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昆仑金阙 第十三章 见龙在田

作者:君不贱字数:2551更新时间:2016-04-10 15:53:13

我把钱交给天哥,他居然还当着我们面吐着唾沫点数,我暗暗蔑视的叹口气,好歹也是挖墓的,这点钱也能放在眼里,难怪一辈子发不了财。

天哥还没点完钱,我们突然听见里面传来厮打和咒骂身,还有东西被砸碎以及鬼哭狼嚎的哀鸣声,抬头望过去先是看见两个鼻青脸肿的人跌跌撞撞跑出来,紧接着一个手持木棒脸颊被划伤的年轻人在后面追打出来。

“贼你妈,一群瓜怂,好好说不听,非要动手,看我不把你怂打出来。”

那年轻人与我和宫爵年纪相仿,一开口地道的陕西话,拿着木棒往那儿一站像是尊下凡天神,一脸忿怒相好不威猛。

动静惊动了院子里的人,各自操起家伙冲出来把年轻人围住,年轻人甚至连眉毛都没眨一下,单手提起木棒指着我们旁边的天哥。

“不要给脸不要脸,墓我不挖了,爱找谁找谁去,把钱退了我这就走,不让我就把你这儿给砸了。”

我看见天哥眼皮一跳,手哆嗦了一下,茶水溅落一手,气势上他完全被那年轻人压制,我甚至看见他小腿肚子不经意抖动几下,如果不是被冲出来的人挡住,我估计他现在已经被年轻人打趴在地上。

天哥看见人多势众这才有了底气,扯着嗓子在人群后面叫嚣,我和宫爵听了半天算是明白怎么回事,这年轻人和我们一样是来插枝的,交了钱以后不知道什么原因反悔,不想再挖下去,回来找天哥退钱,看他那贪财的样子就知道,钱入他手想要再掏出来就难了。

天哥不愿意退,让人把年轻人赶出去,结果年轻人发了火,操起木棒一路打了回来。

按规矩这事还真怪不得天哥,交钱入伙又没人拿刀架在脖子逼着,都是心甘情愿,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事后反悔这钱当然不会退,听起来是年轻人理亏。

“我从一开始就给你说过,老子挖墓有三不挖,当时你是答应好的,结果你让我挖的都是什么墓,你自己说。”年轻人义愤填膺的问。

“傻不拉几的老陕,你是挖墓的,还挑三拣四,三不挖,说出去也不怕人笑掉大牙。”天哥仗势欺人声音都变的比之前大。“我把皇帝老儿的坑让你挖,可成?”

“你得是不想退钱?”年轻人也不和他磨嘴皮,手里木棒一握怒目圆瞪。

“把这老陕给我废了!”天哥面挂不住,手一挥下令围攻。

“等等。”我往前走了一步大声喝止,转头对天哥说。“出外都是求财,何必伤了和气,不就是钱的事,用不着大题小做,他的钱我帮你退了。”

所有人都看着天哥,估计他也不想把事情闹大,为一个下苦的人真闹出人命,本来盗墓的就见不得光,出了事我猜他一个腿子也担不起,天哥犹豫了半天又重新挥了挥手,围上去的人慢慢退了回去。

年轻人站在中间即便是身陷重围居然面色不改,看不出丝毫怯怕,反而愈发刚猛,我对钱向来没什么概念,毕竟在四方当铺十年时间,签的是断当,叶九卿包吃包住,但凡有丁点空闲时间,都被他们拖去轮番教我东西,我压根就没有用钱的机会。

临走时叶九卿让将军送来一包东西,打开里面全是票子,说是出门在外身上有钱方便,那年月万元户已经是巨富了,可叶九卿给我的钱至今没点过,但绝对不止一万,我从身上摸出钱走到年轻人面前。

他对我没有什么戾气,看起来不像是胡搅蛮缠的人,见我过去,手里的木棒也放下,我把钱递到他面前时,忽然一本正经的问。

“你刚才说挖墓你有三不挖,是那三不挖?”

