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章 威逼利诱

作者:安溪柚字数:3084更新时间:2017-01-01 18:36:57

伊拉克雷达阵地上正在运行的三部“猎鹰”防空导弹系统雷达,也没有忘记将演技发挥到极致的责任,在“哈姆”反辐射导弹尽数落入干扰陷阱的同一时间,三部雷达同时关机,致使联军以为攻击得手;

徘徊良久的麦克劳林机群得到消息后,这才毫无顾忌的杀将过来,一轮“小牛”导弹的饱和攻击后,便准备杀气腾腾的投弹走人,可没想到却在这时,伊拉克雷达突然开机,部署在雷达阵地附近的萨姆2和萨姆3防空导弹旋即发动凌厉的反击;

如果仅限于此,麦克劳林机群并不会就此放弃攻击伊拉克地下防空指挥中心这块流油的肥肉,毕竟投入反击作战的只有三部萨姆2导弹发射架,和一部萨姆3导弹发射装置,加起来不过6枚导弹,再加上本身性能已然落后且不具备快速填装发射能力,区区6枚萨姆系列防空导弹对拥有40架先进战斗机的打击群来说,连挠痒痒的资格都不够;

“猎鹰”地空导弹部队对自身的情况非常清楚,也正因为如此,在确定东侧电子战攻击编队徘徊不前后,在该区域实施机动作战的“猎鹰”防空导弹发射车,便不在理会徜徉于防空打击圈之外的东侧“野鼬鼠”电子攻击机机群,即刻转头西撤,当抵达东北地区的指定位置后迅速展开,

并在麦克劳林机群逼近“猎鹰”地空导弹部队核心阵地之前,将其纳入打击范围,随后依照yjl—10相控阵火控雷的指引,将垂直发射装置当中的八枚“猎鹰”防空导弹全部打出去,

6枚萨姆系列导弹或许是连挠痒痒的资格都不够,可再加上8枚性能堪称世界一流的“猎鹰”防空导弹,那就不是抓痒痒那么简单,简直比老虎凳、辣椒水还要凶狠的刑具,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十三架高性能战机向遇到烈焰的飞蛾一般,燃烧着身躯纷纷坠落;

短时间内遭到如此重创,麦克劳林机群自然不敢在贸然进攻,返航保命才是王道,只不过介于正面和东北方向的攻击,麦克劳林机群几乎想也不想便朝着西北方向逃窜,与此同时拼了命的呼叫求援,

而在此时,“猎鹰”地空导弹部队继续不断变换雷达信号的频谱波段,利用美军与英法两军战机上的电子频谱差异,对英法两国战机实施重点打击,而对美军战机则采用最老式的普通攻击,如此一来,在英法两国战机遭到惨重损失的同时,也让美军相信,凭借他们独有的电子防御能力,足可以逃出生天,甚至还能反戈一击,重新取得战场主动权。

于是位于西侧的“野鼬鼠”电子攻击机群在同伴为难,且笃定掌握伊拉克方面“底牌”之后,便毫不犹豫的挥军东进,直到遭到早已严阵以待的“猎鹰”地空导弹部队轰然一击,联军方面这才恍然明了,原来“猎鹰”地空导弹部队挖好了坑,备好的土,只等联军奋勇一钻,便开始义无反顾的开埋.........

可就算知道也为时已晚,因为此时“野鼬鼠”电子攻击机群已经损失殆尽,仓皇失措的麦克劳林机群更是吓破了胆,连电子防卫能力超群的“野鼬鼠”电子攻击机群都被砍瓜切菜一般打得干干净净,他们这些仅具备初步电子对抗能力的普通战机又有何本事对抗跟妖孽一般的伊拉克“猎鹰”地空导弹部队?

自觉身陷囹圄的麦克劳林机群再也无心再战,哪怕他们都是美军当中数一数二的精锐飞行员,但相较于宝贵的生命,身下的战机与虚无缥缈的荣誉简直不值一提,于是在接连被击落数架战机之后,他们选择了最符合实际的保命方式——弃机跳伞!

“你........你说什么?你们的导弹数量不足?”

当被俘的麦克劳林上校在审问室内听了穆罕默德少将的话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要不是被固定在椅子上,他甚至都能直接弹起来,他万万没想到,伊拉克防空导弹部队的导弹基数早已严重不足,根本无法阻止他所指挥的对地攻击机群的强行突围,得知这一切麦克劳林上校可谓是五雷轰顶,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如此残酷的事实: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们的密集火力我不是没看到,怎么可能........”

“那是我们所能达到的极限!”

