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昆仑金阙 第五章 月宫九龙舫

作者:君不贱字数:3191更新时间:2016-04-10 15:53:6

回到四方当铺的时,叶九卿他们已经回来,得知城东后山出了事,一宿都在房间等我们回去,推开门进去的时候才发现张平和蔡全早就溜的没影,见我回去问起后山古墓的始末,听到我把那年轻人留在墓中还在山头点了火,叶九卿站起身背着双手在房间来回走了好几圈,停在我面前眉头一皱,嘴里咕哝出两字。

不成!

累了一晚我四仰八叉倒在叶九卿的座位上,端起他的茶喝了一口,不以为然的说:“有什么不成的,都跑到你头上刨墓了,不教训教训,事传出去丢的可是你的面。”

叶九卿还是摇头,他意思是说,听我的讲述那年轻人如果真是第一次下墓的愣头青,虽说乱了规矩可不知者无罪,就这么把人留在墓里被人抓了还好说,万一山头火灭了还没人注意,那小子多半会被困死在墓里。

这要传出去就不是丢面的事,无缘无故就灭了行当里的人有违道义,这可会脏了他名号。

树老根多,人老心多,叶九卿是真的老了,早些年他哪儿会有这样的想法,埋个人算啥,他自己亲手埋的恐怕也不是一两个了,这十多年光景养尊处优的日子,让他当初那身结实身板软成腰间的赘肉,连同一起软的还有他的心。

“不成。”叶九卿挠了挠头,走到我面前端起茶杯发现已经被我喝光,心浮气躁的回头看了将军一眼。“这事不成,你带些人去把那耗子给拉上了,先带到这里问清楚再说。”

“这事恐怕咱们现在已经不能插手了。”旁边的封承连忙阻止。“那可是叶哥的宅子,如今墓给刨了,而且小爷又在山头点了火,要是咱们的人出现被人瞅见,这可是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事(屎)也是事(屎)。”

“师爷说的对,又不是没给耗子留绳子,何况这半夜三更,那么大的火怎么也会有人看见。”我从叶九卿手中拿过茶杯,一边倒茶一边说。“这节骨眼上,去那还不是往枪口上撞,何况我就是想教训教训他,真没打算把他怎么样,有什么好担心的。”

“这事我看小爷处理的挺合适,叶哥你就别为一个耗子操心。”将军点点头大大咧咧的说。“就算那小子是愣头青,这都刨到咱头上总不能一点教训都不给,是我连绳子都不留。”

“咋地?你还想把人弄死在里面?”叶九卿瞪了将军一眼,封承和将军都知道叶九卿脾气,一时半会也不敢说话,叶九卿又来回走了几圈,摸了摸头深吸一口气像是做出重大的决定,转头对我说。“事情是你挑出来的,明儿你去见冤家,想办法把城东古墓被刨的事告诉冤家,反正她惦记这地也不是一两天了,就让那小子在墓里冻一晚当是教训,冤家知道古墓被刨了一定会马上去,那二愣子也不至于死在里面。”

我一听去叶九卿这话立马站起身,虽说我是四方当铺签了断当的人,按理说命都是叶九卿的,他说什么我都会去做,可唯独见冤家这事没得商量。

“谁爱去找谁去,这事别算到我头上。”

我说完就往屋外逃,刚出门迎面撞上推门进来的赵阎,哐当一声,从年轻人手里带回来的漆木匣子掉在地上,一直还忘了这匣子,赵阎被我撞的差点没站稳,骂骂咧咧说我赶着去投胎,话说到一半就停住,从地上拾起那匣子看了半天,眉头一皱问我从什么地方来的。

我站在门口把匣子的事一五一十说出来,赵阎推了推鼻梁上的老花镜,招呼我把门关上回去,我极不情愿的跟在赵阎身后,他把漆木匣子拿到叶九卿面前,将军和封承都围上来,叶九卿端详了那匣子一会表情也有些凝重,抬头看我一眼一本正经的问。

“这匣子是从那古墓里刨出来的?”

我点点头,叶九卿和赵阎对视一眼,叶九卿面色诧异边摇头边说:“不对。”

“什么不对?”我好奇的问。

赵阎在旁边说,城东宅子后山的古墓是战国时期的,而这漆木匣子的工艺和纹饰却是西汉,而且最离奇的是,匣子的封口用的火漆,就是我之前一直没看明白的淡银色东西,绝对不该是战国时候该有的东西。

“这火漆是什么?”将军凑过头看了看问。

“这叫兰金,元封元年,浮忻国贡兰金之泥,谓此金出汤泉,状混混若泥,冶炼后其色变白,有光如银,称之为银烛。常以此泥封诸函匣及诸宫门,鬼魅不敢干。”封承见多识广很快认出来。“当汉世,上将出征或使绝国者,多用此泥为玺封,武帝以后,此泥乃绝。”

