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三十六章 来生

作者:宦海一明灯字数:3430更新时间:2017-01-05 12:32:55

随后我又联系了宗鼎,宗鼎气的在电话里骂我,别人当官儿都往自己家里搂钱,我当官儿却往外散钱。我说这又不是第一次,你应该已经习惯了!

宗鼎直接告诉我,新西兰这里对治疗神经系统问题,很有一套办法,让我买飞机票过来,兴许还有救,而且他保证全程免费!

我直接告诉他,别扯淡,低于五百万提头来见我。

宗鼎说,他的脑袋就值五百万吗?我说多于五百万更好!

宗鼎在电话里骂我,真特么的不厚道,打个电话还要给他挖个坑!以后挂了电话。而我在电话这头笑了,五百万肯定是没跑了!

当然还有几个大金主,上次他们弄了个钵满盆溢,是该让他们放放血的时候了,于是我分别给他们打了电话,对方很痛快的答应了!

耿明当然鼎力相助,跟老总商量了一下,决定赞助一百万,同时捐赠两个多媒体多功能教室!

随后程家也捐赠了三百万,江北集团捐赠了三百万,总之林林总总加在一起弄到了三千万!

总体资金有了四千万,怎么也够用了!

这个事情传到了青州地委,绝不亚于十级地震,不少人都说到底是张公子,一出手绝对的大手笔!

就在我回地委的时候,接到了冉柔的电话,问我在哪里?我犹豫了一下,说自己在省城!

自从我跟曼妮共生死之后,心中的那点花花心思,早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想跟着她白头到老!

所以跟以前的情缘,能断的都断,能躲的都躲,我不知道为什么单单放不下冉柔!

真的有好几次我在梦中,都见到了她,真的,就在梦里,我都不知道用一种怎样的心情来面对她!

而这一次我回省城,但是没有打算通知她,偏偏她主动打来了电话,让我心乱如麻!

冉柔问我什么时候走,我说已经上车了,她在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说想见我!

说真的,那个时候我的内心在不断的挣扎,是要答应她,还是拒绝她,这真是一个难题,令我无从选择的难题!

就这样我沉默着,过了几秒钟冉柔说,她明白了,说完挂了电话!

听到电话里嘟嘟的忙音,我的心空空的,嘴角露出一丝苦笑,也许你帮我选择,这样更好!

正要把手机放回包里,可又响了起来,接起电话是姜涛,说领导太不够意思,悄悄回到省城也不通知他们,就算是再穷,他们也能请我一顿酒喝吧!

听到他们这么说,我笑了,大声说道,今天的酒必须要管醉,而且不醉不归!

姜涛在电话里说道,这是必须的,就怕领导一个人有些拉不开弓啊!

我笑着说道,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更何况我这里还有一个千杯不醉!说完老周在前面咧开嘴,露出两排白牙!

老周的伤势已经养好了,并且解决了老婆和孩子在省城上户的问题,同时老婆也到了一家事业单位,孩子也到了重点中学!

当然这些事情都是在我的关照下办理,老周的工作关系落在了红桥区,将来退休的时候,就在省城!

因为省城的工资地域差要高一些,且医疗条件,还有各方面民用设施,也要比其他地市好一些!

就这样,我们直接杀到了饭店,红桥区的老部下都在,不过唯独缺少了程煜,不过现在程煜的仇已经报了!

在开席的时候,我特意叫服务员多加了一把椅子,同时一副碗筷,接着又倒了杯酒,点着一根烟放在那里!服务员用诧异的目光看着我,可我懒得理她,有些事情就算说了她也未必明白!

我端起酒杯说道,今天我们又重逢在了一起,一个不多一个不少,说别的话都是扯淡,今天的目的就是喝酒,喝他个一醉方休!

说完众人举杯,嘴里喊了一声干,一仰脖一杯酒进了肚,在放下酒杯的时候,我看了看那张空的椅子……!

那天中午,我喝了个酩酊大醉,回到省城的家中,等我睡醒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时分!

脑袋疼,可我听到房间里有脚步声,我以为是老周没有在意,可这个人出现在我面前,我愣住了,竟然是冉柔!

冉柔递给我一杯水,我迟疑了一下接过来,喝了一口,不冷不热甜甜的,我一口气喝了个精光,才感觉快要冒烟儿的嗓子好了很多。

这时才注意到身上换了一身干净的睡衣,随后听见有滴滴声,冉柔说道衣服和床单洗好了,说完向着卫生间走去!

我靠在床头上,点着一根烟慢慢地抽了起来,说实话,我的记忆还停留在饭店那一刻,之后发生什么,断片儿了,什么都记不起来!

