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卷 第八章 剑胎种子

作者:方想字数:3266更新时间:2015-12-02 01:11:27

黑暗的房间,床上倚着墙角抱剑而坐的艾辉缓缓睁开眼睛。

比黑夜还深邃的眼睛睁开的瞬间,漆黑的房间仿佛有一道寒芒闪过。这缕犀利冷冽的光芒一闪而逝,艾辉又恢复到无害的模样。

离开蛮荒有些天,他还没有习惯躺在床上睡觉。

检查了一下体内温养了三年的剑胎种子,没有任何变化。

他放下怀里抱着的草剑,体内剑胎的感应消失。以前有段时间,他对剑胎过度依赖,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剑不离手。后来发现这样容易使自己本身失去警觉,他才强迫自己除了战斗和守夜岗,其他时间都不碰剑。

能够在蛮荒完好地活下来,艾辉自有他自己的独到之处,剑胎的种子便是他最大的依仗。

进入蛮荒的第三天,他就差点命丧黄泉。也是从那一刻起,他对力量开始疯狂的追寻,拥有力量才能够在冰冷的蛮荒活下去。他没有可以求助的对象,元修对苦力从来不假颜色,艾辉也不是什么机灵讨巧之人。

野兽被逼到绝境往往会爆发出比平时更强大的力量,人被逼到绝境同样如此。

艾辉就像溺水之徒,拼命去抓住他能抓住的任何稻草。

比如剑典,他脑海中最多的东西。

灵力的消失,使得修真世界崩塌,修真者的时代一去不复还。但是百万年的积累,深厚无比,修真体系发展程度之高,远非如今人们能够想象。

炼体、阵法、炼器、五行、赶尸等等,五花八门千奇百怪,充沛而易于使用的灵力,加上人类丰富的想象力,诞生了有史以来最璀璨最辉煌最庞大的修炼体系。

但便是如此璀璨庞杂的修真体系,剑修永远是最耀眼的明珠。在修真世界的任何一个时代,最顶尖的强者中,永远都有剑修的身影。

在那时,一部大有来历的剑典出世,往往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如今,它们埋在故纸堆垃圾堆中,一文不值。

剑修是修真者中最庞大的群体,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自然不少。

需要灵力的剑典最先被艾辉排除,这类剑典往往是大派正宗,在灵力充沛的时代,如何能够更有效利用灵力才是堂皇大路。然后排除掉的,是看不懂的剑典。晦涩艰深的剑典多如牛毛,艾辉翻阅过数目惊人的剑典,算得上半个剑典专家,但还是有很多剑典都看不懂。有些是故弄玄虚,有些是年代过于久远。

经过层层筛选,还是有一些剑典。

如果放在修真时代,这些剑典无一例外都是旁门左道,遇到一个耿直的正派高人,肯定要喊一声魔障。

哪怕以前都看过,艾辉也心惊胆战,这些剑典奇诡莫测,完全超出正常人想象得极限。比如有一部剑典,以修炼者的七情六欲入剑,最终斩情欲,得证无上剑道。比如魇魔剑典,修炼者以秘法沉睡巨棺之中,于梦魇中炼剑,修炼大成者,此剑由虚返实,自具神妙。

以前翻阅这些剑典只是当个趣闻,没什么太大的感受。如今一想到,自己要修炼这些剑典,顿时不寒而栗。

艾辉终于找到一部看上去不是太诡异偏门的剑典。这部剑典并无名字,残缺不齐,上面的只讲了一个东西,那就是如何种剑胎。

仔细研究过之后,艾辉才大致明白所谓剑胎之道大致的意思。其实挺简单,人的肉体成长是有极限的,而精气神这等无形之物则没有极限。但是精气神虚无飘散,像雾气一样,没有任何杀伤力。这部剑典的创始者提出一个极为有趣的说法,人的肉体就像是剑鞘,而精气神才是真剑。

而如何把无形无质的精气神凝聚成剑呢?剑典给出一个非常独特的想法,精气神难以凝聚,那就以它们为土壤,孕育剑胎的种子。

比起其他剑典,这部剑典显然看上去要正常得多。

艾辉没有犹豫,便依照剑典修炼,竟然被他成功种下剑胎的种子。

倘若在剑修道场,他一定不会冒险。可是在蛮荒,有什么犹豫的呢?每一天都有人倒下,自己能不能活过明天都不知道,所谓的风险根本不值一提。他更关心的是,所谓的剑胎有没有用。

活下来最重要。

三年过去,他从蛮荒活下来,走进感应场。

剑胎的种子还是种子,没有任何动静和变化。

艾辉对此倒是相当坦然和平静,能帮助自己活着从蛮荒走出来就让他觉得无比值得,他对剑胎没有更多不切实际的奢望。剑典残缺不齐,后面如何修炼只字未有。

修真时代的剑典,讲究万流归宗,无论剑典如何奇诡偏门,走到后面还是要回到“灵力”这两个字上面。他估计后面的修炼,也离不开灵力。

剑修是过时的东西,修炼的依据是一文不值的剑典。他不是老板,不会那般痴迷剑典,认为剑修多么伟大云云。

他压根也不去想剑胎后面的修炼。

虽然剑典上说,抱着剑打坐,能够滋养剑胎种子。其实更重要的是,抱剑入定有利于夜晚的警戒。

剑胎很奇妙,当他手中有剑时,剑胎就会被激活。剑胎被激活,他的六识会变得异常敏锐,周围有一点风吹草动,他便会有所察觉。到后来,很多元修大人都知道他擅长警戒,晚上值岗也成为他的主要任务之一。