“兰金从元封元年到绝迹,在历史上只存在了短短的五十年不到的时间,一个战国时期的古墓里面怎么会有西汉的东西?”赵阎一脸迟疑的喃喃自语。

叶九卿抬头又看了我一眼,我愣了一下:“看我干嘛,真是从那古墓里出来的物件,那二愣子装疯卖傻就是冲着这东西来的,我身上的本事可都是你们四个人教的,再没眼力劲,是战国墓还是西汉墓我还是分得清。”

叶九卿收回目光,估计他自己也清楚,那古墓在后山都这么久,从格局和下葬的特点,稍微有点经验的都能看出是战国墓,叶九卿接过匣子看了上面兰金片刻,在灯下认真的端详,当看到匣子的底部,我看见叶九卿脸色突然目瞪口呆一怔,猛然抬头问我:“这东西还有谁瞧见过?”

“就……就我一个。”好久没看见叶九卿这样慌乱的神情,第一次还是十五年前他看见我项链的时候。

其他三人看叶九卿这反应都有些茫然,围过去站到叶九卿旁边的那刻,好像那匣子底部有邪法,所有人都呆滞震惊的愣在原地。

我看见他们这样的反应都有些好奇,偏过头去想看看那匣子下面到底是什么,灯光下我看见匣子的底部也是兰金的火漆,只不过在兰金上面有一条栩栩如生的盘龙。

那盘龙与众不同,在龙身的金鳞上,是一双招展的双翅。

我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样,旁边的四个人还是呆滞的站立,我来回在他们脸上打量:“什么来头,能让你们反应这么大?”

叶九卿只看了将军一眼,他立刻警觉的推开门四处打量,已经很久没看见他如此敏捷的动作,关上门对叶九卿点点头,看架势搞得我都有些紧张。

将军一直留在门口估计是担心隔墙有耳,叶九卿把漆木匣子放在桌上,灯下那盘龙活灵活现,好半天我才听见叶九卿刻意压低的声音。

“盗墓行当里一直流传一个传说,有一艘硕大无比而且金碧辉煌的九龙画舫,画舫上装满价值连城富可敌国的宝藏,多少人穷尽一生都在探索和找寻这艘九龙画舫的下落,可从来没有任何人找到过,甚至……都没有谁真正见过这艘九龙画舫。”

“我也一直认为九龙画舫仅仅是一个传闻,据说这艘宝船中间有一个龙纹的图案,因为盘龙身上有展开的双翅,所以称为羽龙。”封承深吸一口接过叶九卿的话。“真是万万没想到,这个传闻竟然是真的!”

听到这里我多少有些明白,让他们如此震惊的其实是一条带翅膀龙纹的宝船,我松了一口气心里多少有些失望,面前这四人好歹也都是见过世面的,不就一条宝船瞧把他们激动成啥样了。

“既然没人见过多半是搁浅沉没了,海里还是河里?”我不以为然的问。

对面三人几乎同时对我摇头。

“难道没有沉没?”我有些不明白如果没沉没的宝船,怎么会没有人找到,何况我跟了他们十多年,从来没从他们口中听到过什么九龙画舫的宝藏。

“九龙画舫不是在江海之中。”封承说。

“那……那在什么地方?”我一愣不解的问。

“这船还有一个名字,叫月宫九龙舫,之所以一直没有人找到,因为……”叶九卿慢慢抬起手指了指头顶,好半天才继续说下去。“因为这是一艘只有月圆之夜才会出现,从夜空掠过的九龙船。”

“飞……”我现在也像他们刚才那样目瞪口呆一脸惊讶。“飞在夜空中的九龙宝船?!船……怎么飞起来的?”

“九龙船,顾名思义就是有龙的船,那是一条装满富可敌国宝藏,由九条羽龙牵引飞翔的宝船,传闻中月宫九龙舫真正的宝藏并不是财富,如果登上九龙船你将会得到意想不到的东西。”声音从我身后传来,一向暴躁的将军此刻也变得冷静。

我的嘴如今张的更大,努力让自己能听明白将军的话,然后在脑海里勾画出他的描述。

一艘由九条有翅膀的龙牵引翱翔在夜空的宝船……

我双手用力揉了揉额头,无力的苦笑,来回打量站在我前后的四人,一边摇头一边叹气笑着说:“你们四个人加起来好歹也是两百多岁的人了,再大的场面也都见识过,被九条龙拉着在天上飞的船……这样荒诞的传闻,亏你们这些行当里有头有脸的人居然会相信……”

话我只说到一半就再也笑不出来,房间里四个人一直用同一种严肃的表情看着我,认识他们十多年,被他们掐过脸,弹过牛牛甚至打骂过,但他们从来不会和我开玩笑。

而且现在我很确定,他们绝对不是在和我说笑。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