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昆仑金阙 第十八章 鬼谷机关

作者:君不贱字数:2525更新时间:2016-04-10 15:53:19

晚上我们按时赶到北邙山汇合的地点,我一直紧握着手里的袋子,我曾想过这一天,也在心里勾画过无数复仇的场面,可能是和一帮盗墓贼生活了十年,身上多少有一些匪气。

在幻想中,我最后都是只身赴会,和杀父仇人各自拿着刀或者是剑,站立在某个山巅或者房顶,反正是很高的地方,总会有一段激扬澎湃的开场白,虽然我从未看清那人的脸,但最后我都得偿所愿手刃仇人。

想象中充满了武侠的味道,可从来没想过,真正到这一天,我拿着的却是枪,曾经见到仇人时要说的话,现在一个字也记不起来,手心里全是汗,脑子里就一个很麻木的念头,看见人就开枪!

等我们到达的时候,前晚负责警戒的七八人已经到了,我在人群之中张望,有些慌乱的发现并没有看见那晚的车。

“金主……金主为什么没来?”事情发展和我想象的有些出入。

“这不是你操心的事,带我们去贝墓,挖开以后随我们进墓,找到里面的东西,你自然会见到金主。”站在前面的人面无表情的说。

“那不成,金主总得露个面,我怎么知道你们会不会过河拆桥。”我压根都没想过今晚要去挖墓,脑子里全是复仇。

那七八个人根本不理我,而是看向刘天,他一脸干笑赔不是,然后转身瞪了我们一眼:“有没有规矩,掌眼和金主不在,这里就是我说了算,叫你们干什么就干什么,怎么这么多废话,事办完会带你们去见金主。”

我和宫爵还有田鸡对视一眼,没料到会有这个变故,看样子那个贝墓必须得挖,我们带着其他人来到贝墓入口,刘天特意挑选了十几个盗墓贼,应该都是有经验的老手,根本不用刘天吩咐,麻利的加固了入口周围的土层,并放下绳索,个把小时不到一切都准备妥当,所有的过程都鸦雀无声但井然有序。

先下去了三个人负责探墓,很快返回在洞下对上面说,墓道前面有巨石墓门,闭合紧密无法开启,让上面把炸药送下去。

“这贝墓上面全是石块,而且是先挖掘出墓坑后再用贝土填充,墓室四周没有支柱,还敢用炸药?”我一听大吃一惊,蹲在洞口大声说。“何况那墓门少说也有几吨,就算你能炸开墓门,墓也会随即坍塌。”

下面的盗墓贼望向我旁边的刘天,怎么挖墓都是由腿子说了算,我本不想插手,可是万一这墓毁在这些人手里,我现在根不不在乎什么随侯珠,我只担心就再没机会见到金主。

“再下去几个人,带上工具直接在墓门上开一个洞。”刘天能当上腿子估计也有些本事,带来的人对他言听计从。

那墓门虽然坚固,如果是老手,顶多一晚就能在上面开出一个洞,看来今晚只能在上面等着,谁知道刚坐到地上,忽然听见洞下传来此起彼伏的惨叫,所有人都一惊,围到洞口边,刘天在上面大声喊着下去的人,半天都没有反应。

上面剩下的十几个盗墓贼面面相觑,刘天脸色一沉,再让三人下去,没多久我们在洞口看见最先下去的五人被搀扶出来。

从洞口拉上来,五人浑身是血,其中两个已经断气,另外三个也奄奄一息,身上被锈迹斑斑的箭射的像刺猬。

“墓门有机关,就是为了防止被盗。”宫爵蹲在那些人身旁,拔出一支箭端详半天。“这是弩箭,从伤口看是近距离射出,这古墓少说上千年,机关居然还能用。”

