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450章 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爱情?

作者:齐成琨字数:4726更新时间:2016-04-08 17:49:38

谢谢你,东方御。”白若兮说完,想到一个人接着又很快说道:“还有夜绯绝他现在关在这双子堡的监牢里,你也得尽快的把他救出来。”

“嗯,你放心好了。他也是我们一起的人,我当然得救他出来,对了,你那条蛇是怎么回事?我可从来不知道你还有训蛇的本事呢!”东方御说着调侃的笑了起来。

不错,白若兮的这手段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啊。更是让他意外了,不过,他倒是觉得那画面还蛮和谐的,丝毫没有什么违和感。

白若兮听他这样一说,也缓缓的笑了,想了想的又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我跟那条蛇是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它是怎么就那么听我的话,但是我想如果换成另一条蛇的话,肯定就不行了。”

东方御看着她那一双明亮的眼睛布上的几许沧桑感觉。

他知道,她在这中途肯定受了很多的苦,而且她失忆了也记不起来很多事情。

“嗯,那就不要去想了。那条蛇你打算一起带走吗?”东方御问道。一抹迤逦的华丽阴影透在眼梢边上。

好吧,不管怎么样,他还是尊重她的想法,因为他发现,那条蛇跟她的缘分还是挺深厚的。这样的宠兽真的不适合待在这里,更适合待在那一种原始森林里回归大自然。

白若兮一听,眼眸子都亮了:“真的可以,把它也一起带走吗?”

“嗯。”

“那真的太好了,我总觉得我要是走了,如果留下它的话,我会有遗憾,如果能够将它一起带走的话,那我就不会有遗憾了。东方御,谢谢你!”白若兮望着他,柔柔的笑了。

那一刻,她觉得,这个男人真的是让她觉得很温馨呢!

一种安全感也从他的身上缓缓的过度到了自己的身上。

东方御微微低头想了下,接着很快的从身上取出了一件纽扣一样的东西,递到她面前:“这是一枚跟踪器,你把她带在身边。明天你想办法去一趟关押夜绯绝的地牢里面,看一下夜绯绝,这样的话我们就知道夜绯绝被关在哪里了?到时候我们计划行动的时候,就会将你们一道给救出去。”

白若兮点了点头,收下了这一枚跟踪器,然后望向了东方御:“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想办法去看他一趟的。”

“好的,一切小心一点,对了,那个韩旭烈没对你怎么样吧?”东方御有些不太放心地问道。视线里面带着一抹沉郁。

白若兮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没有,他没对我怎样?”

东方御看着她那微有些阴暗的表情,一时间心底也浮出了一丝忧衷。

他一定要快一点地把她给救出来,彻底的脱离了这一份危险不安的环境。

不管怎么样,他总觉得那个韩旭烈对她可是很有企图心的,能够看得出来也能够感觉的出来。

所以说,要在这样的一个男人面前保护好自己,还是需要有一定的能力的。

“一定好好的保重自己,那我先走了,白若兮,我一定会尽快将你救出来的!”东方御说的深深地看着她,他的心底里浮出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真的很想就这样将她给带出去,但是他知道,这样的风险都是会冒得很大了。

不过今天的探路也是比较顺利。

白若兮望着东方御,视线上面也带着一份笑,她真的相信这个男人对她所说的这些话。

白若兮微笑着冲着他,笑了笑:“谢谢你,我会好好保重自己的。”

东方御看着她,心底涌出了一份情绪,朝着她走了过去,双手按着她的双肩膀,那一刻万般感觉说不出来。

微微的一个低头一道吻印在了她的眉心间,而那一刻,白若兮心里紧张极了。

同时她的脸颊也微微的有些泛红了。

接着她感觉到了有一只手缓缓的抚摸在她的脸颊上,带起了一阵阵心的酥麻感。

东方御一手抚着她的脸,一指微挑起了她的下巴,让白若兮的目光迎向了他的视线。

“白若兮,我们的爱情经历的坎坷可真不少,不过我相信,这份真爱是不会被任何困难所打倒的。你和我都要加油!”东方御动情地说着这些话。

这个时候看着白若兮,她那眼底里清澈中带着有一些迷茫的眼神。

他知道,想要让她真正恢复到以前的那个状态还是需要时间的,但是他一定不会放弃,他会让她想起所有的事情。

“等回去了凤都,我会让李桑华替你好好看看,帮助你早日恢复记忆。”东方御说道,望着她的那一双眼,那明亮的眼底里映着自己的倒影。

他能感觉得到她的心底,也只有自己一人。

但是他更明白此时此刻,她是没有办法做到像之前那样的情深意切。因为毕竟记忆的缺失会让人产生一种疏离和距离感。

他也不会怪她的。

白若兮望着他,看着这个男人对自己这般温柔,她的心都有些醉了,不知为什么心底也浮出了一丝异样的感动。

失去的记忆,让她的确是很痛苦,她也很想想起以前的一些事情来。想起她与他的一切。到底经历了怎样的风与浪,到底又是怎样的爱恋与深情?

