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章 比试

作者:萧舒字数:3076更新时间:2016-01-30 21:30:56

“这么拙劣的话,其实挺好笑的!”楚离摇头笑道。

他扫一眼顾立同与周玉庭,摇摇头:“二位是想仗着人多势众,三人成虎吧,唉……与其想这种下三滥手段,不如把心思用在正途上!”

“轮不到你教训!”周玉庭冷笑道:“倒是楚离你,想出名头想疯了吧,竟敢做出这种事!”

“周兄,你还是闭嘴吧!”楚离摆摆手,望向顾立同道:“见面不如闻名,真没想到顾兄是这种人,失望,很失望!”

顾立同哼一声:“你有什么想说的?”

楚离道:“顾兄,你就能养活月光兰?”

“什么意思?”顾立同皱眉。

“真替顾兄着急,”楚离摇头失笑道:“这种低级招数,我会没防备?月光兰可没那么容易养!”

顾立同脸色变得难看,阴沉的喝问:“不是能适应这边的气候了吗?”

楚离笑道:“是能适应,但一些个性还是要知道的,毕竟它本性娇贵挑剔。”

顾立同冷笑道:“姓楚的,够阴险,你还藏着一手!”

楚离点点头。

“真是痛快!痛快,哈哈!”李越哈哈大笑起来,举杯一饮而尽,畅快的大笑。

顾立同与周玉庭阴沉着脸,怒瞪楚离。

楚离摇头道:“顾兄,再给你一年,你能研究出月光兰?”

“当然!”顾立同哼道:“我很快就成功了,可奇草轩那边今年没了月光兰!”

楚离道:“那好,我可以提供月光兰给顾兄,一个月一株,一年十二株,倒要看看顾兄能不能成功!”

顾立同哼道:“既然你已经研究出来,何必再费心思!”

“顾兄你心虚了。”楚离笑道。

顾立同冷冷道:“姓楚的,别太得意,不是每次都有这么好的运气!”

想养活月光兰真的需要运气,他已经做过一年的研究,却进展不大,甚至买过月光岛的土,都没用。

他猜测月光岛用独门秘法培育月光兰,一样的环境,一样的泥土与气候,没有秘法也养不活。

周玉庭哼道:“姓楚的,你小心点儿!”

楚离眉头挑了挑,讶然道:“周兄是在威胁我,想动武?”

“我当然不会违了府规!”周玉庭露出笑容:“但府外的人未必会卖你的面子!”

“那我倒要先跟刑殿的人报备一声!”楚离摇摇头,周玉庭的手段真够低级,肆无忌惮。

“你以为刑殿会理你?”周玉庭得意的道:“我只是开玩笑!”

楚离放下酒杯,探身凑到周玉庭跟前:“我若受伤,月光兰没人照顾,一定会死很多,你想想,这有多大损失?……府里会因为你是周老的儿子就包庇你?”

周玉庭沉着脸哼一声。

楚离低声叹道:“跟你说句真心话,周兄。”

周玉庭不耐烦的看着他。

楚离叹道:“你除了有个好爹,一无是处,被顾立同当枪指,还兴致勃勃的,周老知道了,怕是会气得翻白眼!”

“闭嘴!”周玉庭怒喝:“少提我爹!”

他最恨别人说自己是仗着老子才有今天,楚离句句如刀,刀刀刺中他心口。

“周兄,”楚离讶然看着他:“要是没周老,你算什么东西,你觉得自己的一切是自己挣来的?”

“姓楚的!”周玉庭腾的站起来,猛一拍桌子:“你他娘的找死!”

楚离坐直身子,拿起酒杯轻啜一口,悠然自得:“周兄,不过一两句实话而已,比起周兄刚才的诬陷,不值一提!”

“姓楚的,你等着!”周玉庭咬牙切齿,转身便走。

顾立同忙起身跟出去,生怕周玉庭做什么傻事,现在的楚离还真碰不得,万一出事,国公府绝不会善罢干休。

“哈哈……”李越大笑两声,痛快淋漓。

楚离笑了笑,总算有点儿底气了,想借国公府的势,就得在府内有相当的地位与贡献,一个杂役,受欺负没地方说理。

——

两人喝得尽兴,一顿饱餐,然后下了楼,在城里转了一圈,来到一座高可参云的楼前。

灯火辉煌,似乎天上宫阙,丝竹之音缥缈如从云端而来。

“这里就是邀月楼,进去见识一下呗。”李越盛情邀请楚离进去转转,开开眼界。

楚离摆手摇头,他武功未成,不宜破身。

“唉……”李越摇头叹息,好像楚离错过了千古憾事。

两人往回走,来到国公府南门前。

一串串灯笼照得门前亮如白昼,朱门上,巴掌大小的铜钉闪闪放光,两旁趴的石狮子狞厉凶恶,气势慑人,似欲扑过来。

左边石狮前站着顾立同与周玉庭,冲楚离李越招手。

李越哼道:“这俩家伙,又想耍什么花样!”

