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卷 扩张之路 第1165章 地狱信使

作者:晨星LL字数:2178更新时间:2017-01-07 13:34:50

北门商业街,坐落于北正门一百步之外,故而也被称作北街。

虽然最近cccp的坦克开到了八达岭一带驻扎,nac在北门外不远处建成了军事基地,但这些对于当地幸存者门的生活来说却没有半点影响。

一到夜晚,整条街上便被色彩斑斓的霓虹点缀。

忙碌了一整天,收成不错的幸存者们通常会在天黑之前回到平安街,将亚晶之外的收获拿到市场上换成亚晶,然后就近找个酒吧喝酒,麻醉自己那绷紧的神经。

狩猎者和佣兵均往来穿梭于此,顺着那股散不开的酒.精味儿,寻访着买醉买.欢的娱乐场所。整条街上鱼龙混杂,就和街道两侧那些错综复杂的漆黑小巷一般。

说到这里,不得不介绍下上京市幸存者们的生态。

众所周知,大多数丧尸是凝聚不出来亚晶的,只有生命力量达到一定限度的异种,才会凝聚出亚晶。所以狩猎普通的丧尸,对于那些狩猎者和佣兵来说,等同于浪费子弹的行为。

也正是因此,大量异种盘踞的地铁站,对于上京市的幸存者们来说,就相当于网游副本一样的存在。

北门距离地铁站近些,每天都有数以百计的狩猎者团队和独行客前往地铁10-15号线,这几条地铁线的中转站都集中在三环内,而且异种危险度适中,有些废弃的避难所也集中在这里,不少地方还遗落有战前的战储物资。

无论是狩猎还是搜刮拾荒,在地体内的收益都比在地表上高出不少。

而这些经验,都是上京市的幸存者们用无数条生命总结出来的……

进入了这片区域后,陆凡便寸步不离地跟在江晨身后半步,不动声色地警戒着阴影中可能存在的威胁。

拐过了两道弯,江晨一行人很快走进了街边的小路中,在一处掉了漆的广告牌下停住了脚步。

这间“地狱信使”位于北街的角落,蹲在一群杂七杂八的门面中间,不起眼的就像只苍蝇,然而当一只脚跨过门槛后,江晨却是发现,这份低调与不起眼的背后,却是别有一番洞天。

数百平米的大厅内,摆着一张张造型朴素的圆桌,坐在这里的人有西装革履,也有满身缝缝补补的异种皮。衣着暴露的女郎托着盘子在大厅内穿行,笑着推开客人揩油的手,向这些亡命之徒兜售着酒精。

酒香、香水味、汗味儿在空气中混杂在了一起,落魄的歌手在不远处的舞台上嘶吼着不知名的dj,很快便在一群幸存者嘘声中下台,换上了姿色妖娆、只着轻纱片缕的舞女。

不得不说,只要营养跟上,末世基本没有丑女。

通过基因修饰,二十二世纪末的人虽然说不上各个都是俊男美女,但平均颜值却是高出了二十一世纪一个级别。比如舞台上的那位,抛开那股风尘味不谈,只给姿色打个分的话,按照现世的标准至少也是明星嫩.模那个级别。

当然,也有可能,这小妞本身就是个战前的小明星。

对陆凡耳语了几句,让亲卫队在附近随意找了四张桌子坐下,随便点几瓶度数不高的啤酒,紧接着,江晨便向吧台的方向走去。

“要喝点什么?”吧台后面的酒保一边擦着酒杯,一边淡淡地问道。

“听说这里有情报贩子。”坐在了吧台旁的高脚凳上,江晨看向了他问道。

“整条街上都是情报贩子。”酒保依旧是那副冷淡的表情。

“哦?是么……”江晨翻看着菜单,直接顺着价目表往下看,“先帮我来杯弹壳谷啤酒吧。”

说着,从兜里摸出来一块鹅卵石大的墨绿色亚晶,丢在了吧台上的亚晶质量分析仪上。

酒保的眼皮跳了跳,质量分析仪上的数字,一路跳到了101点。

“多出来的算你小费。”江晨说道。

酒保什么也没说,默默地收起了亚晶,转身回到了酒柜旁。

没有等多久,一瓶啤酒放在了吧台。

“你的啤酒。”

接着,酒保又将另一瓶模样袖珍的酒瓶摆在了他的旁边。

“另外,你可能需要一瓶龙舌蓝。”

江晨挑了挑眉毛。

“酒瓶子上有错别字。”

“它的名字就叫龙舌蓝,”不知何时,一名中年男人已经坐在了他旁边的高脚凳上,冲他咧嘴笑了笑,“因为喝完之后舌头会变大,还会变蓝。据说酿造时加入了死爪的胆囊,还有一种生长在地铁站中的蓝色蘑菇,喝下去的感觉非常美妙。”

江晨的嘴角扯了下。

异种浑身都是毒,越是强大的异种越是如此,这几乎是废土上的公理。

比如死爪的肉,毒性比之砒霜都不遑多让,他还是第一次听说可以用死爪的胆囊泡酒。

至于那什么地铁里沈长哲的蓝蘑菇……

确定不是毒蘑菇吗?

“其实用心去发现,你会发现异种身上的美味也不少。比如泥沼蟹黄,变异食人鱼的鱼子做成的鱼子酱,烤成五分熟的凤尾蝎蝎肉排,这些都是不可多得的美味,不是吗?”男人咧嘴笑了笑说道,“没准再等上两百年,哪些异种能吃,哪个部位好吃,也都差不多琢磨出来了。”

凤尾蝎是个什么东西?

江晨只是依稀记得,好像出现在北部荒原,一种剧毒的大型毒蝎?

想到这里,他的头皮便不由微微发麻。

这帮吃货简直是不要命了,这么吃下去吃枣药丸!

“你叫什么名字。”江晨问道。

“修罗,”男人喝了口酒,抬起了一只眼皮,咧嘴笑了笑,“你也可以叫我老罗,大家都这么叫我。第一次来地狱信使?”

修罗,一听就是假名。

不过江晨也没兴趣知道他的真名,于是点了点头,随口说道。

“没错。这很奇怪么?”

“不奇怪,每天都有新客户来这里,”点上了一支香烟,那个叫修罗的男人咧了咧嘴角,指了指放在江晨面前的那瓶龙舌蓝,“如果想要打听什么有趣的事儿,只需要在桌上放一瓶龙舌蓝,自然会有人来找你。”

江晨看了那个男人一眼,挑了挑眉毛。

“哦?所以,你就是那个找上门来的情报贩子?”

“没错,”吐了口烟圈,老罗看着江晨咧了咧嘴角,“说吧,想打听点什么?”

“什么问题都能问?”

“只要是我知道的。”老罗耸了耸肩。

“那么第一个问题,”江晨笑了笑,看向了走到吧台另一边的酒保的背影,手指轻轻在吧台上点了点,“这家酒吧的老板是谁?他在哪儿?怎样才能见到他?”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