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零五章 更可怕的敌人(下)

作者:安溪柚字数:2908更新时间:2017-01-04 17:7:53

弗里德曼见弗林杀意毕露,充满期待的目光终于变得黯然,握在裤子口袋的手也在此刻放了下来,然而他并没有就此躲避,而是注视着弗林冲过来,蔚蓝色的双眸中充满了悲悯与无奈,

弗林终于近了,握着玻璃碎片的手高高举起,嗜血的目光已经锁定弗里德曼的咽喉,只要高抬的手奋力刺下去,便会血溅当场,可就在弗林扬起的手蓄满力道,准备必杀一击时,胸口忽然猛烈一颤,旋即一股莫名的绞痛瞬间袭遍全身,弗林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愕然的看着对面的弗里德曼,

而此时的弗里德曼依然神色淡然的在张那里,亦如往常那般从容有礼,只不过双眼中的那份隐藏不住的冷漠与嘴角残留的血迹,去让人在彬彬有礼中体味出一股发自心底里的寒意,弗林身体开始抽搐,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艰难蹦出一个词:

“是酒?”

弗里德曼并没有开口回答,而是礼貌的点了点头,弗林见此不由惨然一笑:“为什么?”

“您太累了,应该休息了!”

“是国际军火联合会........还是..........还是........华尔街的那帮畜生........”

弗里德曼没有再回答,因为刚才那句已经说明了一切,弗林自然不甘心,却没有再次发问的机会,因为骤发的毒药已经开始麻痹他的神经系统,哆嗦的嘴唇想要说些什么,可就是发不出半分声响,

终于在更加剧烈的绞痛中,弗林再也支撑不住,捂着胸口噗通一声跌倒在地上,旋即凸着眼睛,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逐渐涣散的双眸不甘的看着站在跟前的弗里德曼,忽然他残存目光出现一个人,

三十多岁,身姿挺拔,暗黄色头发,略显修长的脸,像极了他初恋爱人的容貌,当然更像他自己,那是他的儿子,他唯一的儿子,因为十几年前一桩无头公案,被他无情的赶出家门,从此父子再无相见,却没想到在他即将弥留之时,竟又出现在他的身边.......

这一刻,弗林终于明白了,目光中的不甘渐渐变成了欣慰和解脱,大口呼吸的嘴更是颤抖不停,他很像把当年赶儿子出门是所说的那一半的话在今天完整的说出来:

心存善念的人,永远不能称为弗林家族的继承人,只有冷血残酷才能称为我麦尔德森·弗林的儿子,今天我为你的冷血而自豪,你是我最爱的儿子........

想说的话久久盘亘在脑海中,挣扎着,企盼着,但就是说不出来,终于毒素再次发作,将弗林脑海中仅存的意思一点点侵吞干净,随即眼神开始涣散,瞳孔逐渐放大,痉挛变得舒缓,体温快速下降,几秒钟之后,曾经叱咤美国的麦尔德森·弗林终于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

“我终于明白当年你跟我说的那番话了,要让弗林家屹立不倒,就决不能心存仁慈,放心去吧,我亲爱的父亲,您的儿子会替您完成您心中的宏愿........”

在弗林断气的那一刻,年轻人俯下身子,一边说着,一边捧着弗林冰冷的额头亲吻起来,言语中充满了不舍与敬爱,然而在下一刻当他放下父亲的尸体,重新站立起来时,蔚蓝色的双眸中却看不出半点悲伤,有的只是勃勃的野心与嗜血的冷酷........

“先生,老先生的特征与心肌梗塞一模一样,即便最好的病理学家也无法区分!”

老管家弗里德曼在年轻人起身的一刹那,赶忙恭敬弯身,亦如当年对麦尔德森·弗林一般,年轻人的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冷笑,旋即转过身,一缕渐落的夕阳打在他那张俊朗而又稳重的脸,

如果此时远在沙特的联军司令部成员在这里,绝对会惊得下巴掉在地上,因为这个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被解职的施瓦茨科普夫上将心腹,联军司令部总顾问,空军准将克里斯特,

然而令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是,这位有着平民一般出身履历的青年将才,竟然是麦尔德森·弗林唯一的儿子,即便他来历不正,且与弗林多次发生冲突并被无情的父亲赶出家门,但他依然是弗林的儿子,弗林家族无可争议的继承人,至于他的全名自然也不是什么s·克里斯特,而是小麦尔德森·克里斯特·弗林..........

