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昆仑金阙 第二十五章 北邙婴棺

作者:君不贱字数:2505更新时间:2016-04-10 15:53:31

我们沿着旋转的台阶下行,走了没多久感觉前方渐渐的宽敞,微弱的火光照亮了台阶的尽头,田鸡停在前面招手,我和宫爵走过去,田鸡蹲下身,手指的地方,我们赫然看见一双血红的鞋印。

我接过火把往前照,发现那鞋印一直向我们身后的台阶延续,宫爵蹲在地上仔细查探后,很确定这鞋印绝对不会是修墓人留下的,从鞋底纹路可以推断是棕麻鞋,而且通过血迹颜色判断时间不会超过两百年。

“除了我们之外,这古墓还有其他人进来过。”宫爵抬头看着我认真的说。

我有些诧异的皱起眉头,古墓入口夯土很完整,墓道之中也没发现过开启的痕迹,墓门在我们到达之前一直被封闭,如果说有人捷足先登进来过,我实在想不明白是从什么地方进入这古墓。

“只有一双鞋印,到这里的只有一个人。”田鸡站起身肯定的说。

“不管这个人怎么进来的,至少说明这墓应该被盗过,我们要找的东西估计多半已经不在里面了。”宫爵一脸冷峻的看着我。

“不对,我们之前在墓室遭遇的尸鳗和阎王蛭,应该是墓主饲养在这里防止有人盗墓的,可这两种东西虽然寿命极长,可以活上百年,但这古墓少说也有千年之久。”我摇摇头深思熟虑的说。“你们不奇怪,尸鳗和阎王蛭在密闭的地底墓室之中,为什么能活到现在,何况阎王蛭只有在进食之后才会繁殖,从上面墓室中腐蛭的数量看,繁殖恐怕不是一两次。”

“在鞋印不是从台阶上下来,而是由内到外向上走……”田鸡眼睛一亮恍然大悟。“这人不是经过墓道从墓门进来,而是从墓室最里面,反着向外走?”

“向外走……外面的墓室有尸鳗和阎王蛭,难道走出去送死?”宫爵蹙眉疑惑。

“不是送死,是喂食墓室里面那些怪物,尸鳗和阎王蛭能活到现在,是因为一直有人在饲养它们,并不是盗墓,而是想延续这些怪物的寿命来守护这古墓中隐藏的秘密。”我指着地上的血鞋印面色凝重

两百年前有人到过这里,那应该是最近一次对墓室中那些怪物喂食,阎王蛭操控的女尸,面部已经开始腐烂,说明阎王蛭无法维持尸体的活性,想必到了该再次喂食的时候。

算起来我们进入这古墓的时间,刚好是尸鳗和阎王蛭需要进食的时间,我从来不相信巧合,何况关乎生死,这绝对是计划好的圈套,有人故意引我们进入古墓,目的就是为了用我们喂食那些饥饿嗜血的怪物!

田鸡一脸忿怒破口大骂,说这事摆明就是那帮黑衣人设的套,这样说的话,在北邙上包坑探墓的金主,自始至终都知道这古墓里有什么,找这么多人根本不是探墓,而是找人来送死。

宫爵向来冷静,琢磨了半天摇头,他说如果这一切是金主安排,未免太过招摇,按照刘天的话,金主来历不明但身份不低,真想要拖些人下来送死,用不着大费周章搞出这么多事,既然饲养这些怪物主要的目的是为了守护这古墓中的秘密,那这古墓的位置越少人知道越好,何必大张旗鼓找这么多人探墓。

我和宫爵的想法一样,那个一直神神秘秘未曾露面的金主,恐怕也不清楚这古墓中有这些怪物,算起来他可能和我们一样,也是被利用,真正布置这一切的,应该是透露消息给金主的人。

