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昆仑金阙 第十七章 不共戴天

作者:君不贱字数:2845更新时间:2016-04-10 15:53:19

十年!

我第一次距离杀父仇人如此之近,我握紧的探铲已经慢慢抬了起来,而对面那些人的手也从腰间往外拿着什么。

我的手刚提到一半,就感觉被人紧紧按住,田鸡和宫爵都冲了上来,一左一右抓住我手臂,他们看见我眼神的那刻都愣住,我想他们也能感受到我透着的杀意。

“对不住,对不住,我这朋友脑子不好使,听说给的钱多就激动。”田鸡力气比我大,硬生生把我拖了回来,嬉皮笑脸给对面的人解释,然后埋在我耳边压低声音。“你他妈傻啊,没看见他们腰里都有枪,没等你抬手就被打成筛子。”

“你这是怎么了,突然就发疯?”宫爵生怕我挣脱,死死抓住不放,疑惑的问。

我目光落在对面那些人的手中,月色中他们手里拿着的果然是枪,我就一把探铲,莫要说报仇,估计连仇人长啥模样都看不见,这条小命今晚也会撘进去。

“松手。”我看了宫爵和田鸡一眼,他们多半是没见我强横的样子,两人对视一眼还是慢慢松开。

我深吸一口气,手还是抬了起来,摸了摸嘴巴,竖起三根手指,冲着对面车里的人大声说:“我兄弟说的没错,听到地鼠就激动,我们兄弟三人当下苦难得遇到好金主,我要三条地鼠!”

对面负责警戒的人都望向车里,那人又缓缓挥手,前面的人立刻退开,冰冷的声音又从车里传来:“钱不是问题,就看值不值这个价。”

我舔舐了一下嘴唇,手里的探铲一扬扔了过去,被最前面的人稳稳接住,看了一眼立刻转身送到车边,我只看见两根手指从车窗里伸出来,田鸡的探铲上还残留着土样,那人只搓揉了一下,我清楚的看见他手指轻微抖动一下,显然很激动,然后又缓缓缩回到车中,并对旁边的人吩咐了几句。

站在车前的人走回来,伸过来的手中已经多了四根黄灿灿的金条。

“看来我天运到了,我说过我向来赏罚分明,这算是一半酬劳,等你带我找到贝墓确切位置,我再给你一半。”那人的声音透着欢愉,但很快又恢复了沉稳。“你叫什么名字?”

“顾朝歌。”

“不错,你也算是福将,三天之后晚上十二点还在这里汇合。”那人说完声音转向刘天,低沉而威严。“人就交给你,他们需要什么你给什么,后天晚上如果我没见到他们……”

那人后面什么也没说,只是淡淡的笑了两声,刘天脸色煞白的不住点头,那人意思很简单,让刘天这两天看住我们,如果有差池后果怎么样刘天自己清楚,看得出刘天挺怕这人。

我再一次亲眼目睹那人的车消失在我视线之中,亦如十年前,我只能无能为力的看着,不过凡事不过三,我想后天晚上,我和他之前的恩怨应该可以一笔一笔算清楚。

“你当过兵?”等金主走后我一脸严肃的问田鸡。

他茫然的点点头。

“你既然进了这行当,门路应该有,能不能搞到枪?”

“……”田鸡和宫爵一愣,好半天田鸡还是茫然的点头。

我把剩下的两根金条交到田鸡手里,面前严峻的说:“后天晚上之前帮我买枪,长短都行,只要能杀人就可以。”

“……”他们两人依旧惊诧的看着我,宫爵问。“好端端的你杀谁?玄武挂印之地我们已经找到,我们自己也能挖,你怎么让金主也知道?”

“那个金主就是十年前杀我爹的人,今儿让我撞见,这个仇我等了十年,找月宫九龙舫就是为了报仇,现在这事简单了。”

“杀你爹的人?!”宫爵一怔吃惊的问。“金主的样子你都没看见,你……你确定?”

