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十四章 精神的支柱

作者:林洛U字数:3225更新时间:2015-04-23 2:15:3

我听完后,说:“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人啊,为什么明知道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还要去做呢。”

“我们监区,情杀的傻女人太多了。”小凌说。

“是啊,这里最大的监狱,关的那么多重刑犯人,你们真是厉害呢。让我去管,我可能都管不了。对了,那是徐教授和那个女犯说了什么让她变成这样子。”

小凌说:“我问了徐教授,她倒也坦白,说确实是她跟那女犯说了一些人死没有灵魂的话,所以她变成了这样。”

我疑问道:“说了人死没有灵魂,就成了这样?这什么意思。你可以说得详细点吗。”

“徐教授是前段时间在监狱食堂认识的那女犯,好像是她摔倒了徐教授扶起了她,两人后来认识了,有机会就聊聊什么的,那天,徐教授就夸她心态好,在这里坐牢遥遥无期还能保持乐观心态。有一天徐教授看到她跪下拜天,徐教授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她就说,父母家人都在天上保佑着她,都在看着她,她只要活在世上一天,就要努力的活好。可徐教授就不知怎么的,跟她解释说人死了没有所谓的灵魂,没有所谓的上天保佑着她的说法,人就是一个生物体,死了就是死了,死了就跟动物死了一样,肉会烂,跟动物一样,变成一堆白骨,没有区别,更没有所谓的精神力量,灵魂能量这样的说法。后来她听到后,又反复问了几次徐教授,徐教授更加清楚的告诉她,人就是生物,和猫狗猪鱼没有区别,更没有生命延续的魂魄和保护她的能量,那完全是假的骗人的,什么所谓为了天上保佑着她的家人而好好活,就是一句自我欺骗的话。后来,她就成了这样了。”

我说:“这样就想自杀了?难道说,她觉得她死去的爷爷奶奶父母在天上保佑着她,有着精神力量做她活下去的支柱,然后那个多管闲事好为人师的徐教授跟她??嗦嗦的讲了人是没有灵魂的更不可能有保护她的能量,她就成了这样?”

“也许是吧,我也不明白,人活着就是活着,死了就是死了,人反正都是要死的。她可能从这些话想到了一家人都死了的打击吧,然后就心灰意冷,提起了伤心事,想自杀。我们管教也让女犯开导安慰过她,但都没有用呀,我自己也和她聊了几句,她压根什么都不愿意开口,无论怎么看,都是要想死了。之前监狱里就有过这样的情况,那些平时把压抑发泄出来还好,不发泄的一直压抑着的,可能就是要自杀。张管教,你说这个该怎么办,要不要带徐教授来你亲自问问。”

我揉搓着自己的脸,这事儿对我来说也太难了,我怎么问,我怎么帮助她呢。本身她就有抑郁症,而且还遇到家庭的大变故,那么大的打击,是不是真的想到了家人死了,伤心欲绝,干脆跟着一走了之?

我想,我先去问问柳智慧,看看柳智慧怎么说,我再来处理。

我说:“我先考虑考虑,然后我再找你吧。”

“好吧,希望你尽量快点,别让出事了。”

“嗯,你们也照看好她。”

小凌走后,我马上去B监区,找柳智慧。

在徐男的唠叨骂声中,我到了柳智慧的门前。

我站好后,轻轻咳了一下,然后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面对她,我没有刚开始时的轻佻,也没有之后的对她的恐惧和害怕。

感觉她就是我早就认识的一个朋友,人和人之间,感情真是妙不可言。

也许我们有着同样的共同语言,也许是因为她能帮到我很多,开导我心中很多疑问,能帮我解决关于心理学方面我能力不足的很多问题。

想来也搞笑,我是监狱里的心理辅导师,我帮不到有心理问题的女犯就算了,还要求助于女犯人。

我轻轻敲门。

“请进。”柳智慧在里面道。

“你好柳老师,我来了。”我走了进去。

我进来之前,她正在看书,她把凳子推过来给我:“坐吧。”

“谢谢。”

“不客气。说吧,有什么事?”她问我说。

我看着她,她虽然是穿着囚服,但是身材好就身材好,囚服都遮掩不了她的好身材,看到她的脸蛋,我咽了咽口水。

她示意我说话。

我慌忙低下目光:“呵呵,挺不好意思的,进来之前我就在想,我这半吊子都算不上的心理医生,本来是给病人们治病的,结果现在有什么问题的,还要向你求助。”

“觉得自己帮不了女犯人就算了,还要向女犯人求助,心里不舒服?”