这人是利用金主借刀杀人,看来叶九卿的担心是正确的,月宫九龙舫的消息一旦传出,势必会再掀血雨腥风。

“那现在该怎么办?”田鸡问。

“现在事情反而变简单了。”我目光注视着那些鞋印,淡淡一笑说。“既然有人进来过,而且还不是经过墓门,那说明这墓室还有另一条出口,脚印是由内向外,说明出口应该在主墓室里面。”

田鸡一拍大腿转怒为喜,说进来的人既然不是盗墓贼,养一群怪物保护这里,那说明墓里面的东西都还在,这一趟九死一生,无论如何也不能空手出去。

我们继续往里走,除了宫爵还背着的包,我们已经失去所有的工具和装备,微弱的火光很难穿透黑暗,每一步我们都如履薄冰,不知道前方的漆黑中还有什么等着我们,如今唯一剩下的武器就只有田鸡手里的匕首。

越是往里走越感觉空旷,火光中我们看见上行的汉白玉台阶,上面刻有精美纹路,在台阶正中是一朵雕刻端庄的莲花,这叫步步生莲,意思是墓主死后登西方极乐,如果我没猜错,台阶的尽头应该是墓主的棺椁,这里就是这座古墓的核心墓室。

台阶端庄肃穆,在这古墓之中难得看见一个正常的东西,我寻思既然这里是主墓室,谁也不想死后不得安生,这里总不该还有什么怪物,台阶两旁有扶手,我靠在上面让大家先休息一下,一路上全神贯注早已精疲力竭。

我手放在扶手上,感觉很冰冷,而且并不是很坚硬,稍微用力能感觉手指能陷入,有一种摸到肌肤的感觉,我心里咯噔一下,猛然转过身,田鸡和宫爵看我惊慌失措的样子,也吓了一跳。

我拿过田鸡的火把,慢慢走到扶手边,就看了一眼,浑身鸡皮疙瘩瞬间冒出来,手里的火把差点没吓掉,那根本不是什么扶手,而是一具足月的婴儿,应该死了很长时间,但居然没有腐烂,细腻的皮肤发暗,身上很多地方还能清楚的看见皮下细细的血管。

我鼓起勇气颤巍巍用指头按在死婴身上,皮肤居然还有弹性,除了浑身冰冷之外和熟睡的婴儿无异,我往旁边走了一步,发现不远处还有一具婴尸,姿态和之前的那具如出一辙被安放在台阶旁边的柱子上。

在婴尸的下面有凹槽,里面装满鱼油,这里既然是主墓室,绝对不会有尸鳗,我迟疑了一下,还是点燃了鱼油,燃烧的火光宛如一条火龙开始迅速的蔓延,我们下意识往后退,目睹着火龙一圈一圈盘旋着向台阶上燃烧,直至照亮整个墓室。

我们三人目瞪口呆的怔在原地,这是一个呈梯形有六层形如祭台的墓室,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墓室,最让我们惶恐的是,每一层间隔均匀分布的柱子上都有一个闭目的婴尸,而且全是男婴,大约有一百多具这样的死婴。

火光中那些婴尸眼睛突兀,浑身僵白,皮下的血管里能清楚的看见淤黑的血,在这个诡异的墓室之中,这百多具婴尸让人毛骨悚然更加阴森可怖。

每一个安放婴尸的柱子上都刻有字,每一层各不相同,字体是小篆,这符合古墓的年代,西汉时期小篆是主流的文字。

第一层的石柱上刻着地狱,第二层刻着饿鬼,第三层刻着畜生,田鸡还想往上走辨别其他的刻字,我停在第三层,慢慢张开嘴开始往后退,大声问田鸡,第四层刻着的是不是只有一个字,人。

田鸡在上面点头,他和宫爵回来问我怎么知道,我心里暗暗一惊,曾经在中看见过一种下葬的方式,叫婴棺托尸,是一种极其邪恶的下葬方式,被称之为邪葬。

之前我一直不明白这古墓为什么会选在玄武挂印如此大凶之地,现在看到这六层婴尸,终于明白墓主的真正用意。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