年轻人正视我一眼,腰挺起一身正气的在我面前竖起一根指头。

坟头填土后人上香的墓不挖,人家孝子孝孙还知道自己先人躺在哪儿,刨人家祖坟的事我不干。

年轻人又竖起第二跟指头,功臣名士,先贤古圣的墓我不挖,前人种树后人乘凉,都是对后人有功之人,亲者痛仇者快的事老子不干。

第三根指头竖起时,年轻人的声音刚直,坟头单薄简陋的墓不挖,生前穷困潦倒,死后得让人图个安顺,说白了这些墓主,死的时候一无所有,挖了也没啥东西,白费力气不说,也损阴德,何况这样的墓都要挖,一辈子也没啥出息,费力不讨好的事我也不干。

“你让我挖的全是新坟,埋下去还没几天,尸骨未寒,你他妈就让老子挖。”年轻人指着天哥义愤填膺。“你也不怕有报应。”

年轻人的话一出口,围在旁边的那些人哄堂大笑,或许在他们眼中这年轻人和傻子无异,可我没有笑,面前的年轻人让我想起叶九卿。

他教我最多的就是盗亦有道,眼前这年轻人虽然没有叶九卿的本事,可道义的境界完全可以和叶九卿并驾齐驱,另我刮目相看。

年轻人拿了钱扔下木棒转身离开,我和宫爵连忙跟了出去,在巷子里追上他,年轻人看我和宫爵,样子有些茫然,下意识捂住衣兜:“钱你既然给了,我就不会退个你。”

“不找你退钱,你叫什么名字?”我和气的笑了笑问。

“田器。”年轻人爽快的回答。

“田鸡?”宫爵在旁边一愣,半天没听懂。

“见龙在田,必成大器,田器!”年轻人白了宫爵一眼加重语气说了一遍。

“见龙在田,必成大器……”我和宫爵对视一眼,终于还是没有忍住笑出声,主要是这名字太让人想笑,田器虽然说的豪迈,可我脑海里总出现一只在田里蹦跶的田鸡,而且还是一只桀骜不驯的田鸡。

很显然田器不是一个擅于开玩笑的人,即便我和宫爵笑的前仰后合,他脸上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抬起手握拳突然发力,重重一拳击打在巷子的石壁上。

等他手松开,陈旧的石壁竟然被他击打出裂痕,他依旧面不改色的看着我们。

“再叫错我名字,当如此石!”

我和宫爵一愣,好不容易才收住笑声,可看着他那张扑克牌一般没有表情变化的脸,再想到他名字,我和宫爵几乎还是同时又笑出声。

“还……还是一只火爆田鸡……”宫爵努力控制自己不笑出声,他几乎是捂着嘴在对我说。

我在旁边听见宫爵这话,眼泪都快笑出来,田器似乎拿我们两个没办法,转身想走,被我叫住笑着问。

“我看你也是挖墓下苦的,要不和我们一起吧。”

“不挖,要挖也不在这里挖,北邙山上的墓早被人挖遍了,那帮人现在连刚埋下去没几年的墓也挖。”田器摇头坚决的回答。“损阴德我也认了,伤天害理的事我不干。”

“你放心,和我们一起,你的三不挖我们保证不碰,而且你换地方充其量也只能当下苦,到头也赚不到什么钱。”我在田器身后一本正经的说。“跟着我们,带着你干票大的。”

“盗什么?”田器慢慢停住脚步转身看了我和宫爵半天问。

“随侯珠。”

田器一愣,重新向我们走来,我第一次在他嘴角看见笑意,透着老练的精明,再一次让我想到叶九卿,他甚至都没有质疑过我说的话,毕竟起点就是随侯珠的人,要挖的墓也不会低到什么地方去。

“既然搭伙的话,咱们还是先谈谈怎么分……”田器在手里做了一个点钞的动作,他笑容中的精明完全和他忠厚的样子格格不入,我依稀总有一种看见叶九卿的感觉。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