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零三章 更可怕的敌人(上)

作者:安溪柚字数:2882更新时间:2017-01-03 16:36:45

“叮铃铃~~~”

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内,一阵嘈杂的电话铃声打破了这里诡异的寂静,矗立在一侧的黑人侍者抬眼看了看端坐在椅子上,闭目假寐的布什总统,随后抬起脚步不声不响的走到电话机前,拿起听筒,刚听了两句话,便放下来,用手捂住话筒,对着办公桌后面的布什总统轻声唤到:

“总统先生,是弗林先生........”

布什总统闻言,微闭的双眸忽然睁了一下,不过旋即又再次归于平静,疲累得再次耷拉下来,随后冲着侍者摆了摆手,侍者会意,再次拿起听筒,态度恭敬的回复道:

“对不起,先生,总统先生还在跟幕僚开会.........”

“我知道他故意躲着我,如果他还想连任下一届总统的话,就让他接电话!”

还没等侍者把话说完,电话听筒里便传来弗林气急败坏的话音,端坐在椅子上的布什总统皱了皱眉头,脸上闪现出难以抑制的愤怒与厌恶,侍者自然明白大老板的意思,于是语气依旧不急不缓的说道:

“您的要求我会转达给总统先生的,请问还有其他事情需要我转达吗?.........砰~~~嘟嘟~~~”

侍者的话刚说完,耳机中便传来一声愤怒的电话挂断声,侍者楞了一下,随后也缓缓的将手中的话筒放下来,脸上不由自主的涌上一抹担忧,犹豫了一下,还是对着布什总统轻声提醒道:

“总统先生,弗林先生似乎很生气,您是不是.........”

“不用了!”

侍者的话刚说了一半,便被布什总统伸手打断,对于侍者的担心,布什总统何尝不明白,这要是在几天前,面对拜尔德罗农场主的怒火,即便是他这个高高在上的美国总统,也无法承受得起。

然而此一时,彼一时,几天那位跺一跺脚就能让美国精英阶层颤三颤的麦尔德森·弗林,现如今却因为那份“猎鹰”防空导弹电子频谱情报,几乎成为整个利益集团中的公敌,只不过十几年来弗林的威望和冷血令人记忆犹新,积威之下其他大佬还有所顾忌罢了,要是换作他人,因为一份虚假情报而让那些吃肉不吐骨头的利益集团承受如此惨重的损失,早就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可绕是如此,弗林的日子也不好过,由世界几大军火巨头成立的国际军火联合会,在麦克劳林机群覆灭的当天晚上,便由几位大佬级的理事发起动议,罢免了弗林国际军火联合会主席的职务;

与此同时,因海湾战争受挫而迟迟无法将扩张计划兑现的石油利益集团及其背后的华尔街金融大亨们,也将矛头对准了麦尔德森·弗林,认为正式由于弗林的自以为是和自欺欺人,才导致他们巨额投入到现在也收不到应有的回报;

于是几方大佬们私下一碰头,随后便在接下来的几天展开联合行动,趁着两战接败而导致的军火公司股价大跌之时,华尔街金融巨头们果断出手,一边打压弗林控股的军火公司,一边抄底大肆吃进,

短短几天时间,便将弗林掌控的雷神公司、德州仪器、麦道公司等几家大型军火企业纳入麾下,与此同时石油巨头和军火大佬们也纷纷发动,对弗林掌控的其他类型公司实施打压和恶意收购,很快弗林名下的资产便缩水大半.........

一项自命不凡的麦尔德森·弗林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也试图展开反击,可面对三个强大利益集团的联合围攻,即便是曾经一言九鼎的弗林,也不得不含恨避让选择隐忍,这才勉强保住大半资产。

只不过这样一来,资产严重缩水且被三大利益集团联合抛弃的弗林,再也不复往日的政治影响力,弗林曾经的确拥有堪比帝王一般的权利,但并不意味着他就真能够一手遮天,要知道在他背后是数个堪比巨兽一般的利益集团在支持他,

说白了,他就是各大利益集团与台面上的政府之间的中介人,其职责无非是帮着利益集团们捞取更多的利益,只要能无限制的满足各大利益集团的要求,他便有了堪比帝王一般的权势。

可如果不能让利益集团获得足够利益,甚至造成无可挽回的巨大损失,利益集团的大佬们对这个“帝王”的处置也十分的冷酷无情,毕竟在利益集团的眼中可没有民!!!主和法!!!!制,有的只有无限膨胀的利益.........