我看了看床头的手机,拿过来,翻了一下通话记录吓了一跳,够三十多个未接电话,全是老周和姜涛他们的!

这是怎么回事儿?急忙给老周打了一个电话,问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老周在电话里说的事情,吓了我一跳,原来就在我出去上卫生间的时候,结果人就没了!

他们左等不回来右等不回来,去卫生间找,卫生间里没有我的人影,给我打电话结果不接!

这些人可着急了,撒开人马开始找,到后来冉市长接了电话,说我人在市政府,这些人才踏实了!

接着老周问我人在哪里,我说在家,老周说他要过来,我急忙说别过来了,我这里还有点事情!

老周又问我明天几点走,我说明天早晨八点钟吧,这样我们约定好了时间!

听完老周的电话,真的好诧异,努力的回想,可怎么也想不起来,就在我去了卫生间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冉柔抱着洗好床单和衣服从卫生间里走出来,我急忙下床正要说话,可是冉柔却白了我一眼,我有些尴尬的笑了!

她的头发焗成了漂亮的栗色,带着细卷披散在脑后,眼影清淡,樱唇透亮。

上身是开领烟色衬衫,微微敞开的大领口现出一小片嫩白,短小的衣襟紧裹住娇好的腰枝。

下面是暗花深咖色棉料长裙,细嫩的脚脖包裹着肉色丝袜,在长裙下欲遮还露,隐约透出浑润的一双大腿。

透过脚上的丝袜,能看到细嫩的脚丫,还有粉红色的十粒豆蔻!整个装扮衬托住她的妩媚和精细!

我站在那里,冉柔却说道,愣着干什么?还不过来搭把手!

我们把晾衣架打开,然后把洗好的衣服和床单挂在了上面!

挂好衣服后我欲言又止,可冉柔却狠狠给了我两个卫生球,说我这下子遂了心意是不是?

我挠了挠后脑勺,露出尴尬的笑容,说实话,真的记不起来了,吞吞吐吐的说道那个,那个,我,我,我怎么回来的?

冉柔的银牙轻轻咬了一下红唇,紧跟着抬起脚狠狠踢了我一下,我急忙捂住腿,嘴里发出倒抽冷气的嘶嘶声!

可还没等我继续表演下去,对方却眼圈一红,眼泪落了下来!

我的天啊,我这个人最怕的就是女人哭,尤其是我喜欢的女人!

冉柔的哭立刻让我百爪揉肠,怜惜和柔情立刻冲破了理智的堤坝,伸出手将她搂在怀中,问她为什么哭!

还没等我问出答案,又被狠狠踢了一脚,接着一连串的粉拳,打的我抱头鼠窜,不,战略性的转移!

原来就在我到卫生间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竟然给冉柔打去了电话,说的非常多,而且是语无伦次,不过中心思想只有一个,那就是我非常想她,可又不敢见她,还说今生就当我张子健对不起她,来生来世结草衔环来报答她!

我去,我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看来真的喝多了!

然柔知道我喝多了,好不容易问清我在哪里,开车就过来!

就在她开车过来的半路上,看见我在路上摇摇晃晃走来走去,急忙将车停到一边,跑过来拉我上车!

可我死活不上车,还说我要找来生,要找到自己的来生!就这样冉柔费了好大力气,才把我弄上车,然后把我拉了回来!

可没想到我坐在门口不起来,气的冉柔哭了,而我用手摸着她的脸庞说道,乖,不要哭,你哭了我心疼,那啥我今天想喝酒,因为我心疼!

说完我使劲拍了拍胸口接着说道,人说酒喝多了心就不疼了,可是为啥还疼,特么的,骗人,都是特么的骗人的!乖,不哭了,那啥,我,我起来,我这就起来!就这样,我挣扎的起来,向着卧室而去……!

等我听冉柔说完之后,沉默了,使劲揉了揉脸,特么的,这叫什么事?

冉柔很认真的看着我,问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我点着一根烟,慢慢抽了一口,看着冉柔笑了笑,手指轻轻抚摸着她洁净的脸庞,过了一会儿说道,你相信有来世吗?

冉柔听到这句话,从我怀中坐起来眼睛看着我,我叹了口气说道,如果真的有来生,我可能真的要轮回到畜生道,说不定真的会结草衔环来报答你!

冉柔看着我,过了一会说道,其实她真的有奢望过,不过现在她懂了,不过她真的不相信什么来世!

说完这句话站起来,又看了我一眼笑了,不过在笑容中多了丝,让我肝肠寸断的凄凉……!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