楚离走近了,笑着抱抱拳:“顾兄,周兄,还有何见教?”

顾立同看着楚离笑眯眯的脸,暗叹城府深沉,阴险得很,是个劲敌。

周玉庭咬牙暗骂:虚伪的家伙,该死真该死!

“咳咳。”顾立同清清喉咙,笑道:“楚兄,说实话,我还有点不服气,觉得你可能运气好,想跟你认真的切磋一番。”

“顾兄想切磋什么?”

“云瑶草楚兄听说过吧?”

“轻身排浊,能提升轻功修为,很罕见的灵草,算是七品吧?”

“正是,云瑶草难得一见,我这里有一些云瑶草的种子,楚兄可以试着种种看。”

“顾兄种活了?”

“侥幸成功。”顾立同傲然点头,八品侍卫种活七品灵草,且是这种很罕见的灵草,当之无愧的天才。

周玉庭把一包种子递给楚离:“拿着吧,这些种子可是很珍贵!”

楚离摆手没接,笑道:“顾兄打得好算盘,……这样吧,既然比,那就让百草院出题!”

他即使种活了这些种子,不过跟顾立同平手,种不活那就不如他。

即使有枯荣经,他也不会托大,当然不接这个。

周玉庭哼道:“你是怕输吧?”

楚离看向顾立同:“既然要比,就好好比一场,别用这些邪门歪道。”

“……好,就这么定了!”顾立同哼道。

这个楚离阴险得很,算计不了,得堂堂正正胜之。

楚离道:“那就这么定了。”

他跟李越进了府,驾小船回东花园。

李越摇着撸,忿忿不平:“这顾立同,真是个小人!”

楚离点头。

顾立同心胸狭窄,容不得别人,喜欢用盘外招,这种人要狠狠打击,直到不敢反抗为止。

从心理与引以为傲的花草技术,全方面打击,摧毁他为敌的勇气。

楚离返回月光兰花圃,昙梦花最重要,跟顾立同的比试只是消遣,给自己换换心怀。

第二天风平浪静,第三天清晨,楚离正触着昙梦花练小洗脉诀,昙梦花气息精纯更胜月光兰。

楚离有把握在三个月内筑基成功。

轻袅的脚步声传来,楚离通过大圆镜智看到是苏茹袅袅而来,一袭杏黄罗衫飘动。

楚离起身抱拳:“苏总管。”

苏茹淡淡摆摆玉手:“免了,你跟顾立同打赌了?”

楚离点头:“没办法,他咄咄逼人,不应战让他小瞧了东花园。”

“这倒也是,不能弱了咱们东花园的气势。”苏茹蹙眉道:“但你现在的心思该在昙梦花身上!”

楚离一指:“昙梦花长势不错。”

“咦,这就是昙梦花?”苏茹杏眼大睁,惊奇的道:“不会吧,长得这么快?”

“像烟火一样灿烂而短暂。”

本就生在绝地,人烟罕至处,一个月内破土,开花,结果,然后与枝叶一同腐朽化为泥,不留痕迹,宛如昙花一梦。

运气好能找到种子,但很少有这运气,故昙梦花珍贵之极。

更关键的是,昙梦花是在晚上开花,只开一晚,即使见过的也以为它不开花只结果。

“你真能让它开花?”苏茹忙问。

楚离点头。

“……那我就拭目以待!”

“总管是想提醒我采摘时机吧?”

“看来你真知道。”

“我会小心盯着,不错过花期。”

“如果能摘到昙梦花,你可立了大功,小姐会有重赏!”

“我会尽力而为!”

“尽力不行,要做到万无一失!”

“……是。”楚离缓缓点头。

苏茹目光从昙梦花收回:“百草院那边争得厉害,决定不了让你们种什么花。”

“这难不住百草院吧?”

“还不是斗得太厉害?”苏茹摇头道:“小姐有点不耐烦,让我快刀斩乱麻处理这件事。”

楚离露出笑容:“总管有什么决定?”

“神仙须吧。”苏茹道:“是最上乘的马料,已经失传了,府里还有一批种子。”

“神仙须……”楚离在脑海搜索。

一种奇异的草,有些鸡肋,对人没什么药效,对马却是妙物,能提升马的体质。

神仙须本成活率低,天时地利相合才能长出一小块,人们至今没摸索出它们的习性,有的说要鲜血灌溉,有的说要温度急剧变化,还有的说要野马王的粪便,五花八门,至今没定论。

“楚离,你能种活吧?”

“是几品灵草?”

“估计有六品左右。”

“可以试试。”

“好,那就这么定了!”苏茹拍拍玉掌:“好,这就件事,走啦!”

她摆摆手袅袅离开,看似缓慢,却眨眼间消失。

楚离暗叹一口气,她施展的轻功极妙,委实让人羡慕!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