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昆仑金阙 第十九章 阴兵借道

作者:君不贱字数:2622更新时间:2016-04-10 15:53:20

火把被墓室里的大风吹灭,我刚想摸打火机,忽然听见黑暗中传来咔嚓、咔嚓很有节律的声音,像是骨头碎裂的声音。

跟着将军也挖过不少墓,不过都是被人盗过的,算起来我和田鸡一样,这还是第一次真正下到没被挖过的墓里,这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让我有些不安。

连忙重新点燃火把,看见宫爵和田鸡一脸警觉目不转睛的盯着前面的漆黑,火把的光亮无法穿透那片黑暗,回响在我们耳边的声音一直在持续,就是从我们前方传来。

往前走了几步才发现原来是之前开启的墓门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一直来回不停的闭合,我们这才松了一口气,宫爵小心翼翼走过去检查,田鸡还是紧握着枪一脸紧张的样子,我用火光帮宫爵照亮,这才发现墓门下面的门槽被一根人骨卡住。

我让田鸡帮忙清理,可我始终都感觉从墓门后面吹过来的风很诡异,像是无数怨魂在我耳边哀嚎一般,那片漆黑中像是有一双眼睛在看着我。

我迟疑了一下,举着火把慢慢向没完全开启的墓门走去,火光渐渐照亮黑暗,风比之前小了很多,摇曳的火光中……

我真的看见一双眼睛!

我感觉手心有汗水渗透出来,甚至能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缓缓把火把再向前伸了一点,忽然一个面目狰狞,没有皮肉只剩尸骨的头从黑暗中低垂下来,不偏不倚正好停在我面前,两个黑洞洞凹陷的眼眶死死的盯着我。

我吓的差点叫出声,突然听见后面咔的一声,宫爵和田鸡终于拔出卡住墓门的人骨,紧接我听见墓门后面响起骨头相互撞击的声音。

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微弱的火光中看见无数具尸骸从墓门后面,阴兵借道般排山倒海的向我们扑来,那一刻我是真被吓到,身体不听使唤僵硬的站在原地,田鸡和宫爵的反应也和我一样,瞬间就被对面蜂拥而至的尸骸扑倒在地。

随之而来是更加浓重的腥丑,我拼命用手推挡在身前,扑上来的尸骸下颚骨不断张合,像是要撕咬吞噬入侵者。

耳边突然响起枪声,枪火在幽暗的墓室格外醒目,伴随着震耳欲聋的枪声,我看见田鸡一边狂暴的大骂,一边向面前的扑上来的尸骸扣动扳机,被击中的尸骸顿时支离破碎四处飞溅。

整整一个弹夹的子弹,田鸡瞬间全打出去,墓室里只听见撞针空弹的声音,田鸡还是不断扣动扳机,感觉整个人精神都有些失常,宫爵是唯一还能保持冷静的人,不过也是一只手死死抓住一具尸骸的颈骨,另一只手握着五四手枪抵在尸骸的脑门心。

宫爵没有开枪,墓室里只剩下田鸡扣动扳机的声音,再没有尸骸向我们冲袭过来,宫爵推开身上的尸骸,一把按住田鸡的手。

“别扣了,没什么好怕的,这些尸骨应该是修建这里的人,墓主为了保守秘密,将这些人困在墓室之中活活饿死的。”

“不怕……不怕你手抖什么?”田鸡大口喘息。

我这才看见宫爵的手一直抖个不停,我气喘吁吁躺在地上,心有余悸的说,这些人是修建陵墓的人,不过应该不是饿死,看尸骸少说也有百来十号人,都拥挤在墓门后面,应该是被什么逼到这里走投无路。

说到这里我从旁边拾起一根残破的人骨,对着宫爵和田鸡摇了摇,饿死的人骨头不会饿成这样,这些尸骸都有不同程度的腐烂,像是被什么东西腐蚀过。

田鸡从地上爬起来,估计是惊魂未定,一脸抓狂的拿起地上尸骸就往地上砸,嘴里还不忘大声骂:“贼你妈,死了几千年都快变柴了,还出来吓老子。”