对于麦克劳林上校的表现,穆罕默德少将很满意,在过去的一个星期里,西方媒体不止一次大肆渲染伊拉克军队怯敌畏战,往往没等联军发起攻击,便抛弃大量坦克装甲车拼了命的向后方逃跑,

而对美军飞行员则是不吝辞色的大肆褒扬,说他们如何如何英勇,怎样怎样厉害,却没想到今时今日被西方媒体极近赞赏之能事的美军精锐飞行员却因为惊恐交加,不等所驾驶的战机被击中,便慌不择路的纷纷弹射跳伞,

更为讽刺的是,还是在“猎鹰”地空导弹部队弹药不足的情况发生的这一切,这让饱受一个星期狂轰滥炸煎熬的穆罕默德少将很有种扬眉吐气重新做人的快感,于是当听说美军对地攻击大队指挥官麦克劳林上校被伊拉克搜索队找到后,

便匆匆结束与卢嘉栋的商讨,立即命人把这位号称“王牌”的美军战斗机指挥官押到“猎鹰”地空导弹部队指挥中心来,准备用真凭实据,对西方颠倒黑白的舆论攻势发起致命一击,此刻穆罕默德少将双手交叉在桌面上,笑容和煦的看着对面一脸难以置信的麦克劳林,仿佛是在欣赏一件巧夺天工的艺术品一样,连说话都不急不缓,然而听到麦克劳林的耳朵里却将他最后的一丝幻想彻底击碎:

“承受了贵军一个星期的狂轰滥炸,对外的补给通道也悉数被阻断的情况下,上校先生,您觉得我们究竟能保留多少完好的防空导弹呢?”

“咣当~~”

还没等穆罕默德把话说完,麦克劳林便彻底瘫软在座位上,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自己究竟干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如果当时能狠下下心,如果当时能够义无反顾,哪怕稍稍提起一点勇气,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落地被俘的地步,

麦克劳林上校对自己的“不冷静”可谓是懊恼至极,却忘了当时因为机载电子设备全部失效时的惶恐不安的悲惨模样,人就是这样,当得知真相后往往会事后诸葛亮的认为自己先前就应该怎样怎样,穆罕默德少将虽然对人心了解不深,但却对麦克劳林上校的心境看得透彻,因为那如丧考妣的神情,任谁都能看得出,什么叫做深深的后悔:

“上校先生,请不要自怨自艾了,就算你现在把肠子悔青了,也无法将价值数千万美元的战机,以及丢掉的荣誉给找回来,所以,你还是乖乖的跟我们合作........”

“合作?”

没等穆罕默德把话说完,麦克劳林便惨然一笑,旋即靠在审讯席的椅背上,不无讽刺的反问道:

“难道听你们的话,就能够给我数千万美元和那些永远也弥补不了的荣誉吗?将军阁下,请不在这里说这些无关痛痒的笑话了,我........”

说着,麦克劳林停顿了一下,紧接着紧紧闭上了双眼,拿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派头,一字一句的坚定说道:

“我,绝不合作!”

如果此时审讯室里有好莱坞导演在场的话,绝对会为麦克劳林极智的反应和英勇的拒绝而感动的热泪盈眶,说不定立马拿出本子刷刷的把《第n滴血》就这么照着麦克劳林的模样写出来,只可惜穆罕默德少将并不是好莱坞的导演,也没有兴趣搞什么《第n滴血》,反倒是会不加思索的放放血:

“那好!”

穆罕默德待麦克劳林很硬气的说完话,并没有因为对方的不合作而气恼,反而更加笑得更加灿烂,随后便抬起手,对着身后的两位士兵打了个手势,严阵以待的伊拉克士兵立马“卡卡~~”的拉动枪栓,

闭着眼睛正装猛士的麦克劳林一听子弹上膛的声音,再也端不住,赶紧睁开眼睛,却将两支黑洞洞的枪口已经指向了他,冷汗顿时如瀑布般涌便全身,可他还是死鸭子嘴硬的争辩着:

“你们不能这样,我是战俘,是受日内瓦公约保护的战俘!”

麦克劳林将日内瓦公约这个专属名词咬得很重,意在提醒穆罕默德不能够对他大开杀戒,然而穆罕默德却毫不在意的笑了笑:

“日内瓦公约?恩,不错,是保护战俘的国际公约,可惜,上校先生,您不是战俘,而是跟那位轰炸机指挥官一样,战死在我们的防空火力之下的炮灰........”

这一句话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将麦克劳林心中最后的一线希望轰得粉碎,终于在穆罕穆德下达绝杀令之前,垂下了高傲的头颅:

“您说吧,需要我做什么.........”

审讯室中的一幕,卢嘉栋通过旁边的观察孔看得一清二楚,当麦克劳林垂下头颅的那一刻,他的脸上不禁浮现出一抹诡异的笑,旋即对着一旁频频皱眉的陆维军说道:

“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终于放下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