“谢谢你。”白若兮低头应了一声。在这一刻,她的脸颊再一次的被东方御给抚摸着,她的下巴也被他给挑了起来。

一道吻情不自禁的朝着她的唇角吻去。

白若兮惊异了一下,那一刻她的眼神都瞪大了。最终,当东方御的唇角快要落在她的花瓣一样的嘴唇上面的时候,他停住了动作,看着她那一双警惕性的眼神和惊异的神情,他又缓缓地笑了,他真的不忍伤害此时的她。

最终那道吻是轻轻的吻在了她的脸庞上。一道温热的话语也吐在了她的脸庞上。

“我走了。白若兮,我爱你!”东方御说完最后的一句话,眼神里面深深地藏着一抹情愫,强迫自己转过了身去。

白若兮望着他快速的离开,那个心情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总之,有一些舍不得。

当东方御离开的时候,他踏出了这道翡翠宫门的时候,那翡翠宫门上面的一道隐秘的摄像头微微的闪亮了一下。很清晰地记录下了这画面。

不过东方御确实没有发现这一破绽,很快的他又潜入了湖中匆匆离开了这里。

白若兮看着宫殿再一次空荡下来的,视线里面重重地透上了一抹复杂的物质。

她不由得伸手缓缓的抚摸上了自己的脸,微微的又抚上了自己的嘴角,想到了刚刚那个男人想要来亲吻自己的唇时,那样的一种感觉真的是让她觉得有一种很温柔的错觉。

是啊,他是真的很温柔,温柔的就像一片落叶,轻轻地落在了手掌间,根本就不带出一点一点的刮痛和伤痕。留下的全部都是那一片清风般的舒服的感觉。

十分的美丽,十分的动人。

不由得让白若兮再次想到了那刚刚在梦中被他吻醒的那个感觉,确实是挺美好的。

并没有一点一滴的觉得不舒服。

他的吻和所有人都不一样。是真正的让她觉得心安了。

白若兮不由得再一次的扶住了自己胸口上的那一枚吊坠,看着那吊坠上面的那张照片,英姿飒爽的军装,穿着十分的威风,并且还挺潇洒。

“我和你之间,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爱情?”白若兮喃喃地自语道,思绪也陷入了那一份感觉当中久久都无法抽离出来。

再次回到床上的时候,直到大半夜她都没有睡着,辗转反侧的脑子里全部都是东方御。

……

第二天。

白若兮很快就起床了,想到了昨天晚上东方御来过所交代的一些事情,她很快的便梳理了一下思绪。便朝着双子堡的双子殿而去。

“谢谢,请帮我通报一下,我想见韩旭烈军长。”白若兮看着旁边守在门口的一名士兵说道。

“好的,请稍等,白小姐。”士兵说着很快的便去通报去了。

没一会儿他出来了,很恭敬的朝着白若兮伸出了一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军长请白小姐进去。”

白若兮点了一下头,接着,她走进了这一片宫殿。

她虽然住在这里有一段时间了。

可是,她从来就没有踏过他的双子殿,最多的时候也只是在大殿上面为他进行表演。

这一片双子殿十分的华丽精美。各处的古董古玩更是随处可见。

一个男人站在那窗前,正在穿着他的军装整理他的腰带。不过他是背对着她的视线的。

很快,韩旭烈带上了军帽转过头来,望向这已经走进来的白若兮,嘴角边勾勒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昨晚睡的好吗?我倒是意外,你一大早就过来跟我问安呢?我还正准备去看看你,约你一道吃早餐,正好你来了我们一道去吃早餐。”韩旭烈笑着说道,那一刻神情都带着一份笑。

看着眼前的她长发披肩,一身白裙着身,那一刻是那么仙绝飘飘,简直就像女神一般。

更想到了以后她将是自己的老婆,拥有了这么美丽的女人,相信他以后的生活都会变得丰富多彩起来。

白若兮望着他,想了想的说道:“军长大人,我有一个要求,不知道你能否答应呢?”