这也是他能够得到一部分战利品的原因,虽然只是边角料。

抱剑打坐取代睡觉,三年如一日,坚持下来。

那时的他在寒风泥泞中瑟瑟发抖,现在的他在温暖安全的房间一夜天亮。

他很满足,现在很幸福。

今天是开始上课的第一天,他充满期待。自打入手五万块,后面的两天,他都没有出门。

窗外的天空夜色深沉,微光浸着冷,离天亮还有段时间。

艾辉十分利落跳下床,赤脚踩在地毯上,他就像灵敏的猫科动物,每个动作寂然无声。地毯是粗硬的硬棕草编织而成,有些刺脚,艾辉浑然无觉。他没有开灯,窗外天际的微光,让他可以清晰看见室内一切。

借着微光,漆黑的房间内,他开始洗漱。

他已经习惯了黑暗,这亦是蛮荒的馈赠。在危机四伏的蛮荒,任何丁点光芒,都很有可能令自己陷入危险。

熟练解除门后的简易陷阱,推开木门,清冷的空气吸入肺中,艾辉精神一振。

微光的天,静谧的道场,恍惚间他仿佛回到剑修道场。熟悉的感觉在体内弥漫,清冷的空气似乎也变得香甜,僵硬棱角分明的脸庞变得柔和,嘴角不自主浮现一抹久违的温暖笑容。

他开始挑水拖地,动作轻快。

身体的记忆迅速被唤醒,动作很快从生涩变得熟练。

太阳还没有升起,艾辉已经打扫完成,顾不得抹汗,看着纤尘不染的道场,艾辉觉得由衷的满足和喜悦。

看着干净的道场,他有些舍不得踩上去。

蛮荒的三年,在沼泽泥浆、腐叶枯枝中摸爬滚打,遇到腐烂的怪兽尸体更是家常便饭,衣服沾满鲜血,时间久了变成深浅不一的褐色斑块,不知道是野兽的还是自己的。

脚掌踩在干净的木板上,熟悉的感觉。

纤尘不染的宁静道场,就像他心底深处的梦境。

度过最不适应的前两天,艾辉开始慢慢喜欢上这样的生活。如果一直这样生活下去也不错,他甚至冒出这样的念头。

察觉到自己的幼稚,艾辉笑了笑,转身回房间收拾东西,他的课程很紧。

剑胎种子帮助他从蛮荒中活着回来,但是这不值一提。在元力的修炼上,他远远落在别人的身后,面临的压力比其他人要大得多。

感应场的规定很严格,一旦一年内没有开启自己的本命元府,五年之内没有小圆满,就会被驱逐出感应场。倘若学员是来自,则要追责其父母,认定其教育不力。而如果学员来自旧土,便会失去进入的资格,遣回旧土。

达到小圆满的境界,同样必须离开感应场,因为那意味着你有资格成为一名登记在册的元修。

五年的时间,是感应场能够给予最长的时限。而事实上,艾辉只有四年的时间。因为感应场还有一条规定,所有的学员,一旦超过二十岁,必须离开感应场。

留给他的时间不多,如果还想掌握自己的命运,他必须更加努力。

太卑微,那就努力踮起脚尖。

地平线后的太阳用光染亮了天际,泛着冷的蓝,折射在空气中。他收拾好东西,嘴里嚼着一根青草,挎着旧布包,披着漫天的云霞和蔚蓝,走出道场大门。

清晨的街道没有白天的喧嚣和夜晚的灯火,很安静,它还没有苏醒。第一缕阳光,跨过千山万水,穿透屋顶,在街道上投下第一道光斑。

艾辉喜欢阳光。

在蛮荒,清晨前的时刻,是最危险的时刻。偷袭往往发生在那个时刻,那是死亡和鲜血最浓郁的时刻。

而当阳光穿过青草上的露珠,荒兽和蛮族会像潮水般退去,杀戮的蛮荒,重归祥和宁静。

校舍离兵锋道场不算太远,但也不近。

随着离校舍越近,学生越密集。熙熙攘攘的人群,艾辉非常陌生。他们年轻的脸庞充满朝气和憧憬,艾辉有些羡慕,他们脸上看不到半点被鲜血浸透的沧桑,看不到半点经历杀戮后对外界本能的防备。

他们纯净无暇,年华美好。

艾辉觉得自己格格不入,他用力嚼着青草,任凭青涩和草腥味在嘴里蔓延。

对他们来说感应场是学校,对自己来说,感应场是自己的新战场。

对自己说,活下来比美好更重要。

他迈开步伐,走进校舍。

*******************************************************************

ps:新书阶段,急需推荐票,大家不要忘了投票哦~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