我和宫爵撑起身子,瘫坐在地上,谁也没去阻止田鸡,他性子易怒,加之刚才被吓的不轻,不让他发泄一下指不定会憋出毛病,何况能和死了几千年的一具尸体较劲的人,也别指望他能冷静到什么地方去。

起身的时候我摸到胸前有黏糊糊的东西,低头一看,手里不知道沾的什么,白色的粘液,闻了一下腥臭的很,之前闻到的腥风就是这个气味,我拾起火把四处看了一圈,发现这些尸骸身上或多或少都有这样的粘液。

身后响起脚步声,田鸡也消停下来,回头看见刘天的人都下来,后面还跟着一个穿黑衣服金主的人,我指了指墓门示意可以进去了,黑衣服摇头,让我们也要跟着进去,这墓我总感觉邪门的很,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原本想着开了墓门就没我们什么事,估计黑衣服担心前面还会遇到麻烦,带着我们安全些。

我看看田鸡和宫爵,征求他们的意见,田鸡一脸忿怒相,重重把手里的尸骸扔在地上:“长这么大没被这样吓过,今天不带点东西出去,对不起老子这身冷汗。”

宫爵在旁边和我对视默默点点头,我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从地上站起来,看见刘天的人和黑衣服都站在原地不动,应该是看见这满地尸骨多少有些忌惮,想让我们三人走前面。

我在心里骂了一句,都他妈没种。

硬着头皮和宫爵还有田鸡慢慢走进墓门后面,火光中看见地上有参差不齐的石笋,火把无法照亮整个墓室,这地方比我想象中要大,身后的人也陆陆续续跟进来,我在旁边石壁上发现凹槽,里面有湿滑的液体,放在鼻尖一闻,透着鱼腥的油脂味。

凹槽里应该是鱼油,用于墓室照明的,一般是用作长明灯,按理说这么多鱼油就是点上千年也不会熄灭,不知道为什么好像被人刻意弄灭,我想起到被堵在墓门那些堆积如山的尸骸。

轰!

我转头看见一团火光在石壁两边燃亮,身后的盗墓贼点燃了鱼油,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凹槽里的鱼油迅速的燃烧,整个墓室也渐渐完整的呈现在我们面前。

咔!

刚燃到一半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低沉的巨响,等我们回头发现,之前开启的巨石墓门重新闭合,而且闭合的速度太快,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墓门已经彻底关闭。

盗墓最忌惮就是断了后路,里面的盗墓贼顿时有些慌乱,宫爵担心这些人乱了方寸会再触发机关,他连忙走到墓门查看,然后一脸黯然的对我们摇头,告之墓门的机关只能从外面开启,一旦从里面闭合无论如何也打不开,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参与修建这里的民工最终会被困在在此的原因,而且墓门的机关是两面的,强行开启会被弩箭杀杀。

这意味着我们不可能从原路返回,唯一的出路被堵死,如果这墓里没有其他出路,我们的下场会和那些被困死的修墓人一样。

没有退路只能继续往前,点燃的鱼油把整个墓室照的灯火通明,等我们回头查看墓室时,所有人都目瞪口结满脸惊恐。

放眼望去,整个墓室之中到处都是触目惊心的血迹,以及散落的尸骸,血迹已经发黑,可见是很久以前留下,从地上大面积的血泊痕迹看,这里曾经应该发生过残杀,鲜血四溅无人生还,如同颜料一般把灰暗的墓室染成血红色。

可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田鸡蹲在地上检查尸骸后,很确定的告诉我,这些人身上都没有留下伤口,百来十号人全死在这里,可墓室里完全看不到争斗的痕迹。

“这墓邪乎,听老辈人说墓里见血是凶兆,会招惹冤鬼,这些人多半是被墓里的鬼给弄死……”

砰!

一个盗墓贼怯生生刚说到一半,站在旁边的黑衣人掏出枪,二话没说一枪打在头上,盗墓贼当场毙命,黑衣人一脸冷酷:“妖言惑众,怪力乱神扰乱人心者,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