绳子还有火折子、火把以及一捆炸药,看这行头来这里的多半是盗墓贼,可我看墓主的棺椁并没有被打开,这里也没有被盗过的迹象。

对于盗墓贼来说,无论如何也不会丢下自己的行头,因为盗墓是玩命的事,每一样工具或许到最后都能救命,因此盗墓贼历来只相信和使用自己亲手挑选的工具。

这包东西丢弃在墓室之中,想必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那个瘸子仓促撤离来不及带走这个包。

不过这也说明,这个隐藏极为严密的古墓早在三十年前就被人探过,即便发生了什么意外,为什么这人没有再回来开墓主的棺椁呢?

想到这里我走到棺椁前,这口棺椁比之前我们看见的帝后棺椁还要硕大厚重,四周有精美绝伦带有阴线钩连的纹饰,上贴金箔丝线极其奢华。

三人合力慢慢移开棺盖,宫爵点燃火把照亮,棺椁一共有四重,因为贝墓干燥所以保存十分完好,大棺大约有八寸厚,按照葬制,这是天子下葬的规格。

当棺盖被开启那刻我们三人惊讶的愣住,目不转睛的看着里面。

一个中年男子安详的闭目躺在里面,头戴黑色冕冠,前后各有珠帘,因旒垂直,身穿玄衣纁裳上黑下红,红罗襞积,白罗大带佩玉,玄衣两肩织有日、月、龙纹,袖部织火、华虫等纹饰,这分明十二章纹,代表帝王服饰。

这墓主竟然是一个帝王,那这里就应该是帝陵,可我实在想不出哪位不知名的天子龙御归天埋在北邙山。

这还不是让我们震惊的,躺在棺椁中的男子,面色红润皮肤鲜活,宛如安睡长眠,像是声音大点就能被惊醒一般,田鸡手里的匕首紧握,怯生生的问,这古墓但凡死人都会动,这个看上去根本不像死人的男人会不会也直挺挺坐起来。

我摇头,墓主不管是谁,看得出极其信奉鬼神之说,不惜用帝后陪葬饲养阎王蛭,以及把这么多邪恶的怪物安置在墓室中,都是为了让自己不受惊扰,估计真以为能起死回生,至于为什么尸身能保存的如此之好,我也不得而知,不过可以肯定墓主绝对不会让自己的身体受到损伤。

宫爵在墓主手中找到一卷暗黄的纸卷,我拿在手里一看,这古墓不但诡异而且离奇,墓室规格是按照春秋战国,可采用的纹路和工艺却是西汉时期,不过看见这卷纸,我可以确定这是西汉的古墓。

这纸面平整、柔软,呈薄片状,有一定强度,看材质是灞桥纸,这是西汉早期才出现的纸。

在干燥的墓室这卷上千年的纸卷变的易碎,我小心翼翼的打开,上面是用小篆记载墓主的生平,大致意思是说,一个天子在死后深信自己可以起死回生,并得方士提点协助,修建这座陵墓,并四处找寻得到尸鳗和阎王蛭以及鬼蛭女王,安置在墓室之中防止陵墓被盗,并且提及在合适的时机,鬼神会让他再次复活。

这卷记载生平的纸卷本来并没什么特别,不过是一个不能直视死亡,幻想长生不老的天子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但当我看见最后落款时震惊到。

姬渠!

“这挺尸的什么来头,你反应这么大?”田鸡估计是看见我脸色大变,认真的问。

“姬渠便是随侯珠的第一个主人。”我说。

“第一个?”宫爵疑惑的问。“难道随侯珠易主过?”

随国是春秋战国时期的一个重要姬姓古国,而姬渠是随国国君,他是第一个得到随侯珠的人,姬渠早逝因此文史中鲜有记载,姬渠之后随侯珠作为随国至宝在由历代国君传承,直至随国亡于楚,而最终秦统一天下,随侯珠终于落入秦皇嬴政手中。

“随国国君……”田鸡眉头一皱摇头说。“这可是西汉时期的古墓,这都隔了多少年,这人不管是谁但绝对不会是姬渠,应该是西汉的人冒名顶替,这纸上的生平也是胡编乱造的。”

我并不这样认为,墓主既然信奉鬼神,相信能起死回生,而且修建这陵墓的绝对是风水堪舆之术登峰造极的人,他穿着天子服饰,同时按在天子葬制下葬。

墓主应该很清楚如果不是天子,享用这样的规格下葬,就是僭越,也是欺瞒鬼神会遭受责罚,一个不惜残杀上百婴儿,甚至连自己帝后都不放过,一心相信能起死回生的人,又怎么可能随随便便乱了葬制规矩。

“春秋随国……西汉的古墓,这中间都过了七百多年!”宫爵震惊的看看棺椁里的人。“按照你这说话,这人活了……活了七百多岁!”

“对啊,一个本在春秋时间就死的人,出现在一座西汉墓里,你认为这正常?”田鸡也无法相信。

“这人就算是西汉的,距今两千多年,你看他像一个正常的死人吗?”我指着那尸身鲜活如同安睡的尸体反问。

“他右手里好像握着什么?”宫爵一边说一边轻轻掰开尸体握成拳的手。

摊开的手心中露出一颗大约一寸大小的白色珠子,田鸡刚拿到手里,棺椁中之前还保存完好栩栩如生的尸体瞬间干瘪枯萎。

随侯珠藏北邙玄武挂印之地。

姬渠得明珠,因其贵为随侯,因此此珠被称为随侯珠,姬渠是随侯珠第一个主人,我现在突然意识到,随侯珠根本没有被易主,一直都被姬渠藏匿在身边,一个天子的棺椁中我竟然没有看见一件陪葬品,唯独这颗明珠被他紧紧握在手中,到死也不肯放手,我多少有些兴奋和激动,指着田鸡手中的珠子说。

“这就是销声敛迹几千年的随侯珠!”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