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昆仑金阙 楔子

作者:君不贱字数:2731更新时间:2016-04-10 15:53:0

我在成都送仙桥古玩市场经营一家当铺,主营古董玉器典当,三教九流中算是下九流,这行当全凭一双眼睛吃饭,除此之外还得有一张能把死人说活的嘴,假的给说成真的,真的说成贵的,这口饭就算吃上了。

这行当里干久了,多少也有些名气,虽算不上大富大贵倒也衣食无忧,圈里的朋友闲暇无事都喜欢来我这里坐坐,聊的最多的便是这些古玩背后的故事,行当里人都明白,每一样古玩都得有一个故事,特别是从地下挖出来的,但凡有点来历价格就会翻几倍。

没来历的就得给编一个,我每天总喜欢端杯茶在旁边听他们闲聊,各种灵异离奇的事无所不有,围坐的朋友说的兴起总会递上一支烟。

您见多识广,要不您也说一个让大家听听……

我总是摆手笑而不语,殊不知这行当里最忌的就是听故事,故事越多的古玩八成是假的,吃了这碗饭,欺客宰客的事我做过,弄虚作假雁过拔毛的勾当我也干过,既然是靠眼吃饭,输在眼力劲上也怪不得我.

但我从来不给古玩编故事去糊弄人。

我经历过很多诡异离奇的事,说出来估计也没几个人会相信,最主要的是关乎生死。

我叫顾朝歌,名字取自朝歌夜弦五十里,八百诸侯朝灵山。

这名字是父亲给我取的,父亲说我出生的时候世道不太平,大跃进和三年自然灾害导致的大饥荒饿死了很多人,父亲想图一个好彩头,希望我能熬到好光景。

父亲寡言,打我记事起,他对我说的最多一句话便是。

我是被死人养大的!

我家在川西靠近四姑娘山的金锣沟,穷山恶水出刁民,历来最有名的就是匪患,这里民风强悍,能有刀枪解决的事绝对不磨嘴皮子,所以一年到头山里丧事总比喜事多。

父亲是当地的八大金刚,别听这名字威风,事实上有点年纪的都知道,这八大金刚是什么意思,川西山区重丧葬,人死了得有八个人抬棺材,俗称八大金刚。

我父亲总是站在右边第三排,按照风俗这个位置叫五鬼抬棺,意思是说死的人德高望重,连鬼都要来帮忙抬棺,因此我父亲被称为顾五。

当八大金刚有很多好处,每人一整包香烟,发丧前的饭桌上有两大碗红烧肉,比其他桌多了一碗,八人围坐一桌,在众人羡慕的目光关注下大口喝酒大块吃肉,吃饱喝足孝子还要送上八个红包。

可山里人多忌讳,认为八大金刚中五鬼抬棺这个位置不吉利,不但会死于非命还会祸及后代,因此即便是再穷的人也不愿意干这事。

小时候家境贫寒,父亲一个人拉扯我不容易,所以有丧葬他必定是雷打不动的五鬼抬棺人。

从我记事起就没见过母亲,所以父亲外出只有带上我,五鬼抬棺人的名声在当时的川西山里很大,但凡死人总会请我父亲过去,好在那年头隔三差五的都有人死,因此我几乎是靠吃死人丧宴长大的。

下葬的时候父亲有一个习惯,总是会在坟地最下面取一把土在手里搓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知道父亲这个动作的含义。

偶尔空闲在家时,父亲就会翻来覆去看一本书,我最先能认的字便是那本书的书名。

后来才知道这书是一本北宋葬书,传写数百年,秘之已久,被堪舆家视如珍宝的阴宅风水全书,不管是贩夫走卒还是帝王将相,只要按照风水堪舆下葬,熟读此书都能找到陵墓的所在。

父亲唯一的爱好便是看书,再大一点我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看父亲收藏的书,不明白一个山里给死人抬棺的人怎么会有这么多书。