韩旭烈笑了,朝着她走近,视线盯着她的美脸上面,一双眼更是带着穿透性的,看到了她的心底去。

“只要你答应嫁给我,无论你提什么要求,我都会答应你的。”韩旭烈望着她,不紧不慢的说道,那唇角边也勾勒出了一份很优雅的弧度。一份自信心也写在了眼瞳间。

这个世上,还没有他韩旭烈看中的又得不到的东西。

更何况整个铜锣湾都是他的,这面前的女人就,更是他的。

白若兮听的,脸庞上面透露出了一阵尴尬,都不知道该怎么样回复他这一番话。脑子里却是想的是昨晚东方御所来的时候那一份温柔的样子,一时间她的眼神侧了过去,不再与他对视。

韩旭烈望向她的视线,那一刻她的目光里面带着一份忧郁,让他都看的有一些心疼,不由得走上前去,一手搭在她的肩膀上面,但就在那一刻,对方却退开了一步,躲过他的触碰。

“怎么了?一大早的心事重重,昨晚没睡好?”韩旭烈问道,那眼底间透着一抹关心。

这以后她是他老婆,他日日夜夜都会更加关心她。

想到这些,他的心情就溢出了一阵说不出来的爽哉。

白若兮抬起头来看向他,说道“是这样的,我想去看看夜绯绝。”

她这话倒是让韩旭烈有些意外,不过,只是停顿了一秒钟,他就笑了:“没问题,等一会儿我就让警卫员陪着你一起去地牢里看看你的同伴。”

“谢谢军长大人。”白若兮点了一下头,那一刻她的表情里面也缓缓的放得轻松了一些。仿佛也不再有那些很沉重的压力。

可正当白若兮准备要离开的时候,韩旭烈一道低沉的话语透了过来:“昨晚上真是抱歉,我昨天生日是实在太兴奋了,所以,才会对你那样,你没有生气吧?”

韩旭烈盯着她的眼,一想到昨晚很疯狂的那个时候,他可真的有点控制不住了,差一点点就要了她。

白若兮望着他,心底里面当真有些不痛快。想到昨天的夜晚,她和他一起回到了她的宫殿的时候,他对她做的那些事情,她怎么可能不生气?

那样除非她就是一个受虐狂,可是她不是。

她有血有肉有情感,更何况,他逼迫她做那些事情,真的是让她厌恶到底了。

但是现在,她又不能将这种情绪表现出来。

白若兮心底透出了一抹深深的怨愤,但是很快,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她已能将这种情绪化成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我怎么可能生军长大人的气?”白若兮缓缓地说道,那是视线里面透露着一抹让人看不清的暗郁。

韩旭烈听她这样一说,缓缓地笑了,再一次走上前去一手搭上她的肩膀,而这一刻他能够感觉到白若兮身体的颤抖。

不过他也没有进行进一步的动作,只是低语说道:“你现在很紧张?其实没必要,以后我们是夫妻,放自然一点。”

“……”白若兮一阵无语。她都没有答应要嫁给他,他就要说这种话?这个男人到底有多么强的强迫症?

好吧,她也明白那7天也只不过是给她的一种短暂的适应期。根本就没有她说不的权利。

看着他的那一双志在必得的眼神,这简直让她彻底无语。

他是有多么想要得到她?

真的是很可笑的,他有多么想要得到她……她就有多么想要逃离这里。她永远都不想再回来了。

韩旭烈看着白若兮不说话,一时间,他的嘴角边再一次勾勒出了一抹优雅的笑意:“你一定会觉得,我很宠你,以后你一定会更感觉到很幸福的。而我还从来就没有像对待你一样的对待过一个女人。”

“是吗?那我还真的有一点受宠若惊!”白若兮淡淡的说道。表情上面的神情也淡淡的。

但就在那一刻,她这样的情绪感染了对方还是怎样?

韩旭烈突然上前,一手就握住了她的手,并快速地与她十指交扣,这样的动作让白若兮几乎拒绝都无法拒绝得了。

手心与手心间的相触,那一份温度直接透了过来,让白若兮的心更是猛烈的一怔。

韩旭烈握着她的手,一把用力扬起到了他自己的嘴角边,深深的一吻。

接着一抹优雅的笑再一次的透露在了他的嘴角边:“白若兮,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你了,知道吗?昨天晚上,你送我的那个礼物,我很喜欢。你有没有看到几乎全场的人都为我们两个人的爵士舞所惊艳呢!”

白若兮看着他的眼神。那一刻,他眼神里面带着那一份透彻性的亮光,一时间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才好。

她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可是她与他十指交扣,紧握住她的手,牢牢的根本就不让她抽出来,一切都让她觉得有一种很被动的感觉。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