一天之后,一份讣告震撼了整个美国精英阶层,曾经纵横政商两界的强人麦尔德森·弗林,由于突发心肌梗塞,不幸在家中去世,享年63岁,联手围攻弗林的三大利益集团在看到这份讣告后无不长舒了一口气,终于收拢兵马刀剑回鞘;

而身居白宫的布什总统听完幕僚长的汇报,神色虽有些复杂,但却能明显的感受到,多日萦绕在布什脸上的愁云开始渐渐散去,待幕僚长走出椭圆形办公室后,布什总统闭着眼睛靠在椅背上,良久之后才缓缓睁开双眼,直起身子拿起桌上那部黑色的专线电话........

换上一身得体西装的克里斯特,少了些英武之气,却多了几分内敛,此刻他坐在父亲曾用过的办公桌前,拿着黑色的专用电话静静的听着里面传来的声音:

“希望你不要忘记我们的交易........”

“我刚刚接掌父亲留下来的产业,很多事情比我想象的还要糟糕,所以,请您放心,亲爱的总统先生,未来数年内我都会为收复失地而奋斗。”

“我想凭你的聪明才智,应该会让那些老家伙们吃不了兜着走。”

电话那边的布什总统终于露出满意的笑容,他是被利益集团共同推举出来的傀儡,作为利益集团的代言人,不管不顾的为他们牟利,然而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不希望自己背后有一大堆扯线掣肘的人来摆布他,

更何况还是高高在上的美国总统?因而在很长时间里布什总统都在寻求摆脱利益集团的束缚,奈何各大利益集团之间的关系实在太过牢固,他们共推出来的麦尔德森·弗林更是数十年来难得一见的强势人物,

别说是他这个才能平庸的平凡总统,就算拥有雄才伟略的里根总统都不得不仰其鼻息,否则也必然逃不过肯尼迪、尼克松等人的悲惨命运,布什不想不明不白的死,更不想稀里糊涂的被人从总统宝座上拉下马,

所以只能委屈求全,听从那些幕后之人的安排,然而他无时无刻不想打破这套政治运行体制,幸运的是,他终于等到这个机会,那便是麦尔德森·弗林的“情报门”事件,它不但让强势的弗林众叛亲离,也让原本铁板一块的利益集团出现了无可修补的裂痕,

更令布什欣喜的是,即便弗林去世之后,这些裂痕也不可能修补,反而会愈演愈烈,因为军火集团与石头集团之间就中东问题的矛盾可谓是愈发严重,究其原因其实很简单,随着海湾战争当中联军方面接连受挫,

军火利益集团原本期待的实战广告计划已然彻底破产,近千亿美元的潜在订单就此灰飞烟灭,在股价接连下挫,经营状况日渐萎靡之际,军火利益集团非常希望能尽快结束海湾战争,以便能够让他们收回拳头安心疗伤,

然而在海湾地区布局多年的石油集团却希望海湾战争能够持续下去,最好把萨达姆政权直接推翻才好,这样他们才能更好的控制产油区,垄断石油资源,从而攫取巨额财富,华尔街的金融财团因为自身的利益需要,

非常支持石油集团的做法,因为他们可以利用石油定价权,制造出令人眼花缭乱的金融工具,并通过石油期货销售到世界各地,其利润之丰厚简直令人咋舌,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布什总统才看到了希望,果断抛弃军火集团,投向石油利益集团和金融财团的怀抱,

也正因为如此,虽然海湾战争打得很糟糕,但他的总统大位却依旧稳如泰山,究其原因正是石油和金融两大财团的鼎力支持所致,不过布什总统并不满意,因为他还没有完全摆脱利益集团的控制,所以他必须找一个坚定的盟友和可靠的伙伴,使得自己乃至整个家族也能跻身利益集团的行列,从而成为真正的“自由人”!

于是他找到了克里斯特,因为这个年轻人有野心,做事也够冷酷无情,但与之相比更为重要的是,他非常仇视传统的利益集团,毕竟如今弗林家族的衰败与这些传统利益集团的打击脱不了关系,想要把那些被侵吞的资产拿回来,重现当年弗林的辉煌,势必会跟传统利益集团不死不休,而不是所要的就是这样的人,一个能让利益集团为止颤栗的真正敌人.........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