在父亲身边时间长了耳闻目染,对那本全书也能知晓一二,最让我奇怪的是这些书里,还有一本是记载江湖切口的,也就是所谓的黑话,我一直不明白父亲看这些的原因。

日子虽然平淡清贫但却安稳,我本以为会一直这样过下去,直到七岁那年的一天黄昏,浑身是血是血的父亲,跌跌撞撞从外面冲进来。

他紧紧抓住我,把一直随身携带的一条石头吊坠项链,戴在我脖子上,叮嘱无论如何也不能遗失这条项链。

并从房梁的罐子中取出一个用油纸包裹的东西交给我,让我从屋后立刻有多远走多远,再也不要回来,而且油纸里的东西务必要烧掉。

第一次看见父亲如此恐慌,我茫然的不知所措,父亲吃力的冲着我大吼,我惧怕的抱紧父亲交给我的东西向后山跑,等我跑到山腰时,刚好能从草丛里看见我家。

院子里来了三个人穿中山装的人,父亲被拖到外面殴打已经站立不起来,站在最后面的人走上去和我父亲说了些什么,父亲摇头嘴都不张,那人站起身竖起大拇指在脖子上划动一下。

站在两边的人突然向我父亲开枪,我在山腰草丛中捂着嘴恐慌的亲眼目睹了父亲被杀的整个过程。

那些人杀掉我父亲后冲到房中到处翻找,像是在找什么东西,最后走的时候点燃了房屋,把父亲的尸体扔在里面,我不知道父亲是不是应验了五鬼抬棺的人会死于非命,而我也变成无家可归颠沛流离的孤儿。

我没有再回去一直沿着后山拼命的跑,去什么地方根本不知道,直到深夜我才停下来,我找来树枝生火,坐在火边瑟瑟发抖害怕的不敢哭出声。

一直紧抱在怀中的油脂包掉落在地上,我不明白父亲为什么到最后都如此紧张这东西,用颤抖的手打开,发现里面包裹的是一本残缺的硬皮笔记。

里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大部分我都认识可是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语句也不通顺,像是随手练字时写的,而且大多页面像是被烧毁过残缺不全。

但我很肯定是父亲的亲笔,因为父亲是左撇子,他写的字习惯性向右倾斜,这笔记里记载的内容我完全看不懂,翻到最后一页有东西掉落出来。

我从地上拾起来,那是一张泛黄的残缺照片,其中一半被烧掉,剩下的一半中我惊诧的看见,穿着特殊军装面带微笑,意气风发的父亲,在他的前面和旁边也是露出笑容的军人,他们都穿着白色的衣服戴着防毒面具。

照片的背景很诡异,整个大地一片焦黑却闪耀着绿色的光芒。

我在照片右下角看见标注的日期,1965年5月14日,am9:45。

而在日期的下面还有一组当时我看不懂的数字。

e41.43、n88.44

直到很久以后我才明白父亲留在笔记中,那些文字所记载的内容,可惜那本笔记在山林中被我按照父亲的话烧掉,这让我后来意识到时追悔莫及,笔记中那些我看不懂的文字,应该是经过加密书写的日记。

我没想到父亲竟然会是一名军人,直到后来我反复琢磨,照片中那一组奇特的数字,才发现那是一组经纬度坐标,在地图上对比后得到一个地名时,才知道我父亲为什么会书写加密的日记。

罗布泊。

1964年红色王朝在罗布泊进行了震惊世界的核试验!

谁会想到一个给死人鬼抬棺的山里人,竟然参与了红色王朝在罗布泊的核爆实验,但很肯定我父亲当时参与了,甚至比核爆试验更为机密的事。

这还不是让我感觉最震惊的,很多年后我才意识到这张照片真正诡异的地方。

我从一张陈旧的报纸上,一则大版面新闻里看见照片中的日期。

……1965年5月14日上午10点,从甘肃某机场起飞的图-16轰炸机,成功对西部地区北纬40°东经90°进行第一次空投核爆试验,据地面雷达测定,原子弹爆炸时距靶心仅40米……

照片中父亲和那些军人所在的经纬度正好是靶区,他们照片拍摄的时间是上午9:45,而在15分钟后他们将遭遇一颗被空投到距离他们只有40米爆炸的原子弹。

没有人可以在核爆中心区域存活下来,巨大的核裂变威力能摧毁周围一切。

一直拉扯我长大的父亲应该在1965年5月14日和照片中其他军人死于核爆!

而我,是一个被死人养大的人……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