很不幸,弗林因为一次并不正确的“猎鹰”防空导弹电子频谱情报,不但断送了军火企业的居然订单,也让期待速战速决,尽快收割中东的石油集团和金融财团们颇为不满,顺风顺水的时候,他们可以让弗林成为共主,唯他马首是瞻,一旦不利他们也不介意拿出闪亮的军刀将其斩落马下........

布什总统作为各大利益集团之间利益妥协之后,共同推举的利益代言人,很清楚这其中的水究竟有多深,当三大利益集团向弗林发起致命一击时,布什就知道那个“幕后帝王”完了,

于是他立即调整海湾前线的各项部署,一方面根据情报机构的建议,暂停对逃出生天的伊拉克重兵集团的空中打击;另一方面对联军进行人事调整,与弗林过从甚密的施瓦茨科普夫上将自然不能再留任,被布什总统扣上一顶指挥不力而导致严重失败的黑锅,便被一脚提出军队,限期退役;

新任联军司令则由海湾地区空军司令霍纳中将接任,与此同时对伊拉克的战略也重新进行调整,从原来的高强度对抗作战,转到以军事威慑迫其自主就范的缓和策略,只不过这样一来却让一贯强硬的弗林暴跳如雷,直言布什是在搞绥靖政策,软弱不是美国风格,真要解决伊拉克问题,就需要用带血的战刀,割断伊拉克“猎鹰”地空导弹部队的喉咙;

只不过这个时候的弗林连个纸老虎都算不上,布什总统自然不会再听他的话,甚至连打过来的电话都懒得接一下,如果不是看在弗林在许多方面还有着一定的影响力,布什即刻就会找来中情局的电信专家,把弗林的电话给彻底掐断,省得天天跟苍蝇一般烦来烦去........

侍者是个老实本分的黑人,自然不知道这其中涉及到的弯弯绕,见布什语气不善的挥手,还以为自家老板跟那位无所不能的大人物闹了矛盾,这让他很担心,因为他曾听说那个名叫弗林的大人物一句话就能决定总统人选,现如今下一届大选眼看就要开始,自家老板想要连任会不会.........

“你不用担心,我不会拿自己的政治生命开玩笑的!”

对于面前这位跟随自己十多年的老伙计,布什总统还是很难得的吐露一些心迹,不过也仅限于此,侍者闻言脸上的忧色稍稍缓解,这才看了看桌上那杯早已冷却的咖啡,略带歉意的笑了笑:

“对不起总统先生,我这就给您重新换一杯过来!”

说完便捧着冷咖啡缓步朝门外走去,布什总统望着消失在门后的侍者,又重新靠在宽大的椅背上,环顾了一下椭圆形办公室,清冷的双眸透出些许惆怅和淡淡不舍,旋即不由得耐人寻味的喃喃道:

“这一次我是真的梭哈了,要是还不行.........那我和我的家族........”

布什的话并没有说完,便重新闭上了眼,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能够躲避纷乱的争斗,给他带来片刻的安宁.........

布什总统在白宫之中奢求着安宁,可远在德克萨斯州的拜尔罗德农场内,麦尔德森·弗林却在乒乒乓乓的摔着东西,用最为暴力的方式来抒发心中的愤怒,短短几天时间,最亲密的合伙人背叛了他,共进退的盟友抛弃了他,巨额的财富毫无征兆的缩水一半,

如今连当初对他言听计从的布什都开始阳奉阴违,这让弗林有种被整个世界完全抛弃的感觉,愤怒、不甘、懊恼,种种情绪让本就冷血暴躁的弗林更加狂躁不安;酗酒,摔打,大声狂骂,只有这样自我封闭似的发泄,才能让他心情稍稍舒畅。

此时此刻,弗林正在用破坏来缓解被刺痛的心灵,因为就在刚才,他再次被布什总统无情的拒绝,更可恨的是这一次甚至连电话都没有去接,这让弗林感到无比耻辱,他是什么人,是跺跺脚就能改变华!!啊!!盛!!啊!!顿政治生态的人,可是现在,由他亲自推上去的傀儡竟然连起码的尊重都没有,仅仅让一个侍者像打发叫花子一般,将他挡出去,这让他如何不愤怒,如何不暴躁..........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