“你能不能开?”我问。

宫爵点点头。

要见金主就必须挖开这个贝墓,刘天带来的人盗墓应该都是好手,可说到机关,恐怕不是这些人能解决的,何况这会功夫已经死了两人,刘天和其他的盗墓贼也不敢贸然行事。

“我们下去,打开墓门以后,再让你的人下来。”我一边系上绳子一边对刘天说。

下到墓道,看见一路上全是斑斑血迹,田鸡虽然是下苦,可干的都是挖墓的活,真正下到墓里还是第一次,他什么时候把带来的枪拿出来我都不知道。

“你拿这玩意干嘛?”宫爵诧异的问。

“谁知道下面有什么,手里有家伙事心里踏实。”田鸡完全是本能反应。

“墓里还能有什么,当然是死人,这都上千年了,骨头都化成灰。”我有些鄙视的白了他一眼。“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打仗杀敌你都敢,到了这里咋变的这么怂。”

“一码归一码,活人我当然不怕,就是跑到死人睡的坑里,你们想,活人有鼻子有眼的,长什么样我心里还有底,这埋在地下的人会变成啥样我就不知道了。”田鸡有些不自然的拧了拧身子。“想想心里就瘆的慌。”

“瞧你这点出息,我打小就是吃死人饭长大的,我爹是给人抬棺材的,要不是那年月死的人多,我估计早饿死。”我不屑一顾的笑了笑。“我感觉死人比活人好,死了就像是睡觉,也不烦你多清净,就是……颜色有些不是太好看,刚死的人泛青,乍一看人皮青蛙似的,过个五六天慢慢就发白,像是抹了面粉似的,身上的肉没弹性,全贴在骨头上,和风干的腊肉差不多,再长一点就开始变黄……”

“你够了。”田鸡喉结蠕动一下打断我的话。

看见田鸡心烦意乱的样子,我乐呵的想笑,抬头看见一直没说话的宫爵已经站在墓门的前面,正抬着头一言不发盯着上面看。

我和田鸡走过去,巨石墓门上面线条粗犷的蟠螭纹,左右两边各有一个浮雕的饕餮兽首,整个墓门凝重雄浑,纹饰繁丽深沉,透着浓厚战国时期狞历之美。

单单一个墓门都如此气势磅礴精美绝伦,很难想象这墓门的背后该有多华丽,宫爵指着墓门上的纹路告诉我们,蟠螭纹最大的特点就是盘曲而伏,而这些纹路盘曲的地方不规则分布着中空的小孔,那些突然发射的弩箭都是从这些小孔射出。

如此近的距离,若是触动机关,飞射的弩箭会形同暴雨梨花般让人猝不及防。

宫爵让我们千万别触碰墓门任何地方,他告诉我和田鸡,这墓门所用的机关应该是源于春秋战国时期,墨子的连弩术,这是很久远的机关术,现在已经失传,不过巧夺天工相当精妙。

墓门中的机关是靠震动来触发,所有设置在墓门里的连弩到现在感应也极其灵敏,任何对墓门细微的震动都会触发机关。

宫爵小心翼翼把耳朵贴在墓门上,为了不打扰他,我和田鸡几乎是屏住呼吸,等宫爵把头抬起来时,我在他信心十足的对我点点头。

他双手同时慢慢放在两个饕餮兽首上,一边轻轻拧动,一边对我们说,这墓门机关巧妙的地方就在于,里面有一个可以传导并且加强声音的装置,而所有的连弩都和这个装置相连,牵一发而动全身。

咔!

宫爵的话刚说完,我们就听见墓门里传来一声低沉的回响,宫爵的手从兽首上松开,墓门神奇的在我们面前开启。

从里面突然吹过一阵强劲的大风,透着令人作呕的腥臭扑面而来,瞬间吹灭我们手中的火把,整个墓室顷刻间陷入一片漆黑。

腥风从我耳边凛冽的呼啸,像是鬼哭狼嚎般充斥在我们四周,我下意识在黑暗中舔舐一下嘴唇,然后我听见旁边田鸡拉动枪栓的声音。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