她一言中的看出我内心想法,我点头:“是啊,觉得很麻烦你。”

“没关系的,有什么你说就是,我们是朋友,是应该互相帮忙。”

“呵呵对,我们是朋友,那我就开门见山了。”

我把关于活死人女犯的问题跟柳智慧说了,说完后我问柳智慧,活死人到底为什么变成这样呢?是不是因为那个徐教授提到了她的伤心事,让她悲痛欲绝,心灰意冷,想到一家人全死了,而且自己在牢房里遥遥无期的徒刑,干脆一死了之算了。

柳智慧分析了一下,问我:“如果心灰意冷的话,为什么不在父母死的时候自杀,而等到这时候才自杀?”

“也许,也许是她那时候没坐牢,现在坐牢了,才想死。”

“那为什么不在刚开始坐牢的时候自杀,而要等到现在?”柳智慧再问。

“或许是提到了伤心事,而且坐牢坐得心灰意冷了。”我说。

“这伤心事,她一直都有,坐牢坐得是心灰意冷,但是你说了她之前还是很努力的表现的,说明她没放弃过,可听到了那一番话才要放弃,但是她一直都知道自己家人全死了,明显她没有在意徐教授的提到她家人已经全死了的那一番话。”

“那是什么?我是真不明白了。或者说是抑郁症一起发作了?”我是真的搞不明白了。

“她以前抑郁症也发作过,家人也死了,坐牢了,也没有要想过死,现在突然对生活绝望,是因为徐教授的话击碎了她赖于寄托的精神支柱。”柳智慧说。

“赖于寄托的精神支柱?什么精神支柱,是她父母吗?但是她父母已经死了啊。难道说徐教授说人死了没有灵魂,所以她觉得她父母不保佑她更不可能有保佑她的这种说法,她就失去了生活下去的信心吗?”我问。

柳智慧说:“我们先来说说抑郁症,照你所说,女病人是有慢性抑郁症,这个病是因为人的血清素含量低和外界的精神刺激因素引起的,而且很难用药物和对其进行心里疏导彻底的治好。患者就算没有经常的抑郁表现,也需要坚持吃药,特别是在病发的时候。人的身体里,有一种叫血清素的能让人感到愉悦的物质,这么说吧,人身体里的血清素越高,人就越愉快,如果低甚至很低,那就感到焦虑,愤怒,甚至是抑郁症。”

“下面说外界的精神刺激,对女病人来说,就是亲人死亡的刺激。人面对死亡都会恐惧,当身边的人自己最爱的亲戚朋友死亡,人更是感到死亡的可怕,而面对死亡的可怕和亲人死亡巨大打击的恐惧,人往往表现出抵御的心理,最明显的就是自我对自我欺骗,骗自己相信亲人没死,是以另外一种方式还存在世上,人是死了,但灵魂还存在。那个女犯通过自我欺骗的方式,欺骗自己并且自己深信自己的家人一直都是以灵魂存在的方式在陪伴着她保佑着她,这就是她的精神支柱,而徐教授的那些话,是很科学的话,事实也如徐教授所说。这些话对我们来说是没有什么作用的,但对于这个心理病人就不一样了,父母家人灵魂保护她保佑她,这是她的精神支柱,徐教授的话把她的精神支柱摧毁,诱发了她的抑郁症,而且抑郁症比以前的还要强烈。如你所说,她现在是一心想死了,只是还没找到机会而已。”柳智慧徐徐道。

“厉害,啊,你真厉害,如果不是你这一番分析,让我去想十年八年,去找我们大学老师也没用啊估计。”如果真让我自己想办法解决,估计女犯早就自杀了。

我问:“那这要怎么做?”

“既然我们已经知道了诱发她发病的两个病因,那就从这两个方面下手,首先,让她继续服用抗抑郁症药物,提高人体内血清素含量,其次,阻断她抑郁症发病的根源。”

“阻断?如何阻断,照你所说,她的精神支柱已经被摧毁了。”

“那就帮她重新建立起来呀。”

我郁闷的说:“说是这么说,我开导过,还有很多女犯人女管教们也都开导过,这根本就无济于事啊,她就是个活死人,刀枪不入。”

“从你描述她的情况来看,她是因为相信人类存在灵魂,这可能是因为她的某些朋友或者亲戚在她家人过世的时候对她说的,并且她深信不疑。你必须让她重新感受到灵魂的存在。她的抑郁根源是因为对死亡的恐惧,是对死亡的不合理认知。那么,要对她使用认知行为疗法,改变她对死亡认知,改善她的抑郁症状。”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