“我亲眼看见他杀我爹。”我直视宫爵加重语气。“他就是化成灰我都认得。”

“我就知道你刚才动了杀机,在你旁边我看你那眼神就不对,打仗的时候人就这眼色。”田鸡拉着我胳臂一本正经的说。“幸好我拉住你,我给你说,这事恐怕不简单,你千万别冲动,刚才我仔细看过,那些人手里拿着的是77式手枪,主要是用来配备高级军官和特业人员,你就是有钱也买不到,而且那些人站立的方式和握枪的动作,我可以肯定是受过军队训练的。”

我和田鸡对视一眼,他的目光很肯定,加之刘天说的话,看来这人身份真实非比寻常,而且举手投足和说话的方式,很明显是有权势的人,如果没估计错,陈文被抓也应该是这人的安排,足可见这人的权利恐怕还小。

一个位高权重的人和盗墓贼怎么也不应该扯上关系,可他为什么要杀我父亲,这个问题我怎么也想不明白,可惜当时年幼,我烧掉父亲交给我的那本笔记,后来才意识到上面可能有加密书写的内容,但现在我已经无法再找到答案。

“管他是什么人,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他就是天王老子,后天晚上,他欠我爹这条命也得填上。”我看着田鸡语气诚恳严肃。“这地界我不熟,要是在成都我也不麻烦你,现在赶回去时间也不够,这个忙要是帮了我,这情分这辈子我要是还不了,下辈子当牛做马结草衔环来报。”

田鸡和我对视片刻,表情坚毅刚直,二话没说转身就走。

宫爵见田鸡居然走了,一脸冷峻的说:“这不是小事,要出人命的,何况对方又不是普通人,我不阻止你报仇,可你这样做太冒失,还是稍安勿躁,先通知叶掌柜,至少你得给自己想一条退路。”

“只有两天时间,我赶不回去,而且现在刘天也不会放我们走,我等了十年才找到他,这一次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走他。”我语气坚定的回答。

第三天中午,田鸡回来,关上门把一大包东西放在我面前,拉开里面除了一大堆子弹外,就是三把长枪,田鸡说是五六十式半自动冲锋枪,他打仗时用的就是这种枪,威力大杀伤力强。

还有一把五四手枪,田鸡说再好的就搞不到了,虽然老旧但威力绝对够,让我放在身上防身。

“这……这是手榴弹?!”我从袋子里拿出一个木柄的手雷,瞠目结舌的问。

“对方人多,万一有变故,这东西还能应急。”田鸡一本正经的点头,拧开保险套上拉环。“记住了,这东西引爆时间是3秒,别把自己给炸了。”

田鸡说完就开始教我怎么压弹、上膛和开枪,我和宫爵都有些茫然,看着田鸡热血沸腾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要去报仇。

等教完后,我收起袋子,拍了拍田鸡肩膀,然后取下脖子上的项链,交给宫爵:“我今晚要是有三长两短,你帮我把这个带回成都交给叶九卿,告诉他这十年谢谢他栽培,还有,帮我给四方当铺里的人鞠躬,说小爷谢谢他们养大,这情义我下辈子再还……”

“你是去报仇,又不是送死,搞的跟交代遗言一样,这些肉麻的话要说你自己说,我说不了。”宫爵把我手里的项链推了回来。

“今晚凶险你们两人就别去了,我自己的事自己解决。”我又把项链递到田鸡面前。“这项链交给叶九卿,告诉他贝墓的位置,他会带人挖的,叶九卿仗义,绝对不会亏待你。”

“你说这人我又不认识,当初可是你拉我入伙,许我的可是随侯珠,还有那什么,在天上飞的宝船,我看你这人挺重情义,爷们总得说话算话,别拿其他的糊弄我,你报你的仇,报完了咱们接着挖。”田鸡给五六十式半自动冲锋枪上好弹夹,熟练的拉动枪栓,用枪托把我手里的项链推了回去。“何况我答应过你一起搭伙,你人还没死,咱们就是伙计,战场上我不会丢下战友,现在也不会丢下伙计。”

像田鸡这样一根筋的单细胞,我没指望说服他,转身去看宫爵,还没等我开口,他已经把五四手枪拿在手里。

“别这样看我,没想和你同舟共济,师傅交代我跟着你找月宫九龙舫,你没死之前我都得跟着你,今晚你要是躺北邙山上,我也得把你尸首带回去交差。”

我一时间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心头有些热,眼睛已经很久没湿润过,在四方当铺那帮穷凶极恶的人告诉我那是软弱的表现,可突然发现,我很庆幸身边还有让我软弱的人。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